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273章 插翅难逃
    王德川带了一营三百骑兵气势汹汹的冲出了营地,让在营地里名为协助实为监视的兵部官员非常惶恐。

    这可是京城,一举一动都有无数人关注,特别是兵马的调度,更是十分敏感。

    兵部官员马上让自己的手下尾随王德川前去,在探明王德川动向的同时还可以做好充分的应对,以防不测。

    同时这位兵部的郎中紧急求见了周永胜,询问那些骑兵出动的缘由。

    “周参将,你部骑兵出营所为何事?后日就要进城献俘了啊。”郎官并不适应周永胜师长的叫法,还是以他朝廷参将的身份称呼他。

    “甘大人不必着急,他们出去只是执行一点小任务,马上就会回来。”周永胜招呼甘郎中坐下,笑着对他说道。

    “什么任务用得着出动这么多的兵马?”甘郎中不依不饶,一定要弄个清楚,否则他实在难以心安。真要出了什么纰漏,他也难逃干系的。

    “今日京师中有刺客刺杀我家总兵大人,除了当场被击杀的刺客外,还有一部分刺客逃走了,那些出营的士兵就是去捉拿刺客的。”周永胜神情严肃的说道。

    “什么?鲁总兵遇刺?可有损伤?”甘郎官也是吓了一跳,这可是不得了的消息,要是鲁若麟有什么意外,他在金州军的兵营里可就生死难料了。

    “我家大人无碍。只是这些刺客行刺完了就想这么轻易的逃走,把我们金州军当成什么了?定要他们见识见识我们金州军的手段。”周永胜也是心里憋着一口闷气,恨不得现在就进城,只是鲁若麟的命令是照原来的计划执行,他只能继续在城外坐镇。

    “那就好,那就好。”甘郎中长舒了一口气,“可知是谁派的刺客?”

    “十有八九是鞑子派的人,等把这些刺客抓到了就可以水落石出了。”对于抓住那些刺客周永胜信心十足,要是连几十人的刺客都抓不住,王德川就白混了这么长的时间了。

    “鞑子?也对,只有他们那些野蛮人才会行此卑鄙的手段。”甘郎中彻底放心了,只要不关朝廷的事,鲁若麟又没事,就不会有什么大的问题。

    王彪带着商队正在向山西方向前行,马车上都是些布匹、粮食、药材、铁锅之类的边关畅销物品。整个商队三十多辆马车,加上几十号人护卫,规模也不算小了。

    其实王彪是满清在京师的暗探,来到京师已经有两年了。

    王彪原名王忠金,本身是汉人,但是他们家做满清的奴隶已经有两代了。他从小就在满清长大,对他的满清主子忠心耿耿。长大后被满清高层相中,派到张家口做探子。

    有范家打掩护,王彪很快就在张家口站稳了脚跟,还经营起了一家小型的商号。经过几年经营,王彪成功融入到了山西商帮之中,成为那些大商家的附庸,一般人根本看不出他是满清的探子。

    后来因为形式需要,他将商号搬到了京师,在范家的暗中扶持下很快就在京师打开了局面,站稳了脚跟。

    这次是他配合满清进行的最大一次行动,而且是危险性极高的刺杀行动,他是抱着随时会死的信念开展行动的。

    满以为这次的刺杀有心算无心,应该万无一失才对,没想到最后还是功亏一篑。得知行动失败后,王彪不敢久留,带着剩余的人手和早就准备好的物资就出城了。

    幸好他走的快,要是再慢一点,京师的城门检查就不会这么松懈了,他们还能不能出城就不好说了。

    出了京城的王彪紧张的心情终于放松下来了,至少现在已经脱离了危险区域,剩下的事情就是赶紧将这些刺客送走,以免发生不测。

    就在这时,官道后面传来了急促的马蹄声,大量骑兵从远方疾驰而来。

    这一异常情况让王彪心中一紧,立马对周边的人喊道:“小心货物!”,那些护卫们随即戒备起来。

    在王彪商队后面不远处,有一个孤零零的半旧马车一直跟着,马车旁有一个书童和一个身材健壮的长随,驾车的则是一个老仆。

    王彪早就派人前去试探过了,这是一个去宣府探亲的士子,没有什么异常。

    其实这个马车里的士子是情报司跟踪王彪的人员,这些书童、长随、老仆虽然都是最近新招的,但是他们并不知道这个探员的身份,表现得很自然,所以根本就没有露出破绽。

    因为骑兵的到来,官道上的行人和商队全都停下来靠到了一边,神情紧张的看着那些骑兵。

    好在那些骑兵无意为难那些行人和商队,一路马不停蹄的向前跑去,让他们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骑兵很快就来到了这个马车旁边,这时从马车里露出一张脸,与骑兵队伍里打头的一个人对了一下眼神之后,就把脑袋缩了回去。

