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251章 卢象升托孤
    “大人,卢督师也想和您见一面。还有杨总兵和虎总兵也想前来拜访。”黄济见鲁若麟要走,连忙禀报道。

    “等我拜访完了德王再去拜见卢督师。杨总兵和虎总兵要是不介意,晚上一起喝酒吧。”鲁若麟想了一下答复道。

    这几个人都是比较重要的,不能怠慢了。

    “是,末将这就去回复卢督师他们。”黄济得了答复就要去准备会面的事情了,否则就有些失礼了。

    同时也要向卢象升解释一下没有第一时间来拜访的事情,毕竟德王的召见是不好推辞的。

    “走吧,谈亲事你这个当事人怎么能不到场。”鲁若麟打趣着孙什,然后吩咐王福来:“拿些礼品,求亲怎么能空着手。”

    王福来管后勤,战利品也归他负责,笑着说道:“放心,绝对不会丢了您的面子。”

    天津巡抚给德王在城里寻了个宅院,好歹是大明的亲王,又是因为被鞑子攻破了府邸,满腹委屈进京来哭惨的,该有的待遇肯定不能少。

    比起其他亲王的排场,德王就惨得多。他手下的太监、侍女都被鞑子抓走了。家当啥的更加不用说了,除了田地,全被鞑子抢了个干净,能保住一条命就已经是万幸了。

    现在身边的仆人都是临时招来的,素质和能力自然比他们的前辈差远了。看到鲁若麟带了一群亲兵过来,门子居然吓得扭头就往里面跑,让鲁若麟和孙什在府邸门前面面相觑。

    好在新招的管家好歹见过大场面,恭恭敬敬的将鲁若麟他们迎了进去。

    等到鲁若麟和孙什在客厅里喝足了一盏茶,德王和王妃才姗姗来迟。

    德王虽然落魄了,但架子倒是端得很足,谁让人家会投胎术呢,生来就是亲王,比不了啊比不了。

    老朱家的亲王,好吃好喝不操心,几乎个个都是大胖子。即使以前不是胖子也被养成了大胖子,德王也不例外。

    双方见过礼之后就开始聊一些无聊的废话,无非是德王恭喜鲁若麟大败岳托,扬大明国威之类的。鲁若麟则安慰德王大难不死,一定会否极泰来。扯了半天硬是没有把话题往孙什的亲事上说,德王两口子倒是非常有耐心,气闲神定的,看得鲁若麟实在无可奈何。

    鲁若麟还有一堆事情要处理呢,可没有德王这么闲。何况这种事情也不好意思要女方主动开口,鲁若麟直接挑明了:“听说德王殿下有一女,温婉柔顺、恬静贤淑,尚且待字闺中?”

    见鲁若麟终于将话题转到了正事上,德王也难得的露出了笑容:“正是。不知鲁总兵……”

    “下官手下有一将军孙什,精明强干、骁勇善战,前途不可限量,而且至今尚未娶妻,与郡主正好般配。所以下官厚颜为属下求娶郡主,还望殿下成全。”鲁若麟起身作了个揖。

    “这位就是孙将军吧,果然是一表人才。可为我家女儿良配。”德王妃这个时候才终于开口,装出好像刚看到孙什的样子,实在是让人佩服她的演技。

    有了德王妃的这句话,孙什的婚姻大事就一锤定音了。

    接下来还有漫长的程序要走了,虽然德王家被抢了,但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该有的规矩不能少。何况凭借德王的悲惨遭遇,朝廷也要照顾一二。

    郡主出嫁规矩大着呢,好在这些事就不用鲁若麟操心就是了。

    德王和王妃对这桩婚事还是比较满意的。自家女儿曾在鞑子那里走过一遭,虽然没有受到什么侮辱,但是名声已经坏掉了。能够嫁给孙什,凭着两家的关系想必也不会受什么委屈。

    何况孙什家远在济州岛,也可以躲开大明这边的流言蜚语,实在没有比孙什再合适的人选了。

    出了德王府邸,鲁若麟直奔卢象升的天雄军大营。

    因为待罪之身的缘故,卢象升拒绝进城,一直待在自己的天雄军大营里,等修整一两日后就继续上京。

    世态炎凉这个时候展现得淋漓尽致,虽然卢象升身上的兵部尚书还没有被剥夺,但是天津官场对他已经如避蛇蝎,完全没有人前来拜访。

    鲁若麟来到天雄军大营的时候,整个大营的气氛非常压抑,显然卢象升待罪对他们的打击非常巨大。

    黄济特意赶了过来,毕竟他与卢象升等人相熟,更方便交流。

    来到天雄军大营门前,得到消息的卢象观正在门前迎接。

    “象观,督师可在营中?”黄济对卢象观问道。

    卢象观挤出一点笑容:“当然在,要不能去哪里。”

