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252章 军心尽归
    “确实有很多人希望卢督师承担朝廷战败的责任,把自己摘出来,但也有人是不希望卢督师被定罪的。”

    “比如你们,还有王公公、德王,以及其他正直的官员、主战派的官员等,只是这些人缺乏一个领导和主心骨,而且人言微轻,发出的声音没有得到重视罢了。”

    “不管这些人是出于什么目的不想卢督师定罪,这个时候都是可以团结的对象。所以现在我们需要扭转舆论的方向,并且重新找一个更加合适的替罪羊。”

    黄济好奇的问道:“找哪个更合适?”

    鲁若麟笑了笑,“高起潜。还能有比他更合适的吗?”

    “他只是一个太监,能够扛起这么大的责任吗?”孙什疑惑的问道。

    “太监好啊,正因为他是太监才是最好的替罪羊。反正好事不会轮到他们,坏事绝对是他们干的。何况高起潜确实昏聩无能、怯敌避战,也没有冤枉他。”鲁若麟想到高起潜这斯就恨得牙痒。

    明明握着一手好牌,却打得稀烂,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说的就是这种人。只要被鲁若麟逮到机会,鲁若麟绝对不会放过这种人。

    “高起潜确实该死!要不是他,我们也不至于被多尔衮牵着鼻子走。”黄济对于高起潜也是恨得牙痒。

    “想要定高起潜的罪也没有那么容易,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先把势造起来,让大家都看看高起潜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鲁若麟冷笑一声。

    回到金州军大营,鲁若麟把卢千奇叫了过来。

    “千奇,京师那边我们有多少人手?”因为以前与朝廷打交道不多,所以鲁若麟并没有在京师布置太多人手。

    “大人,只有几个人负责收集朝廷的消息。”卢千奇小心翼翼的回答,不明白鲁若麟为何突然问起京城的事情。

    几个人确实少了一点,不过鲁若麟也没有责怪的意思。金州军成立的时间太短,不可能一下子建立强大的情报系统,这需要花费时间和金钱慢慢发展。

    “以后我们和朝廷打交道的事情会越来越多,京师的情报网需要尽快加强。盛京、江南也要做重点布置,这将是以后情报司的重点工作方向。”鲁若麟顺便对情报司的工作方向做了安排,确定了工作重点。

    卢千奇连忙点头应是。

    “现在有个任务要交给你。你去安排人手在京师广造舆论,一定要让高起潜的所作所为人尽皆知,将这次朝廷战败的原因往他身上推。”

    “可以大肆宣扬关宁军本是朝廷的一等一强军,不辞劳苦从辽东过来就是准备杀鞑子的。结果高起潜贪生怕死、临阵脱逃,致使关宁军群龙无首,被鞑子一击而溃,大量官兵投降。”

    “原本用来杀敌的军士反而变成了鞑子的帮凶,这一切的罪孽都是因为高起潜而起。一将无能累死千军,高起潜就是罪魁祸首。”

    “还有高起潜仗着监军的身份强迫卢象升分兵,把控钱粮不给卢象升发放粮饷的事情也要多做文章。”

    “卢象升凭借微弱兵力反而屡有斩获,高起潜手握重兵却毫无战绩的事情也要重点宣扬。”

    “还可以暗示高起潜就是仗着皇帝宠信,迫害朝廷大臣,把国家大事当儿戏,致使大明最强的军队葬送在他手里,无力抵抗鞑子的入侵。”

    “不要怕花钱,将那些学生、底层文人、低级官吏作为重点宣传对象,要把气氛炒得热起来。”

    鲁若麟详细交代了工作的方向和重点,卢千奇都认真的记了下来。

    “大人,咱们干嘛要帮关宁军说话?他们和高起潜根本就是蛇鼠一窝。”卢千奇疑惑的问道。

    鲁若麟耐心的解释道:“我也知道关宁军不是什么好鸟,只是咱们的主要攻击目标是高起潜,打击面暂时不要铺得太广。何况关宁军势力庞大,与朝中各方更是多有牵扯,把他们拉进来很有可能遭到各方抵制,适得其反。”

    “相反,把关宁军摘出来,他们为了给自己脱罪,也会愿意从中推波助澜,帮我们一把的。”

    “下官明白了,我马上去安排。”卢千奇恍然大悟,点了点头。

    “等火候差不多了,再让王公公再加把火,这次一定要将高起潜钉死了!必要的时候也可以让德王说说话,好歹卢督师也是他的救命恩人,怎么能坐视不管呢?”鲁若麟这是多管齐下,全方位发动,务求万无一失。

