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261章 两个选择
    金州军的到来很是吸引了京师里众人的注意。不光是朝堂上的官员们,京城里的勋贵也在一旁默默的观察。

    勋贵们都是手眼通天的人,已经知道鲁若麟将会被封爵,正式成为勋贵中的一员。

    但是此勋贵非彼勋贵,鲁若麟从本质上与大明的勋贵有着非常大的不同。大明的勋贵们依靠大明而生存,离开了大明他们什么都不是。

    鲁若麟则不同,他几乎如同一个独立的军阀,有自己的军队和地盘,与朝廷更多的是像合作,而不是从属。这就决定了勋贵们不会和鲁若麟走得太近,因为大家不是一路人。

    不过能够生存一两百年的勋贵们也不傻,他们知道只要鲁若麟不造反,以后对朝廷的重要性只会越来越高,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要仰其鼻息,所以适当的交好还是很有必要的。

    何况经过这么多年的安逸生活,当初靠军功起家的勋贵们早就丢掉了赖以起家的本领,蜕变成了一个个大地主、大商人,与金州军有很多可以合作赚钱的地方的。

    作为勋贵代表的成国公邀请鲁若麟上门,也是勋贵阶层对鲁若麟的试探,看鲁若麟是否愿意和他们一起玩。

    对于如何处理与这些勋贵的关系,鲁若麟要好好思考一下,反正成国公邀请的时间在献俘仪式之后,还有的是时间,不着急。

    第二天一早,就有人登门来拜访鲁若麟,事前连帖子都没有递一张。不过鲁若麟丝毫没有生气,因为前来的人是卢象升。

    鲁若麟连忙前往大门亲自迎接,将卢象升请进了大堂。

    被革职贬为庶民的卢象升神情有些萧索,好在精神尚好,没有怨天尤人。

    虽然卢象升一身布衣,但是鲁若麟依然恭恭敬敬的,没有一丝轻慢。

    在大堂坐定,鲁若麟开口道:“应该是我前去拜访大人才对,是在下失礼了。”

    “我已经不是什么大人了,不过是一介草民,哪里有你来拜访我的道理。我即将归乡,想到要不是你只怕我这次一定会在劫难逃,特来感谢。”说完卢象升起身给鲁若麟躬身一礼。

    鲁若麟连忙将卢象升扶起,“大人使不得。您本无罪,不过是被朝廷拉出来平息民愤的,我又怎能看您蒙冤而死。”

    卢象升摇摇头说道:“没有什么蒙冤,我确实是无能,没有能够击败鞑子,辜负了朝廷和皇上的期望,也算是罪有应得吧。”

    鲁若麟刚想辩解一二,被卢象升挥手制止了。“不说我的事情了。今天过来一是前来道谢,二来也是辞行的。此次分别,也不知道以后是否还有相见之日。”

    见卢象升不想再提及他被革职的事情,鲁若麟也就没有坚持。

    “大人准备什么时候走?在下送送您。”知道卢象升要返乡,鲁若麟想要送一下表示心意。

    “还是不用了。戴罪返乡,有愧于朝廷,就不要惹人注目了。”卢象升想也不想的拒绝了。

    “大人回乡后有什么打算?”既然卢象升想要低调的走,鲁若麟也不好勉强。

    卢象升心有不甘的说道:“还能做什么,操弄一下家里的几亩薄田,再教教家乡的子弟读书,看能不能教出几个成才的出来。”

    鲁若麟心中一动,说道:“既然如此,大人不若到天津坐船南下,不但速度更快,而且要舒服不少。要是您愿意,还可以顺便到辽东和济州岛转转,权当散散心。”

    卢象升听了鲁若麟的话有点动心了。

    这大冬天的南下并不容易,运河又因为鞑子入侵破坏严重,中断多时,到现在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

    不走运河走陆路的话,不但耗时太长,而且非常辛苦,如果能够坐海船南下就要方便舒适得多了。

    而且他对能够产生金州军这样一支强军的济州岛也非常好奇,对于黄济和孙什口中富庶、强盛的济州岛一直心生向往,想要去看看究竟是个什么样。可惜以前身不由己,没有机会前往。现在无官一身轻,倒是有时间可以去看看了。

    大明的处境不好众所周知,不少有志之士希望改变这个局面。可惜大明已经弊病丛生、积重难返,局势崩坏的速度又太快,只要是稍有远见的人都知道,王朝终结的日子已经不远了。

    与大明相比,金州军的发展则要好太多了。不管是从黄济他们嘴里,还是从去过济州岛的商人和百姓口中,大家都异口同声的称赞济州岛为太平盛世之地,这就更加让卢象升这样有志于救亡图存的人好奇和向往了。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也许可以从济州岛那里找到解决大明问题的办法呢?

