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259章 大开杀戒
    “对,我家大人就是金州军的鲁大人。”卢千奇语气平淡,但是带着一股骄傲。

    高永超他们神色马上变得庄重起来:“原来大人是金州军鲁大人麾下,失敬失敬了。”

    “看来诸位也是听过我金州军的名号了?”卢千奇问道。

    “京中几次收到金州军的捷报,我等虽然孤陋寡闻,但也知道金州军斩杀鞑子甚多,还在塞外救回了大批的百姓,大涨我汉家威风。金州军鲁总兵这样的英雄人物,我等是敬佩不已啊。”三人中话最少的林振清此时却非常兴奋,说起来滔滔不绝。

    “前几天京中突然流传起我家大人意欲谋反的谣言,诸位可曾耳闻?”卢千奇很好奇他们对谣言的看法。

    “哼,鞑子杀多了就是要造反,手上士卒强悍了是要造反,那些听话的、逃跑的、被杀的倒是不用担心造反了,就是对鞑子束手无策罢了。”胡立光嘲讽起来也是很犀利的。

    “鲁总兵刚打了大胜仗就说他要造反,这也太巧了点吧?还不是鞑子打不过使的阴谋诡计。卢大人,朝廷对鲁总兵的事情准备怎么办?”高永超也不相信鲁若麟会造反,认定了是鞑子的阴谋。

    “怎么办?凉拌。鞑子这是把我大明上下当傻子吗?朝廷才不会上这个当呢。皇上已经下旨召我家大人进京受赏了,那些弹劾的言官见势不妙全都当了缩头乌龟。”卢千奇不屑的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要是朝廷里能够多几个鲁总兵这样的猛将就好了,也不至于让鞑子嚣张至斯。”林振清舒了口气,看来他对鲁若麟的事情还是有些关心的。

    “能够杀鞑子的官员本就不多,卢督师绝对算一个。可惜朝廷不但没有重用,反而要处置他,完全是自毁长城啊。”卢千奇叹息道,“我家大人与卢督师心心相惜,不忍卢督师蒙受不白之冤,让罪有应得之人逍遥法外,所以才会让在下想办法为卢督师洗刷冤屈。”

    “鲁大人为何不直接上书朝廷为卢督师请辩?”高永超疑惑的问道。

    “没用的。朝廷需要一个分量足够的人为战败承担责任,卢督师就是他们选定的人员。我家大人虽然战功显赫,但是在朝廷人言微轻,没有人愿意听的。”卢千奇摇头说道。

    林振清疑惑的问道:“那我们这样散播高起潜的罪行有用吗?”

    卢千奇端起酒杯,趁着酒温和三人共饮了一杯,这才放下酒杯说道:“有用。”

    “等到在流民中形成了声势,接下来我们才会引导学生、官吏附和,形成更大的舆论,将高起潜的罪行告知天下。高起潜的罪行一旦确定,卢督师的罪责就会小很多。朝廷再想处置卢督师也要顾及天下的舆论,不能随意给他扣帽子了。”卢千奇肯定的说道。

    “既然是正义之事,我等自当义不容辞。卢大人要是早些说开了,我们也不会这么忐忑不安了。”高永超明白了事情的原委,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京师之中厂卫众多,为了不打草惊蛇,不得不慎重一些。”卢千奇面对高永超隐晦的埋怨连忙解释道。

    “确实应该小心一点。我等安危事小,要是误了大事就后悔莫及了。”林振清为人是非分明,有股侠气,是难得的正直之人。

    卢千奇连忙打断他的话,“话也不能这么说,大家的安全也是很重要的,所以我们行事务必要小心点。”

    听了卢千奇的话,高永超三人神情好了不少,毕竟谁也不想拿自己的生命去冒险。

    “我等该如何行事?”高永超三人完全没有经验,不知道该如何着手。

    “京师流民众多,饥民遍地,我会出一笔钱粮让你们去施粥。通过施粥你们就可以组织一批志同道合的人,通过他们,你们再把高起潜的罪行传播开去,让越多的人知道越好。”

    “到了形成一定规模之后,自然会有士子、学生跟进,再将它捅到朝廷上面去。”

