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275章 先到先得
    “贼首王彪的裕丰商号已经被查封,锦衣卫搜查完毕之后店铺就交给金州军吧。听说金州军为了抓捕鞑奴奸细,士卒多有损伤,就用这间店铺作为抚恤吧。”骆养性稍微一思索,就将到手的商铺送给了鲁若麟。

    郭建初也没有什么意见,商号已经被锦衣卫抢先一步查封,也不会有顺天府的份,送给鲁若麟也无所谓。

    京师房价高昂,王彪的商号再怎么着也值个几千两,虽然在鲁若麟眼里算不上什么大钱,但是骆养性这手投桃报李让鲁若麟感觉很舒服。

    “追查余凶费时费力,金州军毕竟是客军,又不擅长此事,说不得还是要辛苦锦衣卫的兄弟们一下了。毕竟还是锦衣卫更专业一些,那些尸首和俘虏就由锦衣卫来接手吧,不知两位大人意下如何?”鲁若麟的性子就是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既然骆养性这么识趣,鲁若麟不介意做得干脆一些。

    反正剿灭这些奸细的功劳并不能为鲁若麟带来什么收益,还不如拿出去换回利益和人情。作为大明最大的特务机构,虽然这些年没落了,但还是可以结交一下的。

    郭建初没想到鲁若麟竟然如此大方,说送就送,毫不拖泥带水,后悔自己晚了一步,没有捞到什么好处。

    骆养性当然不会有什么意见,鲁若麟这是将整个功劳送给锦衣卫的节奏,而且请功的主动权也交给了锦衣卫,怎么能不让骆养性欣喜若狂。

    想到昨天崇祯严厉的语气,只要自己将这个功劳递上去,只怕崇祯立马就会对他和颜悦色,自己的位置也会稳固得多。

    好在骆养性并没有被惊喜冲昏了头脑,说道:“顺天府也是出力甚多,还是分一些给顺天府吧。”

    反正只要将主犯捏在手里就行,送郭建初几个刺客无伤大雅,毕竟合作一场,总得给别人留点汤不是。

    “这种刺杀的案子不是都归锦衣卫管吗?怎么顺天府也要承担责任?”鲁若麟在那里装傻充愣。

    郭建初有些无语,既然你知道是归锦衣卫管,当初干嘛要把尸首送到顺天府衙门?只是自家又不能像骆养性那样送鲁若麟一间铺子,自然说话都没有底气,也不好意思要那些刺客。

    “今天一早就有言官弹劾锦衣卫和顺天府治安不力,郭府尹压力也很大啊。”最后还是骆养性给郭建初解了围。

    “原来如此,是本官考虑不周全,让郭府尹为难了。那刺客也分一些给顺天府吧,让大家都能够顺利交差。”鲁若麟连忙起身给郭建初赔礼道歉。

    郭建初有了台阶下,神情也好了不少,“听说金州军在京师也设有商号做生意,以后要是遇到什么麻烦尽管来找本官。”

    早说嘛,要不怎么会让你难堪呢?非要等到现在才拿出诚意来。

    “以后少不了要麻烦两位大人了。”鲁若麟对着骆养性和郭建初拱了拱手。

    “好说,好说。”有了这两位的承诺,今后在京师里做生意基本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交易完毕,鲁若麟还不忘为金州军拉投资,“两位大人要是有亲友是做生意的,可以去辽南或者济州岛转一转,机会很多的。”

    “早就听说了济州岛的繁华,只是一直没有机会去看一看。如今两边也是一家人了,我等自然会让亲友们去岛上转一转,到时候还请鲁大人多多关照。”如今哪个当官的没有几个做生意的亲戚,鲁若麟大做海外贸易,来钱的路子广,谁不想靠过去分一杯羹。

    “济州岛繁华日久,机会虽然也有,但是竞争也激烈。还不如去辽南,那里虽然百废待兴,但是机会也更多。只要不痴不傻,我保证来的人都能赚到钱。”现在最需要投资的是辽南,所以鲁若麟重点推荐的也是辽南。

    “既然鲁大人都如此说了,我等一定让亲友们去辽南看一看。”骆养性和郭建初满口子的答应下来。反正看一看又不一定要投钱,有机会就做,没机会再去济州岛。

    “辽南几经鞑子蹂躏,田地荒芜、人烟凋零,想要守住辽南,就要充实人口。昨天我还建议杨阁老多往辽南输送流民,用以实边。杨阁老虽然有意答应,但是要价实在太狠了。以京师缺粮为由大大的敲了我一笔,每送一个流民到天津就要我付300斤粮食,我就是再有钱也经不起这样糟蹋啊。”

