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265章 朝廷的胡萝卜
    鲁若麟这番话还真没有什么装腔作势、虚假的成分在里面。

    虽然鲁若麟有主宰华夏大陆的想法,但是自身实力还相差甚远,这个时候他需要时间积蓄力量。

    再坏的秩序也比没有秩序强,在鲁若麟的实力没有达到可以取明廷而代之之前,维持朝廷的统治对鲁若麟是有利的。

    无论是满清还是流寇,他们的发展壮大对大明而言破坏实在太严重,而且还会造成大规模的人口死亡,这就与鲁若麟的想法严重的背道而驰了。

    世界那么大,把这些人弄出去殖民难道不好吗?所以现在帮朝廷就是在帮自己,何况金州军也不需要付出太多成本,反而可以从中获得收益。

    “兴汉能够如此想老夫甚慰。不过你帮朝廷收税真的一点好处都没有吗?”杨嗣昌还是有点不太敢相信,到了他这个年纪和地位,已经很难相信不求回报的付出了。

    “要说对金州军一点好处都没有肯定是不可能的。那些商人们习惯了偷税漏税,这很不好。我们必须扭转这个风气,逼着他们养成交税的习惯。”

    “坏习惯是会传染的,金州军好不容易建立了人人纳税的制度,那些商人们迫于我的压力不得不遵从。现在不是归顺了朝廷吗?我不想让那些商人们以为他们又可以享受特权了,所以现在不但金州军的税他们要缴,朝廷的税我也要收。别整天想着不交税的美事,经商就要交税,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再说了,他们赚了那么多的钱,拿出一些来回报朝廷不是应该的吗?整天想着偷税漏税,却也不想想朝廷没钱的话,怎么消灭流寇和鞑子去保护他们?非要等到屠刀落到脖子上时再后悔吗?”

    鲁若麟对于有钱人不交税是深恶痛绝,因为这往往意味着一个国家走向毁灭的开始。

    明朝为什么崩溃的这么快,还不是越没钱越收税,越收税叛乱越多,恶性循环之下,老百姓不造反才怪。

    想要给朝廷续命,为自己争取发展的时间,朝廷就必须有收入来源。

    一旦朝廷习惯了从鲁若麟这里获得大笔的税金来维持国家的运转,就会对鲁若麟形成越来越强烈的依赖。可以说鲁若麟交给朝廷的税金越多,朝廷就越离不开鲁若麟。

    财政权力是一个国家最重要的权力,它是国家维持自身运转和发展的根本。没有钱,皇帝的话都不好使。有钱的话,你的话比皇帝的都好使。就是这么现实。

    当然,想要达到这个目标鲁若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是这并不妨碍鲁若麟开始布局。反正收的都是那些权贵们的税,鲁若麟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

    鲁若麟的观点让杨嗣昌大为赞同,朝廷为什么这么艰难,可能是各种原因造成的叠加,但是从根本上来说还是因为没钱了,税收体制出了大问题。

    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权贵们都不交税。

    这些人以不到百分之一的人口比例占据了大明帝国百分之七八十的财富,还不用交税,百姓的负担之重可想而知。百姓们到现在才造反真的只能说:华夏的老百姓们太善良了。

    朝堂之中其实有很多人都看到了这个问题,但是没有人有勇气去改变它,因为整个帝国的官僚阶层几乎都是这种体制下的既得利益者,改革就是在革他们的命。

    当他们认为你是想要他们的命时,你的下场就可想而知了。

    所有想要从体制内进行改革和突破已经不可能了,唯有像鲁若麟这样的独立势力才有可能在一开始堵住这个漏洞,并执行下去。

    想到这里杨嗣昌对鲁若麟是满满的羡慕,哪个心怀抱负的人不想自己当家做主、乾坤独断?只是杨嗣昌这辈子都不可能有这样的机会了。

    “你这样就不怕那些商人们怨恨你,不和你做生意了吗?”杨嗣昌好奇的问道。

    “江南工商发达、物产丰富,仅凭大明这个市场根本无法消化他们的商品。想要赚钱,只能把东西往海外卖。而现在大明有能力将这些商品卖往海外的,南边是郑芝龙,北边就是我了。”

