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250章 天津会师
    “督师,我等何罪之有啊?”杨国柱和虎大威刚才一直都在看戏,他们不比黄济和孙什那样肆无忌惮,但是心中的憋屈一样不少。

    卢象升落寂的说道:“身为督师,未能阻止鞑奴肆掠大明,有负圣恩,本就有罪。只是连累众了将士有功不得赏,本督惭愧。你们放心,本督定会向朝廷和圣上据理力争,不让你们的功劳埋没了。”

    既然朝廷决定让卢象升当背锅侠,又怎么可能承认卢象升部下的功劳?那不是打自己的脸吗?

    所以说卢象升还是太天真了,或者说他把那些对手们想的太有节操了。

    为了防止手下的军将再生事端,卢象升下令道:“既然现在战事平息,你们各回驻地,等候朝廷旨意吧。”

    “是,督师。”众将不再多言,领命而出。

    卢象升看着鱼贯而出的将领们,心中苦涩。

    朝廷如此对待手下将士,只会让他们更加离心离德,以后还有谁会愿意为朝廷死战?这简直就是自毁长城。

    自己受些委屈倒没什么,但是连累到这些一路与自己奋战的将士,卢象升心里充满了深深的自责。

    半路上,杨国柱苦涩的说道:“卢督师可惜了。”

    黄济与杨国柱并肩走在一起,闻言说道:“一心杀敌却落得如此下场,这样的朝廷迟早要完。”

    “也就是你才能如此口出狂言,只是以后还是少说为妙,你不怕,我和老虎可不敢听啊。”杨国柱对于黄济时不时就口出大逆不道的抱怨话其实非常羡慕,可惜他没有黄济那么硬的靠山,顾忌的东西太多了。

    “好了,好了,不说就是了。你们是直接回宣府吗?”黄济问道。

    “当然是回宣府,要不去哪里?”杨国柱诧异的反问道。

    “天津马上就要到了,要不到我那里盘桓些时日?总要让我尽下地主之谊吧。”黄济笑着说道。

    杨国柱和虎大威明显心动了,只是碍于卢象升的命令不好答应:“这不太好吧,督师可是要我们直接回驻地的。”

    “你们有粮草吗?没有吧。正好到天津去筹措一些粮草,总不能空着肚子回去吧。”黄济打了打眼神,暗示道。

    杨国柱他们现在的粮草还真都是黄济提供的,自己手头上并没有多少。去天津筹粮这个理由也非常正当,谁让朝廷不给他们发粮草呢?

    “也好。那就麻烦黄老弟了。”杨国柱和虎大威相视一眼,顺水推舟的说道。

    黄济见杨国柱和虎大威答应,顿时非常高兴:“我家大人正好要来天津,他对二位将军仰慕已久,正好认识一下。”

    杨国柱和虎大威听到鲁若麟也要来天津很是意外:“能够与鲁大人相见是我等的荣幸,正好感谢鲁大人对我们的援助之情。”

