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268章 万国全舆
    鲁若麟打开其中的一个箱子,拿出了一个奇怪的东西。

    这个东西有两个圆形的透明琉璃片,外圈用金灿灿的黄金支架包裹连在一起,还向外伸出了两根长腿支架,完全看不出是做什么用的,让杨嗣昌非常好奇。

    只见鲁若麟拿起这个琉璃物件往脑袋上一插,这个东西就架在了鼻梁上,两片琉璃片立在了眼睛前面,赫然就是一副眼镜。

    没错,鲁若麟送给杨嗣昌的第一份礼物就是眼镜,还是老花镜。

    为了送一份最合适的老花镜,鲁若麟将几种老人常用的度数都做出来了,总有一个是杨嗣昌合适用的。而且还非常贴心的每种都做了两个,留作备用,所以那个装眼镜的箱子里面放了许多的眼镜盒。

    鲁若麟简单的示范了一下就把眼镜取下来了,主要是戴着眼睛疼,发晕。

    “阁老平时看奏章、写字是不是会觉得有些吃力?经常看不清楚?”鲁若麟问道。

    “是啊,年纪大了,自然就老眼昏花了,看东西也有些吃力,这不是很正常的吗?”杨嗣昌不以为意的说道。

    老年人的眼睛本来就容易视力下降,何况杨嗣昌这种长年累月趴在书案上的人,视力下降得更加厉害。不过大家都是这样,所以杨嗣昌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

    “这个眼镜就是用来矫正眼睛昏花的,您可以戴着试试看。”说完鲁若麟将眼睛递给了杨嗣昌,还指导他将眼睛戴好。

    初次戴眼镜的杨嗣昌还有些不习惯,感觉有些不太舒服,而且也没有发现有什么变化,但是也不想却了鲁若麟的好意,所以口里称赞道:“不错,不错。”心里却是有些不以为然。

    不过当鲁若麟将书案上的一本书拿过来递到杨嗣昌面前,杨嗣昌马上发现了与以往的不同。

    以前看书的时候很难看清书上面的字迹,需要趴着看才能看得清楚,而且非常吃力。现在却轻轻松松的就把书上的字辨认出来了,变化非常明显。

    杨嗣昌有些不敢相信,将眼镜取了下来,发现又看不清楚了,再戴上,立马变清楚。来回试了几次,终于确定了这是眼镜的功劳。

    “好宝贝!好宝贝!”杨嗣昌欣喜的说道,戴着眼镜又试着写了几个字,又看了几本其他的书,感觉自己又回到年轻的时候。

    最后拿下眼镜左瞧右瞧,似乎想要看出一朵花来,已经爱不释手了。

    鲁若麟能够理解他此刻的心情,对于每天都要进行大量文字工作的杨嗣昌来说,一个改变眼睛模糊状况的眼镜实在太重要了,简直就像重获新生一样。

    “阁老再试试其他几种,每个人眼睛昏花的程度不一样,用的眼镜也不同。合适的眼镜不但可以治好昏花,戴的时间长了也不累。”鲁若麟将几种不同度数的眼镜都拿了出来,让杨嗣昌一个个试,看那个戴起来最舒服。

    这个时候杨嗣昌一点都不排斥了,反而跃跃欲试,按照鲁若麟的要求将所有眼镜都试了一遍,最后找出了一副最舒服的,戴在眼睛上都舍不得拿下了。

    “阁老,这个眼镜长时间戴着毕竟不太舒服,只用读书写字时戴就可以了。平时不戴的时候就将它放在盒子里随身带着就可以了。”说着鲁若麟将眼镜盒递给了杨嗣昌,教他怎么折叠眼镜存放。

    送给大佬的东西自然不是那种便宜货色,盒子都是用上好的楠木制作,上面雕刻着菊花图案。里面有用鹅绒制作的软垫,还有擦拭镜片用的绸缎。

    中医里菊花一直都有清肝明目的功效,所以在眼镜盒上雕刻菊花也是代表护眼的用意。

    “这眼镜对老夫非常有用,老夫就厚颜收下了。”如果是金银钱财杨嗣昌绝对不会收,但是眼镜对他作用太大,自然不会拒绝。

    更难得的是鲁若麟送的这个礼物完全是量身定制,体现出了对杨嗣昌的尊重和重视,更加让他满意。

    “这些眼镜都是一式两份,一个随身携带,一个还可以放家里做备用。这里还有一些其他款式的,以及几个专门给妇人使用的,阁老也可以给家中的长者和老夫人试一下,从中找一个合用的。”