    卢千奇的策略还是比较稳妥和安全的,而且通过施粥还可以提高高永超三人的声望,无形中筑起一道保护墙。

    在营救卢象升的同时还可以拯救更多的流民,这很合高永超等人的胃口,自然不会有什么异议。

    当然,卢千奇的计划不仅只有这些。等到京师内舆论形成风潮后,就可以通过高永超等人宣扬金州军和辽南的好处,引导和资助这些流民前往天津。

    卢千奇要花钱让他们施粥积累声望,这让高永超三人非常惊喜。

    这个时代一个好的名声会让官府心生忌惮,一般不会冒着引起民变的风险对付名声特别好的人。否则不光那些穷苦百姓不会答应,文人阶层也会同仇敌忾的。这样的话等于是在高永超三人身上加了一道护身符,会安全不少。

    何况这些流民里面有很多都是高永超他们的乡亲,在完成任务的同时还可以救乡亲们一命,实在是一举多得。

    高永超三人连忙起身拱手施礼:“我等代乡亲们谢卢大人活命之恩。”

    卢千奇连忙摆手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何况还可以救出卢督师,顺手而为罢了。”

    “对了,你们都有家人,做起事情来不免畏手畏脚。我现在可以给你们每人两百两安家费用,你们可以选择将家人送到安全的地方去,也可以送到天津交给金州军。我给你们写封信,持书信金州军必然会妥善安置好他们的。”

    帮卢千奇救卢象升高永超三人并不抵触,这也是正义的事情。只是他们可以去冒险,但是家人的安危却成了问题。要是被那些太监们发现并针对,他们无法确保家人的安全,这让他们心里非常担心。

    现在卢千奇愿意帮他们解除后顾之忧,他们自然再无顾虑,可以安心行事了。

    高永超三人相视了一眼,相互默默的点了点头,似乎拿定了主意。

    “我等要是有亲友可以投靠,也不至于差点饿死。还是送到天津去吧,那里有金州军庇护,想来不会有什么问题。”林振清替三人说出了他们的决定。

    卢千奇似乎早就猜到了高永超三人的选择,从怀里拿出一封信,还有几张银票。

    “这几张银票一共两千两,可以到城南永丰商号直接兑换成银子。你们还可以将家人交由他们护送到天津,保证安全。”

    “施粥的粮食你们也不用担心,他们会为你们提供的。这些银两主要是给你们安家和结交那些文人的,具体如何用你们可以酌情把握。我这里只有一个要求,尽快将声势造起来。”

    高永超三人神情严肃的接过银票和书信,慎重的说道:“定不负所托。”

    接下来几天,高永超他们将家人送走,开始按照卢千奇的安排开始行动。

    他们不断的拉拢、救济流民中的落难文人,很快就建起了自己的小圈子。

    通过这个小圈子,他们在流民中大规模的施粥,很快就聚集起了人气和民望,身边多了许多的追随者。

    再通过高永超等人的宣传,卢象升蒙冤待罪、高起潜拥兵怯战、临阵脱逃的事情开始在流民中传播,而且越传越广。

    等到内廷有所察觉,想要堵住源头的时候,京师里已经形成了针对高起潜的风潮。

    很多原本就对高起潜不满,同情卢象升的官员和士子们开始行动起来,上书弹劾高起潜的罪行。

    原本预定由卢象升背黑锅的朝堂开始出现分裂,有些官员认为卢象升功过相抵,不应该承担全部的责任,毕竟卢象升杀了不少的鞑子。

    反而是高起潜,大家最开始都以为他是无辜的,是遭了卢象升的暗算才被鞑子打败。现在得知他手里的兵居然比卢象升这个正牌的督师还要多,而且是战斗力最强的关宁军,获得的战果却是寥寥无几,这就让那些被蒙蔽的官员们怒火冲天了。

    更可气的是作为最高指挥的高起潜遇到鞑子袭击居然不敢做丝毫的抵抗,直接就临阵脱逃了,造成了关宁军崩溃,大量人员被杀、被俘,损失惨重。

    无能到这个地步还有脸回来告刁状,实在是厚颜无耻到了极点,完全继承了太监们的一贯作风,自然受到了朝廷上下所有正义之士的唾弃。

    关宁军也是心中有气,摊上了这么一个无能的主帅,简直丢尽了大明第一强军的脸。不管是出于怨恨也好,为关宁军将领脱罪也罢,关宁军趁着这个风潮也狠狠的踩了高起潜一把,算是把高起潜的罪行坐实了。

