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262章 操呢?
    在王承恩还在纠结选哪个方案对内廷更为有利的时候,王怀义突然插嘴问道:“按照鲁总兵的想法,内廷完全可以自己把东西卖出去,何必与别人分享利润?”

    王怀义的话并没有让鲁若麟生气,“公公的想法完全没有问题。不过内廷自己贩卖有几个劣势。”

    “第一,运输。这些商品的主要市场在海外和江南,远离京师,由你们自己运到江南或者济州岛不但费时费力,而且可能会有非常大的损耗。”

    “第二,客户。哪些人需要这些商品,又分别需要什么商品你们并不清楚,还要花费时间和精力去寻找客户。”

    “第三,技巧。怎么让这些商品更有价值,卖出更高的价钱,并不像说的那么容易,这里面还是有很多手段和技巧的,这些内廷都不具备。”

    “第四,贪腐。按照内廷目前的情况,很难保证经手之人不从中渔利,说不定最后收到的钱还不如卖给我们多。”

    “第五,信誉。金州军这些年来在商界积累了良好的口碑,那些买家相信我们,也愿意和我们打交道做买卖。但是对于内廷出来的各位,说实话,那些商人们不到万不得已是不愿意与你们做生意的。”

    “所谓术业有专攻,内廷的长项本来就不在贩卖一途,想要赚大钱,还不如我们两家联手,各展所长。”

    鲁若麟每说一条,王承恩和王怀义的脸就黑一分,到听完最后一条脸黑得像锅底一样,偏偏无法反驳。

    王怀义感觉丢了面子,倔强的说道:“那我们也可以找其他有实力的商家合作啊,不一定非得与金州军合作吧。”

    “呵呵,公公着相了。做生意是要有本钱的,除了手里的银子,还要有足够的实力和背景。你们与别人合作,要是遇到势力大的、眼红的暗地里下黑手,你们还要费劲去周旋。而我金州军不一样,谁敢动我们的东西,我就敢灭他全家。甭管你是白的还是黑的,海上还是山林,皇亲还是权贵,在我这里通通不好使。像我这样有实力,又愿意与内廷公平合作的商家又有几个?“

    鲁若麟一下子锋芒毕露,霸气的话语让人听着就心里一突,让两位王公公这才想起眼前的这位可不是单纯的一个商人,人家还是手握重兵的大军头。这是连鞑子都不怕,朝廷也要拉拢的人,确实有这个自傲的本钱。

    王怀义被怼得没话说,王承恩连忙打圆场:“鲁大人切勿见怪,怀义不过是想问个明白罢了。既然是你帮着内廷出的主意,内廷自然会与你合作。虽然我们是太监,但还是要脸的,否则以后鲁大人再有什么好事情怎么会想到我们。”

    “无妨。合伙做生意就怕藏着掖着,开诚布公的将丑话说在前头,对以后的合作反而更好。何况怀义公公本意是想为内廷争取更多的利益,此等忠心就连我也是非常佩服的。在商言商,怀义公公的做法才是真正在谈生意,实为我辈楷模。”

    鲁若麟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对王怀义赞赏有加,给王怀义一个大大的台阶下,让王怀义心中芥蒂尽去,满脸笑容的对鲁若麟投去感激的眼神。

    王承恩是王怀义的上级,又随侍在皇帝身边,他既可以让王怀义跌落凡尘,也可以让王怀义平步青云,是完全可以决定王怀义前途和命运的。现在有了鲁若麟的肯定与表扬,王怀义在王承恩那里自然加分不少。

    果不其然,王承恩见鲁若麟非但没有见怪,反而赞赏起王怀义,让他的心情变得极好。佩服鲁若麟肚量的同时,也对为内廷长脸的王怀义投去了赞许的笑容,让王怀义骨头都轻了几斤。

    “鲁大人没有怪罪就好。都是为了合作一起赚钱,说开了就没事了。”王承恩将此事画上句号,然后问道:“鲁大人给的两个选择各有利弊,在鲁大人看来内廷选哪个更好?”

