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278章 装13届的大佬
    今天也是天公作美,万里无云,阳光明媚。

    久违的太阳驱散了冬日的阴寒,照在人身上格外的暖和。

    最先打头开进京城的是沈志祥的天津军。

    队伍的最前面是几队锦衣卫的“大汉将军”,持旗帜为献俘队伍开道。

    这些“大汉将军”个个人高马大的,而且全都骑着通体雪白的高头大马,身上的铠甲也是光鲜亮丽,咋一看显得非常威武雄壮,很是唬人。

    其实这些“大汉将军”全都是样子货,就是摆着好看的,真正的战斗力弱得不行。

    反而是这支天津军因为训练比较严格,又经历过与鞑子的血战,精气神与一般的明军比明显高出不少。

    天津军的队列中还有缴获自清军的各式旌旗、仪仗、战鼓、铠甲等,堆放在马车上展示给两边的百姓看。

    沈志祥一马当先,走在队伍的最前列,频频向两边观望,顾盼自雄,得意得很。

    在沈志祥身后,几个手持天津军军旗和沈字旗的士兵将旗帜举得笔直,迎风招展下,几面旗帜格外的醒目。

    天津军的士兵们基本都是用的济州岛出产的铠甲片、头盔,因为明军尚红,所以天津军的铠甲全都涂成了赤红色,在这个时候显得格外的喜庆。

    士兵们非常兴奋,虽然沈志祥早就命令过保持队形,但是时间长了队形难免会有些散乱。

    特别是两边的百姓不断高呼“天津军威武!”、“好汉子!”、“真英雄!”,让这些士兵们更是如坠云端,整个人都飘飘然了。

    京师的百姓们也许是压抑得很了,全都非常癫狂。特别是一些女子们,各种手绢、丝巾不断的扔向了行进中的队伍,还伴随着阵阵尖叫,完全没有顾忌礼教大防对女子的要求和缚束。

    不光是那些平民女子,很多深藏阁楼之上的权贵女子们显得更加疯狂,不光是扔丝巾和手绢,更有扔瓜果、点心,甚至是铜钱、散碎银子的。

    这个时候也没有人去呵斥她们,都对她们报以理解和欣赏的目光,最多也是面带微笑的轻声抱怨几句:“有失体统,世风日下啊。”

