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263章 刺杀
    虽然鲁若麟与内廷达成了协议,但是并不是内廷直接把人交到鲁若麟手里,那样太丢皇家的面子了。

    表面上是内廷将这些宫女和工匠释放出去,再由金州军前去说服招募,程序上没有丝毫的问题,毕竟出宫后那些宫女和工匠来去完全是自由的。

    实际情况则是这些人早已知道了自己将来的去处,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

    好在内廷还没有彻底不要脸,将宫中库存的钱财拿了一些出来,每个出去的宫女和工匠都发了一点,算作遣散费,并且告知出去后金州军会给安家费,并给每个人安排工作。

    恐惧源于未知,如果是毫无依靠的走出皇宫,这些长期生活在皇宫里的人一定会茫然不知所措,完全不能适应外面的生活。现在有人帮他们安排好了去处,不管他们愿不愿意接受,都能从中感受到一点照顾和依靠。

    有时候群体的心理安慰作用是巨大的,如果是单独的一个人去辽南可能大家会恐惧、害怕,但是一起过去的话身边都是熟悉的人,安全感会大得多,也就没有那么排斥了。

    其实很多宫女还是有家人的,只是长期与家中断了联系,早已不清楚家里的状况了。在这个交通与通信并不发达的年代,一个女子想要返乡是非常危险的,所以这些宫女们只能茫然和忐忑的接受宫里的安排前往辽南。

    这么多人去辽南,其中还有很多女人,没有军队保护肯定是不行的,所以这些宫女和工匠们还要等鲁若麟完成进京的各项事宜后才能一起走。

    对于金州军与内廷达成的这个替代协议,双方都非常满意。

    内廷淘汰了一批他认为不再合用的人员,节省了大量的经费。即使将来觉得人手不够用,还可以重新招收,性价比也比这些老弱更高。

    何况通过处置这批淘汰人员,省去了需要奖赏给金州军的大量钱财,可谓一举多得。

    鲁若麟也没有觉得自己吃了亏,钱财金州军还是比较充足的,至少比朝廷要充裕和宽松得多。

    不过人才和人口的短缺一直是金州军的短板,虽然这次没有拿到钱财上的奖赏,但是获得的人口在鲁若麟看来,价值上是远远超出那些银子的。

    钱没有了可以再去赚,但是这样获得高端人口的机会却不常有,所以鲁若麟对这次的交换非常满意,甚至愿意倒贴钱将那些工匠们的家人一起弄到辽南去。

    当然这种事情肯定是不能对外说的,到时候朝廷公布的赏赐该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一切按照规矩来。不过私底下如何完成赏赐就不用外人知道了,反正自觉没有吃亏的鲁若麟是不会去抱怨的,反而会大赞一声朝廷真是敞亮。

    搞定了鲁若麟,这次封赏的大头就落实了,朝廷的压力就会小很多,剩下的就可以应付过来了,这其中最大的一块就是天津军沈志祥。

    沈志祥这次也进京来接受封赏了,不过为了避嫌刻意没有与鲁若麟同行。

    沈志祥这次大概率也是会封爵的,毕竟在大明军队里,天津军的战绩还是非常亮眼的。

    当然,这也与鲁若麟将开平大捷的功劳大部分算在沈志祥头上有很大的关系。

    比起金州军这个新近归附的,至少天津军算得上根正苗红,也要听话得多。在明军战绩一片灰暗的情况下,天津军完全就是鹤立鸡群,自然要大赏特赏。

    如果说金州军是整个大明的遮羞布,那么天津军就是朝廷的遮羞布。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怎么突出天津军都不为过。

    不但沈志祥会被封爵,甚至献俘仪式上都会走在金州军的前面,朝廷要的就是树立一个榜样,希望其他的军队也能立起来,不让金州军这个外来户一枝独秀。

    送走了两位王公公,鲁若麟出门前去拜访了陈新甲和杨嗣昌。

    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这两位又是朝中大佬,没道理还要主动去请鲁若麟,这点自觉鲁若麟还是有的。

