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274章 又见让功
    这些商队的车把式虽然被征用了,但是商队的其他人基本都会驾车,将马车赶回去一点问题都没有。

    这些商人们知道是金州军抓捕鞑子奸细之后,也不再害怕了,停在那里等金州军先走,顺便看看热闹。

    很快金州军就打扫好了战场,将俘虏和尸首都放在了马车上,由车把式驾着往军营里走。

    那几个商队的人看到那些刺客的惨状,全都有点心有余悸。不过心里也非常痛快,这可是该千刀万剐的鞑子奸细,死了都算便宜他们了。

    人群里有眼尖的认出了搁在马车上的王彪尸首,低声惊呼道:“这不是裕丰号的王掌柜吗?他竟然是鞑子奸细?”

    “你要死吗?这样的话也敢说?哪里有什么王掌柜,这些人我们一个都不认识。”周围的人马上用严厉的眼神看着这个惊呼的人,阻止他继续说下去。

    鞑子的事情是能够沾的吗?只要扯上一点关系,搞不好不死也要脱层皮。这个时候自然要撇清关系,能躲多远躲多远。

    几个商队头领也是很快达成了共识,跟底下的人交代清楚,大家谁也不认识什么王掌柜,免得引火烧身。

    王德川回到军营的时候,天色已经渐黑,周永胜和甘郎中得到消息后第一时间跑过来询问情况。

    得知贼首自尽之后,两人都有些遗憾,好在还有一些活口,应该会有一些收获。

    很快就有人接手了那些俘虏,带走进行审讯。周永胜他们则看着地上排成一排的尸首,试图从中间看出一些端倪来。

    这些尸首中除了王彪之外,其他人的头发明显比正常人短很多,可以看出这些刺客蓄发的时间并不是很长。

    从面相特征看,这些刺客与真正的女真人差异很明显,和汉人则没有什么差别,很有可能是满清中的汉人奴隶。而且这些人年纪都不大,身体健壮,从手上的老茧看,都是久经战阵的老兵。

    并不是所有汉人都抗拒做女真奴隶的,也有很多人为了荣华富贵主动投靠满清。也有一些汉人从小在满清长大,从心底里认可了自己的奴隶身份,不知道反抗。

    或许他们期望通过死心塌地的为鞑子战斗获得鞑子赏识,有朝一日摆脱奴隶的身份,也可以成为主子,享受那种高高在上的生活。

    这些人已经不能被称为汉人了,只是披了一张汉人的皮罢了。

    看来鞑子为了让他们能够到大明来,提前让他们蓄发了,不过时间不是很长。

    虽然周围有火把照明,但晚上看这些尸首依然有些瘆人。周永胜这样经常上战场的倒是无所谓,甘郎中就很是有些不适应了。

    简单的看了几眼之后,甘郎中借故离开了,留了一个自己的属下在那边查看。

    那个属下也不是一般人,是锦衣卫特意留在这里监视金州军的,不过临时挂了一个兵部的差事。

    很快那个锦衣卫校尉就到甘郎中的帐篷里汇报他查看的情况。

    “怎么样?有没有看出点什么?”甘郎中问道。

    “线索不多,这些人应该都是鞑子那边的汉人,不是真正的鞑子。”锦衣卫校尉说道。

    “汉人?那他们为什么这么死心塌地的为鞑子做事?图个什么?”甘郎中很是不明白,这些刺客居然为了完成鞑子的任务连死都不怕。

    锦衣卫校尉笑了笑,说道:“办法还是有很多的。比如用家人做威胁,或者从小就培养,都可以让他们成为死士。”

    甘郎中也就是一时好奇,对这些阴暗的东西还是本能的有些排斥,所以只是简单的回答了一声“原来如此”,就略过这个话题。

    “朱百户,这个王掌柜是个什么来路?怎么会为鞑子做事,连命都不要了。”甘郎中对这个贼首放着好好的掌柜不做,跑去当汉奸更是不能理解。

    “这个王掌柜应该也是鞑子那边过来的,只是过来的时间更长一些,具体的情况还要等调查后才能知道。不过既然找到了跟脚,想要查起来并不难。”既然知道了王掌柜的身份,想要查到他的来龙去脉以锦衣卫的能力就非常简单了。