    王承恩非常狡猾的将皮球踢回给了鲁若麟,他也可以根据鲁若麟的回答来做选择。

    “第一个办法胜在稳妥,旱涝保收,不用承担任何风险,回钱也会快一点,缺点就是利润会少一些。第二个办法风险更大,有时候如果遭遇意外甚至有亏本的可能,但是利润更高,回报也更多。如果让我选的话,我会选第二种,想赚大钱一点风险都不冒怎么可能。内廷又银钱紧缺,只有赚更多的银子才能让皇上满意,这个时候选择稳妥赚小钱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鲁若麟倒没有敷衍,建议王承恩选择能够更赚钱的第二套方案。

    吃独食的生意是做不长久的,只有内廷尝到了足够多的甜头,才会更有动力进行生产,大家才会赚更多的钱。

    王承恩点了点头,但是没有给出明确的答复,“这个事情咱家回去商议一下再给鲁大人答复吧。”

    这个问题确实超出了王承恩的权力范围,搞不好他要回去请示了崇祯才能给出答复。

    “无妨,不急于一时。不过公公现在可以让内廷的工匠们开始生产了,本官回去的时候正好可以带走销售。”说着还对王承恩使了一个眼神,“如果内廷有一些‘残破’的御用物品需要处理,本官也可以打包带走,贩卖给那些西洋人。”

    鲁若麟的意思非常明显,如果生产来不及的话,现在用的宫内物件也可以拿来给他处理。并且为了给宫里的那位留些颜面,这些东西只会卖给西洋人或者周边国家。

    王承恩听得嘴角直抽抽,这位对皇家真的是完全没有一点忌讳,为了赚钱真的是什么都敢干啊。

    宫里正在用的东西岂是随便可以外流的,这可涉及到皇家尊严,被御史言官们逮到了会弹劾崇祯卖家当的。普通人家卖家当都会被人所不齿,何况是皇帝。

    即将卖给金州军的那些带“大明皇家监制”标识的物件,毕竟没有进宫,还算不上宫里的物件,非议会小一些。但是那些进了宫的东西真的不是随便就能够卖的,哪怕是破损了也得销毁。

    以前也不是没有太监偷偷将宫里的东西带到外面去卖,但是这样的情况很少,一经发现也会被处死。现在鲁若麟明目张胆的暗示王承恩贩卖宫中物件,让王承恩是哭笑不得。

    这个口子王承恩是绝对不敢开的,苦笑着摇摇头说道:“鲁大人可能不知道,宫里残破的物件是不会流落在外的,都是直接销毁,怕是要让鲁大人失望了。”

    “哦,居然有这样的规矩,实在是可惜了。”鲁若麟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惋惜的说道。

    略过这个话题,王承恩说道:“宫里的瓷器多数都产自江西景德镇,内廷会下令景德镇那边尽快生产外销瓷器,宫里的作坊也会开始生产你需要的物件。只是宫里银钱短缺,这货款……”

    “第一次合作,我也表示一下我的诚意,先将这些东西买下来。如果内廷决定选择第二种方案,那就委派人员一起操持,到时候多退少补,谁也不吃亏就行。”鲁若麟决定先给内廷一点甜头,将他们钓上钩再说。

    “好!鲁大人果然是爽快人,就这么说定了。”王承恩大喜,彻底没有了后顾之忧。

    合作大致敲定,双方的关系自然就不一样了,亲密了许多。

    借着这个机会,王承恩说道:“咱家这次来除了敲定合作的事情,还有一件事情要与鲁大人相商。”

    “公公但说无妨。”鲁若麟单掌摊向王承恩,示意他继续。

    “金州军功勋卓着、斩获甚多,朝廷除了爵位,还有赏赐和抚恤,不如此不足以表彰鲁大人的功绩。”王承恩提前将这些消息透露出来也没什么,反正是马上要公布的事情。

    鲁若麟赶紧站起来,对着皇宫的方向拱了拱手:“皇上厚爱,实在是愧不敢当。”

    “如今鲁大人也不是外人,咱家也不怕自曝家丑。鲁大人的赏赐是定下来了,但是国库却没有银子兑现,内阁将难题推给了皇上。皇上为了朝廷的体面,只好将这个事情应下来了。不过内廷比外廷也好不到哪里去,银钱也是捉襟见肘,皇上为了此事也是非常头痛。”王承恩自己也说得很难为情,毕竟国家没钱赏赐有功将士怎么说都是个大丑闻。

    “本官的赏赐可以不要,但是将士们斩获的首级和战死的抚恤不能少,否则本官无法向将士们交代。”鲁若麟这个时候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有些事情可以退让,有些事情则不能,虽然鲁若麟知道朝廷确实没钱了。但是朝廷缺钱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收上来的钱泼水般花出去,不知道肥了多少贪官污吏。这个时候想要赖掉金州军的赏赐鲁若麟肯定不答应,凭什么独独少了金州军这一份,这是想要区别对待吗?