    “除了给长者用的,这里面还有几款是给年轻人用的。年轻人读书太久对眼睛伤害比较严重,也可以用眼镜进行矫正,看东西就不会模糊了。”

    这年头苦读的年轻人不少,杨家子弟中肯定也不乏近视的,所以鲁若麟也准备了几幅近视眼镜。

    “有心了。正好拙荆最近一直抱怨眼睛不好使了,连最爱的针线活都做不了了。想当初老夫身上的衣裳都是拙荆缝制的,现在也不得不放手交给其他人去做了,心里正难受着呢。有了你的眼镜,想必她又能给老夫做衣服了,甚好,甚好。”

    听到还有自己夫人的,儿子们也有,杨嗣昌对于鲁若麟的玲珑心思又有了更深的了解,不亏是以工商起家的人物。虽然有些奉承的意思,但是这手段比一般人文雅和高明多了。

    “阁老伉俪情深让下官羡慕,常言道人生难得老来伴,能够夫妻白头偕老,子孙满堂何尝不是一种福气。”鲁若麟也是心有感叹的说道。

    “老夫看兴汉你年纪轻轻的,没想到也能有这种感悟,难得,难得。”杨嗣昌有些诧异的说道。

    “下官自幼父母双亡,不过好在还有义父义母,正是因为幼时处境艰难,所以才能感到为人父母之不易。现在下官能做的不多,唯有让他们无忧无虑的安度晚年了。”鲁若麟的这几句话让杨嗣昌感到了他的真心实意,对鲁若麟的认可又增加了几分。

    这年头孝道是衡量一个人品质的重要标准,鲁若麟谨受孝道,无疑会让人更加相信他的人品。

    “要是天下子女都能像兴汉这样想就好了。兴汉且宽心,朝廷一定会嘉奖你的生父母和养父母,让他们能够以你为荣。你也一定要忠于朝廷,为皇上效力,不要让他们失望才是。”这样的封赏原本就是应有之意,杨嗣昌这个时候是真心希望朝廷和鲁若麟能够善始善终,中兴大明,所以语重心长的劝道。

    “皇上和朝廷的厚恩下官永世难忘,此生必定以驱除鞑奴、振兴大明为己任。”鲁若麟当场就给杨嗣昌表态,让杨嗣昌满意的点了点头。

    至于大明能不能救得回来,那就看天意了。还有救的话就借壳上市,实在没救了直接另起炉灶吧,鲁若麟绝对不是那种在一棵树上吊死的人。

    “来人,将这些眼镜送给夫人去挑选,由她去安排。”杨嗣昌叫来仆人,将眼镜送到后宅去了。

    见眼镜被送走,鲁若麟指着另外一个箱子说道:“这份礼物有点特别,不知道是否中阁老的意。”

    有了眼镜的前车之鉴,杨嗣昌对这份礼物也有了一些期待。

    “哦,那老夫倒要仔细瞧一瞧。”

    这个箱子非常狭长,很像装书画的盒子,但是明显还要长一些。鲁若麟打开箱子,从里面拿出一个长长的卷轴。

    杨嗣昌以为是书画作品,心里还有点淡淡的失望。虽然他并不是很好书画方面的东西,但是为了照顾鲁若麟的面子并没有表现出来。

    鲁若麟叫进来两位仆人,命他们竖着将卷轴缓缓展开,方便杨嗣昌看清楚。

    随着卷轴不断拉开,杨嗣昌发现这并不是书画,而是一副地图,而且是一副以前从没见过的地图,顿时睁大了眼睛,戴着新得来的眼镜仔细的看了起来。

    等到地图全部展开,只见排头上赫然写着“万国全舆图”。如果是后世的人,一眼就可以看出这完全是一副改版之后的后世世界地图。

    这副地图上七大洲、四大洋全都有标准,不过因为绝大部分国家的版图与后世截然不同,所以也没有必要标注得那么清楚,大致没错就可以了。不过大明及周边地区还是标注得比较详细的。

