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267章 辽南都督府
    其实事情没有鲁若麟想的那么复杂,根本的原因还是朝廷没钱了。

    这两年朝廷对东江军的支援已经越来越少了,已经到了可有可无的地步,经常是好久都见不到一艘运送钱粮的船只了。

    自从孔有德叛乱、尚可喜投金,朝廷在登州和辽东沿海的力量被严重削弱,加上财政亏空越来越严重,已经无力对孤悬海外的皮岛进行补给和支援了。

    朝廷最后一次大规模支援皮岛还是崇祯十年朝鲜被清军征服,皮岛面临清军攻击的时候。当时沿海总兵陈洪范统率八千名明军来皮岛支援作战,为守住皮岛也出了一份力。在此之后,朝廷几乎就将皮岛和东江军给遗忘了一样。

    不是朝廷不想维持东江军对满清威胁,只是实在无能为力而已。加上东江军对满清的骚扰作用日益降低,战果也寥寥无几,使得朝廷几乎有了放弃皮岛,将东江军调回内陆的想法。

    不过沈世魁知道回到内陆自己也没有什么可以立足的地方,总不能跑到天津和自己侄子一起抢食吃吧?他可拉不下这个脸。所以一直没有答应朝廷挪窝的想法。

    好在金州军的异军突起拯救了东江军的局面,不但接收了大部分东江军的军属和平民,而且时常还会接济一番。

    东江军与金州军也有生意往来,他们通过自己的渠道收购辽东特产,再贩卖给金州军或者白翎岛上的商人,还能赚一些钱粮,日子也就这样坚持下来了。

    只是这样一来,东江军对金州军的依赖就非常严重了,几乎到了离开金州军就活不下去的地步。朝廷自然将这个情况看在了眼里,所以干脆将东江军划归到鲁若麟名下,这样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减少自己的负担,将东江军交给鲁若麟去养。

    “东江伯德高望重,还是伯爵,让下官去指挥东江军,这不太合适吧?”鲁若麟虽然有点眼馋,主要是皮岛的位置太好了。但是沈志奎资历、官位、爵位都不比自己差,会不会心甘情愿的听从自己的指挥还真难说。

    虽然东江军对金州军依赖很重,而且金州军对东江军也有恩,但是涉及到这种领导权的归属,依然有翻脸的可能。

    “你的金州军战绩比东江军高,实力也比东江军强,何况这是朝廷的安排,他安敢不听命?而且这次朝廷有意委任你为辽南都督府左都督,沈世魁为右都督,归辽东经略使洪承畴节制,朝廷并没有亏待他。”杨嗣昌又放出了一个重磅消息。

    “辽南都督府?”鲁若麟一愣。

    五军都督府倒是听过,辽南都督府是个什么鬼?不会是朝廷新设的吧?

    “辽南都督府是朝廷鉴于辽南位置非常重要而特意增设的,为的就是方便你统御辽南地域的所有兵马,抗击鞑奴。辽南都督府所辖地域为辽南、济州岛、皮岛、白翎岛等地,日后所收复之辽东地域也划归辽南都督府管辖。”杨嗣昌解释道。

    果然是量体裁衣、度身定制啊。看似升官了,其实朝廷啥都不用出。金州军能管的还是那些地盘和人手,只不过说出去好听一点罢了。

    而且左都督这个官职在朝廷早就成了虚衔,并没有多大的实际权力,只是名义上使得鲁若麟的职位比沈世魁高那么一点,实际上依然是各管各的那一块,没啥卵用。

    朝廷真正的统兵官职是总兵,要是沈世魁不配合,鲁若麟根本就调不动东江军的一兵一卒。朝廷看似好意,其实是在甩包袱和埋雷,这样一想更是让鲁若麟有些蛋疼。

    金州军的队伍来源非常单一,都是鲁若麟自己组建的嫡系人马。现在多了一个东江军,要是能够整合得好还好说,要是整合得不好,反而会造成矛盾和隐患。

    这就是一颗包着毒药的蜜糖,就看鲁若麟的毒抗能力强不强了。

    不过东江军的那些军士,还有皮岛这个地盘鲁若麟还是非常感兴趣的。虽然有些难度,但是鲁若麟相信只要愿意花些功夫,还是可以吃得下的,关键就是要搞定沈世魁。

    明白了朝廷的用意,鲁若麟也没有怎么激动,淡淡的说道:“下官一定会和东江伯精诚合作,共抗鞑奴。”

