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271章 鸡飞狗跳
    谈了这么久,两人终于结束了话题,开始用饭了。

    席间杨嗣昌的夫人派侍女前来对鲁若麟赠送眼镜表示感谢,并回赠了一串玛瑙佛珠,鲁若麟恭恭敬敬的收下了。

    “这是拙荆几年前从一个高僧那里请来的,这些年一直随身携带,护佑拙荆无病无灾的,很是灵验。”杨嗣昌特意解释了一番。

    “老夫人厚爱,福泽后辈,兴汉感激不尽。”不管多贵重,鲁若麟也不能退回去,否则就是打杨嗣昌和老夫人的脸。

    其实鲁若麟送的东西并不止眼镜和地图,还有很多济州岛和辽东的特产,比如镜子、人参、貂皮等,都是很实用的贵重物品。

    这些东西府上的管家早已告知了杨嗣昌,杨嗣昌也知道鲁若麟不缺这点东西,为了不打击他的热情,就都收下了。

    而老夫人知道杨嗣昌收下了礼物之后,就知道不用避讳什么了,很快派人送来了回礼。

    杨嗣昌为人严谨,说吃饭就是吃饭,几乎没有什么互动,甚是无趣。

    杨嗣昌可能也知道气氛太过沉闷,所以很快就结束了这次用餐,鲁若麟也见机告退了。

    这次与杨嗣昌的会面整体来说收获还是可以的,基本达到了鲁若麟的预期。而且与杨嗣昌的关系也更加密切了,对于金州军后期从大明攫取资源会更加有利。

    虽然杨嗣昌不是内个首辅,但是他深受崇祯信任,在内阁里的话语权比首辅薛国观还要高一些。所以鲁若麟才会与他直接商讨一些深层次的问题,他也可以代表朝廷许下一些承诺。

    鲁若麟与杨嗣昌深入交流的时候,京城里却闹翻了天。

    鲁若麟将刺客的尸体送到顺天府衙门,后来杨嗣昌又送了帖子去顺天府和锦衣卫,闹得两个衙门一阵鸡飞狗跳。

    顺天府尹郭建初十分郁闷的听着手下通判汇报鲁若麟刺杀案的情况:“回府尹大人,下官在现场实地查验过,刺客埋伏的两所民居都是本地的老住户,户主及家人都被刺客杀害了,基本可以排除是同伙的可能。这两户隔街相对,在驿馆到杨阁老家的必经之路上,非常方便伏击。显然这些人知道鲁总兵肯定会前往拜会杨阁老,所以提前在那里进行了埋伏。”

    “要是鲁总兵不走这条路呢?那他们岂不是白费功夫?”郭建初问道。

    通判也是早有准备,“下官派人在其他几条鲁总兵可能经过的路上查看了一番,也发现了同样的布置。不过只有住户和家人的尸体,凶手已经不见了。”

    “可恶!竟然如此灭绝人性、丧心病狂!把我大明京师当成什么了?查!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出来这么大的案子,顺天府也是要承担责任的,郭建初可以预见到明天就会有御史的弹劾奏折出现在朝堂上。

    “是。下官已经将府衙和县衙里能够派出去的人都派出去了,争取尽快确认这些刺客的身份。”通判早就知道这个事情绝对不能善了,提前就将所有的人手撒出去了。

    “很好。可有什么线索?”郭建初用期盼的眼神看着通判。

    通判苦笑一声,“大人,这人手才刚刚撒出去,哪有那么快有结果。”

    郭建初尴尬的笑了一下:“是本官心急了。一定要尽快找到这些刺客的幕后真凶,给朝廷和鲁总兵一个交代。”

    说完还不忘给了通判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通判心领神会的点点头。

    这是惯常操作了,遇到这样的大案要案,朝廷都是要限期破案的,实在不行总要丢出几个人给朝廷一个交代,只要自己这边口供拿得出手就可以了。

    至于能不能拿到口供,通判一点都不担心,三木之下,没有什么办不到的。

    正在通判琢磨着找哪个替罪更合适的时候,府尹的长随进来禀报锦衣卫指挥使骆养性到访。

    郭建初连忙起身说道:“肯定也是为刺杀案来的,走,一起去见一下。”

    通判连忙跟着郭建初前往会客厅。

    骆养性并没有坐下等郭建初,而是在客厅里来回踱步,显然心情也不太好。

    郭建初来到会客厅之后,骆养性连客套话都免了,直接开口询问道:“郭大人,情况如何?”