    鲁若麟是在兵部衙门见的陈新甲,顺便到兵部报了个到,走个形式。

    在陈新甲那里,鲁若麟几乎是例行报道式的打了个站,简单的闲聊了一会就离开了。

    大家都这么熟了,也就没必要讲那些客套。鲁若麟拜访陈新甲主要还是做给外人看的,至少能够证明现在金州军和陈新甲关系依然密切,是亲密的战友。

    陈新甲对于鲁若麟进京后第一个来拜访自己还是很满意的,鲁若麟现在可是京城里的风云人物,一举一动都备受各方关注。

    金州军虽然是新附,但是凭借彪悍的战绩已经在朝堂中闯出了赫赫威名,与金州军保持良好的关系对陈新甲掌控兵部起了巨大的作用。

    陈新甲现在已经是兵部的掌印尚书,但是离真正掌控兵部还有点距离。不过有了金州军背书,又有巨大的战功加持,陈新甲的命令在兵部畅通无阻,没有人敢违背,即使是两位侍郎因为乖巧得很,处境比他的那些前任们强太多了。

    崇祯一朝兵部尚书的命运都非常凄惨,基本没有好下场。连带着兵部官员们的处境也非常艰难,时不时的会被牵连清洗一番。所以,要想不走前辈们的老路,紧紧抓住金州军这个彪悍的盟友不光对陈新甲来说非常重要,对兵部的官员们来说可能一样事关生死。

    所以兵部衙门里的官员对自己的老大找到一个强力外援多持谨慎欢迎的态度,对于前来衙门的鲁若麟也是笑脸相迎,热情得不得了,一点都不像一个上级主管部门。

    鲁若麟对此也并不意外,这个世道说白了还是要靠实力说话。要是自己实力不够,一个五品的郎中就可以让自己跪着说话,哪里有兵部侍郎笑容满面的亲自送自己出门的待遇。

    陈新甲那边可以在衙门里碰面,虽然这样显得不太正式,但是双方都不是很在意。

    杨嗣昌这边就不行了,鲁若麟和他没有熟都那个份上,而且对待一位正受宠的阁老也不能过于草率。所以昨天鲁若麟就下了拜帖,等杨阁老下职后再去家中拜访。

    最近朝廷事情多,杨阁老还是推掉了很多事情才提前回到家中等待鲁若麟的拜访,可见杨阁老对鲁若麟的重视。

    鲁若麟来到杨阁老的府邸时,杨府门外排满了求见杨阁老的官员。对于炙手可热的杨阁老,官员们还是非常希望能够巴结一下的。

    可惜杨阁老只有在偶尔不忙时才会抽空接见一两位感兴趣的官员,其他人是没有机会见到杨阁老的。

    不过他们并不气馁,心态也非常好,经常在阁老府的门房里一坐就是一整天,等待那个缥缈的接见机会。

    杨府门前的大街上停满了官员们的轿子以及众多的轿夫。这些轿夫的老爷们在门房里喝茶,轿夫们也没有闲着,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侃大山,交流着各自的见闻,在那里吹牛打屁。

    就在这时,远处跑来一溜的骑兵,很快就将杨府门前围了个水泄不通,看得轿夫们惊诧不已,连忙躲得远远的。私下里偷偷的猜测是哪个军爷居然如此不懂事,在杨阁老府前纵马,不想混了吗?

    只见这些骑兵很快就占据了杨府门前的各个角落,警惕的观察着周围的情况,等到一切安排就绪,一名军士快步上前拍门递上了拜帖。

    门子见到门前的情况心中大怒,这也太不把阁老放在眼里了吧。正准备呵斥一番,展示一下阁老府的威风,就被身边的管事拦住了。

    阁老府做事还是很讲究的,虽然杨阁老没有时间接见那些官员,但也不愿意让别人觉得自己清高孤傲、苛待下官,所以门房里是安排了府里的管事陪那些官员们闲聊的。

    今天这位管事除了陪官员们闲聊,还负有接待鲁若麟来访的任务。管事知道阁老今天提前回府,就是为了鲁若麟的来访,所以一直在观察着门口的动静。鲁若麟的大队人马一到,门外一阵喧哗,管事的就已经出来了。

    其他进京的官员,不论文武,基本都会坐轿子。鲁若麟倒好,不光带着大队的护卫人马,连自己都是骑马过来的,显得特别另类。

    管事的虽然不认识鲁若麟,但他也是个眼尖的玲珑人物,否则也不会被安排在门房招待那些官员们。他一眼就找出了众星捧月一般的鲁若麟,只是鲁若麟护卫这副杀气腾腾、如临大敌的样子怎么看都不像是登门拜访的样子,让他非常疑惑。

    管事按下心中的疑惑,对着鲁若麟拱手问道:“可是鲁总兵当面?”