    鲁若麟的抱怨骆养性和郭建初只是礼貌的笑了笑,并不答话,又不关他们的事,就不发表意见了。

    同时也在心底里佩服杨阁老的狠辣,居然敢开这么高的价格,鲁若麟就是傻了才会答应。

    “不过谁让我心软呢。既然辽南那边缺人,又不忍心那些流民饿死街头,吃再大的亏也只能答应了。可惜粮食有限,能够换的人不多,先到先换吧,尽量多换些人回去。”

    鲁若麟这个弯转得有点大,差点让骆养性和郭建初闪了腰。

    不是不当冤大头的吗?怎么转眼就答应了呢?

    京师里的流民是顺天府和锦衣卫非常头痛的一个问题,生怕这些人会造反。为了不让这些流民因为没有饭吃而群起造反,顺天府每隔几天都要施一些稀粥将他们的命吊着。

    虽然每次花费的不多,但是日积月累下来也是一笔不小的支出,再不将这些流民弄走,顺天府就要破产了。

    所以郭建初在听到鲁若麟答应送一个流民到天津后付300斤粮食,眼睛都红了。

    “当真?”毕竟这样的事情怎么听都不太靠谱,郭建初需要问清楚。

    “这还能有假,我已经答应杨阁老了,岂能反悔。不过杨阁老可能还要与内阁商议一下才能定下来吧。”鲁若麟信誓旦旦的说道。

    “这还要商议什么!肯定要答应下来啊。要是顺天府将流民送到天津,是不是也可以换300斤粮食?”郭建初迫不及待的问道。

    “只要是官府送过来的流民,都可以换,换完为止。要是粮食换完了,就只能给银子,每个五两。”鲁若麟将手掌张开,比划了个五的手势。

    “我只要粮食!顺天府今天就送!鲁大人说话可算数?”郭建初一拍茶案,直接就站了起来。

    “人到付粮,绝不食言。郭大人最好尽快,要是晚了,可能就会是内阁或者户部去送流民了。”鲁若麟好心的提醒道。

    “不知道锦衣卫送人过去的话鲁大人收不收?”这个时候骆养性也来插了一脚。

    鲁若麟不以为意的说道:“不管是谁送的,我只要收到人就付粮。”

    郭建初见骆养性也要来分一杯羹,非常的不满,“骆大人,顺天府的流民就不劳你操心了,要送你就去别的地方送,反正你们锦衣卫到处都有人,不愁找不到流民。”

    骆养性却不干了:“郭大人此言差矣,顺天府的流民可不一定是顺天府的在册百姓,没有谁规定就一定只能是顺天府可以送吧?”

    这个时候粮食比钱珍贵,连骆养性都忍不住想要插一手,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休想!我顺天府的流民什么时候轮到锦衣卫来插手了?何况我们施粥了这么多天,这些流民当然归我们,你们锦衣卫可有施过一粒米?”郭建初不依不饶,而且理直气壮。

    骆养性也有点尴尬,要是锦衣卫插手确实有点不地道。

    “何况你们锦衣卫去收拢流民,别人敢跟你们走吗?”郭建初一个暴击让骆养性无话可说。

    锦衣卫的名声确实太差,和食人兽差不多,要跟顺天府抢流民,确实没有什么胜算。

    眼见两个曾经亲密的盟友为了流民的事情而翻脸,鲁若麟乐在心里,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两位大人,京畿之地可不光顺天府有流民啊,两位何必两败俱伤呢。骆大人完全可以去其他地方收拢流民嘛,趁着消息还没有传出去赶紧行动吧。现在还是这个价格,要是后面来的人多了,粮食不够,可能有些地方会主动降价的。”鲁若麟的话让两人一惊。