    黄济没有理会他言语中的抱怨,介绍道:“这是我家总兵大人。”

    “下官卢象观见过鲁总兵。”卢象观连忙对鲁若麟行礼。

    “不必多礼。”对于这个直爽的汉子鲁若麟也比较欣赏,微笑着说道。

    卢象观做了个请的手势:“督师等候大人多时,请大人随我来。”

    鲁若麟连忙歉意道:“姗姗来迟,实在是失礼了。”

    一路来到中军大帐,卢象升坚挺的身躯站在大帐门口,微笑着看着远远过来的鲁若麟一行。

    来到大帐门口,鲁若麟连忙翻身下马,单膝跪地,抱拳说道:“金州总兵鲁若麟参见督师大人。”

    “哈哈,你们我神交已久今日终于得见,我心甚慰。来来,帐内叙话。”卢象升快步上前,一把扶起鲁若麟,拉着他的手就往帐内走。

    对于卢象升,鲁若麟的内心深处是非常佩服的。

    这是一个单纯的人,一心想要振兴国家、抵御外辱,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这一点,鲁若麟自问很难做到。

    可惜的是他生不逢时,又遇到了一个不那么靠谱的领导,最终没有落得个好下场。

    历史总是这么讽刺,往往悲情英雄更容易得到世人的同情。岳飞如此,卢象升也是如此,只是谁又能体会到当时他们心中的无奈。

    在大帐内坐定之后,卢象升非常高兴的将鲁若麟表扬了一番:“你在冷口打得很好,出关作战更是勇气可嘉。不但击败了鞑子,还救回了百姓,实在是功在社稷。”

    “下官也是侥幸,现在还是后怕不已。这战场之事千变万化,稍不留神就会万劫不复。再让下官选择一次,下官未必敢出关追敌。”这也不算假话,鲁若麟当初能够战胜岳托确实也有运气的成分。

    卢象升点点头,“为将之道,心存敬畏是好事。需知你的一言一行都关系到万千将士的性命,无所畏惧、小心谨慎,才能对得起将士们对你的信任。”

    “谨遵督师教诲。”鲁若麟连忙起身行了一礼。

    “不过是纸上谈兵,让鲁总兵见笑了。说到练兵我就远远不如你,若不是你派黄济和孙什支援,只怕我早就死在鞑子的刀斧之下了。”卢象升示意鲁若麟坐下,满心感激的说道。

    “能够在您的手下杀敌,也是他们的福分。想来经过此战,他们也会长进不少。”鲁若麟没有居功,依然非常谦逊。

    卢象升看着黄济和孙什,也是一脸的欣慰,“他们有将帅之资,用心调教不失为一方良将。”

    黄济和孙什连忙起身:“督师大人过誉了。”

    “本督有一说一,你们也当得起。”卢象升还是一如既往的耿直,显然对黄济和孙什非常欣赏,“只是你二人以后要注意言辞举动,不要让人抓到把柄。多少名臣良将就是坏在一张嘴上,逞一时痛快却后患无穷。”

    黄济和孙什自然知道卢象升是在告诫他们少说那些大逆不道的话,连忙尴尬的作揖:“谨遵督师大人教诲。”

    鲁若麟不明就里,但还是非常配合的狠狠刮了他们一眼:“看来是给督师大人惹祸了,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们。”

    卢象升摆摆手,笑着说道:“他们也是赤子之心,只是现在已经是朝廷的武将了,有些话还是不能乱说的,谨言慎行一些为好。”

    “下官明白。”对于卢象升的做法鲁若麟不怎么认同,但是人家也是好意,自然不能反驳。

    “这次叫你过来,主要是有一事相托。”聊完了这些题外话,卢象升终于进入了正题。

    “请督师尽管吩咐。”鲁若麟也不知道卢象升所求何事,不过想来不会是什么为难的事情,便直接答应下来。

    “本督此次进京,福祸难料,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手上的这支天雄军。”卢象升话还没有说完,卢象观在一旁就已经泣不成声。

    “大哥~”

    卢象升抬手阻止了卢象观,继续说道:“天雄军跟随本督多年,若因我而遭到牵连实在非我所愿。为免他们遭到他人的打压和欺凌,本督决意将其划归你麾下,不知你意下如何?”

