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266章 要吏不要官
    朝廷本就无力收复辽东,拿这些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激励鲁若麟完全没有心理负担。而鲁若麟自己花力气打下了鞑子的地盘还要感谢朝廷恩准,这就是当老大的优势,实在是没办法。

    “朝廷如此厚恩,下官一定奋勇杀敌,灭了鞑奴以报皇恩。”

    “老夫非常期待那一天尽快到来,到时候老夫保你一个世袭罔替的公爵。”杨嗣昌的诱饵一个接着一个,可惜鲁若麟对此完全无感,那并不是他想要的,不过表面上他还是要装出一副感激涕零的样子。

    “下官一定努力,为子孙后代挣一个永世富贵。”

    杨嗣昌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金州军既然已经归于朝廷帐下,怎能没有朝廷官员,你对此有什么想法?”杨嗣昌肯定是想往金州军布置人手的,只是他不想太过刺激鲁若麟,所以准备先征求鲁若麟的意见。

    如果鲁若麟反对的话,他也不准备强硬坚持,毕竟不能吃相太难看,后面可以再慢慢想办法。

    不过鲁若麟的反应大大出乎杨嗣昌的意料,不但没有反对,反而非常积极,这又让他有些看不透了。

    “这个事阁老您不说我也是要提的。金州军扩张太快,读书人又太少,地方上根本就管不过来,为此我还不得不用了很多女人做官,一直被外面的人笑话。如果朝廷有余力的话,最好能够委派一些官员到金州军,下官将感激不尽。”鲁若麟说的时候非常诚恳,一点都不像在作伪。

    别人招安之后生怕朝廷下钉子、使绊子,鲁若麟倒好,求着朝廷往他那里送官员,这是真傻还是有什么阴谋呢?杨嗣昌一时之间有点迷茫了。

    “你想要多少人?”杨嗣昌问道。

    “几十个不嫌少,一两百不嫌多。”鲁若麟语不惊人死不休,让杨嗣昌都惊住了。

    “一两百?你当大明的官员是大白菜吗?何况你那点地方用得到了这么多官员吗?”本来派往金州军的官员越多对朝廷越有利,但是鲁若麟的要求大大超出了杨嗣昌的设想,让他不得不怀疑其中是不是有什么猫腻。

    “多吗?一点都不多啊。你看啊,辽南刚刚打下来,各个部门都缺人,后勤的缺人、建设的缺人、司法的缺人、文教的缺人、城市管理的缺人、管钱粮人口的缺人、管移民安置的缺人,反正到处都缺人,就等着朝廷送人过来走马上任呢。”鲁若麟掰着手指头一个个给杨嗣昌说着缺人的地方,让杨嗣昌牙都开始有点疼了。

    鲁若麟要的这些人都是事务官,是具体做事的,根本就不是杨嗣昌预想中的主政官,期望与现实落差有点大。

    “这些都是小吏吧,如何能够体现朝廷对你的重视,还是派一些举人或者进士官过去吧。他们都是可以主政一方的人才,绝对可以帮你迅速稳定地方。”杨嗣昌一副为你着想的样子说道。

    “是吗?那太好了。不过一定是要可以做实事的,那些虚头巴脑不通事务的我可不要。要是我发现他们干不来实事将他们送回来,可别怪下官没有给朝廷留面子。”鲁若麟对杨嗣昌的建议没有反驳,但是也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想来可以,必须得会做事,否则哪里来哪里去,这是鲁若麟的底线。

    “而且金州军的管理方式和朝廷大为不同,想必陈部堂已经跟您说过。金州军的官员是要做具体工作的,想要什么事都交给师爷和下面的小吏,自己优哉游哉的做个清贵官老爷,这样的官员金州军是不需要的。而且官员上任前我们会进行培训和考核,只有合格后才能上任,否则就是对工作的不负责任,害人害己。”

    鲁若麟这番话让杨嗣昌的脸更黑了,这是在说朝廷里的官员都是百无一用的书生吗?