    不就是下绊子吗?到时候叫你们知道什么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老夫相信你们二人合作一定可以在辽南打开新的局面。另外,洪承畴那边你也要多加联系。你有水师在手,渡海方便,两边可以相互支援,互为依靠。”杨嗣昌怕鲁若麟不愿意听从洪承畴的指挥,特意叮嘱道。

    “下官对洪大人一向佩服,一定会与他好好配合的。”鲁若麟点头答应道。

    明末的主要将领中,洪承畴的能力绝对属于拔尖的那几个。要不是后来兵败投降满清,可能历史评价会更高。

    虽然鲁若麟知道历史上洪承畴有投降满清的黑历史,但是没有亲身经历过,鲁若麟不想评价洪承畴当时为何做那样的选择。至少现在的洪承畴是一心为国,全心全意想要打败满清的。

    更主要的是洪承畴知兵善战,绝对不是猪队友,鲁若麟从心底还是愿意与他合作对抗满清的。

    而且满清进攻辽南在即,说不定还可以从洪承畴那里拉来一些援军一起应对清军,减少金州军的伤亡。到时候金州军、东江军、关宁军完全可以合作一把,在南关给清军一个难忘的教训。

    想到这里,鲁若麟对杨嗣昌的安排突然没有那么排斥了,看来凡事都是有有弊的,就看怎么取舍了。

    杨嗣昌对于鲁若麟恭顺的态度还是很满意的,至少几个重要的安排他都接受了,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桀骜不驯。

    “洪亨九还是非常善于统兵作战的,否则朝廷也不会将他安排到辽东。我想只要你们精诚合作、同心协力,击败鞑子不是难事。当然,如果确实有什么意见分歧,也可以上书朝廷帮你们协调,万万不可伤了和气,误了抗击鞑奴的大事。”杨嗣昌是真的希望辽东的战事能够好起来,为他处理大明内部事务争取时间,所以帮洪承畴说了不少好话。

    “阁老放心,下官知道轻重,一定以国事为重。再说下官有阁老照拂,想来洪经略也不会为难我的。”鲁若麟笑着说道。

    “放心,洪亨九还是识大体、顾大局的,绝对不会故意为难你的。不过他毕竟是你的上官,该退让的时候还是要退让一下,一切以大局为重。”杨嗣昌生怕鲁若麟与洪承畴闹矛盾,特意叮嘱道。

    “下官明白。”鲁若麟点头答应,然后话锋突然一转:“阁老,其实下官还有一个削弱鞑子的办法。”

    杨嗣昌有点意外,诧异的问道:“什么办法?”

    “其实我们还可以通过隐蔽的手段大肆向满清倾销商品,让他们越来越虚弱。”除了军事手段,鲁若麟还准备用经济手段来打击满清,而这也是金州军的强项。

    “卖东西给鞑子?这不是资敌吗?绝对不行。”杨嗣昌的脸马上就黑了。

    鲁若麟连忙解释:“当然不是什么东西都***如铜铁就肯定不会卖,要卖的话也只会是布匹、食盐之类的消耗品,而且必须鞑子用牲畜和马匹来换才行。”

    “那也不行。对鞑子就应该什么东西都不卖,把他们困死、饿死。”杨嗣昌态度强硬,坚决不肯让步。

    “阁老,我们不卖,朝鲜也会卖的啊。何不让我们来做,换回我们发展壮大所急需的牲畜、马匹,此消彼长之下,反攻的时间会来得更早一些。”鲁若麟继续劝说道。

    想到鞑子还有朝鲜这个物资来源地,杨嗣昌的脸色就更加难看了。

    本来朝鲜是大明的忠实小弟,与朝廷一起抗击满清。结果被满清三下五除二的就征服了,而朝廷根本无力救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朝鲜成为满清的属国,为他们提供物资粮草,这种感觉真的特别难受。

    这就像自己的女人被别人那啥了一样,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想当初大明为了帮朝鲜抵御日本入侵,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终于保住了朝鲜这个臣妾之国。这才过去多少年,又被别人抢去了。不但如此,朝鲜现在还成了满清的帮凶,帮助满清进攻大明,让人气得吐血。