    胜利是藉慰心灵的最好良药,再出格的行为也被视为理所当然。

    在天津军走过之后,紧接着的就是长长的俘虏队伍了。

    这些俘虏全都关在囚车内,嘴上被塞上了布团,防止他们口出污言,并阻止他们咬舌自尽。

    这些囚车还是金州军配合朝廷打造的,京师里原来的囚车根本不够用,不得不临时用马车改装了一批,才让这些俘虏们有了专车的待遇。

    与天津军的待遇截然相反,这些俘虏们迎接的就是漫天的咒骂和数不尽的石块、污泥等脏臭之物了。

    为了防止愤怒的百姓将这些俘虏砸死,太过危险的东西是不让扔的。

    即便如此,一路走过,俘虏们几乎个个都是鼻青脸肿,身上更是挂满了脏臭之物。

    不过原本他们就没干净到哪去,只是现在更脏、更臭了。

    只是百姓们的热情苦了那些押运的士兵们。

    这些士兵都是全副武装,甚至每个人还拿着一个长长的盾牌护住身体。即使这样仍然会被百姓们的“暗器”误伤,却又不能发作,实在是苦不堪言。

    京师的百姓绝大多数都没见过真正的鞑子,这时才了解到鞑子其实和汉人没啥两样,就是发式忒奇怪,也忒丑了一点。

    那些阁楼上的权贵们也是一脸好奇的看着那些鞑子俘虏,对于这些将朝廷军队打得脊梁骨都快断了的蛮夷,权贵们鄙夷之中带着一点畏惧。

    并不是害怕这些俘虏能够伤到他们,而是一种长期的心理阴影在作祟。

    特别是那些俘虏待在囚车中也不老实,不断的挣扎,并对周围的人做出一副凶狠的表情,胆小的人确实容易被吓到。

    张光瑶和她的几个小姐妹们也在窗户那里趴着看鞑子,其他人都是用扇子遮着脸偷偷的看,只有张光瑶毫无惧色的在那里看得兴致勃勃。

    “这些鞑子真丑。”徐睿达的妹妹徐悦波皱着眉头说道。

    这句话引起了几个姐妹的共鸣,纷纷附和。

    “丑又如何?还不是打得朝廷束手无策。要不是鲁总兵出兵救援,不知道还会有多少百姓被他们屠戮,多少姐妹被他们玷污。”张光瑶讥笑着说道。

    几个姐妹听了之后一阵默然。

    她们听过不少女子落入鞑子手上之后的悲惨遭遇,此时想起来都是心有戚戚,看向鞑子的目光更加厌恶了。

    几百辆囚车两辆一排也要排老长的队伍,足够京师的百姓们好好的发泄一通了。

    与百姓们不同,那些权贵们刚开始还饶有兴致,随着囚车越来越多,渐渐的大家的心态都开始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鞑子的凶悍众所周知,能够将这么多的鞑子抓到京师来游街,金州军的实力得有多强悍才能办得到。更重要的是,听说这还只是一部分,更多的鞑子俘虏都被鲁若麟砍了脑袋根本就没有送过来。

    同样是军队,为什么金州军就这么厉害呢?权贵们很是不解。

    等到囚车走过,最后压轴的金州军就要入场了。

    在金州军入场之前,街道两旁早有准备好的百姓在各自坊长的带领下,迅速将街道上的污秽之物清理一空,免得金州军踩了不该踩得东西。

    论到场面功夫,鲁若麟可比沈志祥会玩多了。

    金州军打头的是两辆宽大的鼓车,鼓手们正在上面有节奏的敲击着近一人高的大鼓。

    随着鼓声传来的是金州军整齐的歌声。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这首岳武穆的《满江红》是金州军士兵们的必修歌曲,而且用的是后世的歌唱模式。特别是在万众合唱之下,低沉而又雄壮的歌声更能够激起人们的热血豪情。

    金州军的士兵们步伐整齐、目不斜视,不但着装统一,甚至是迈出的脚步,拿兵器的姿势都如出一辙,整齐划一的让人发指。那怕是骑兵,前后左右的距离几乎都一样。

    所有的士兵都扯开了嗓子,跟随着鼓点的节奏高唱,活生生的变成了一个大型的军乐团。

    京师里的人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唱法,与他们听过的大戏还有青楼女子的唱词截然不同。虽然少了些抑扬顿挫、空灵婉转,但是那种大气豪迈听着就让人热血沸腾。

    特别是那句“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从这些威武的军士嘴中唱出来,那股冲天的豪气怎么也挡不住。

    知道此曲的人毫不犹豫的拼命喝彩,高呼着:“杀尽鞑奴!生啖其肉!”

    旁边不明所以的百姓纷纷问身边的读书人:“这些军爷们唱的什么?怎么听起来这么得劲?。”

    “这是前朝的岳飞岳爷爷写的《满江红》,说的就是杀鞑子的事情,能不得劲吗?”读书人一脸自豪的说道。

    “原来是岳爷爷写的,难怪听起来这么得劲。”周边的百姓恍然大悟,岳爷爷是什么人?那是杀得金狗哭爹喊娘的武神。金狗可是鞑子们的祖宗,唱岳爷爷的歌杀鞑子,实在是再应景不过了。

    一首《满江红》金州军的士兵连着唱了三遍,因为旋律简单,歌词又广为人知,加上京师里的读书人不少,后面很多百姓们都可以跟着一起唱了。

    杀气腾腾的金州军用实力和歌声瞬间就征服了京师百姓,连朱君峻他们这样的纨绔子弟也不例外。

    朱君峻望着楼下的钢铁洪流,喃喃自语道:“厉害!真TMD爷们!”眼神中透露出佩服和向往。

    朱君峻的一帮小弟们同样是一副心驰神往的表情,在他们眼里,绝对没有比这更拉风的事情了。

    纨绔子弟也是有追求的,只要是能出风头的事情绝对少不了他们。只是他们以前觉得非常牛13的事情,跟眼前的场面比起来简直就是渣渣。

    什么是万众瞩目?什么是一呼百应?眼前的就是。

    要是鲁若麟现在在他们面前,他们绝对会大呼:“大佬,请带小弟们一起装13,一起飞!”