    卢象升能感受到鲁若麟的亲近之意,也知道金州军的发展急需人才,不过虽然他被朝廷革职了,但是依然不想帮朝廷之外的其他势力做事,哪怕金州军名义上也属于朝廷,所以才会有那么一点纠结。

    去还是不去呢?

    “孙什马上要在济州岛成亲了,他好歹也在您手下血战一场,您无论如何也要去喝杯喜酒。”鲁若麟将孙什结婚的事情都拉了出来,这个理由非常正当,让感觉亏欠了孙什的卢象升也说不出话来。

    “那就再麻烦鲁大人一回,顺便去辽南和济州岛看看吧。”最终卢象升还是被鲁若麟说服了。

    人情这东西,欠一次是欠,欠两次也是欠,反正已经欠鲁若麟很多了,也没必要纠结是否再欠一次了。虱多不痒债多不愁,大概就是卢象升此时的心态吧。

    “太好了!我马上去安排!”鲁若麟大喜,连忙将邢广才叫来,让他去安排卢象升去辽南和济州岛的事情。

    看着比自己还要兴奋的鲁若麟,卢象升总觉得其中有什么猫腻。不过自己忠于朝廷,是肯定不会帮金州军做事的,只是去逛一逛、看一看,这点坚持卢象升自信还是有的。

    对于卢象升这样的大神、顶级人才,鲁若麟是非常希望可以收为己用的。鲁若麟如此卖力的帮助卢象升,除了对他的人品和能力非常钦佩之外,想要把他拉进金州军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

    鲁若麟没有幻想一下子就让他加入到金州军来。而且卢象升心志坚定,是不会那么容易改变自己初衷的。

    单纯的靠说服和利诱并不能使卢象升动心,除非能够找到卢象升的弱点,有针对性的布置,让他自己主动改变想法。那么,让卢象升去辽南和济州岛就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环了。

    再多的言语也比不过自己亲眼所见、亲耳所闻,只有当卢象升亲自到了辽南和济州岛,看到了金州军的现状,才有可能促使他改变想法。

    皇帝和华夏子民这两者在卢象升心中究竟哪个更重要一些,这个鲁若麟不清楚。

    不过按照鲁若麟对华夏文人的了解,但凡有报国之心、救世情怀的,忧国忧民的想法肯定是有的。只要是个文人,都知道“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的道理,只是有人挂在嘴边,有人付诸行动罢了。

    说到百姓的生活水平,以及对百姓的关爱,鲁若麟有自信对这个世界的所有政权说一声:“在座的都是辣鸡。”