    虽然杨嗣昌也知道朝鲜是迫于满清的淫威不得不从,但是对这个不争气的臣妾之国依然恨的牙痒,更加感叹大明衰弱到如此地步,实在可悲。

    “朝鲜一地又能为鞑子提供多少物资?肯定是不够鞑子用的。你贩卖那些布匹、食盐给鞑子,虽然可以换回一些马匹牲畜,但是也救活了不少鞑子,始终不划算的。”杨嗣昌还是不同意与满清进行贸易,哪怕是私下里偷偷进行也不行。

    鲁若麟很想要跟杨嗣昌介绍一下什么是经济掠夺、商品倾销,不过杨嗣昌更大的可能是听都听不懂。传统的小农经济思维是无法理解商品经济威力的,而且经济战是需要耗费很长时间才能见成效的,杨嗣昌肯定等不了。

    算了,不同意也无所谓,自己偷偷干就行了,反正也没人管得了。只要做得隐蔽一点,不让朝廷抓到什么把柄就行了。

    其实被朝廷抓到把柄鲁若麟也不怕,大不了不承认,朝廷也不可能把他怎么样。只是不想听那些言官们噪聒,让自己心烦。同时也不想让杨嗣昌太为难,毕竟以后还有许多地方需要杨嗣昌帮忙的。

    况且鲁若麟不做的话就没有人做了吗?那些山西商人们可比鲁若麟没底线多了,啥都敢卖。与其让那些山西商人把鞑子的钱赚走,还不如自己来赚。好歹金州军是取之于鞑子,用之于鞑子,也算以彼之矛攻彼之盾了。

    杨嗣昌多精明的人,一眼就看出鲁若麟不想放弃,但是他也没有再继续劝了。

    即使再怎么劝鲁若麟该怎么做还是会怎么做,辽南山高皇帝远的,他也管不来。何况边军与鞑子做生意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实在管不来,只要鲁若麟确实是真心实意的杀鞑子就行。

    想到这里,杨嗣昌也有点无奈。

    以前辽东军就是一边与鞑子打仗,一边还与鞑子做生意。明明双方打得你死我活,偏偏私下里生意不断,说白了还不是有利可图。这种行为不关乎立场,只关乎银子。

    朝廷也不敢过于追究,怕一个不慎将军队推到鞑子那边。所以只要不是真的投敌叛变,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全当不知道了。

    “难得与兴汉聊得这么投缘,正好肚子也有些饿了,要是兴汉不嫌弃,与老夫小酌几杯?”该说的差不多都说了,为了表示亲近,杨嗣昌邀请鲁若麟一起吃饭。

    比起书房,饭桌才是华夏人最好的交际场所,鲁若麟自然不会拒绝,“这是下官的荣幸。”

    “走吧,想来饭菜已经备好了。”

    杨嗣昌刚刚起身准备前往饭厅,鲁若麟忽然想起了什么,忙将杨嗣昌拦住了:“阁老且慢,下官这次过来还特意带了一些小礼品,还请阁老笑纳。”

    “胡闹!老夫还需要你的孝敬吗?有这个钱财还不如多招募一些士兵,多杀一些鞑子,赶紧拿回去!”杨嗣昌不悦的说道。

    “阁老息怒。这些东西并不是钱财,但是用处不小,阁老见了一定会喜欢的。”鲁若麟并没有害怕,笑盈盈的说道。

    “哦,真不是钱财?”杨嗣昌还是有点不信,到了他这个位置,什么行贿的手段没见过,自然以为这是鲁若麟找的借口。

    “真不是。”鲁若麟肯定的说道。

    “那好,那就拿来老夫看看吧。要是钱财的话,老夫定要让你好看。”杨嗣昌也就是说说,真要是钱财也不可能给鲁若麟脸色看。

    “阁老稍等。”鲁若麟连忙转身出去,对书房外的护卫说道:“把给阁老的礼物呈上来。”

    马上就有几个鲁若麟的护卫抬过来两口小箱子,交到了杨府的侍卫手里。

    杨府侍卫打开箱子仔细检查了一下,发现没有什么危险,这才将箱子抬进了杨嗣昌的书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