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260章 鲁若麟进京
    望着远处的京师,鲁若麟心中充满了好奇。

    如今的京师被高大的城墙所包围,如同一头巨兽盘踞在大地上。

    后世繁华的首都已经将自己的都市圈扩展到了七环,成为了一个拥有两千多万人口的超级大都市。如今的京师除了城墙里面的部分,外面都是农田和荒野。

    曾经京师城外也有一些小镇和村庄,不过自从鞑子开始频繁入关之后,京师城外的这些聚居区被破坏殆尽,也没有人敢再待在城外了。

    鲁若麟大致估算了一些脚下的位置,这里应该是在三环附近吧,要是在后世一平米起码要大几万,现在则是一片荒废的农田。

    看来再好的地段,没有足够的武力保证安全也没有太大的价值。强大的军事力量是国家发展的基础,没有足够的实力震慑敌人,再多的财富也不过是强盗眼中的肥肉而已。

    进京之前,山西范家的管事跑到天津找到鲁若麟,想要与鲁若麟合作做生意,被鲁若麟以路途遥远为由拒绝了。其实是鲁若麟看不上这些卖国商人,只是暂时不想撕破脸打草惊蛇罢了。

    那个管事还在那里大肆吹嘘鲁若麟被言官弹劾,处境艰难,范家可以助一臂之力的时候,朝廷下诏让鲁若麟进京受封的圣旨正好到了天津,让这个范家的管家颜面全无的落荒而逃了。

    范家不会知道,只要鲁若麟手里握有金州军这支强军,又不造反,朝廷是绝对不会把鲁若麟怎么样的,这就是实力的保障。

    小到个人,大到国家,没有实力,都只会被外人欺负,没有人会怜悯你的。

    鲁若麟此次奉命进京是带着近卫师一起来的,随行的还有德王一家以及经过筛选的清军俘虏们。

    对于进京是否安全的问题,鲁若麟也曾经和参谋司仔细的分析过,得出的结论是只要鲁若麟不自己作死,朝廷是不敢把鲁若麟怎么样的。

    鲁若麟不比其他的招安势力,手底下有钱、有兵、有地盘,从京师到江南,这两个朝廷绝对的要害之地都在金州军的攻击范围之内,除非朝廷想鱼死网破,否则绝对不敢杀害或者扣留鲁若麟。

    要是金州军一怒之下和满清勾结在一起,大明朝廷覆灭都不是没有可能。

    而且朝廷也不是曾经的朝廷了,当年朝廷敢杀招安的汪直,是因为朝廷还有强大的武力和财力做后盾。如今的朝廷风雨飘摇,已经经不起太大的折腾了。

    朝廷虚弱到连农民起义军都要招安,那怕他们挖了崇祯在凤阳的祖坟,崇祯都要忍下来,实力更强、更可怕的金州军朝廷是万万不敢逼反的。

    何况鲁若麟这次进京如果全身而退,对于朝廷也是一个很好的宣传,至少证明朝廷是真心想要接纳招降势力,并保证他们安全的。

    所以鲁若麟进京看似冒险,其实安全得很。不过为了确保万无一失,鲁若麟还是带了近卫师和部分骑兵师官兵一起进京。

    金州军一万人左右的兵马,既不会太过于刺激朝廷,又能够带来足够的震慑,正好合适。

    金州军俘虏的三千多清军俘虏经过了严格的甄别和筛选,有近两千人加入了火凤营,正在接受洗脑、惩罚性劳动以及严格的训练。相信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成为鲁若麟手中的利剑。

    至于剩下的清军俘虏,鲁若麟全部带到了京城准备交到朝廷手中,是死是活就看朝廷的意思了。

    以朝廷的脾气和秉性,这些俘虏的下场可以预料不会太好,何况崇祯现在正在气头上。

    不过这些俘虏也是罪有应得,他们基本都是在入关时犯下了严重的罪行,都有肆意杀害百姓的行为。

    其实清军几乎人人都有杀害过大明百姓,只是这些被送给朝廷的俘虏格外恶劣一些,他们之中有些人甚至以杀害百姓为乐。这样的人鲁若麟是绝对不会留下来的,正好送给朝廷出气,也算是废物利用。

    德王一家则是因为朝廷最近烦心事太多,一时顾不上他们,以至于滞留天津多日,前几天才有宫里的太监前来迎接他们进京面圣。

    作为第一个曾经失陷落入外敌手中的大明亲王,要不是卢象升和黄济将他换回来,只怕性命都要保不住。作为苦主,朝廷肯定是要给他一个说法的,至少要安抚补偿一下,否则天下的宗亲都不会干的。

