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276章 见面分一半
    鲁若麟将消息说给郭建初和骆养性听,并告诉他们粮食不足,就是想给他们造成一种粮食不足,先到先得的错觉。

    为了能够换到足额的粮食,想必他们会想尽一切办法将人尽快送到天津去,生怕别人也得到消息提前将粮食换走了。

    有了竞争的压力,鲁若麟就可以提前把这些流民拿到手送到辽南去。而且有了这样一个前提,后续如果粮食不足了,降低交易的价格也就顺理成章了。

    顺天府衙门的行动力还是可以的,上下一起发动起来之后,很快就将城里的流民组织了起来。每个流民都分到了几个大大的炊饼,并告之他们顺天府将把他们护送到天津去,那里会有人给他们饭吃,给他们工作。

    至于发给流民们的炊饼,都是衙门找当地大户借粮做的,而且都写了借条,承诺半月内归还,并加五成归还。

    面对强势的衙门,大户们也不好得罪。好在有借条在手,而且利息非常可观,大户们还是把粮食借出去了。

    更何况上门借粮的官员们拍着胸脯保证一定归还,并且暗示衙门里的老爷们只要是家里有余粮的全都借出来了,绝对是难得的发财机会。但是问到具体的原因时,一个个都是讳莫如深,神秘得很。

    顺天府衙门是下了封口令的,对外一律说是为了明天的献俘仪式,将京中流民另行安置。一些不明就里的人真以为顺天府是为了献俘仪式清理京师,那些头脑聪明的就非常怀疑顺天府这样做的目的。

    在顺天府开始行动的时候,锦衣卫衙门也派出了很多信使前往京畿各地,让当地的锦衣卫部门组织流民送往天津,赚些粮食。

    顺天府和锦衣卫这样大的动静自然瞒不过内阁,他们对顺天府花这么大的代价将流民送出去表示疑惑。更重要的是,顺天府衙门并没有找朝廷诉苦并讨要钱粮,这很不正常。

    只有杨嗣昌心里跟明镜似的,只要把流民和天津联系在一起,就不难发现其中的猫腻。

    杨嗣昌将鲁若麟的粮食换人口计划对内阁里的诸位阁老一说,大家就明白顺天府这是要截朝廷的胡了。

    同时一个个腹诽鲁若麟厚黑,居然推出顺天府、锦衣卫与朝廷打擂台。

    虽然粮食并没有便宜外人,但是在朝廷和在顺天府手里还是有一定差别的。

    说得不好听一点,真到缺粮的时候,内阁向顺天府讨要粮食都要说好话,而且给不给还要顺天府说了算,是完全没有主动权的。

    原本已经将那些流民当做自己碗里菜的杨嗣昌见被顺天府截了胡,怎么可能坐得住,马上派人去将郭建初叫到内阁来。

    到顺天府衙门送命令的吏员并没有见到郭建初,郭建初早就料到朝廷会来找他,已经跑到外面下基层去了。

    忙活了半天眼见第一批流民顺利出城,郭建初才出现在了内阁吏员面前,然后不紧不慢的来到了内阁。

    对于郭建初姗姗来迟杨嗣昌一点都没有生气,似乎早有预料。

    “下官参见阁老。”郭建初给杨嗣昌行了一个礼。

    “忙完了?流民送出去了吗?”杨嗣昌手上的笔还在批阅奏折,并没有停下来,语气平淡的问道。

    见瞒不过杨嗣昌,郭建初也有些尴尬,讪讪的说道:“第一批已经出城了,后面的估计也块了。”

