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277章 勋贵子弟
    天刚亮,京师的城门就打开了,由官府组织的京城百姓开始打扫正阳门大街。

    清理垃圾、填补坑洼、晒水净街,一点都不含糊,很快就将街道到扫得干干净净。

    献俘的队伍将从永定门入外城,直接穿过正阳门大街,经正阳门入京师内城,最后到达承天门,崇祯皇帝将在承天门上接见有功将士。

    按照礼部的安排,沈志祥的天津军将会打头阵,中间就是鞑子的俘虏,最后才是金州军压轴出场。

    昨天晚上沈志祥还专门来到金州军营地向鲁若麟做了解释,打头阵是礼部的安排,并不是他本人的意思。

    不过鲁若麟对此毫不在意,要不是为了配合朝廷振奋士气,他对献俘都不是太感兴趣。

    天津军捯饬的也是人模狗样的,个个神清气爽一脸的兴奋。

    不过他们也算是血战过了的,得到这份荣誉也算实至名归。何况人家还是朝廷的亲儿子,不能比,不能比。

    京营的官兵早就在正阳门大街一线戒备了,保证献俘仪式不会受到干扰。

    在官兵的警戒线之外,则是密密麻麻的京师百姓们。

    他们拖儿带女的前来观看杀鞑子的好汉,还有传言中的鞑子俘虏。

    虽然京师长期生活在鞑子的恐惧之下,但是绝大部分人并不知道鞑子长的啥样,在大家的口口相传中,那都是赤面獠牙的吃人野兽。朝廷很少俘虏到鞑子,即使有也不会拉出来游街,太少了实在有损颜面。

    只有像这次大规模的俘虏了鞑子,朝廷才有脸拉出来夸功,顺便激励一下民心士气,证明鞑子并不是不可战胜的,朝廷的军队还是能战的。

    普通的百姓只能站在街道的两边看热闹,那些达官贵人们则不一样了。

    这些权贵们自然不屑与泥腿子们一起到街边凑热闹,那样实在有失他们的身份。

    所以整个正阳门大街两旁的高楼,不管是民房还是商铺,老早就被这些贵人们给定下来了。哪怕是献俘的事情传开之后,租金涨了一大截,依然阻挡不住挥金如土的权贵们。

    但是这样的楼房毕竟有限,根本无法满足权贵们的需求,所以这个时候能够有一间沿街楼面绝对是倍儿有面子的事情。

    只要说出自己租到了一间沿街楼面,立马就会有不少的权贵子弟们前来套近乎,试图加入进来一起看献俘仪式。

    僧多粥少之下,想要拿到楼面不光要看银子,更是要看地位。地位不够,被别人生生抢去也是很平常的事情。

    最后能够在沿街拥有楼面的基本都是在京城里有些地位的,一般人即使拿到了也保不住。聪明的还能主动献出来结个善缘,要是脑瓜子不灵光的,不但楼面保不住,还要恶了那些大人物。

    即使是沿街的楼面也是分三六九等的,那些知名的酒楼、商号和青楼最受追捧,其次就是那些小一些的酒楼、商号和青楼,最次的就是那些普通的民房了。

    京师的百姓都精明着呢,最短的时间内,这些沿街的楼面就被改造成了观景房,布置好了茶水、点心、吃食,要是将这些权贵们伺候好了,说不得赏钱都比租金要高。

    在正阳门大街的知名酒楼醉仙楼上,成国公府的小公爷朱君峻包下了一间临街的包厢,准备与一些关系亲近的勋贵子弟们一起观看献俘仪式。

    除了朱君峻他们的包间,隔壁的几个包厢也坐满了其他的权贵子弟,只是大家各有各的圈子,不怎么凑在一起玩,也就互不干扰了。

    朱君峻的这个包厢被店家临时改了布置,撤掉了中间的大方桌,在四周布置了一圈的小几,上面置满了美酒佳肴。还请来了青楼里的知名姐儿陪酒,甚至还有一个颇有名气的清倌人在那里抚琴献唱,生生将酒楼整成了青楼。