    卢象升他们到达天津的时候,天津城比战前更加热闹了,城里城外全都是人。

    不但有鲁若麟从草原上救回来的百姓,还有很多受战火摧残无家可归的流民,他们全都吃着金州军的救济,等着被运到辽南去。

    金州军每天都有船只抵达和离开天津,送来的都是粮食,运走的都是人口。

    现在红薯、玉米、土豆已经成了金州军的主要粮食,金州军只有这些东西最多。

    济州岛上这三种作物的种植占了农田的大半,产量高、易储存,口感还不错,自然深受农民们的喜欢。

    而且金州军还对红薯和玉米进行了深加工,制作成红薯粉、玉米面,更加方便运输和储存了,吃起来口感也更佳,还方便制作成各种吃食。

    不光是济州岛,朝鲜也受金州军影响大规模的种植了这三种作物,在满足自身需求的同时,大量的向金州军出口粮食。

    所以金州军的粮食储备异常充足,可以源源不断的向天津输送粮食。

    金州军内红薯和玉米的价格异常低廉,小麦和大米则比较昂贵,一般百姓都舍不得吃大米和面粉,改成主要吃红薯和玉米了。

    这种粗粮偶尔吃吃倒没什么,吃多了自然就没那么喜欢了。不过对于天津的难民们来说,有吃的就不错了,何况是正经的吃食,对红薯和玉米倒是喜爱得紧。

    卢象升手下的那些官兵们现在正在享受玉米和红薯大餐,再配上炖土豆当佐菜,士兵们吃的香甜得很。

    杨国柱呲溜呲溜的吃着红薯粉丝,手上拿着一个玉米棒子,面前还摆着一碗土豆炖羊肉,吃得不亦乐乎。

    “好吃!好吃!好久没吃的这么舒坦了。我说老黄,这东西真有你说的那么高产?”杨国柱边吃边问道。

    一旁的虎大威则安静得多,就差没把脑袋埋进碗里。

    “你带一些回去试试不就知道了。朝鲜知道吧?自从种了这几样东西,只要不是碰上天灾人祸,已经很少饿死人了。每年还用粮食跟我们换不少好东西,你说产量高不高?”黄济啃了一口煮玉米,一副爱信不信的样子。

    黄济没有请杨国柱和虎大威吃什么大餐,简单的在军营里凑活了一下。好在大家都是武将,也没那么多讲究,好吃就行,何况新鲜玉米和土豆的味道也确实不错。

    “那行,这次带些种子回去试试。”宣府一地受战乱和干旱的影响,粮食产量很低,没有外部供应,连自身需求都无法满足,杨国柱也希望这些新式作物可以改善这样的情况。

    “这是小事。老杨,这次封赏的事搞不好就要黄了,你准备咋办?”黄济试探着问道。

    杨国柱本来吃得挺高兴的,被黄济这么一问,连胃口都没了,“还能怎么办?这是有人摆明了想要整卢督师和我们,我们又没有你这么大的底气,哪来回哪去呗。难不成还真带兵进京啊?那不是活腻歪了吗?”

    “那战死将士的抚恤怎么办?兄弟们血战数月不能没有一点表示吧?”黄济的话让杨国柱和虎大威沉默了。

    良久,杨国柱无奈的说道:“只能向朝廷上书讨要了,总不能啥都落不到吧。”

    黄济不屑的说道:“指望朝廷肯定没戏,还是自己想办法靠谱一些。”

    “能有什么办法?”虎大威心情也不好,这是第一次开口说话。

    “既然封赏可能会出问题,还不如把那些鞑子首级都卖了。外面的行情可比朝廷的赏赐高多了,而且非常抢手,不怕卖不出好价钱。”

    黄济的话马上让杨国柱和虎大威动心了。

    那些首级本来是用来升官发财的,现在前景不妙,还不如换成钱财,发给手底下的士兵,安抚军心,否则以后这兵都没法带了。

    “买卖首级不合规矩吧?”杨国柱还是有些担心。

    “朝廷跟你们讲规矩了吗?”黄济讥笑道。

    杨国柱听了沉默无语。

    “好歹给将士们留点念想吧,交给朝廷可能啥也得不到。”黄济劝道。

    杨国柱思虑了一会,咬牙说道:“行吧。留点应付朝廷,其他的都卖了。”

    “这就对了。”黄济满意的笑了。

    当天下午,鲁若麟率领的金州军也抵达了天津。

    陈新甲则半路与大军分开先去京城了,鲁若麟则准备在天津等候朝廷命令。

    没有朝廷的命令外地武将是不能带兵进京的,正好鲁若麟在天津也有很多事情要处理。

    黄济、孙什、夏长荣第一时间前往迎接。

    黄济将鲁若麟迎进了驻地,就开始向他汇报自己这边的情况,并且将朝廷对卢象升的处置狠狠的吐槽了一番。

    “打了胜仗不但没有奖赏,反而要被定罪,这样的朝廷迟早要完。”黄济不是心疼那些功劳,只是受到这种不公正的待遇让人觉得太窝囊。

    听了黄济的抱怨,鲁若麟瞬间就明白了,这是朝廷在推卸责任找背锅侠。很不幸,卢象升被选中了。

    鲁若麟嘿嘿一笑:“其他人我管不了,你和孙什的功劳谁要是敢昧了,我就找谁算账,我金州军可不是软柿子,想捏就来捏一下。”

    “有大人这句话,末将就放心了。要不然那些死去的兄弟们太亏了。”黄济对鲁若麟非常有信心,听到鲁若麟肯出头,立刻就放心了。

    “我们与鞑子作战不是要朝廷的那点封赏,当然能有更好。为的主要是在大明打开局面,解救被鞑子残害的百姓。这次虽然辛苦了一些,但是也收获巨大,还是值得的。”鲁若麟要他们明白帮朝廷与鞑子作战的意义,统一思想。

    “嘿嘿,末将这次回来的路上顺便救了几万难民。您也知道,我一向心善,见不得百姓受苦,怎么能看着他们饿死不管呢?”黄济一副嘚瑟的样子看着就很欠揍。

    鲁若麟听了大喜,连忙问道:“几万人?”