    既然朝廷裁撤了各地王府的护卫亲军,那么朝廷就要承担起保护各地王府安全的责任,否则这些王爷们肯定要闹起来自己招兵买马的。

    只是这样的行为朝廷肯定不会允许,一旦这些有钱有势的王爷们招兵,那就是天下大乱的前奏。朝廷好不容易将这些王爷们的爪牙都剁掉了,绝对不可能允许他们再长出来。

    在这样的情况下,安抚和补偿德王也是做给天下的宗亲们看的,让他们打消不切实际的幻想。

    “大人,这京师城真是壮观啊。”并骑在鲁若麟身边的周永生望着京师城感叹道,眼中带着一探究竟的兴奋。

    “帝国中枢、朝堂所在、皇帝居所,能不大吗?”鲁若麟淡淡的说道。

    见识过了后世的繁华,这个时代再大的城池也不可能引起鲁若麟多大的波澜,最多是觉得有些新奇罢了。

    对于鲁若麟的进京,朝廷还是非常重视的,前来迎接的官员乌泱泱的一大片。

    打头的就是阁老杨嗣昌,虽然不是薛国观,但是作为最受崇祯宠信的阁老,分量依然很足,也算是给足了鲁若麟面子。

    跟在杨嗣昌后面的有兵部、礼部、宗人府的官员,鲁若麟的兵马不可能全部进京,朝廷也不会允许,只能听兵部的安排在城外驻扎。

    他们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前来接收战利品和俘虏,因为崇祯准备举行一个盛大的献俘仪式来提振军民士气,这些都是必不可少的道具。

    宗人府的官员则是来迎接德王一家的,明朝的亲王很少有能够进京的,宗人府不得不重视起来。何况人家德王是来京师找皇帝诉苦的,更加不能怠慢了。

    杨嗣昌先去拜见了德王,毕竟德王地位最尊贵。

    在抚慰完德王,走完过场之后,杨嗣昌等来了鲁若麟。

    鲁若麟带着一帮亲卫来见杨嗣昌,行至近前翻身下马,龙行虎步的快步走到杨嗣昌身前,抱拳屈身道:“末将金州总兵鲁若麟拜见杨阁老。恕末将甲胄在身,不能全礼。”

    “免礼,鲁总兵一路辛苦了。”杨嗣昌话音刚落,鲁若麟回复一声“谢阁老”之后马上站直了身躯。

    这时杨嗣昌仔细打量了下鲁若麟,虽然鲁若麟的名字在他耳朵里都快起茧了,但这是他第一次见到鲁若麟。

    鲁若麟身材高大,皮肤有点偏黑,非常健壮。身上全副武装,是标准的武将打扮,但是打理得非常干净。行礼过后身躯站得笔直,面带微笑的看着杨嗣昌,神情淡然,全然没有其他武将的那种畏惧和献媚。

    自信、昂扬,沉稳、内敛,完全不似一个粗鄙武夫。想到陈新甲所说的鲁若麟虽然不通诗文,但是其他方面的学识非常渊博,连陈新甲都自愧不如,杨嗣昌心中也就释然了。

    腹有诗书气自华,一个有才能、白手起家创下偌大基业的人怎么可能会自卑呢?

    杨嗣昌虽然鄙视武将,但是对于有才能的人还是非常宽容的,所以见到鲁若麟的第一眼就满是欣赏,并没有因为鲁若麟未给他行跪礼而生气。

    不是特别佩服的人,鲁若麟是不会下跪的。他可以给卢象升行跪礼,那是因为卢象升的所作所为值得鲁若麟那么做。但是在鲁若麟心中,杨嗣昌还达不到这个标准。

    算起来鲁若麟还是杨嗣昌这条线上的人,是他和陈新甲的盟友,这样一个割据一方的实权武将,绝对是杨嗣昌和陈新甲在朝中的最大奥援。

    只不过杨阁老认为鲁若麟还不是很听话,需要一点挫折和磨砺,必要的时候可以给他制造点麻烦,使得鲁若麟更依赖自己。

    “兴汉不远千里进京勤王,一路追击鞑奴至关外,斩杀鞑奴上万,解救数万被俘百姓,大展我皇明威风,举国上下无不欢欣鼓舞。皇上得知鲁总兵来京,不甚欣喜,特命本官为尔等接风洗尘,入京接受封赏。”杨嗣昌从身边侍者端着的托盘上拿起一杯酒,递向了鲁若麟。