    朱君峻怀里抱着一个姐儿上下其手,时不时还要喝一口姐儿用嘴度过来的酒,快活得很。

    包厢里的其他人也基本和朱君峻没什么两样,气氛淫靡得很。

    “小公爷,听说这个鲁若麟要封爵啦?”定西侯蒋秉忠的嫡子蒋冷舟问道。

    朱君峻不屑的说道:“不过是运气好杀了一些鞑子,封的也是流爵,算不得什么。”

    “就是。他不过是一海贼出身,能够得朝廷允许投靠,被赐予爵位,已经是祖坟上冒青烟了,与我们这些世代勋贵比起来差得远了。”宁阳侯陈光裕家的小侯爷陈岩代附和道。

    蒋冷舟神情猥琐的说道:“听说这鲁若麟在海外可是发了大财的,这次更是从鞑子手里抢了不少的金银钱财,小公爷难道就没什么想法吗?”

    他们这些人基本都是成国公一系的,以成国公马首是瞻,如果成国公府能够从鲁若麟那里拿到好处,他们也可以跟着沾光。

    朱君峻得意的说道:“我家大人已经给他下了帖子,献俘过后他就会来府上拜访,想必应该会有所表示。”

    “成国公久掌京营,位高权重。鲁若麟如果想在勋贵圈子里立足,没有公爷的支持那是妄想。他要是识相就应该将手里的生意让一些出来,让大家都能分润一些,否则别想得到咱们这些人的支持和认可。”武进伯府的小伯爷朱刚常想入非非的说道。

    “就是,就是。这鲁若麟手上可是有好几个赚钱的生意,像那个琉璃镜子、香皂、羊毛布、成衣,哪个不是日入斗金,随便拿一个出来都不得了啊。”

    “最好是全都让咱们入股,这京师城里的买卖怎么能少了咱们的那一份。”

    “还有那海外的买卖,以前尽让那些南方佬霸占了,应该也让咱们参一股。”

    “这金州军不是能打吗?那些鞑子首级就那样卖了实在太可惜了,放哥几个身上岂不是更好。”

    …………

    这些勋贵子弟们在那里你一言我一语,似乎将鲁若麟看成了碗里的肥肉,都想上来咬一口。

    “好了,这些事情自然有长辈们去协商,我等只用坐等其成就是了。今天主要是来看鞑子的,顺便瞧瞧这金州军究竟是啥模样可以杀这么多的鞑子。”朱君峻制止了这些兴奋的公子哥们,将话题拉了回来。毕竟在场还有很多姐儿,实在不方便谈论这些利益上的事情。

    “是是,我等只用等国公府的好消息就成。至于这金州军嘛,不过是一群粗汉,小公爷难道还看得少了,还不如多看看怀里的美人。”陈岩代笑着打趣道。

    朱君峻大笑一声:“说得好!”抱着怀里的美女就啃了起来,惹得姐儿娇喘吁吁,包厢内的人有样学样,将献俘仪式都忘到了脑后。

    隔着朱君峻他们不远的一个包厢内,英国公府的小公爷张静睿也带着一群与自家亲近的勋贵子弟们在这里等着看献俘仪式。

    不过与朱君峻那边不同,这边只有用屏风隔开的两个大圆桌,也没有那些青楼的姐儿作陪,大家只是正常的吃吃喝喝。

    听着不远处朱君峻那边传来的靡靡之音,张静睿的伙伴们都用幽怨的眼神看着他,让张静睿也很是无奈和尴尬。

    不是他不想或者没有能力请青楼的姐儿们过来,只是实在不方便。

    因为另一桌上坐着几个俏丽的公子哥儿,虽然一身男儿打扮,但是仔细看一眼就能够认出是几个女子女扮男装。

    其中一个身材高挑、容貌秀丽,眉宇之中带着一丝的英气的女子正是张静睿的妹妹张光瑶。

    知道自家哥哥来看献俘仪式之后,张光瑶就赖在哥哥身边赶都赶不走了,非要跟着一起过来。一向对妹妹疼爱有加的张静睿没有办法,只能带着女扮男装的妹妹一起来看献俘仪式。

    为此张静睿还推掉了一些不适合的安排,并让几个勋贵子弟将自家的姐妹也带过来,免得自家妹妹尴尬。

    既然有女眷在场,这些勋贵子弟自然要收敛很多,言语之间都要斯文不少。

    “小公爷,听说成国公府上给鲁若麟下了帖子?”武定侯府的徐睿达问道。

    都在京师城里,勋贵之间的那点事情根本瞒不住,大家都知道了成国公与鲁若麟的事情。

    不过,不管分属哪个势力,勋贵们都难得的保持着沉默,也没有跟进,观望的态度非常明显。

    对于这个即将封爵的勋贵,有的人瞧不起,也有人非常重视,但是大家都想看看鲁若麟对于勋贵们究竟是个什么态度,也好为将来如何相处定下一个调子。

    勋贵圈是非常排外的,不是自己人很难融入这个圈子。虽然勋贵之间也是各有派系,但是两百多年来大家相互通婚,早就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了。