    “郑芝龙嘛,打仗确实不错,但是说到做生意还是要差那么一点。济州岛不但有各地运来的商品,自己也有很多物美价廉的特产,深受西洋人的喜欢。而且济州岛能够绝对保证商人们的安全,经商环境也非常好,对商人们又非常优待,所以大家都喜欢到济州岛去进行交易。”

    “而我也和郑家达成了协议,不得无故攻击、拦截前往各自地盘的贸易船只,并大力清缴各自海域的海盗,维持大明周边海域的航行安全。所以那些西洋人只要是有能力的,宁可跑远一点来济州岛贸易也不愿意去找郑芝龙拿货。而且现在连郑家都开始到济州岛出手自己的货物了,您认为我还用怕那些商人们不来济州岛做生意吗?”

    鲁若麟说的这些情况杨嗣昌还是第一次听说,感觉颇为新奇。

    大明一直将视线放在大陆上,很少将目光投向海外,不知道这些一点都不奇怪。

    “郑芝龙吃了这么大的亏就没想过毁约吗?”按照鲁若麟说的情况,郑芝龙在海外贸易上完全处于下风,为何他可以容忍自己的财源被鲁若麟夺去而不反击呢?杨嗣昌感到非常奇怪。

    鲁若麟含蓄的笑了笑,“怎么说呢?首先他拳头没有我硬,我没有南下他就已经可以烧高香了,给他个胆子他也不敢北上。”

    杨嗣昌听了也是一笑,说到底还是要靠实力说话,实力不如人,有怨恨也只能憋着。

    鲁若麟顿了顿,接着说道:“再说他也没有吃亏啊,比如郑芝龙在日本的生意我就没有插手。济州岛离日本可比福建近得多,商品又非常丰富,买家也多,买卖货物的速度比以前快多了。现在郑家往来济州岛和日本的船只比几年前多了好几倍,赚的钱翻了多少倍就更加不好说了。”

    “而且我们虽然有协议不攻击过往商船,但可以在各自海域内收取保护费。自从大明海域内各方势力整合完毕之后,往来的济州岛的商船大大增加,郑芝龙光是收保护费都收得手软。北上济州岛的船越多,他就赚得越多。有这些利害和好处在,他又怎么会毁约。”

    听到鲁若麟和郑芝龙瓜分了大明的南北海域,大赚特赚,杨嗣昌的心里满是苦涩。

    鲁若麟为什么能够建立起这么强大的军队,武器装备强悍,待遇好绝对是一个重要因素。听说金州军就差没有把士兵的牙齿都武装上了,还不是因为有钱。

    郑芝龙也不逞多让,听说其在家乡泉州安海建造了“安平府”,占地面积一百多亩,雕梁画栋,气势恢宏,堪称安海皇宫。手下更是战舰千艘、兵员数万,比大明水师都强大得多。郑芝龙为什么能够这么牛叉,说到底,还是因为有钱。

    朝廷缺钱缺的快要去要饭了,那些海商们却个个富得流油,让杨嗣昌眼睛都羡慕红了。

    可惜朝廷开海的提议一次次被那些南方官员阻止,到如今已经没有人愿意再提这个话题了。这里面有什么猫腻,只要简单的想一想就知道了。

    知道事不可为,杨嗣昌强行让自己将开海的事情忘掉,继续刚才的话题。

    “仅仅只是为了维护你的收税制度,你就愿意得罪那些商人帮朝廷收税?难得金州军真的一点好处都没有吗?”杨嗣昌认为仅凭这个理由鲁若麟就帮朝廷收税实在有点牵强,还是有些不信。

    “一看就知道瞒不过您,这里面我也确实还有点小心思。”这时鲁若麟表现得有点嬉皮笑脸的,连神情都带着一丝猥琐。

    “您看啊。这税银收上来了,运回朝廷的话不知道会有多少人从中上下其手,最后能够落下多少还真不好说。”

    鲁若麟的这个话让杨嗣昌无法反驳,因为这确实是朝廷里的陈规陋习,即使是崇祯和杨嗣昌也无力改变。

    “朝廷把银子拿回去做什么?当然是给官员们发俸禄,给士兵们发军饷、买装备。官员和士兵们拿到钱又要干什么?还不是买吃的、穿的、用的。但是北地物价腾贵,比江南高出不是一星半点,那点俸银根本买不到什么东西。”

