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280章 传授练兵秘法
    有了金州军之前的歌曲大连唱,庄严盛大的献俘仪式似乎都变得有点乏味了。

    先是朝廷的一个官员上来就是一通冗长的圣旨,不外乎是说皇帝和朝臣们如何殚精竭虑,指挥军队抗击鞑奴,终于将鞑子赶出关外。并且取得了几次大的胜利,俘虏鞑子数千,令鞑奴闻风丧胆,再也不敢小看泱泱大明了。

    以这次伟大的胜利为基础,大明必将走向光明的中兴之路。

    反正以鲁若麟那点可怜的文言文知识,即使灵魂力大增后对古文的学习进展神速,依然听得有些吃力,更不用说那些士兵们了。

    反正这文章就不是说给普通人听的,完全是皇帝和那些官员、文人们的自嗨。与士兵们的一脸茫然相比,皇帝和大臣们都是一脸的满足,看来刚才的那番吹捧让他们非常满意。

    连续几次被鞑子攻入京畿,皇帝和大臣们也是很没面子的。现在终于逮着机会可以秀一把了,不好好吹一把都对不起他们这些时日的担惊受怕。

    接下来就是向皇上敬献缴获和俘虏了。

    原本以为今天肯定会比鲁若麟风光的沈志祥,最终还是发现自己太年轻了。

    天津军除了刚开始的时候风光了一把,一切在金州军进城之后就全变了。

    金州军骚气无比的歌曲大连唱转眼就吸引走了全京城的目光,加上金州军的整体素质原本就比天津军高得多,即便是走路都比天津军更能吸引眼球。

    加上最后在皇帝和大佬们面前秀了一把《精忠报国》,实在是挠到了皇帝和大佬们的痒处,使得天津军只能在角落里幽怨的划圈圈。

    可以预见,今日过后,金州军将会成为京城里的热门话题。甚至是那些歌曲也会成为京城里的最新潮流,至于天津军,那是谁?

    从主角变成龙套的天津军现在终于又找到了出场的机会,他们将缴获的那些战利品和旗帜一一送到承天门下,很快就堆成了小山包一样。

    然后就是十几个俘虏被拉出了囚车,代表俘虏们跪在了承天门下。此时自然有早已安排好的官员出来将这些俘虏斥责一通,谴责他们的暴行,并宣判他们的死刑。

    这些俘虏将会被拉到外城的菜市口斩首,顺便让百姓们发泄一下心中的郁气。至于凌迟处死那样的死法,他们的等级还不够,享受不了那个待遇。

    献完俘虏之后,崇祯还要去祭祀太庙,那些缴获和俘虏又派上了用场,而且是非常重要的道具。

    说起来崇祯也是可怜,登基十余年,国事每况愈下,更是几次三番被鞑子打到京城下,大明帝国的脸都被丢尽了。使得他一直觉得愧对祖宗,看到太庙恨不得绕着走,实在是无颜面对列祖列宗啊。

    今天终于有底气走进太庙了,崇祯觉得自己的腰杆都挺了许多。祭祀活动也因此举办的格外隆重,好让祖宗们都知道自己的努力。

    献俘仪式结束后,这些军队自然不能留在京城,原路返回城外的营地,那里有朝廷赐予的酒肉在等着他们。

    鲁若麟则要留下来接受朝廷的封赏,这次抗击鞑奴有功的人员也一并受赏。

    今天皇宫里的活动很多,封赏、赐宴,安排得非常紧凑。

    祭祀完祖先,崇祯来到了太和殿,大臣们早已等候多时。

    崇祯在龙椅上坐定之后,对王承恩说道:“宣旨吧。”

    王承恩立马上前,拿出一卷圣旨,高声唱道:“兵部尚书陈新甲接旨!”