    比起现在的地图,后世经过仔细勘测的地图无疑更加精准和形象一些,对杨嗣昌的震撼也更大。

    像杨嗣昌这样的顶级政治人物,对地图这种敏感的东西特别关注,仅仅是一副地图,他就能从中看出很多不同的东西。

    他迅速找到了大明的位置,仔细辨别了一下,发现基本与已知的地理特征相符,就是形状与朝廷收藏的地图差异有点大。但是最令他疑惑的是大明版图在地图中的大小,比起整个地图,大明所占的面积实在太小了点。

    “这幅全舆图是从哪里来的?”杨嗣昌有点怀疑地图的真实性,毕竟大明作为天朝上国,世界的中心,怎么可能只有这么一点小。

    “下官的济州岛有很多西洋人,他们都是不远万里跑到大明来赚钱的。他们的母国就是在这里,他们称之为欧洲。”鲁若麟将手指指向了欧洲所在的位置。

    杨嗣昌看了看欧洲和大明的距离,确实非常远。

    “欧洲人喜欢我们大明的丝绸和瓷器,以前都是通过西域来华夏进行贩卖,一路通过西域诸国抵达欧洲。”鲁若麟的手指在地图上沿着路上丝绸之路的方向大致划了一条线,杨嗣昌马上就明白了。

    汉唐时期西域的丝绸之路有多繁华史书中多有记载,所以杨嗣昌并不奇怪。

    “不过后来西域崛起了一个国家,叫奥斯曼土耳其。他们是唐时突厥人的后代,被我华夏驱赶后一路西迁到了这里,并发展壮大起来,成为横隔在华夏与欧洲之间的一个巨大国家。这个奥斯曼土耳其与欧洲诸国常年征战,双方贸易断绝,自然也就断绝了欧洲商人们获得华夏丝绸和瓷器的来源。”

    鲁若麟简单介绍了一下奥斯曼土耳其的历史,为接下来的话题打下了伏笔。

    “但是欧洲的那些达官贵人们又离不开我华夏的丝绸和瓷器,既然通过陆路没有办法获得,这些欧洲人就想通过海洋绕过奥斯曼土耳其到达华夏,直接与我们贸易。但是想要找到海上到达华夏的路线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而且也没有前路可循,只能一点点的探索。”

    “这一探索,就让那些欧洲人发现了一片新的天地。”

    “原来世界之大,远远超出了世人的想象。除了我们以前已经知道的中央大陆和与其相连的称之为非洲的大陆,欧洲人陆续发现了美洲大陆、澳洲大陆、南极大陆,并成功找到了欧洲前往天竺、大明的海上航线。而这副地图上所描绘的地域也是这些欧洲人探索世界的成果,下官也是花了很大的代价才拿到的。”

    其实这个年代欧洲人探索的地域远没有这么大、这么清楚,但是这并不妨碍鲁若麟将地图的来源推给他们。

    “他们对我大明的内陆情况怎么知道也这么清楚?”杨嗣昌指着大明板块上的长江、黄河问道。

    “哦,这是下官结合那些西洋人的测量结果,还有各地商人们提供的信息,以及偶然得到的地图,再请人进行绘制的。”幸好鲁若麟早就想好了理由,否则还真不好糊弄过去。

    杨嗣昌意味深长的看了鲁若麟一眼,然后继续将目光投射到了地图上。

    这个时代,私藏地图都是重罪,待在济州岛的鲁若麟却在绘制大明的地图,这到底起的什么心思就很难说了。好在鲁若麟将地图献给了自己,也等于是交到了朝廷的手里,所以这个行为还勉强可以得到原谅。

    以前杨嗣昌一直听说西洋人不远万里前来大明求购商品,究竟有多远并没有什么概念,现在仔细看了下地图,才知道万里只怕都说少了,几万里都有了。

    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些西洋人为了求财还真是拼命啊。

    虽然杨嗣昌自己没有下过海,但是也听过不少海上凶险的传说,长途的海上旅行几乎都是九死一生,没有过硬的本领出海就是找死。

    渐渐的杨嗣昌沉迷在地图之中,连饭都忘记吃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