    这个时候,鲁若麟为黄济和孙什他们请功的折子也到了朝廷。

    鲁若麟的态度非常明确,我不管你们怎么折腾卢象升,我底下儿郎的功劳不能就这样平白无故的没有了,这可是有实打实的鞑子脑袋做证据的。

    承认黄济和孙什的功劳,那么作为他们上级的卢象升有没有功劳?肯定是有的。既然卢象升也有功劳,那么就不能随随便便的处置了。

    想要让卢象升一个人背锅看来是不行了,朝廷必须再找几个够分量的人来一起扛,否则这次的惨败就交代不过去。

    首先是内阁出现了人事变动,首辅刘宇亮辞官回家了。

    作为帝国的首辅,遭受了这样惨重的损失,肯定是要承担责任的。虽然大家都知道战败与首辅的关系不大,但是作为百官之首的首辅依然需要为此请罪,要不然的话总不能让皇帝下罪己诏吧。

    不过好歹是首辅,崇祯还是给刘宇亮留了一点体面,虽然没有什么三请三辞的把戏给足面子,但是好歹让他全身而退,并没有承担什么罪责。

    薛国观顺势成为了新的首辅,杨嗣昌在内阁里的地位也有大大上升。

    如果按照崇祯的本意,他是希望杨嗣昌能够当首辅的。可惜大明的朝堂有自己的一套规矩,就是皇帝也改变不了。按照资历,杨嗣昌依然不够当首辅。

    除了内阁的变化,被逮捕下狱和处死的官员就非常多了。

    因为应对鞑子战事不力,蓟镇总监邓希诏、分监孙茂霖,顺天巡抚陈祖苞、保定巡抚张其平、山东巡抚颜继祖,蓟镇总兵吴国俊、陈国威等三十多名朝廷高官被崇祯下令处死,这还没有算更多官职低微的。

    就连高起潜,崇祯也顶不住朝堂上下的压力,将他发配到了凤阳守陵,留了一条命。

    倒是原本应该承担主要黑锅的卢象升,最后被革职返乡,贬为庶民,好歹在这场残酷的清洗中活下来了。

    这样的结果对卢象升来说已经很不错了,要不是他确实是有实打实的功劳在身,又有高起潜承担了大部分责任,按照崇祯翻脸不认人的性格,多半性命不保。

    所以卢千奇在京师里的一番辛苦总算没有白费,至少保住了卢象升的性命。

    本来援剿总兵祖宽、李重镇也在崇祯的必杀名单之上。但是因为关宁军战败的责任被推到高起潜的身上,加上吴襄从鲁若麟那里弄到了一批鞑子首级,将军功算到了祖宽和李重镇身上,让他们侥幸逃过了一劫,只是被免去了官职,保住了性命。

    虽然祖宽不过是祖大寿家的一个家仆,但是好歹也算半个祖家人,所以他才能得到吴襄的鼎力相助,帮其脱了罪,李重镇也因为属于辽东军事集团的一份子而跟着沾了光。

    因为这个事情,吴襄和祖大寿是欠了鲁若麟一个大大的人情的。

    崇祯大开杀戒,让整个京城都风声鹤唳,唯恐屠刀落到了自己的脖子上。

    谁也没有想到崇祯的怒气会如此大,任何一个感觉自己会被牵连的官员都开始想办法自救,这个时候鞑子的脑袋成了最后的救命稻草,大家全都开始疯狂的抢购。

    大家都知道鲁若麟的手里有鞑子首级,所以每天前往天津的快马络绎不绝。可惜这些人注定要白跑一趟,因为早就没有可能买到首级了。

    鲁若麟手头上除了给自己上报的战功,其他的鞑子首级全部销售一空,换回了大批的钱财和工匠,还有数不清的人情。

    在京师一片腥风血雨之际,奉命进京的鲁若麟终于抵达了京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