    老规矩,战绩扩大、损失缩小,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宣传需要。

    鲁若麟连忙单膝跪下,双手接过酒杯,“谢吾皇圣恩。”然后一饮而尽。

    “请鲁总兵入城。”杨嗣昌做了个请的手势,鲁若麟连忙说道:“还请阁老先行。”

    杨嗣昌也没有推辞,点点头坐上了轿子。

    这大明朝可没有阁老为武将牵马坠凳的传统,文贵武贱是深入骨髓的,能够得到阁老郊迎已经是莫大的荣耀了。

    鲁若麟的近卫师肯定不可能都进城,只有一个营的警卫兵马随同鲁若麟一起进入京城。

    近卫师里的士兵已经是金州军里装备最好、素质最高、战斗力最强的了,警卫营又是近卫师里的翘楚。个个都是彪形大汉,全是从各个部队挑选出来的作战经验丰富的老兵。

    警卫营人人都装备有铠甲、手弩、短铳、战刀,并且全都有配备上好的战马。警卫营是加强营编制,全营有近500人,是护卫鲁若麟的最后一道防线,全都是对鲁若麟忠心耿耿的人,绝对可以为鲁若麟而牺牲自己的。

    近卫师其他的士兵自然有兵部的官员负责安置,俘虏也暂时留在了城外,等候献俘时再一起进城。

    因为到京的俘虏数量与鲁若麟上报的不一样,兵部的人还提出了质疑。不过俘虏的数量在开平的时候就已经核对过了的,得到了朝廷的认可,所以鲁若麟曾经俘虏三千多鞑子是没有疑问的。

    鲁若麟借口鞑子太多带到京师不安全,其他的都送到辽南去了,让兵部的官员哑口无言,不知道说什么好。

    好在鲁若麟带到京师的俘虏也有近一千,足够办一场热热闹闹的献俘仪式了,所以兵部的官员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鲁若麟将周永胜和王德川留在了城外掌军,随时应对突发情况。

    周永胜将警卫营营长邢广才拉到身边,严肃的说道:“广才,一定要保证大人的安全,哪怕是你们全都死光了,大人也不能有一点闪失。”

    “师长放心,想要动大人,除非我们都死光了。”邢广才连忙点头应是。

    “要是大人有什么万一,你们即便死光了又有什么用?保持警惕,一旦情况不对立即通知我,我马上派兵接应。”周永胜严厉的批评道。

    “是!末将明白!一旦情况不对立即护送大人出城!”邢广才说道。

    周永胜这才轻轻的点了点头。

    周永胜和邢广才都配备了对讲机,而且带足了备用电池,以保障在突发情况下维持城里城外的联络畅通。

    杨嗣昌挑开轿子的帘子,看了看后面随鲁若麟一起入城的警卫营,心中大为羡慕。

    这绝对是一支劲旅,不但装备精良,而且行动之间极有章法,将鲁若麟死死的护在中间,警惕的观察着周边的动静。

    这支队伍除了战马偶尔的嘶鸣,几乎鸦雀无声,无形之中都透露着一股杀气。能够有这样的强军,难怪可以视鞑子如无物。

    五百人虽然不少,但是相比十几万人驻扎的京师又算不得什么了,杨嗣昌一点也不担心鲁若麟的警卫营进了京会对朝廷有什么影响。

    不过对于鲁若麟如此谨慎杨嗣昌也很理解,毕竟进了京城就等于将主动权交到了朝廷的手上,不能不小心一点。

    好在朝廷并没有出手对付鲁若麟的想法,至少这个时候不会有,所以对于鲁若麟带500精锐进京杨嗣昌也没有怎么在意。

    鲁若麟和警卫营被安排在了驿馆,单独给他们配备了一个大大的院落。在这里鲁若麟他们将休整两天,养足精神,在三天后参加献俘仪式。

    朝廷对这个仪式非常重视,毕竟这是朝廷难得的遮羞布了,所以专门派了礼部的官员前来沟通指导,保证仪式举行得浩大顺利。

    鲁若麟在京师里没有几个熟人,又是刚到,所以也没有人前来拜访,安安静静的休息了一天,但是收到的拜帖却有好几张,其中分量最重的就是成国公折叠朱纯臣的请帖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