    “就怕皇上偏袒高起潜,不肯处置啊。”卢千奇知道朱家皇帝的尿性,对信任的太监一直非常袒护,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处罚他们的。

    “所以才要发动那些学生、底层文人啊,要形成煌煌大势,逼皇帝就范。手段要多样、出手要迅速、操作要隐蔽,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让事情发酵,在高起潜反应过来时已经大势已成。”虽然鲁若麟没有操作过这样的事情,但是大致的方法还是知道的。

    “明白了。”卢千奇出身锦衣卫,对抓造谣者非常熟悉,自然明白其中的道道。

    安排完高起潜的事情,鲁若麟在金州军驻地设宴招待杨国柱和虎大威一行。

    鲁若麟本来也邀请了卢象升,但是被他婉拒了。不过他派来了卢象观和手下的将领,也算是让大家先熟悉熟悉。

    德王需要避嫌不可能来,不过随军的王公公倒是没有避讳,欣然赴约。

    气氛热闹但不热烈,大家心里明显装着心事,卢象升的遭遇让他们备受打击。

    “来,满饮此杯。虽然没能歼灭鞑子,但是我辈没有一人贪生怕死,皆奋勇杀敌,无愧于大明的好儿男。终有一天,我们必定会直捣黄龙,洗刷鞑子给大明带来的耻辱。干!”鲁若麟作为主人,自然要活跃一下气氛,不能死气沉沉的。

    “说的好!干!”

    “鲁总兵说的好!干了!”

    “干!”

    ……

    大家本来就脾气相投,鲁若麟又刻意结交,众人并没有觉得受到冷落,气氛很快就起来了。

    酒过三巡,王公公开始说话了:“鲁总兵,你这次可是要飞黄腾达了啊。咱家就惨了,拼着性命辛苦一场,啥也没捞着,命苦啊。”

    王公公仗着自己的身份,又与黄济他们相熟,说话就少了很多顾忌。

    对于鲁若麟能够邀请自己赴宴,王公公还是很感激的。不说世人对太监的偏见,就凭鲁若麟没有因为王公公走霉运而忽视他就让他对鲁若麟好感大增。

    王公公说这话并不是针对鲁若麟,实在是自己心有不甘的发泄罢了。

    随着王公公提起这个话题,现场气氛又低落了下来。

    鲁若麟神情未变,平静的说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诸位的功劳有目共睹,岂是一些人想抹杀就抹杀的。公道自在人心,要相信朝廷,相信皇上。”

    王公公见鲁若麟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顿时眼睛一亮,迫不及待的问道:“鲁总兵可有办法逆转乾坤?”

    鲁若麟端起酒杯,轻轻的抿了一口,“我能有什么办法?我只是对朝廷和皇上有信心罢了。皇上英明神武,怎会让小人得意猖狂,不过是一时被蒙蔽了罢了。”

    说完鲁若麟还不忘给王公公打了个眼神,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王公公马上就反应过来了,哈哈大笑道:“对对!一定要相信皇上。咱家对皇上忠心耿耿,皇上一定会为咱家主持公道的。”

    说完不忘向鲁若麟敬了一杯,“以后还请鲁总兵多多关照。”心情明显大好。

    周围的人一直在关注着鲁若麟与王公公的互动,头脑灵光的人立马反应过来,鲁若麟这是要插手了。只是鲁若麟出于谨慎,没有承认罢了。

    鲁若麟现在风头正劲,封爵指日可待。而且手下兵强马壮,更重要的是非常有钱,有他出手事情说不定就会大有转机。

    鲁若麟对如何插手的事情闭口不谈,大家也识趣的不再涉足这方面的话题,但是气氛已经轻松热闹起来。

    “杨总兵,这次你们伤亡不小,将士们安顿的怎么样了?”杨国柱和虎大威是鲁若麟今晚的主要目标之一,话题自然就往他们身上扯了。

    杨国柱苦笑一声,“朝廷的赏赐迟迟不见踪影,要不是通过黄将军出手了一批货物,只怕底下的那些士兵们就要造反了。”

    杨国柱的首级直接卖给了黄济,也就是鲁若麟,黄济一次性就将银子付清了,省了杨国柱很多麻烦。

    靠着这些银子,杨国柱和虎大威暂时将士兵们安抚了下来,也算是解了燃眉之急。

    鲁若麟也不吃亏,这些首级稍微运作一下就会换回大批的钱粮和利益,互利互惠,双方都很满意。

    “士兵拼死杀敌,要是连基本的赏赐都没有,以后又会有谁给我们卖命?这种卖缴获的办法毕竟不是长久之计,杨总兵就没想过给自己寻条财路?”鲁若麟问得有些突兀,让杨国柱一愣。