    “既然贼首已死,剩余的刺客也被剿灭,这个案子也就可以结案了,鲁总兵那边也可以交代过去了。”甘郎中想法没有那么复杂,不影响后天的献俘仪式就行,其他的他也不想管。

    但是锦衣卫的事情并不会因为这伙刺客的剿灭而结束,后面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现在朱百户要做的事情就是将这里的情况汇报给上级,不过他还要等那些俘虏的审讯结果,应该不会太久。

    审讯的结果不是很令人满意,这些刺客知道的情况非常有限,甚至对于王彪的真实身份还是今天才知道的。

    他们也确实是满清专门培养用来在大明实施渗透、暗杀的人员,其实这样的人员本来就不是很多,这次行动一下子就损失这么多,算是亏大了。

    这些人都是从张家口入的关,是另外一伙人将他们接收并带到京城交给王彪的,至于另外一伙人的身份他们也是一无所知。

    所有的重要线索都应该在王彪身上,可惜他自杀了,再想将这些线索找出来就非常困难了。

    虽然拿到了审讯结果,但是因为城门已关,朱百户只能在天亮后再进城。

    城门刚刚打开,朱百户就进城回到了锦衣卫衙门,同时进城的还有周永胜派去给鲁若麟送消息的士兵。几乎是差不多的时间,鲁若麟和骆养性都得知了城外的消息。

    虽然王彪已经死了,但是鲁若麟早就知道背后配合他行动的就是范家,或者是山西的其他几个大商家,总之逃不脱那几个卖国的大商人。

    对于这个消息,鲁若麟思考了一下之后,决定暂时不对外公布,免得打草惊蛇,引起范家的警觉。

    现在鲁若麟还没有余力去消灭那些卖国商人,暂时让他们逍遥一段时间好了,总有秋后算总账的时候。

    而骆养性则稍稍有点意外,他还在想着怎么找替罪羊,结果金州军就找到了幕后主使者,还将那些出逃的刺客一锅端了,实在是有些不可思议。

    要知道这里可是京城,是锦衣卫的地盘,在追查凶手方面居然落到了金州军后面,让他实在是有些丢脸。

    骆养性叫来属下,让他们去调查这个王彪的过往,看能不能有点其他的收获挽回些面子。然后按照昨天的约定,和郭建初汇合后一起去拜访鲁若麟。

    与郭建初碰面的骆养性并没有急着走,而是将郭建初叫下轿子,将收到的消息告诉了郭建初,让他也好有个准备。

    “找到幕后主使者了?”郭建初非常惊讶。

    这才过去多长时间,一天不到吧?锦衣卫就把幕后主使者找到了?不会是随便找的一个替罪羊吧?