    作为文官里立功最大,也是地位最高的一个,陈新甲第一个受封。

    “臣陈新甲接旨。”陈新甲立马出列跪倒。

    在一通赞扬之后,陈新甲晋升为太子太保,授荣禄大夫,进柱国,并且荫一子为世袭锦衣卫千户。

    因为陈新甲拒绝封爵,所以就在其他方面给予了他补偿,总体来说还不错。现在他也是从一品的朝廷高官了,官位比阁老们都高,虽然是荣誉职位。

    接着是天津总兵沈志祥,没有什么意外,沈志祥封爵了。爵位是开平伯,为流爵,仍居天津总兵之位。授荣禄大夫,进柱国,名义上也是从一品的大员了。

    即便如此沈志祥也非常满意了,至少他已经摸到了勋贵的门槛,再加加油,说不定就可以成为世袭的爵爷了。

    最后的重头戏就是鲁若麟了,毕竟鲁若麟是新近归附的,又立了这么大的功劳,朝廷肯定不能薄待了他。

    在王承恩抑扬顿挫的宣读下,鲁若麟的封赏终于定下来了。

    封平辽伯,流爵。授荣禄大夫,进柱国,这已经是标配了。升辽南都督府都督,统辖辽南地域的明军。追封鲁若麟生父为中顺大夫,生母为恭人。诰封鲁若麟义父王四水为奉议大夫,义母王魏氏为宜人,鲁若麟之妻李雪晴为夫人。

    至于金州军治下文武,则由鲁若麟上奏进行封赏,朝廷也是给足了鲁若麟面子。

    除了鲁若麟他们三个,其他人的封赏就不值当在大殿中宣布了,直接由朝廷下令即可。

    封赏之后就是例行的赐宴,作为此次功劳最大的三个人,崇祯给予了陈新甲、鲁若麟和沈志祥极高的待遇,将三人的席位安排在了自己右手边,正对着他们的是一群阁老。

    皇宫里的食物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无非是食材珍贵一些,其实味道也就一般吧,至少在鲁若麟看来还不如雷霆号上的食物好吃。

    不过这样的场合下也不适合大口吃东西,浅尝即止吧。

    鲁若麟这是第一次近距离的看清楚了崇祯的样貌,三十不到的年纪,可是看着像四十岁的人,两鬓都有白头发了。

    崇祯也是可怜,要是换在大明的前期或者中期,虽然算不上明君,但是做个太平天子还是没有问题的。可惜身处王朝末世,各种矛盾已经极端尖锐,即使是崇祯身为皇帝也无可奈何。

    崇祯勤勉、节俭,也不好女色,可以说是大明朝历史上难得的好皇帝。非亡国之君而成亡国之君,说的就是他。即便是历史上攻入北京逼得崇祯上吊自杀的李自成也没怎么说他的坏话,夺取天下的满清对他也比较肯定,可见他还是有可取之处的。

    可惜自身能力上的缺陷,加上大明积重难返,注定了崇祯悲惨的结局。

    这样的宴会,形式大于实际上的意义。崇祯极力的想要表现得对鲁若麟亲近些,但是毕竟皇帝的架子在那里,始终显得很别扭。

    鲁若麟决定打破这个尴尬,对崇祯说道:“皇上,臣观护卫皇城的火器有些老旧了,实在不利于护卫皇城安全。要是皇上允许,臣想进献一批火器以尽绵薄之力。”

    崇祯见鲁若麟主动示好,表情就没那么别扭了,笑着点点头,“难得爱卿有心了。”

    陈新甲也有意撮合鲁若麟与崇祯的关系,在一旁笑着说道:“谁不知道你是土财主,准备进献多少,要是少了就别拿出来丢人现眼了。”

    现在不是正式场合,大家都可以随意一点,加上陈新甲和鲁若麟相熟,可以开开鲁若麟的玩笑。

    “火枪一千支,火炮三十门。够了吧?”鲁若麟没好气的白了陈新甲一眼。

    “不够。你们济州岛出产的铠甲质量上佳,怎么也要拿点出来吧。”陈新甲打蛇上棍,趁机敲了鲁若麟一笔。

    “行吧,再加三千套铠甲。再多的话我手下的将士们就要光着身子回去了。”鲁若麟一咬牙,又加了三千套铠甲。

    陈新甲成功的又要了三千套铠甲,终于满意的点点头,转头对崇祯说道:“皇上,平辽伯能够杀死那么多的鞑奴,这些火器和铠甲也是居功至伟。而且威力比一般的火器要好得多,有了这些火器和铠甲,皇城的守卫将固若金汤,再无忧矣。”

    “早就听闻爱卿麾下兵甲犀利,不过皇城现有护卫已经足够,爱卿还是将那些铠甲武器交给将士们杀鞑子吧。”崇祯要的是鲁若麟的态度,些许武器虽然重要但也不是不可或缺。

    “皇上爱护之心微臣感激涕零。不过这些火器铠甲臣治下的济州岛都有产出,不虞有缺,还请皇上成全微臣的一片心意。”既然已经开口送出去了,哪有收回来的道理。

    鲁若麟坚持要表一番忠心,崇祯除了心中甚慰,还能说什么。“那朕就厚颜收下了。”

    见崇祯和鲁若麟君臣相得,杨嗣昌非常高兴,笑着说道:“皇上不是在编练新军吗?这些武器正好可以给新军使用。而且今日见了平辽伯麾下的士兵,勇猛不凡、令行禁止,可见平辽伯练兵有方,不知是否可以为新军指点一二?”