    “这才是爷们该听的歌!以后就得听这个!回去以后一定要把家里的那些粗胚操练出来,天天唱给我听。”蒋冷舟一拍窗台高呼道。

    其他人也是眼睛一亮,“这个可以有!”

    “好!到时候比比谁家唱的好听!”朱君峻也是来了兴趣。

    包厢里的姐儿们心里一阵哀叹,只怕以后青楼里的生意都要差一大截了。

    连朱君峻他们这样的纨绔都被感染了,更不要说那些姑娘们了。

    这些姑娘们都被歌声震撼到了,再看到威武雄壮的金州军士兵,更加的不能自拔了。

    尖叫声比天津军路过时更加高亢了,扔下的手绢、丝巾更是如同雪花一般飘落。那些有钱的主更是一盘盘的铜钱、散碎银子似水一般往街道中央泼,引起街道上百姓的阵阵惊呼。

    与天津军路过时那些军士还会弯下腰捡钱、捡手绢不同,金州军士兵个个都是钢铁直男,视金钱如粪土,连脑袋都没有歪一下,一路排着整齐的队形勇往直前,更不用说弯腰捡地上的东西了。

    越是如此,洒钱的人反而越多了,大家都把这个事情当成了一个美谈,对金州军的评价也更高了。

    金州军走完后的街道,守卫的京营士兵首先忍受不住了,冲上街道上面就开始捡钱。后面的百姓早就按捺不住了,更是蜂拥而上。

    这就造成了跟在金州军后面捡钱的人越来越多,但是没有一个人敢冲击金州军的阵型。

    路上也有一些小插曲,京营士兵的护卫墙并没有那么严密,大人们还知道畏惧,小孩子就不怎么知道恐惧了。

    他们看到街道上面的点心和银钱,忍受不住诱惑,趁着士兵们不注意,就从士兵们的胳膊下或者胯下钻过去,跑到街面上就开始捡东西。

    这样的行为自然遭到了护卫士兵的毒打,砍杀倒还不至于,这样大好的日子见了血就不吉利了。再说都是些小孩,再怎么也下不了这个手。

    有几个小孩冲得远了一点,逃脱了护卫士兵的追捕,倒在了金州军士兵的面前。

    金州军除了行进的队列,旁边还有维护秩序的军官。这个军官见状,阻止了冲上来的京营士兵,从地上捡起一些糕点和银钱,塞到了小孩的怀里,并把小孩抱起,送到了街面外,交到了他们亲人的手里,然后面带微笑的就离开了。

    这样的场景不止发生了一次,几乎每个金州军的军官都是这样对待那些冒然闯进来的小孩,场面非常的和谐。

    虽然都是小事情,但是京城百姓对于金州军有了一个模糊的认识,这是一支仁义的军队。

    鲁若麟骑着马行进在队伍的中央,周围是全力戒备的护卫们,上次的刺杀事件让护卫们心有余悸,所以对周围的环境格外的关注。

    鲁若麟行进到醉仙楼底下的时候,从街外面冲进来一个锦衣华服的小孩,大概六七岁的样子,也没有捡地上的东西,而是举着小拳头,冲着队伍高呼:“杀鞑子!杀鞑子!”

    这个小孩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家出身,京营的士兵犹豫间没敢上前。小孩的护卫正要冲出来将小主人抱走,鲁若麟对这个小孩来了兴趣。

    鲁若麟将手轻轻一抬,传来官一声高呼:“立定!”

    前后的金州军便在带队军官们的“立定”声中,如同使了定身法一样,齐刷刷的停了下来,整个队伍没有一丝紊乱。

    鲁若麟一个随意的举动,却让周围的有识之士相顾骇然。

    张静睿看见楼下的鲁若麟一个手势就让几千人的队伍须臾间停了下来,惊叹道:“令行禁止,这才是真正的令行禁止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