    “不是说好了300斤吗?怎么会降价呢?”郭建初急了。

    “现在是300斤,但是从南边运粮食过来是要花时间的,到时候粮食不够了,只能少发粮食或者换成发钱。200斤粮食或者5两银子你选哪样?”鲁若麟的话让郭建初沉默了。

    这还用说吗?还是会选粮食,5两银子能够买到200斤粮食吗?至少现在的粮价是不行的。

    “现在两位是最先得到消息的,趁着粮食还够,赶紧先组织流民送过去吧。”鲁若麟好心的建议道。

    “既然如此,本官就先告辞了。”不管是换粮食还是换钱,都不亏,当然最好是能够换到粮食。时间紧迫,郭建初立马就告辞离开了。

    骆养性也不敢迟疑,准备回去派人去外地组织流民送往天津。

    “骆大人别忘了让人去城外军营接受刺客和俘虏。”临了鲁若麟提醒道。

    “本官知道了。鲁大人高义,本官铭记在心。以后有什么用得到锦衣卫的地方,还请直说,能帮的一定帮。”骆养性的意思很明显,能帮的就帮,不能帮的话他是不会接的。

    这也是他主动送铺子给鲁若麟的原因:不愿意欠鲁若麟的人情。作为皇家养的忠犬,与外臣不能过从甚密,需要保持适当的距离。

    不过鲁若麟也没有在意,顺手结个善缘罢了,并不一定要求回报。

    郭建初和骆养性从鲁若麟那里出来后,急急忙忙的就往各自的衙门赶,并通知属下们开会。

    当郭建初说出鲁若麟用粮食换流民的事情之后,属官们全都激动了。

    居然还有这样的好事情。

    现在那些流民不但不再是负担,反而是成堆的粮食,顺天府衙门的官员们从来没有觉得流民这么可爱过。

    “大人,到时候鲁总兵会不会赖账啊?”要将流民送过去,顺天府是要先垫付一些粮食的,否则流民路上吃什么。

    要是鲁若麟到时候不要了,这些流民发现被骗群情激动之下可是什么都做的出来的。

    “不会,鲁总兵一直在天津招揽流民,几乎是有多少要多少,连他从塞外救回来的百姓也全都被他送到了辽南。这次更是花这么大的代价换取流民,按照他一贯的行事作风看,绝对是真的。”郭建初还没有说话,就有同知帮忙解释了。

    “黄同知说的很对。鲁总兵可是当着我的面打了包票的,绝对可以换回粮食。只是先来先得,后来的可能就只有银子了。所以趁着其他地方还不知情,赶紧行动起来,将京城里的所有流民都送到天津去,把粮食换回来。”郭建初神情激动的说道。

    “京城里的流民这么多,仅凭衙门里的人手根本无法将这些流民送到天津去啊。”通判皱着眉头说道。

    看着一大碗肥肉却吃不到嘴里,这心里是要有多难受就有多难受。

    一个推官说道:“要不,去五军都督府借点兵?”

    “不行!让那些兵油子沾上了,不知道会损失多少。到时候会不会有我们的份都难说。”同知大人果断的拒绝了这个提议。

    郭建初看着下面的属官你一言我一语,他自己却对具体方案基本不发话。

    有些事情做老大的是不能轻易发表意见的,万一说错了会被属下轻视,他只需要做最后的判断和选择就够了。

    这时,平时不太起眼的陈经历开口了。

    “将宛平和大兴两县的所有差役都用起来,还有城里各里坊的义兵们都组织起来护送流民去天津。流民送走了,对他们来说也是好事情,想必他们肯定是愿意的。”

    “同时,城里大小帮派也必须听从府衙的命令,帮忙护送流民去天津。这是整个顺天府的大事情,哪个敢推诿,除非以后都别在顺天府混了。”

    “至于流民们路上的吃饭问题,组织各里坊做饼,每个流民发几个,再带些粮食路上熬粥,确保他们路上饿不死。”

    “每个护送流民去天津的人可以承诺给50斤粮食的酬劳,绝对不愁招不到人手。”

    郭建初见这个经历说得头头是道,而且非常具有操作性,顿时对他刮目相看。

    这个陈经历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没想到关键时刻这么给力。

    时不待我,郭建初也不再征求其他人的意见了,直接拍板道:“就这么办!既然是陈经历的想法,那这个事情就交给你去做,府衙全力支持,有任何问题你都可以直接来找本官。还有,哪个要是敢在暗地里使坏,别怪本官不讲情面!”

    郭建初知道这些属官们私下里斗得也非常厉害,所以提前对他们做出警告。平时的时候他可以不管,但这个时候敢不以大局为重,就别怪他下狠手。

    陈经历见府尹大人越过众多上官将这么重要的任务交到自己手上,神情激动的站起来说道:“既然大人如此信任下官,下官敢不从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