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282章 慈善寿宴
    本来《满江红》、《男儿当自强》、《精忠报国》在京中就引起了热议,特别是那种别具一格的唱法,非常吸引眼球。

    虽然有些出格,但是大家还能接受,毕竟有点老词新唱的味道。

    但是《一条大河》就完全不一样了,完全是一种全新的演唱方式。特别是歌词,全是通俗俚语。《男儿当自强》的歌词已经有点俗味了,《一条大河》比它更进一步,毫无美感可言。

    但是偏偏就是这首《一条大河》,引起的轰动效果更甚,瞬间就传遍了京城。

    因为这首歌所表达的情感朴实无华,男女通杀,且无分任何阶层,都能从中找到共鸣,真的是雅俗共赏。

    所有听过《一条大河》的人,对此曲的评价都非常高。更主要的是当时在场的都是一些武人,他们不喜欢那些文绉绉的歌词,很多人根本听不懂。对于《一条大河》这样通俗易懂的,又唱出了心中情感的歌曲自然就推崇备至了。

    经典就是经典,即使是跨越了时空,依然显示出了它的魅力。

    张静睿当时就在现场,不光是他,那些喜欢凑热闹、出风头的纨绔子弟们也都在场。甚至连张静睿的妹妹张光瑶也再次男扮女装的跑来听歌,而且像她这样的权贵小姐还有好几个。

    这些勋贵子弟们也都是读过诗书的,并不是那些大字不识一个的粗汉,他们的对《一条大河》的领悟自然比一般人深得多。

    看似简单的歌曲,其中的家国情怀却暗藏其中。对家乡、对国家、对百姓的自豪与热爱,对朋友、对敌人截然不同的态度一目了然。正是因为热爱,所以才应该努力的去保护她。

    那些富贵小姐们,平时都是吟唱一些风花雪月、爱恨情仇之类的诗词,根本就没有听过这样歌颂爱国情怀的,全都觉得耳目一新,不能自拔。

    歌词很快就被人记下来了,曲调对那些精通音律的人来说根本不是难事,多听几遍之后就记下来了。

    随后,《一条大河》开始在京师里传唱,大有超过《满江红》、《男儿当自强》、《精忠报国》的趋势。

    而且,《一条大河》相比起其他三首,还有一个优势,它可以由女子来唱,韵味反而更佳了。

    一时之间,京师青楼之中尽是《一条大河》之声,那些嗓子好的姐儿们终于找回了自我。

    朝廷也发现了京师中的这股潮流,京城里的阴郁之气随着歌曲的流传一扫而空,爱国、报国之情陡然高涨,令他们非常的意外。

    不过是几首歌曲,竟然又如此神奇的效果,实在是令他们想不到。

    能够转移百姓的注意力,不再关注鞑子的事情,朝廷当然求之不得,所以他们准备顺水推舟一把。

    陈新甲接到杨嗣昌的命令后,匆忙来到了鲁若麟的住处。

    朝廷赏赐的府邸还要修整,暂时还不能住人,鲁若麟还住在礼部的驿馆。

    不过按照鲁若麟的安排,他离京的时间也不远了,估计这回是住不进新家了。

    见到陈新甲,鲁若麟打趣道:“陈太保今天怎么有空到我这里来啦。”

    陈新甲没好气的白了鲁若麟一眼,“还不是你惹出来的好事。”

    “我怎么呢?我这几天都没出门好不好。”鲁若麟委屈的说道。

    “你虽然没出门,但是金州军唱的那几首歌可是传遍了京师,火得很啊。”陈新甲感慨道。

    他也知道金州军的那几首歌不错,但是也没有想到威力竟然这样大。

    “那几首歌怎么呢?那可都是积极向上的好歌曲。难不成朝廷对那几首歌不满意?”鲁若麟疑惑的问道。

    “不满意的人也有,说这些歌曲太低俗了,毫无美雅之感,实在有辱视听。不过这些人都是些老顽固,不用理会他们,朝中绝大多数人对那些歌是非常喜爱的。”陈新甲说起那些老顽固也是厌恶,说话的时候连连摆手,似乎在赶苍蝇一般。

    “说起来还要谢谢兴汉,正是因为那些歌太好了,连京师中的舆论都为之一变。以前指责朝廷的声音现在都小了很多,现在大家谈论最多的就是爱国、报国,朝廷的压力小了很多啊。”说起这个陈新甲的笑容就出来了。