    鲁若麟相信以卢象升的那种强烈救国情怀,对于金州军治下百姓的生活现状肯定不会无动于衷。只要他看到了鲁若麟治下百姓过的生活,是否还会坚持自己原来的想法就不好说了。

    比起大明的传统农业社会,金州军的工商业社会明显更加先进,鲁若麟不相信这种制度上的优势吸引不了卢象升。

    鲁若麟开开心心的送走了卢象升,手下的人自会安全的将他送到辽南,这个不用他操心,后面等自己回到济州岛就会有个结果了。

    卢象升刚走,鲁若麟就等来了已经回京的王怀义王公公,以及另外一个王公公,内廷大佬王承恩。

    实在是财帛动人心,两个王公公不想等到献俘仪式之后了,今天就跑来找鲁若麟商量合作的事情,崇祯缺钱啊。

    鲁若麟倒是不以为意,内廷越是表现得急迫,证明合作的可能性越大,鲁若麟越有可能从中捞到好处。

    依然是大堂里面,三人分主客坐定,开始说着一些场面话。

    无非是王承恩公公恭喜鲁若麟大功在手,封爵指日可待,实在是光宗耀祖、前途无量。

    鲁若麟当然要回应一些都是皇帝和朝廷指挥有方、支援得力,并不以金州军新附而猜忌,反而充分信任,这才能够击败鞑子的谦逊之言,让王承恩非常满意。

    鲁若麟与那些粗鲁跋扈的武将确实不同,对两位王公公也是以平常的心态交往,并无歧视和畏惧,让他们如沐春风。

    说了半天,话题终于转到了合作上面。

    “鲁总兵,上次你提议与内廷合作的事情,经过我们的商议,基本没有什么异议,只是具体怎么合作还需要鲁总兵给一个准话。”虽然鲁若麟的规划书已经写的很详细了,但是王承恩还是有点没底。

    “加皇室标签的事情没有问题吧?”这个是核心问题,没有皇室标签,再好的商品也卖不出高价。

    “只能加大明皇家监制,大明皇家御用不能加。”王承恩的答复也在鲁若麟的意料之中,毕竟不可能一下子将步子迈的那么大,不过这样也足够了,用来忽悠外人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大明皇家监制那也是皇家品牌,何况也确实出自内廷工匠之手,毫无疑问的皇家出品,足以让那些想要彰显自己品味和高贵的人买单了。

    内廷制作的东西包罗万象,几乎涵盖了皇家生活所用的所有物品。从衣食住行,到装饰、娱乐、把玩件等无所不包,而且都是这个时代的精品。从用料到工艺,都是最顶级的,否则也不能如此珍贵。

    加上皇室这个最耀眼的光环,又有绝少外流的特性,其价值在世人眼中更是被无限拔高,属于典型的可望而不可求。

    “有皇家的标签就行,能不能卖出个好价钱就全靠它了。”鲁若麟满意的说道。

    “哪我们做什么东西卖?”王承恩问道。

    内廷工匠能够做的东西太多了,肯定要选最赚钱的来卖,但是王承恩不知道哪个最赚钱。

    “皇家监制,绝世精品。我们不能让皇家的东西烂大街,必须选数量少、价值高的来卖。而且我们还要考虑顾客的需求,他们最需要的是什么?”

    “金银铜器,那些西洋人也会做,只是没有我们做的精致罢了,卖不出好的价格。”

    “衣服,那些西洋人与我们的款式喜好完全不同,那些顶级刺绣的花色、图案需要照顾他们的喜好,暂时不用考虑。不过可以拿一些样品给他们看,等什么时候收到他们的订单再行制作。”

    “玉石摆件,西洋人不好这个,不用考虑。”

    “只有瓷器,西洋人做不出来,最多只能做一些粗瓷,根本不能给那些王公贵族使用。而且大明真正的顶级瓷器从来没有外销过,最多也不过是民窑里面的精品。只要我们拿出官窑里的精品瓷器,打上皇室的标签,不愁那些西洋人不掏银子。”

    “而且最好能够拿出少量的顶级瓷器来做对比,让他们知道什么才是皇家标准,他们以前用的那些瓷器根本就是普通货色,完全体现不出他们的高贵。”

    “后期我们还可以按照他们的要求定制符合他们家族特色的顶级瓷器,比如加上他们的贵族纹章之类的。”

    “当然,这些只是针对西洋人的。对于大明周边国家,能够卖的东西就会多很多了,毕竟他们与我们的风俗相近,很多东西也是喜欢的,具体做哪些后面会有人跟内廷说的。”

    “对于皇家物品,最大的购买群体还是国内的那些富贵人家。尤其是江南那边,有钱人多,银子都要在地窖里发霉了,正愁没地方花呢。只要是打上皇家标签的物品,不愁卖不出去。”

    “不过物以稀为贵,所有的这些东西都要控制住数量,越是少而精,越是能体现皇家物品的珍贵,那些有钱人才会更加愿意掏银子。”

    “说到做生意,不是本官自夸,比我厉害的没有多少。怎么卖你们不用管,由我来给你们下订单,你们按照要求来制作就行。”

    “至于利润怎么分配,我这里有两个方案。一个是我直接出价买下东西,至于我卖多少,是赚是亏你们就不用管了。二是你们派人监督,卖出去的钱扣除成本对半分。怎么样?”

    鲁若麟的话让王承恩陷入了纠结,两个选择各有利弊,一时拿不定主意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