    随即杨国柱苦笑道:“怎么找?宣府那地方你也知道,灾荒不断、兵祸连连,老百姓都快跑光了。”

    “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宣府紧邻草原,就没想过在草原上找条财路?”鲁若麟装作非常诧异的样子问道。

    杨国柱有些讪讪的说道:“宣府这边做草原生意的都是山西商人,寻常人根本插不上手啊。”

    “这山西来的商人还管到宣府来了,手伸得够远啊。难不成离了山西的商人宣府就不能和草原做买卖吗?”鲁若麟的话让杨国柱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好。

    “也不是,就是没那么方便。”杨国柱显然有些避讳,不想过多交流这方面的话题。

    大明对与北方草原的交易非常谨慎,有限的几个互市管控非常严格,想要真正赚钱只能靠走私。

    而大明北方的走私渠道主要在山西商人手中,由范、黄、王、田等八大家族所掌握。

    这八大家族通过走私赚取了巨额的财富,将大明的北方边关渗透得像筛子一样。而且还在朝中扶持了自己的利益代言人,势力非常庞大。

    如果仅仅只是走私,鲁若麟还能忍一忍,只是这八大家族一直在充当满清的黑手套,不但帮满清运送物资,还洗白了那些清军抢去的钱财。可以说满清的崛起,这八个家族贡献巨大。

    也许他们从本质上只是为了赚钱,但是赚钱赚到连民族大义、国家安危都不要了,那就该杀了。

    原本鲁若麟还想扶持杨国柱他们经营草原贸易,但是现在看来杨国柱他们对那些山西商人是讳莫如深,根本就不敢插手边关贸易,可见这八大家的影响力有多么巨大。

    可惜鲁若麟的势力还影响不到山西,否则第一时间就会将这些毒瘤铲除掉。

    既然杨国柱他们有顾忌,鲁若麟也不好说破,装着糊涂说道:“金州军一直在做羊毛布生意,对羊毛的需求非常巨大。宣府那边靠近草原,羊毛产量丰富,只要你们能弄来羊毛,我这边是有多少就收多少。如果有牲口或者牛羊肉,我们这边也收,价格绝对优惠。”

    为了增加诱惑力,鲁若麟继续加码:“要是你们不要金银,我还可以提供粮食、布匹、铁器。总之,只要把路子打开了,养你们手下的那些士兵那是绰绰有余,你们可以好好考虑一下。”

    鲁若麟给的条件绝对优惠,这个买卖也绝对有赚头,只是这样就会得罪那些山西商人,这其中的利弊就需要杨国柱他们来权衡了。

    杨国柱和虎大威还在那里纠结,王公公却忍不住了:“早就听说了鲁总兵点石成金的本事,不知道能不能也为咱家指条门路?”

    太监对钱财一般都非常执着,没有了子孙根,似乎金银钱财成了他们唯一的寄托与保障,只要逮着机会,都不会放弃捞银子。

    “什么点石成金,那只是世人以讹传讹罢了。不过说到王公公这里,本官确实有点想法,只是此时不便细说,明日我们好好合计一下。”鲁若麟不怕王公公想发财,只要按照自己的规划走就行,说不定还可以跟着大赚一笔。

    王公公听了自然是心花怒放,连连说道:“好!好!明日我再来拜访鲁总兵。”

    应付完杨国柱和王公公,鲁若麟对卢象观和天雄军的将领们说道:“督师大人的事情你们就不要操心了,你们掺和进去只会越帮越忙,我这边自有安排。既然督师将你们交给我,那我必定一视同仁,不会区别对待。你们暂且休息两日,大后天开始整编,与金州军一起训练,有没有问题?”

    “遵命!”通过与黄济他们的长期接触,天雄军对金州军毫无抵触情绪,非常听话。

    “好!曹天养!王福来!”鲁若麟转头就开始下命令。

    “末将在。”二人赶紧出列。

    “明日你二人前往天雄军,核实官兵战功、将士死伤情况、装备列装情况,按照金州军标准下发奖励和抚恤,并配发物资。”既然天雄军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正好给了鲁若麟收买军心的机会。不就是花钱嘛,鲁若麟最不缺的就是这个。

    天雄军一班将领立马出列跪倒,双眼含泪的高声道:“谢大人!”

    军心尽归,完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