    “不是我们找到的,是金州军自己找到的。而且不光是幕后主使者,连那些逃走的刺客也一起找到了。”虽然有点丢脸,但是事情总算是有了着落,骆养性的压力也小了不少。

    “在哪里?”如果没有抓到主使者和剩余的刺客,依然用处不大,郭建初也有点着急。

    “他们昨天就逃出了京城,在城外被金州军追上了,一个也没有跑掉。不过只有部分活口,主使者也自尽了。”骆养性惋惜的说道。

    这么多的鞑子奸细,可是大大的功劳,就这样被金州拿去了,实在可惜。要是这个功劳落到锦衣卫头上,绝对可以大大改善锦衣卫的处境。

    “抓到了?太好了。”郭建初不管主使者是不是死了,只要抓到了就好说,这样顺天府的责任就要小很多。

    昨天顺天府和锦衣卫那么大的动静,自然惊动了京师里的很多人。

    要说这顺天府和锦衣卫早就被京师里的官员和权贵们渗透得像筛子一样了,很快大家都知道了鲁若麟遇刺,顺天府和锦衣卫现在正全城搜捕那些刺客,寻找幕后主使者。

    御史言官们就像闻到鲜血的鲨鱼一样,纷纷上本弹劾顺天府和锦衣卫治安不力,致使在堂堂天子脚下,发生光天化日之下刺杀朝廷要员的事情,实在是骇人听闻。

    骆养性被弹劾那是家常便饭,只要皇帝不愿意动他,骆养性的位置就稳如泰山,再多的弹劾也没有用,所以骆养性根本不在乎。

    郭建初就不一样了,这么多的言官拿他刷存在感让他压力山大,要是处置不当,弄不好会被贬官的。

    虽然这个顺天府尹做的有点憋屈,上面的婆婆太多,还是在皇帝的眼皮子底下,但是比起那些叛乱地区的官员就要强太多了。

    要是被贬官,江南那些繁华富庶之地就不用想了,很有可能被发配到穷乡僻壤,或者贼窝里头。到时候别说发财了,搞不好连命都保不住,所以郭建初对鲁若麟的刺客案一点都不敢疏忽。

    “既然已经抓到了,那搜捕就可以停止了。兴师动众的,容易引起百姓恐慌,百官也多有怨言。”郭建初首先想到的就是将人手收回来,减少非议。

    “也好,剩下的事情就由我们慢慢的调查吧。”骆养性点了点头。

    随即两人就让人去传令停止搜捕,然后上轿前去拜访鲁若麟。

    鲁若麟刚刚送走了前来拜访的陈新甲,又出来迎接骆养性和郭建初的到访。

    陈新甲得知鲁若麟遇刺的消息后,昨晚就遣人来询问过情况,知道鲁若麟无碍后便放心了不少。

    今天一早,陈新甲特意抽空来见了一下鲁若麟,准备劝慰安抚一番。哪知鲁若麟一脸笑容,跟个没事人一样,便不再浪费口舌了。

    在得知已经抓到幕后主使者,并将其余的刺客一网打尽之后,陈新甲就更加放心了。陪鲁若麟吃了一顿早饭,叮嘱了几句注意安全之后,便安安心心的去衙门坐班了。

    鲁若麟将骆养性和郭建初迎进客厅,客套一番之后,骆养性开口说道:“鲁总兵在京师遇刺,实在是令我等惭愧。好在鲁总兵吉人天相,否则我等难辞其咎啊。”

    “鞑子卑鄙狡猾,偌大的京师藏几个刺客又实在太容易了,仅凭锦衣卫和顺天府那点人手又怎么可能完全防得住,两位大人不用自责。”抓到刺客的鲁若麟心情不错,也就不想再去与朝廷计较了。

    骆养性和郭建初闻言大喜,鲁若麟这是明摆着不会追究他们的责任了,连忙感谢道:“鲁总兵宽宏大量,实在令人佩服。”

    有了这个基调,会面的气氛就要好得多了。

    “听说鲁大人已经将幕后的主使者抓获了?”骆养性明知故问道。

    “抓是抓到了,可惜贼首自知罪孽深重,自尽身亡了。”鲁若麟惋惜的摇了摇头,话锋一转:“说起来还要多谢锦衣卫和顺天府衙门提供的消息,让金州军可以及时将这些外逃的奸细一网打尽,否则再晚一些就是大海捞针,无处寻找了。”

    骆养性和郭建初相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疑惑。我们传递的消息?怎么我们自己都不知道?

    这时他们看到了鲁若麟似笑非笑的样子,马上就反应过来了,鲁若麟这是在让功。

    这完全就是及时雨啊!

    鲁若麟让功是让出了名气的,今年有很多人就是因为买到了金州军的鞑子首级保住了官位和脑袋,这些人对鲁若麟的印象自然好得不得了。所以上次在京师流传鲁若麟意欲投敌的谣言时,除了那些刷存在感的御史言官们,其他人参与的并不多。

    特别是大佬们,更是一个出来表态的都没有,其中就有这些首级的功劳。

    这样救百官之所急的人自然容易得到大家的认可和接纳,所以这次朝廷对金州军的封赏非常顺利的得到了朝廷上下的通过,几乎没有人提出异议。除了几个不死心的言官说了一些危言耸听的话。

    不过谁让人家有这个资本呢?金州军即使让出了大批的首级,功劳依然巨大,要是全都拿来请功,朝廷都不知道该怎么封赏好。

    所以将功劳让出去是我好、你好、大家好,其乐融融的事情。

    现在鲁若麟让功的好事也落到锦衣卫和顺天府头上了,怎么能不让骆养性和郭建初欣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