    郭建初也没有见怪,出了这样的事情,大家的日子都不会好过,也没有必要讲那些虚礼了,示意通判将掌握的情况给骆养性说了一遍。

    通判将掌握的情况一说,路养性的眉毛就皱到了一起,这等于是毫无收获。

    “没有活口吗?”骆养性问道。

    通判摇摇头,“没有。除了当场被鲁总兵的护卫击杀的,其他的人都是自尽的。”

    “这是死士啊。而且能够一下子派出这么多的死士,这幕后黑手的势力不简单啊。”路养性眼睛一亮,这至少是一个方向。

    “凶手使用了军中的强弩,不过上面的铭记都已抹去了,估计很难追查到来源。兵器也都是用的军中的常用款式,市面上流通甚多,想要通过兵器追查估计也很难有什么结果。”通判又提供了一条线索,但是他不太看好。

    “总要试一试才行。还烦请府衙将那些兵器和尸首移交给锦衣卫,看能不能从中找出什么线索来。”说到这样的刺杀要员大案,还是锦衣卫更专业一些,骆养性要走尸首和证据也很正常。

    郭建初巴不得有人分摊压力,自然痛快的答应下来。

    吩咐通判和骆养性底下的人去交接,郭建初和骆养性两人非常有默契的没有离开,而是继续在会客厅里单独交谈,事情总要定下一个基调和解决办法,否则两个衙门都不好交差。

    “骆大人觉得会是哪方下的手?”郭建初问道。

    “依本官看,十有八九是鞑子干的,也只有他们才最想鲁若麟死在京城里。”从获益方面分析,鲁若麟死在京城对鞑子的好处最大,所以骆养性认定鞑子是幕后黑手完全没有问题。

    “本官也是这样认为的,就是不知道鲁总兵是不是这样想的。”郭建初也是同样的想法,不管是不是鞑子做的都要扣在鞑子脑袋上,这样后患最小,唯一的问题就是鲁若麟是否认可这个说话。

    要是鲁若麟不认可这个说法,对朝廷不依不饶,那就会有得扯了,顺天府和锦衣卫也就没那么好脱身了。

    骆养性想了一下,说道:“本官认为,只怕鲁若麟也是这样想的。所以只要能抓住鞑子在京城的幕后主使者,鲁总兵必定不会再追究了。”

    “哦,何解?”郭建初疑惑的问道。

    “刺杀之后,鲁若麟并没有返回住处,而是继续前往杨阁老府上拜访,显然心中已经有了计较。要是他对朝廷有猜忌之心,怎么可能如此淡定自如,只怕早就出城与军队汇合了。”

    骆养性的人时刻注意着鲁若麟的动向,刺杀的事情他第一时间就知道了。只是鲁若麟直接把尸首送到了顺天府,他也不好主动凑上来找没趣。后来杨阁老下了帖子,他马上就行动起来了,毕竟这样的案子锦衣卫始终逃脱不了干系的。

    “那就好,既然鲁总兵也是这样想的,我们这边就要好办得多。”郭建初松了一口气。

    “后天就是献俘仪式,不能让这件事情影响到朝廷大典,必须在这之前就给鲁若麟一个交代。不过鞑子的幕后黑手不是那么好抓的,所以我们也要有所准备才行。”骆养性的想法基本和郭建初一样,先大张旗鼓的搜捕,实在找不到就找一个替罪羊先把事情应付过去。

    “让你底下的人和王通判商量着办吧。”郭建初和骆养性肯定是不会亲自过手这种事情的,自然有底下的人去办。

    “如此甚好。”骆养性点点头。

    郭建初还是有些不放心,对骆养性说道:“鲁总兵初到京城就遭遇鞑子刺杀,我等也有责任。幸好他洪福齐天、平安无事,否则便是滔天巨祸。我看你我还是登门拜访一下为好,也是表示下我等的诚意。”