    王承恩也知道赖掉金州军的赏赐后果太严重,生怕鲁若麟误解,连忙解释道:“没有说不给,只是内廷希望换一个方式。”

    这时鲁若麟的脸色才稍微好看了一点,“公公请讲。”

    “咱家知道鲁大人刚刚收复辽南,急需人手开发地方以抵御鞑子反扑。”王承恩说的情况在朝堂上层几乎是公开的秘密,鲁若麟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承认的,闻言点了点头。

    “这些年地方不靖,朝廷处境艰难,皇上为了节省开支已经分几次释放了大量的宫女和差役。咱家听闻金州军队治下的百姓日子过得不错,寻思着不如将宫中多余的宫女以及工匠送到辽南去安家,也好让他们有个归宿。不知鲁大人意下如何?”王承恩说完看着鲁若麟,嘴角带着笑意。

    鲁若麟“人贩子”的名声现在已经越传越广,甚至他在大明各地花钱招收流民的事情也被上层所熟知。还知道他格外偏爱招收工匠和女人,王承恩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所以不怕鲁若麟不答应这个替代方案。

    果然,鲁若麟在听到这个方案后先是一愣,接着大喜,虽然极力掩饰,但是依然被精明的王承恩发现了。

    “公公还请仔细说一下这些宫女和工匠的情况。”如果内廷只是为了甩包袱,鲁若麟也是不干的。

    “这些即将放出宫的宫女大约有两千人,年龄在25到35岁之间。工匠们则都是一些50岁以上的年老工匠,人数有1000多人。皇上怜悯他们年老体弱,特意放他们出宫,并解除他们的奴籍,释为良民。”古人的寿命都短,所以这些二三十岁的宫女和五十岁以上的工匠确实可以称为年老体衰了。

    但是在鲁若麟眼里,他们虽然不是正当壮年的宫女和工匠,却依然是非常优质的人力资源。

    三十左右的宫女依然可以劳动,甚至结婚生子。金州军的很多工坊对体力的要求并没有那么高,一些五、六十岁的老年妇女都可以在里面干活,这些宫女更加没问题。

    虽然这些宫女在这个年代结婚的话年纪有些偏大,但是能够当上宫女的姿色自然不会太差,又没有结过婚,在光棍遍地的金州军不怕找不到夫君。

    而且这些宫女里面有很多都识字,并且接受过宫廷培训。只要稍微培养一下就可能成为一名管理人员,这可比一般的移民女性有价值得多。

    至于那些工匠,也许在内廷看来他们已经过了劳作的巅峰期,除了一些手艺特别精湛或者有独门绝技的被保留下来,其他的都已经成了累赘,送给鲁若麟也无妨。

    不过在鲁若麟看来,哪怕这些老工匠们确实全都干不动了,但是他们的经验还在,教导那些年轻工匠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有这样一批宫廷工匠指导,要不了多少年,鲁若麟相信金州军的工艺水平将会迎来一次大大的提升。何况那些工匠不像宫女一样孤身一人,他们很多都是有家室的,完全可以附带增加更多的移民。

    “这些工匠的家人呢?一起去辽南吗?”鲁若麟追问道。

    “这些工匠的家人还是内廷匠户,不能跟着一起走。”王承恩想也不想的拒绝了。

    要是把这些工匠的家人也送到辽南去,内廷可就亏大了。

    “我这人最不忍的就是看到别人骨肉分离,既然要去就一家人整整齐齐的去,内廷总不能不讲人伦吧?”鲁若麟自然不会轻易放弃。

    “不行。那样的话内廷损失太大了。”搞了半天王承恩还是心疼钱啊。

    “我加钱总可以吧。”鲁若麟又一次祭出了钞能力。

    “那就没问题了。”王承恩答应得非常迅速,显然是早有预料,让鲁若麟为之一愣。

    搞了半天在这里等我啊,节操呢?都不要了吗?

    王承恩看着鲁若麟吃瘪的样子,开心的笑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