    “还要培训和考核?这些官员都是饱读诗书之人,何必多此一举。”杨嗣昌有点生气了。

    “饱读诗书又不代表一定能干活,反正我是不要那种花架子的。五谷不分、四体不勤,下不能体会百姓疾苦,上不能为衙门分忧,浪费钱粮事小,耽搁甚至延误金州军的发展才是大事。”

    “而且金州军的官员全都是亲民官,随时都要与下面的百姓进行接触,和朝廷的规矩完全不一样。不培训一下,到时候出了岔子受了处罚那可就冤枉了。”

    “真要是有才能的人,又怎么会在乎这些培训和考核,所谓真金不怕火炼,真正害怕培训和考核的只能是那些庸才,正好淘汰掉,免得放出去祸害百姓。”

    鲁若麟说得有理有据,让杨嗣昌无话可说。难道要他承认朝廷派过去官员都是废物,通不过考核吗?

    “怎么样才算考核通过?”杨嗣昌认为鲁若麟是准备用考核为借口拒绝朝廷的官员上任,肯定会设置比较高的考核门槛。

    “考核的标准是一早就确定的,所有金州军上任的官员都是要通过考核的,并不是专门针对朝廷委派的官员,这点阁老可以去核实。金州军的那些女官都是通过考核之后才上任的,阁老您总不会认为那些女官都可以通过,朝廷派过去的这些精英无法通过吧?”鲁若麟的灵魂质问让杨嗣昌更加无话可说,他是真的担心那些官员们通不过考核,那朝廷的脸就丢大了。

    朝廷中的那些官员说到具体的政务处理能力是比不过那些经年老吏的,不过诗词文章、拉帮结派、勾心斗角、损公肥私、官官相护、贪污受贿倒是样样在行。这样的官员送到金州军去,以鲁若麟的性子,将他们赶回来都是轻的,要是因此出了什么纰漏,被鲁若麟砍掉脑袋都有可能。

    这也是朝廷科举选官带来的后遗症,选出来的都是一帮文学家,偏偏地位很高,起点也很高。从一个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书生,变成最低也是掌管一县的官员,完全没有经历过具体事务的锻炼,绝大多数都成了师爷和下面吏员的提线木偶。

    这还是因为朝廷是与乡绅一起治国,事务相对较少的缘故,要是按照金州军什么都管的大政府治理模式,这些政务白丁们根本就做不来。

    杨嗣昌沉思了良久,对鲁若麟说道:“朝廷会尽量按照你的要求给金州军委派熟悉政务的官吏。按照朝廷的想法,金州军的济州岛和辽南将会设置为济州府和辽南府,知府由金州军自行委任上报朝廷,同知为朝廷直接委派。”

    这个要求也不算过分,不过是个二把手,在金州军的体制内量他们也翻不出什么浪来,所以鲁若麟没怎么犹豫就答应了。

    “下官一切听朝廷安排。”

    “两位同知肯定是进士出身,自有其身份和体面,我看还是直接上任的好。”如果连朝廷委派的同知都要通过鲁若麟的考核才能上任,那朝廷的脸就彻底没有了,还不如不派人过去。

    进士官在朝廷里是最尊贵的那一批,要是他们知道金州军是这样看待他们的,天知道会引发什么样的风波。

    杨嗣昌的想法是,现阶段不宜派太多的官员过去,先派两个同知过去探探路。

    至于鲁若麟要求的那些事务官,倒是可以从各个衙门中抽调一部分小吏过去,或者让那些等待选官的举人们去试一试。这样即使没有通过考核被退回来了,也不会太丢朝廷的脸,毕竟不是进士官嘛。

    鲁若麟不想逼迫太甚,但是他也不想看到两个废物跑到金州军那里去指手画脚,于是出言警告道:“可以。不过阁老最好选一些年富力强、勇于任事的官员,否则一旦这些官员能力达不到我的要求,我会直接架空他们,直到朝廷将他们召回。更有甚者,如果他们妄想利用官员身份为非作歹,金州军的律法司是绝对没有可能为朝廷留颜面的。”