    “不多,不多,也就四、五万吧。”黄济的眉毛都快飞起来了。

    “不错,不错,你小子这次出击光救回来的百姓都有六、七万了,值了!”鲁若麟大大的表扬了黄济一番。

    黄济继续得意的说:“我还在沿途让人散播消息,天津这里有粮食,想要吃饭就来天津,想必后面还会有百姓过来的。”

    “看看,看看,这就是我们来这里打鞑子的收获,几十万人就这样到手了,平时哪有这样的好事。继续加大力度招收流民,趁着朝廷无心关注流民的事情,尽快将流民运走,免得夜长梦多。”鲁若麟喜笑颜开,要不是趁着朝廷无力他顾,怎么可能一下子招收到这么多的流民。

    “是,大人。”几个属下自然心领神会。

    “对了,长荣,那批书生送走了吗?有没有闹情绪?”鲁若麟对夏长荣问道。

    “还没到天津就让他们上船先走了。倒是有人想在天津下船,末将怎么会同意?只是对他们说附近有鞑子出没,就都不敢再说什么了。”夏长荣奸笑的说道。

    “干得漂亮。黄济带回来的那些百姓也这样弄,先把书生、工匠、手艺人弄走,免得他们起什么其他的心思。”夏长荣的做法深合鲁若麟的心意,让他非常欣慰。

    “属下明白,马上就去办。”黄济马上就反应过来了,连忙点头。

    这些高端人才不比那些穷苦百姓,出路要多一些。搞不好在天津还会有一些亲朋故旧什么的,先送到辽南去最保险。

    即使以后有人想要回来,也会有部分人看中辽南的发展前景和优厚的条件留下来。只要能有一半的高端人才留下来,金州军都赚大了。

    就在鲁若麟与手下几员大将沟通的时候,有亲兵进来禀报,德王朱由枢请鲁若麟过去一叙。

    这个邀请太突兀了,让鲁若麟有点摸不着头脑。

    “德王?他邀请我过去干什么?”鲁若麟疑惑的问道。

    藩王与武将结交是朝廷大忌,德王这个时候明目张胆的邀请鲁若麟确实很奇怪。

    听到德王邀请鲁若麟见面,孙什的脸突然就涨红了,黄济更是强忍着笑意。

    鲁若麟看出端倪,朝着黄济问道:“怎么回事?”

    “若是末将没有猜错的话,德王应该是想要招女婿了。”黄济笑着说道。

    “招女婿?这里面有什么说道?”鲁若麟也来了兴趣。

    黄济连忙将孙什与德王家的渊源,以及孙什想办法换回了德王郡主的事情详细的讲了一遍。

    “德王妃看上了孙什,孙什这小子又不敢擅自决定,就推说要您点头。估计德王知道您到了天津,就迫不及待想要定下这门亲事了。”黄济说完还眼带羡慕的看了孙什一眼。

    “可以啊,打仗还能救个老婆回来,你小子可是赚大了。”鲁若麟也是乐了。

    “大人,不会对咱们有什么影响吧?”这才是孙什一直没有点头的原因。

    鲁若麟不以为意的说道:“能有什么影响?不过是一个藩王郡主,就是公主来了咱们也不怕。这个郡主怎么样?你中不中意?要是看不上我就帮你推掉。”

    “能够娶上郡主是末将天大的福分,就怕我配不上啊。”孙什见鲁若麟没有意见,也是舒了一口气。他本人对郡主还是很满意的,特别是见过之后脑子里一直都是郡主美妙的身姿。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不过是一个藩王郡主,没什么了不起的。等你们飞黄腾达了以后,再回头看这些皇亲贵戚,其实也就那么回事了。”鲁若麟对皇族没有孙什他们这么尊崇,这个乱世最终还是要靠实力说话的。

    黄济他们一时体会不到,现在对孙什只有深深的羡慕。

    “既然你没有意见,那我就去会会你这个老丈人。”鲁若麟的打趣让孙什的脸一下子就全红了,引得在场的众人哈哈大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