    无论是皇帝还是朝中大臣,对于京营军队不堪一战早就心有怨言,但是又轻易动不得,于是便有了编练新军的打算。

    对此,朝中大臣们也是支持的。虽然这样会使得皇权大涨,但是比起屡屡被鞑子兵临城下,感受破城的恐惧,这点威胁大臣们还是可以接受的。

    不过编练新军可以,朝廷是没钱支持的,只能是崇祯自己掏腰包。

    但是以崇祯的财力,也支撑不起编练太多新军,所以新军的规模一直不大。这也直接造成了内廷的支出非常紧张,迫切需要增加财源。

    既然是崇祯出钱,这些新军自然就是崇祯的铁杆,只听崇祯一个人的,可以说是崇祯的心头肉。

    杨嗣昌如今最得崇祯宠信,跟崇祯绝对是一条心,所以趁机也在为新军争取好处。

    练兵之法向来是各家的机密,很多将门甚至作为不传之秘从不外流。此时杨嗣昌当众向鲁若麟讨要练兵之法,在旁人看来有些逼迫太甚,让鲁若麟有些骑虎难下。

    答应给吧,心有不甘。不答应吧,其心可诛,很是为难人。

    在场的勋贵们更是神情复杂,他们能够体会到鲁若麟的难处,但是对鲁若麟的练兵之法同样十分好奇和眼馋。

    如今国朝战事频频,有一支能打的军队无疑腰杆子都会硬不少。要是能学来鲁若麟的练兵之法,不说把士兵们练成金州军那样,哪怕练成天津军那样也行啊。

    要知道沈志祥就是依葫芦画瓢,虽然练得不怎么到位,但依然凭此搏得了开平伯的爵位,这已经很了不起了。

    鲁若麟闻言皱眉沉思起来,这让崇祯心中略过一丝不快。

    虽然崇祯也理解鲁若麟舍不得交出自己的看家本领,但也因此认定了鲁若麟敝扫自珍,对朝廷还不是十足的忠心。

    就在崇祯准备出言给杨嗣昌打个圆场的时候,鲁若麟发话了。

    “其实微臣的练兵之法也没有各位想象中的那么神奇,说到底还是认真二字。想当初戚少保练出来的军队纵横南北少有敌手,所用的办法也是如此。军规、军纪一直都有,只要严格按照军规、军纪执行,还怕练不出好兵来?”

    鲁若麟的话让在场的众人神情很是尴尬。明军没有严格的军规和军纪吗?肯定不是的。只是这么多年下来早就荒废了,大家也全都没有把它当回事,能够练成强军来才怪。

    几十年前戚继光就能够练出强军来,现在反而不行了,说到底还是根子已经烂了,在原有的制度下已经很难练出强军了。

    “当然,除了认真执行制定的军规、军纪,一些其他的小手段也不能少。要是朝廷对金州军的练兵办法感兴趣,微臣深感荣幸,愿意倾囊相授。”鲁若麟并不怕朝廷学了金州军的练兵之法后就会对自己产生威胁,没有一个系统的支撑,再怎么练也强不到哪里去。

    “当真?”杨嗣昌也是有枣没枣打一杆子,没想到鲁若麟还真答应了。

    “绝无虚言。要是朝廷允许,我可以留一部分金州军的士兵指导新军训练,直到教会为止。同时朝廷也可以派一些优秀的将领到金州军去学习一段时间,相信这样下来很快就能掌握金州军的练兵方法。”

    见鲁若麟是真心答应,而且是毫无保留,在场的众人都动容了。连崇祯也是颇为激动,还在自责刚才错怪了鲁若麟。

    “鲁爱卿,朕敬你一杯。爱卿一心为国,朕甚为感动,只要爱卿保持这份赤诚,朕保你永世富贵。”崇祯感动之下,主动敬了鲁若麟一杯。

    “微臣不敢。微臣一定一心效忠大明,万死不辞。”鲁若麟连忙站起来,端起酒杯,慷慨激昂的表了一下忠心,然后一饮而尽。

    其实鲁若麟心里想着:永世富贵不用想了,你也给不了,这大明朝要是能够多撑几年就是对自己莫大的帮助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