    那个人收到暗示之后,知道目标就在前面,马上落到王德川身边,对王德川说道:“王师长,目标就在前面。”

    王德川眼睛一亮,马上喝道:“目标就是前面那伙人,将他们包围,不要放跑一个,尽量抓活的。”

    得到命令的骑兵迅速的展开战斗队形,将王彪一行团团围住,用密密麻麻的手弩和短铳对准了他们。

    见骑兵师已经奔向目标,这个情报司的探员对驾车的老仆说道:“薛伯,赶紧调头回去,前面只怕有些是非。”

    老仆还有书童以及长随早就被吓破了胆,只是自家老爷不发话,他们也不敢逃跑。现在老爷终于发话了,立马调转马车就往京城跑。

    探员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为了不暴露自己,直接就回城了。

    官道上往来的商队见骑兵们开始攻击商队,全都吓了个半死,胆战心惊的看着骑兵们将王彪一行人团团包围。

    见骑兵们没有继续向前的意思,王彪商队前面不远处的一个商队立马加速离去,远离这个是非之地。

    王彪商队后面的几个商队更夸张,直接就调头,头也不回的就往京城跑。

    这年头军队的名声可不好,杀人越货是常有的事情。虽然这里是京师附近的官道,应该没有官兵胆子这么大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行劫掠之事。而且那伙骑兵明显是针对王彪一行,根本没有理会其他商队的意思,但是那些商人们不敢赌,所以还是快点离开为妙。

    见这伙骑兵舍弃其他商队,唯独将自己包围,王彪心中大叫不好,知道情况不妙了。但是他仍然不敢显露出一丝异样,心中还抱着最后一丝侥幸。

    虽然车队里也有不少的武器,但是这个时候没有人敢拿出来,全都惶恐不安的看着周围的骑兵。

    那些隐藏在护卫中的刺客们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是见王彪并没有示意动手,即使形势比较危急,仍然全都按兵不动。

    商号的伙计们更是对此毫不知情,战战兢兢的靠在马车旁一动也不敢动。

    王彪强自镇定的走了出来,拱手对打头的王德川行礼道:“不知这位军爷有何贵干?我等可是京师里的良民,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如果军爷们缺乏军资,小民愿意相助一二,还请军爷们高抬贵手不要伤人性命。”

    其实王彪早就看出了这些骑兵的来历,这京师周边能够有如此精锐骑兵的只能是鲁若麟的金州军。自己刚刚刺杀了鲁若麟,现在就被金州军的骑兵包围在京师城外,这绝对不会是巧合,金州军很明显是有备而来。

    不过王彪自认为自己一直以来做的非常隐蔽,之前也没怎么开展行动,应该不会暴露,否则也不可能成功组织这次刺杀了,虽然最后没有达成目标。所以他还不能相信金州军竟然这么快就找到自己,抱着侥幸的心理试探一下。

    “难道是被歼灭的那组里有活口?熬不住酷刑终于招供了?但是这些刺客之前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啊,他们都是到撤退的时候才知道自己是这家商号的东家,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王彪百思不得其解。

    王德川戏谑的看着王彪,眼神中充满了残忍。“你就是王彪王掌柜吧?”