    “速度不慢啊。鲁若麟给你承诺一个人换多少粮食?”杨嗣昌终于放下了笔,直接将郭建初的目的戳穿了。

    “一个人三百斤,去得晚就只能换银子。”既然已经说开了,郭建初反倒不害怕了,直接说出了鲁若麟开的条件。

    “哦?居然没有降价?”杨嗣昌原本以为鲁若麟怂恿郭建初抢在朝廷前面送流民是为了降价,没想到居然和给朝廷的价格一样。

    “不过如果去的晚了就没有这么多粮食了,要么降价,要么只能拿银子。”郭建初又补了一句。

    杨嗣昌这才明白,难怪郭建初这么积极,说白了还是怕换不到足额的粮食。

    如果鲁若麟真的粮食不足了,即使没有三百斤,只要价值比五两银子高,那些后来的人还是会愿意换的。

    大家都这样想的话,肯定要抢先把人送到,而且还会像郭建初这样尽量瞒着别人。

    简简单单的一个手段就将主动权掌握在了自己手里,鲁若麟不愧为奸商一枚。

    “不管是谁,换到的粮食和银子必须上交一半给朝廷。”既然顺天府擅自行动了,让朝廷一下子处于被动,杨嗣昌不介意强势截取利润。

    “阁老,这是我们顺天府换到的粮食,为什么要上交朝廷一半?”郭建初不乐意了。

    “就凭那些流民是我大明的子民,就凭你们施粥的粮食多半都是朝廷给的。如果你不满意,我随时可以让京营送这些流民去天津,或者下令鲁若麟那些粮食只能交由朝廷分配,你觉得怎么样?”杨嗣昌虽然语气平淡,但是句句都打在了郭建初的命门上,让他无力反驳。

    “如今朝廷有多缺粮你又不是不知道,能够分一半给你已经是仁至义尽了。这还是看在你积极送流民去天津的份上,否则断不会分你这么多的。一切要以大局为重。”杨嗣昌神情严肃的说道。

    面对强势的杨嗣昌、杨阁老,郭建初根本无力反抗,只能认命:“下官明白了。”

    不过好在也还有一半的收获,也是一笔丰厚的收入。

    “不要觉得吃了亏,这个命令不光针对你一个,所有送流民去天津的全都如此办理。”杨嗣昌的话让郭建初的心里好受了不少,至少不是他一个人倒霉。

    “将这些流民送走也好,留在京师始终是个隐患。明天就是献俘仪式了,你们顺天府的责任最大,一定要确保仪式顺利进行,否则谁也救不了你。”末了杨嗣昌还不忘叮嘱道。

    “阁老放心,这些流民送走之后治安大大改善,不会出什么大的问题的。”这也是郭建初急急忙忙将流民送走的原因之一。

    “你明白就好。”杨嗣昌点点头。

    在郭建初去内阁的时候,骆养性从城外的金州军那里接收了全部的刺客尸首和俘虏,并对他们进行二次审讯并制作口供,务必将案子做得天衣无缝。

    范家在发现王彪的裕丰号被查封后,吓了一大跳。

    这王彪刚刚才离开京师,锦衣卫就把裕丰号查封了,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联系?

    王彪可是知道范家存在的,要是他被锦衣卫抓住,把范家供出来,即便是以范家的实力,想要脱身也是要付出一定的代价的。

    范家老仆不敢去打听裕丰号的事情,怕其中有陷阱,连忙将这个事情告诉给了范三拔。

    范三拔听到这个消息后也是脸色阴沉,不过好歹经历过不少大风大浪,并没有惊慌。

    “派人去官道上去找,看能不能找到王彪他们。要是找到了,马上让他们分开逃走。要是没有找到,也要确定他们的生死。”范三拔吩咐道。

    “是,少爷。”

    “要是王彪真的被锦衣卫抓到了,把范家供出来,那就大事不妙。那样的话绝对不能让他活下去,只有口供没有人证,威胁就会小得多。这个时候,该动用的关系也要动起来了,尽快确实王彪的生死。”为了消灭对范家的威胁,范三拔绝对会不惜一切手段。

    “是,老奴马上去安排。”老仆连忙答应道。

    范三拔抬手阻止道:“这个事情就交给其他人去负责吧。你与王彪相熟,要是真的把你供出来了,锦衣卫绝对不会放过你。你还是先找个地方藏一阵子,等风头过了再说。”

    “是老奴无能,连累了范家。要是事情真的不可收拾,老奴绝对不会苟活。”说着老仆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瓷瓶,展示给范三拔看。