    “也好。只是鲁总兵只怕还在阁老府未归,而且今日天色已晚,实在不便登门,明日一早我们同去吧。”骆养性没有拒绝,顺便也想会会鲁若麟。

    郭建初点点头,就将事情定下来了。

    离开顺天府衙的骆养性并没有回家,而是直接去了皇宫求见崇祯。

    发生这样的大事,锦衣卫如果不赶紧上报崇祯那就是严重失职了,所以骆养性在搞清楚基本情况之后,第一时间就来到了皇宫。

    崇祯是一个勤勉的皇帝,这个时候还在批阅奏折,听到骆养性求见,立刻就接见了他。

    在听到骆养性报告鲁若麟遇刺的事情后,崇祯勃然大怒:“是何人如此猖狂?竟敢在京师行刺朝廷大员?”

    “回皇上,据现有的证据看,最大的可能是鞑子派人行刺的。不过究竟是不是微臣正在调查。”骆养性连忙恭恭敬敬的回答道。

    “你确定是鞑子所为?”崇祯半是疑惑,半是期待的问道。

    骆养性知道皇帝肯定也不想节外生枝,最好扣到鞑子身上。于是说道:“以微臣看八九不离十。”

    “那就好。”只要不是朝廷这边的人动手,事情就好处理得多。崇祯又问道:“鲁若麟呢?他在哪里?”

    “鲁总兵遇刺后将刺客歼灭,然后继续前往杨阁老府上拜访去了。”骆养性如实的汇报道。

    “恩。很好。”崇祯满意的点点头,至少鲁若麟的态度非常好,释放的信号也很积极,并没有与朝廷为难的意思。

    鞑子能够派人来刺杀鲁若麟,也从另一个方面说明鲁若麟与鞑子没有勾结。而且鲁若麟的存在肯定严重威胁到了鞑子的安全和利益,否则不会行如此卑劣的手段。

    想到这里,崇祯的心情顿时好了不少。

    “你要在献俘仪式之前将此案侦结,给鲁若麟一个交代。同时要加强对鲁若麟的保护,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否则我唯你是问。”崇祯神情严肃的对骆养性吩咐道。

    “是。微臣一定谨记。”骆养性连忙领命。

    “还有,乘势将京城里的那些牛鬼蛇神清理一遍,堂堂天子脚下发生这样的事情,难道不丢人吗?”崇祯的语气充满了不满,让骆养性汗都下来了。

    “微臣办事不利,有负圣恩,请皇上责罚。”骆养性闻言马上就跪地请罪。

    “好了,先把事情办好了再说,办不好数罪并罚。”崇祯也不是真的要处置骆养性,不过是习惯性的敲打一下。

    “谢皇上隆恩,微臣告退。”路养性连忙退了出去。

    骆养性走后,崇祯叫来了王承恩:“大伴前去慰问一下鲁若麟,顺便将内廷的决定告诉他。”

    “是,奴才这就去。”王承恩得了崇祯的口谕,便带着一些礼品前往鲁若麟的住处。

    此时鲁若麟刚好回来没多久,很快就见到了一脸严肃表情的王承恩。

    “鲁总兵无碍吧?”王承恩照例问了下鲁若麟的情况,虽然明知是废话。

    “公公也看到了,毛都没掉一根,能有什么事。”鲁若麟还站起来转了一圈,示意自己一点事都没有。

    “那就好,不过总归是受了一些惊吓。皇上听说鲁总兵被宵小行刺,勃然大怒,已经命令锦衣卫和顺天府尽快缉拿幕后凶手,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皇上还特意吩咐咱家带了一些御赐物品给总兵大人压压惊,这可是难得的殊荣,大人真的是简在帝心啊。”

    王承恩一挥手,就有两个小太监各自端着一个托盘走上前来。

    一个托盘上面摆着一个平安玉佩,还有一条麒麟纹饰的玉带,都是由上好的羊脂玉雕刻而成。

    另一个托盘上面摆着一件金丝软甲,做工极为精细。

    看来这些御赐的物品内廷也是花了心思的,非常适合。

    鲁若麟连忙对着皇宫方向跪拜,连声音都带着哽咽:“皇上能够如此记挂微臣,微臣实在是愧不敢当啊。”然后恭恭敬敬的接过了三样御赐物品。

    王承恩见鲁若麟对崇祯感恩戴德的样子,也非常满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