    鲁若麟拱手还礼道:“正是在下,今日特来求见杨阁老,烦请通报一声。”

    “在下是府上的管事,阁老早已等候多时,请鲁总兵随在下入府。”管事连忙请鲁若麟进去。

    “有劳了。”鲁若麟点点头,跟着管事就往阁老府里走,身边还跟着十几个全副武装的护卫。

    管事的眉毛皱了皱,似乎有些不悦,但不知道怎么开口好。

    杨府里有朝廷派来的护卫,负责保卫杨府的安全。鲁若麟这样带着护卫进府对杨府来说是一个冒犯。

    门房里的官员对于一个武将能够直接被管事引进府去见杨阁老也非常好奇,纷纷从门房里探头观望,私下里猜测到底是哪个武将这么有面子。

    这些官员对于鲁若麟带着这么多护卫进府也很是诧异,悄悄的在那里鄙夷鲁若麟太不懂规矩了。

    鲁若麟看出了管事的不悦,淡淡的解释道:“还请管事见谅,来的路上碰到了几个宵小刺杀,所以手下的儿郎们有些紧张,我也不好拒绝他们的好意。”

    “刺杀?!”管事大吃一惊,再看向鲁若麟和那些护卫时眼神中带着惊疑不定,虽然鲁若麟看着无碍,但是管事还是条件反射般的问道:“总兵大人您没事吧?”

    “无碍,不过是手下的几个护卫受了点轻伤。”鲁若麟摇摇头。

    “那就好,那就好。”管事长舒了一口气,然后接着愤怒的问道:“何人竟敢如此大胆,光天化日之下在京师之中刺杀朝中大员?”

    不说鲁若麟现在是杨嗣昌这条船上的,鲁若麟在来杨府的路上被刺杀,杨嗣昌或多或少都会有点嫌疑,所以管事的才会感同身受般的这么愤怒。

    “现在还不知道,杀手们都是死士,自知逃脱无望后全都自杀了。尸首我已经安排人送到顺天府衙门去了,希望他们能够查出个结果来。”鲁若麟对于顺天府衙门能否查出杀手的出处并不抱希望,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将杀手的尸首送到顺天府衙门来向朝廷施压。

    至于杀手的幕后主使者,其实并不难猜。能够派出死士的肯定都是底蕴深厚的大势力,所以有八成可能就是鞑子干的,也只有他们有这个动力和实力。

    管事见鲁若麟刚刚经历了一场暗杀,仍然按照约定来到杨府拜访,对鲁若麟不免高看了一眼。什么叫镇定自若、处变不惊,这就是了。

    这时管事对鲁若麟的护卫坚持陪同鲁若麟进府也就没有那么排斥了。

    在这个时候鲁若麟的护卫们可不敢有丝毫大意,有些失礼也很正常。

    管事一路带着鲁若麟来到了杨府前院的书房,杨嗣昌将在这里接见鲁若麟。

    阁老府在什么地方接见什么人也是有讲究的。

    前院大厅接待的都是关系一般的人,能够进前院书房的就是关系比较密切的了。至于后院书房,不是通家之好,并且在年龄上没有避讳,是绝对不可能进去的。

    在书房外等候的是杨府的大管家,管事连忙上前将鲁若麟遇刺的事情低声说了一遍,管家也是大吃一惊,连忙转身进去向杨嗣昌通报。

    原本应该是鲁若麟进去拜见的,不过在管家进去没多久就听到急匆匆的脚步声,居然是杨嗣昌不顾礼仪亲自跑出来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