    范三拔一眼就认出了那是鹤顶红,服之即死的毒药。看来老仆早有心理准备,随时做好了自杀的打算。

    范三拔欣慰的点点头,他对老仆的忠诚一点都不怀疑,否则也不会将那么多的机密事情交给他去办了。

    “事情还没有到那一步,说不定王彪已经逃了呢。你只要安心休息一段时间就可以了,不要多想。”范三拔宽慰道。

    老仆摇了摇头,“老奴的性命事小,范家的基业事大,万万不能有什么闪失。还请少爷派个人随身跟着老奴,一旦发现有官府的人来抓老奴,老奴又来不及自尽,就让他将老奴了断,绝对不能给范家留下隐患。”

    见老仆如此果决,范三拔非常满意。“放心,万一真的事有不歹,范家一定会照顾好你的家人。”

    “老奴的命是老爷给的,老爷还帮老奴娶妻生子传承了香火,范家对老奴恩情似海,老奴几辈子都报答不完。老奴这条贱命死不足惜,只希望范家能够永世富贵。”说完老仆给范三拔磕了几个头。

    “去吧,万事有我。就凭一个王彪还难不倒咱们范家。”范三拔言语之中充满了信心。

    随后范家通过同为山西巨商的黄家,打着山西商会关心老乡的名义去锦衣卫那里打探消息。

    王彪一伙被歼灭的消息根本瞒不住,毕竟有那么多人看着,所以黄家很快就得到了确切的消息,并确定王彪已经死亡,令所有的山西商人都松了一口气。

    再有几个事发时在现场的商队佐证,终于确认了消息的准确性。

    得到回复的范三拔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只要王彪死了,范家和那些山西商人们就安全了。

    他们自以为自己脱身了,其实早就被鲁若麟记恨在心里,只等时机成熟,就会将他们连根拔起。

    因为明天早上有献俘仪式,金州军会押送俘虏进城,进行夸功游街,所以鲁若麟回到了城外的军营做最后的准备。

    这几百个俘虏在游完街之后,很大的可能会被朝廷明正典刑,直接处死,以发泄朝廷上下和百姓的怨气。

    不过这些俘虏也是死有余辜,但凡不是那么泯灭人性,都有被收入火凤营,获得重新开始的机会的。他们既然被送到京师,只能说明他们绝对没有挽救的价值。

    一万多的金州军不会全都进城,只有一个旅的官兵会享受这个荣耀。

    骑兵师来的兵不多,肯定会全都进城。至于步兵,让哪个部分进城就需要选择了。

    对于这个机会,两个旅长进行了争抢。

    近卫师因为特殊的原因进行了扩编,增加了一个步兵旅的编制,现在有一个水军旅和两个步兵旅,在金州军里的规模是最大的。

    对于进京城这个荣耀,两个旅都不想放过。为了不伤和气,鲁若麟直接让他们抓阄,全凭运气,谁也无话可说。

    结果在这场命运的抉择中,近卫一旅的娄宪得老天眷顾,得到了入城的机会。近卫二旅的旅长田思行气闷得狠狠的抽了自己一个耳刮子,只能无奈的留在城外。

    比起他们还有机会进行选择,周永胜则直接被鲁若麟命令留在城外,王德川则可以进城游街,让周永胜也很遗憾。

    不过城外肯定要有一个重量级的人留守,除了周永胜鲁若麟不会放心交给别人,所以只能委屈他了。

    为了以最好的面貌进城,所有参与游街的官兵都将自己洗得干干净净的,铠甲武器也是擦得澄亮。连马匹也是刷得干干净净,马毛梳理得异常顺滑。

    对于他们来说,能够以这样的形式进入京城,绝对是难得的荣耀。何况他们还会受到皇帝的接见,心中更是兴奋。

    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几年前不过是灾民、流民或者奴隶,对于京城和皇帝,那都是非常遥远的传说。现在却有了进京献俘的机会,值得他们夸耀一辈子了。

    虽然官兵们表现得都很激动,但更多的是出于一种新奇和炫耀的心理,并不代表他们对朝廷或者皇帝有多忠诚。

    因为将他们从苦难中拯救出来,并给予他们幸福生活和荣耀的是鲁若麟,而不是当初抛弃他们的朝廷和皇帝。加上镇抚司长期的洗脑式宣传,在他们的心里,鲁若麟的重要性甚至高过了他们的生命,朝廷和皇帝更是要靠边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