    涉及到了具体的政治利益,鲁若麟一改之前的谨小慎微,突然变得强硬起来,这才让杨嗣昌感觉到了一方诸侯的霸气。

    政治不同于经济,钱财上面做一点让步无所谓,政治上的事情牵一发而动全身,轻易让步不得。

    是老虎就会吃肉,之前不过是你好我好大家好,鲁若麟才会像小猫一样温顺,现在终于露出了隐藏的獠牙。

    不过杨嗣昌也不为己甚,要是鲁若麟一直都是那副作人畜无害的样子,他才应该更担心,因为那样太假了。现在表现出真实面目的鲁若麟反而让杨嗣昌更加放心些,至少可以看得透。

    “放心,老夫一定会选任两位良才前往金州军,他们在上任之前我会安排你们先见个面,以后也好通力合作。”看来杨嗣昌是准备派两个自己派系的官员前往了,说不定就是官场嫡系之类的了。

    谈完了这些关系到双方利益的核心问题,接下来的话题就要随意得多。

    “兴汉,对于鞑子你这边有没有什么方略?”因为鲁若麟对满清的战绩一直比较突出,而且金州军占据辽南之后,与朝廷的配合协调也会是个新问题,所以杨嗣昌想要知道未来金州的作战规划。

    “防守为主,慢慢蚕食。”鲁若麟回答道。

    “哦,何解?”杨嗣昌眼睛一亮,这和他的政策主张是非常接近的。

    杨嗣昌发现明朝内部的矛盾才是最要命的,不能解决好内部问题,鞑子那里根本无法彻底解除威胁。

    反过来说,如果解决好了内部问题,鞑子的问题就要好解决得多了。

    不过可惜的是,明朝内部的问题根本就无解,除非推倒重来,想从自身进行修补和改良已经无济于事了。

    但是杨嗣昌认为只要解决了此起彼伏的农民起义问题,大明就还有机会,正是这个错觉在一直支撑着他为之努力。

    “鞑子实力尚在,离开城池作战我们并不占优,冒然出城与鞑子作战只会增加我们的损失。所以金州军才会在南关修筑城墙,先保存好自己,积蓄力量,待时机成熟再北上消灭鞑奴。”

    杨嗣昌比较倾向于稳扎稳打,不像崇祯那样急于求成,所以对鲁若麟的策略表示认可。只是这样一味的防守是不是太被动了?与朝廷对金州军的期望值有些不相符啊。

    “如今辽东辽南互为犄角,对鞑奴形成了夹击之势,局面已经对我们大大有利。也不用一味的被动防守,如果时机合适也是可以尝试主动出击的。不求一举歼灭鞑奴,只要能够让他们自顾不暇,无力入关侵略,也是大功一件。”杨嗣昌不奢望短期内消灭鞑子,但是要想办法不让鞑子入关,否则不知道又会有多少官员百姓被屠戮,连累多少在京官员。

    “请阁老放心,金州军是一支敢战的队伍,只要我在辽南站稳了脚跟,清军再想这样大举南下入关,我就端了他的老窝。而且我会派水师袭扰鞑奴沿海各地,并派兵上岸攻击。不求杀死多少鞑子,只要让他们不敢在沿海驻扎居住,感到随时有被攻击的危险而不能安心生产,那我们也赚到了。”

    听到这里杨嗣昌满意的点点头,只要金州军按照鲁若麟的说法去做,满清的后方就会一直不得安宁,无法安心生产,这对于经济基础薄弱的满清来说会是一个非常沉重的打击。到时候满清能够做的只有四处设防,并搬迁到内陆去,除此之外别无他发法,谁让他们没有制海权呢。

    只要达成了这样的局面,满清就很难再组织大规模的兵力入侵关内了,想想就很带感。

    “一旦朝廷的封赏下来,你的一个爵位是肯定少不了的,这样你就可以有更大的权利指挥兵马作战了。朝廷有意暂时将东江军划归到你帐下由你节制,共同打击鞑奴,不知你意下如何?”

    杨嗣昌的这个想法倒是让鲁若麟有点意外,难道朝廷就不怕金州军发展壮大后反噬朝廷?还是朝廷有信心拿捏住金州军和东将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