    看来真的是冲自己来的,但是王彪不敢反抗,毕竟敌我力量悬殊,完全没有胜算。

    王彪扑通一声跪下,继续挣扎着说道:“正是小民,不知军爷有何吩咐。要是军爷嫌这些钱财不够,小的在京师还有些家资,可以献给军爷,只求军爷能够饶小的们一命。”

    说完还不住的给王德川磕头,显得非常可怜,完全是一副被军队欺压的善良百姓模样。

    “好了,不用演了。你们既然有胆子行刺,就要有被抓到的觉悟。是束手就擒还是被我们就地格杀,选一个吧。”王德川讥笑着说道。

    王德川的话一下就击穿了王彪的所有侥幸,他知道自己没有退路了,即使投降也只能是受尽酷刑之后再被千刀万剐。

    想到这里,王彪猛的从怀里抽出一把短刀,向王德川扑了过去。

    那些刺客也知道自己不可能有活路,纷纷从怀里或者马车上抽出兵器,向最近的骑兵杀了过去。

    王德川一动不动的坐在马上,嘲讽的看着王彪,要是这样都能被王彪杀到身前,自己手下的那些骑兵就不用混了。

    早有准备的骑兵们马上就射出了弩箭,而且专门找的非要害部位射,尽量保留活口。

    王彪的腿上、胳膊上就中了好几支箭,倒在了冲向王德川的半道上。

    心有不甘的王彪确实悍勇,即便如此手中的短刀也没有掉落。眼见有骑兵扑过来准备活捉自己,凭着最后的力气,用受伤的胳膊举起短刀狠狠的刺进了自己的心脏,自尽而亡。

    见王彪行事如此果决,完全没有给手下留机会,王德川非常遗憾,还朝身边的骑兵瞪了瞪眼。

    主要目标的死亡可能会断掉很多线索,不得不说是个遗憾。那几个准备活捉王彪的骑兵也很羞愧,跑到王彪身边检查了一番,最后只能苦笑着对王德川摇了摇头。

    “回去再收拾你们。”王德川没好气的说道。

    其他的那些刺客也多有眼见事不可为而自尽的,但还是有十几个刺客受伤被活捉,好歹有了些收获。

    至于那些商号的伙计们,早就被吓傻了,全都趴在地上瑟瑟发抖,被骑兵们一并俘虏了。

    这些人还要经过审讯才能甄别里面是否还有鞑子的奸细,不过不管他们是不是鞑子的奸细,可以预见他们的下场肯定不会太好,谁让他们倒霉给一个鞑子奸细做工呢。

    几个调头回城的商队远远看见骑兵们大开杀戒,更是吓得魂飞魄散,恨不得长四条腿赶紧回城。

    正当他们往回跑的时候,一个骑兵快马追了上来,朝着商队大喊一声:“全部停下!”

    虽然只有一个骑兵,但是这几个商队不敢不从,全都战战兢兢的停了下来。

    “诸位勿惊,金州军奉命捉拿鞑子奸细,与旁人无干。现在我部需要车把式将奸细赃物赶回去,你们的车夫都被征用了。”说完朝最近的一个商队头领扔过去一个小包裹。

    那个头领下意识的将包裹接住,用手捏了捏,马上就知道里面放的是银子。

    “我们需要四十个车把式,这里有五十两,权当是你们的工钱,只需要将那些赃物赶到金州军军营即可。”骑兵说出了自己的要求。

    还有这种好事?商队头领都有些不敢相信。

    军队征用民夫就没有听说过还给钱的,而且是这么高的价格。这里离金州军营地不远,这个价格实在是赚大发了。

    这个商队头领马上眉开眼笑的说道:“是,军爷,我马上安排。”

    头领将自己车队的车把式都拉了出来,其他几个车队的车把式也拉过来一些,很快就筹齐了四十个人。

    “放心的跟军爷去,回来了每人给你们一两银子的工钱。金州军的军爷们秋毫不犯、爱民如子那是出了名的,肯定没事。”这些商人们走南闯北的,自然听过金州军的名字,对金州军的行事作风也有一些了解,自然不再像之前那么恐惧了。

    得了这个头领的安抚,又听到有一两银子拿,这些车把式们兴高采烈的由骑兵带着往王彪的车队位置跑去。

    等到骑兵和车把式们走后,其他商队的几个头领不干了:“好你个尤大脚,就这样黑着良心昧了军爷十两啊。”

    “我尤大脚是那种人吗?横竖今天是走不了了,正好得了军爷们的彩头,咱们一起回去喝几杯?”尤大脚笑呵呵的说道。

    “这还差不多。”其他的几个头领这才露出来笑脸。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