    一般像鲁若麟这样的流爵勋贵根本就入不了勋贵圈的法眼,能够在勋贵圈里立足的,世爵是起码的要求。不过谁让鲁若麟兵强马壮、前途似锦呢。按照鲁若麟的发展势头,封世爵是迟早的事情。

    更主要的是鲁若麟自己就有地盘和人马,朝廷都不能轻易得罪,这在乱世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筹码。如果能够拉到勋贵阵营里来,对勋贵们来说会是一个非常大的助力。

    现在问题的关键就是要看鲁若麟对他们这些老勋贵们的态度了,这将决定这些勋贵们的应对方法。是合作,是打压,还是对抗,结果会截然不同。

    “嗯。听说鲁若麟献俘仪式之后会去成国公府拜访。”张静睿点头说道。

    徐睿达眉头一皱,“那会不会好处都让成国公那边得去了?”

    “或许会有,但是应该也不会有多少。除非成国公那边付出一些鲁若麟感兴趣的东西。”张静睿似乎一点都不担心鲁若麟会与成国公一系苟合。

    “怎么说?难道鲁若麟还敢拒绝成国公的要求不成?”徐睿达不解的问道。

    周围的勋贵们也都露出了同样疑惑的表情。

    按照他们的理解,成国公都出面了,鲁若麟不吐出一些东西出来怎么可能。

    张静睿似乎看出了同伴们的心思,摇着头说道:“你们太高看成国公了。成国公在大明确实位高权重,在军队里更是一言九鼎。但那是对朝廷的军队而言,鲁若麟的军队是不一样的。”

    张静睿的话让在座的勋贵们一愣,其中一位更是问道:“既然已经归顺了,难道他敢不听朝廷的命令?”

    “对金州军有利,或者无伤大雅的命令自然可以听,就像这次进京与鞑子作战。但是真到了危及金州军利益或者生死存亡的时候,你看鲁若麟会不会听朝廷的命令。显然朝廷也知道这一点,所以绝对不会下那些撕破脸皮的命令,这就让金州军看起来似乎非常听话。”

    “既然鲁若麟连朝廷的命令都是可听可不听,他凭什么会惧怕成国公?讲道理的话,应该是成国公怕他才对。至少鲁若麟麾下的几万兵马是他一手打造,哪怕是造反都不会有丝毫犹豫。成国公虽然统领京营,但是稍有出格位置就会坐不稳。你觉得哪个会更有底气?”

    张静睿显然并不看好成国公以势压人,除非双方是互利互惠。

    “大哥可不要轻易污人清白,鲁总兵杀的鞑子比其他人加起来还要多,更是只身进京,这样忠勇的将领哪里像要造反的样子?朝廷不是说了吗,那些都是鞑子的谣言、离间计,早就被皇上和朝廷识破了。”隔壁桌的张光瑶听到哥哥说鲁若麟可能会造反,顿时就不乐意了。

    在她看来,能够杀鞑子的将军就是好将军,何况鲁若麟刚归附就进京敢,这样的诚意已经非常难得了,绝对是忠勇的表现。

    张静睿不想与自家妹妹争辩,苦笑着摇摇头:“是大哥失言了,一时口误,没有污蔑鲁总兵的意思。”

    “哼,这还差不多。”听到自家哥哥道歉了,张光摇得意的轻哼一声。

    张静睿两兄妹之间斗嘴,其他人是不敢出声的。亲疏有别,地位不够。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了一阵阵喧哗声,接着欢呼声此起彼伏。

    “来啦!”

    在座的众人连忙起身走到窗户跟前,纷纷从窗户里向外探头望去,只见远处献俘的士兵们已经开始进城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