    看到卢象升一副托孤的架势,鲁若麟也是心中黯然:“督师就这么相信下官吗?”

    “你一定会善待天雄军,这我非常相信。但是你对朝廷的忠诚,本督还不敢完全相信。天雄军都是忠勇之士,只要你忠于朝廷,他们就会为你奋勇杀敌。要是你心怀叵测,他们自然也会为朝廷诛杀逆贼。是利是害,就看你愿不愿意接收了。”卢象升的眼神一下子变得锐利无比,死死的盯着鲁若麟。

    卢象升一如既往的直接,朝廷对他如此不公,依然一心向着朝廷,如此坚定的信仰确实让人佩服,也许这就是他的人格魅力所在。

    鲁若麟苦笑一声,这个时候能说不吗?那不是明摆着说自己有反心吗?

    “承蒙督师大人看重,如果天雄军的兄弟们看得起下官,下官愿与众将士一起杀敌。”

    “好!我果然没有看错你。如此本督也可以了无牵挂的上京了。”给天雄军安排好了后路,卢象升心里最大的一块心病也就去了,准备坦然进京面对自己的命运。

    对于卢象升的事情,层次太高,鲁若麟也插不上手,只能试着从其他方面想办法。至于鲁若麟的最大政治盟友陈新甲,他与卢象升还是竞争对手,不落井下石就不错了,出手相助无论如何也是不可能的。

    “象观,以后你们就听从鲁总兵调遣,绝对不可肆意妄为。”卢象升转头对卢象观吩咐道。

    “大哥,我与你一起进京!”卢象观悲从心中来,眼泪止不住的就流了下来。

    “胡闹!你去京师能够做什么?朝廷自会查清事情原委,还本督一个公道。留在这里好好带领天雄军,这才是对我最大的帮助。”卢象升冷着脸喝道。

    “大哥……”卢象观不死心,刚要继续劝说,就被卢象升打断了:“这是命令!休得推三阻四,否则军法从事。”

    多年的积威让卢象观不敢反驳,但是心中的悲伤更盛了。

    强压下卢象观,卢象升对着鲁若麟躬身一礼:“如此天雄军就拜托鲁大人了。”

    鲁若麟连忙侧身让开:“不敢,有天雄军的将士们相助是我的荣幸。”

    卢象升雷厉风行,立即就召集天雄军的将领们与鲁若麟见面,并宣布了他的决定。

    现场自然是群情激奋,就差要公然叫嚣带兵进京为卢象升讨回公道了,但是都被卢象升强势镇压了下来,众将只能在悲愤中接受了这样的安排。

    离开天雄军营地的时候,黄济和孙什的心情格外的低落,对于卢象升的遭遇也非常同情。

    “大人,你说卢督师这样做值得吗?”黄济忍不住向鲁若麟问道。

    鲁若麟叹了一口气,“这是卢督师自己的选择,在他的眼里对朝廷的忠诚才是第一位的,个人的生死荣辱都可以置之度外,实乃武将之楷模啊。”

    “楷模又怎么样?还不是被朝廷拿来当替罪羊。”孙什嘲讽道。

    “也许你们认为卢督师太过迂腐,但是他舍弃自己也不愿意行兵谏的行为不得不让人佩服。因为一旦有人开了这个头,朝廷的威信就荡然无存了,叛乱也将层出不穷,最后受难的还是百姓。这样的胸襟我等是远远不如的,朝廷处置他简直是在自毁长城啊。”换了鲁若麟处在卢象升的位置上,是绝对不会受这个窝囊气的,怎么着也要闹一闹。

    “难道就只能这样看着卢督师被定罪吗?”黄济不甘心的问道。

    “怎么可能!卢督师是正人君子,被人欺负了也不做声,但这绝对不是我们金州军的风格。我们牺牲了这么多弟兄抵御鞑子,就这样想把我们的功劳抹去,哪有这样便宜的事情?”鲁若麟对卢象升佩服归佩服,但是要想他像卢象升一样忍气吞声是绝对不可能的。

    黄济和孙什闻言大喜,有鲁若麟出面,事情就好办多了。

    对于鲁若麟,他们就是这么有信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