    “既然如此何不用这些税银直接在济州岛采买各项物资,既便宜又实惠,想必发粮食、布匹一定比发银子更受那些官员和士兵们欢迎。此举还能够大大减少那些官员们从中贪墨的可能,可谓一举多得啊。”

    说完鲁若麟还不忘眼巴巴的看着杨嗣昌,充满了期待。

    这个时候杨嗣昌终于认可了鲁若麟帮朝廷收税的理由,说白了鲁若麟还是为了赚钱,只是这个赚钱的方式比较特别,而且对双方都有利,不失为一个非常好的办法。

    “你这算盘打得可是真精啊,难道就不怕朝廷不答应吗?”杨嗣昌说是这么说,但是眼中的笑意怎么也藏不住,鲁若麟一看就知道已经说服他了。

    给朝廷送钱都这么累,鲁若麟觉得这帮人真TND矫情,明明都快穷得要饭了,还要在那里疑神疑鬼的,要不是为了自己的长远计划,真心不想伺候这帮人了。

    “阁老,我这可是忠心为朝廷着想啊,虽然我也能赚点小钱,但是大头还不是朝廷拿了。朝廷什么都没做就白得了那么多的物资和钱粮,我这边还要跟那些商人们讲道理、亮刀子,也就是赚点辛苦钱。”鲁若麟装出一副可怜样,让杨嗣昌也有些忍俊不住。

    “好了,老夫知道了。你能够想到这个办法确实不容易,而且为了朝廷得罪那些商人也殊为难得,这份忠心朝廷会记住的。继续努力,老夫保你前途更加远大。”此时杨嗣昌对鲁若麟愈发满意了,除了自主权太大,金州军真的比那些军头们强了一万倍。

    比如关宁军,除了要钱还是要钱,而且已经有些不怎么听命的苗头,朝廷为了抵御鞑奴,还不得不一次次满足他们的要求。而金州军不但不要钱,还在想办法帮朝廷赚钱,这个差距就太大了。

    要是能够真正将金州军收服,对朝廷而言说不定就是一剂救命良药。

    “下官一定尽力。只要阁老在内阁一天,金州军一定给朝廷多多收税,为阁老增添一些助力。”鲁若麟一记无形的马屁拍过来,让杨嗣昌更加开心了。

    不过杨嗣昌还是板着个脸喝道:“难道老夫不在内阁你就不为朝廷分忧了吗?乱弹琴!身为大明臣子,不管老夫在不在位,都要为朝廷分忧解难、誓死效忠,知道了吗?”

    “是是是,下官一定铭记阁老教诲。这不是其他人整天像防贼一样防着我,好像巴不得我造反一样,我跟他们是尿不到一个壶里去了,还是跟着阁老安心一些。”鲁若麟乖巧的点头应是,顺便抱怨了一下那些弹劾他造反的官员。

    “不用理会他们,不过是一群无事生非的家伙。皇上和我绝对相信你对朝廷的忠诚,只是你平时也要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行,以实际行动反击他们的弹劾,不让他们抓到把柄就可以了。”杨嗣昌也不喜欢那些言官,不过说皇帝和他相信鲁若麟的忠诚那就有点假了,要是鲁若麟当真那就输了。

    任何一个像鲁若麟这样独据一方、对朝廷命令可听可不听的大军头都不可能得到皇帝和朝廷的信任,这无关于本心,只因为不可控。

    对于可控的将领朝廷尚且疑神疑鬼,鲁若麟这样一个不可控的更加不会给予绝对的信任。

    “皇上和阁老对下官的爱护下官一定铭记于心,下官绝对不会辜负皇上和阁老的期望,一定多多杀敌,多多收税,为皇上和阁老分忧。”鲁若麟的演技也是锻炼出来了,场面话一点也不含糊。

    “你能够这样想是再好不过了。只要你忠心为朝廷办事,朝廷一定会给予你更多的支持。皇上已经发话了,只要是你收复的辽东城池,都将划归你节制,并且可以按照你收复土地的多少安排百姓过去实边,这可是难得的待遇啊。”

    为了让鲁若麟帮朝廷打鞑子,朝廷拿出一个大大的胡萝卜做诱饵,也算是煞费苦心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