    大佬也不是那么好当的,朝廷治理得不好,压力自然就特别的大。

    崇祯自然没人敢说,人品上也没有什么好说道的,责任自然就落到了他们这帮无能的大臣身上。

    谁也不想被百姓们骂,能够让百姓们将视线转移,朝中大臣们也能松一口气。

    “我告诉你,这就是舆论和教化的威力。朝廷以往的教化覆盖面太窄了,只针对读书人,无法涉及到普通百姓。全天下能够读得起书的人又有多少?始终是普通的百姓占大头,所以以往的方法影响力有限。”

    “想要正在引导舆论,教化百姓,就应该传播一些通俗易懂的东西。歌曲也好,戏剧也罢,甚至是那些说书的,都应该朝这个方向走。而且传播的内容应该积极向上,对国家、百姓有益,这才是朝廷该做的事情。”

    “你们小瞧了舆论的作用,将舆论拱手让到了那些权贵人手上,任由他们引导。好坏全由他们说了算,结果呢?将黑的说成白的,丑的说成美的,恶的说成善的,朝堂上尽是虚伪之徒。”

    当着陈新甲的面,鲁若麟将那些伪善之人狠狠的嘲讽了一遍。反正大家相熟,也不怕传出去。

    “朝堂想要有所作为,舆论的作用千万不能轻视,一定要掌握在朝廷自己的手里。”鲁若麟最后劝告道。

    陈新甲听了长叹了一口气,“迟了,积重难返啊。”

    鲁若麟也知道朝廷想要重新掌握舆论主导权基本没有可能,那些权贵集团养的喷子们可不是好惹的,谁敢动他们的地盘,他们就会跟谁拼命。

    所以鲁若麟也就是建议一下,证明我还是为朝廷好的。

    “不说这个了。杨阁老觉得那几首歌委实不错,决定在京师中大力推广,让更多的百姓了解和传唱,兴汉有没有什么好办法?”陈新甲避过舆论主导权的问题,直接道明了这次过来的目的。

    在陈新甲心里,鲁若麟的鬼点子很多,总能想出出人意料的办法,但是效果很好。

    要说推广这几首歌曲,办法还是更多的,最根本的办法就是让更多的人听到。

    鲁若麟思索了一会后,说道:“这些歌军队唱是最合适的,而且经常唱也可以增加这些士兵的士气。”

    “这样,你从军中挑选一批有唱歌天赋的,到金州军中去学习,等他们学会了再回去教其他人。”

    陈新甲点点头,“这个可以,我马上安排。”

    “京师中的百姓嘛,我们也要广为宣传。我安排一些士兵进京师,每队50人,安排20队,到京师各个里坊里去演唱,相信很快就可以让那些百姓们全都听到。”深入到基层去是拉近与百姓距离的最好办法,传播正能量歌曲也可以这么做。

    “可以。你将人组织好,我来安排。”军民一家亲的概念在朝廷里完全不存在,不打砸抢就不错了。不过陈新甲相信金州军的军纪,将他们放到各个里坊一点问题都没有。

    “过段时间就是皇后娘娘的寿辰了吧?”鲁若麟突然问道。

    既然平民百姓们和军队已经推广了,怎么能忘了哪些达官贵人呢?必须也给他们来一场音乐的洗礼。

    “确实快到了,怎么突然问起这个?”陈新甲诧异的问道。

    鲁若麟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些阴险,陈新甲知道他肯定又在打什么鬼主意,而且十有八九是想阴人。

    “你看啊,鞑子肆掠,京师周边流离失所的百姓众多,朝廷又钱粮短缺,无力赈济。皇后娘娘看在眼里,是心如刀绞,却又无能为力,我们这些臣子眼见如此也是非常痛心啊。”鲁若麟装出一副痛心的表情,说得跟真的一样。

    但是陈新甲用鄙视的眼神看着他,让鲁若麟的表演欲望大大降低,实在是太不配合了。对于这样的木槌,还是明说好了。

    “我作为大明的臣子,肯定要为娘娘排忧解难啊。所以我决定后天在承天门为皇后娘娘举行祝寿演唱,请皇后娘娘参加并聆听士兵们的祝福。”鲁若麟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但是被陈新甲立马否定了。

    “朝廷困顿,皇上连自己的圣寿都能省则省,岂会同意为皇后大操大办。”陈新甲还以为是什么好办法,不过是向皇上和皇后献媚,不可取。

    “这你就不懂了,让我来操办的话,不但不花钱,还可以大赚一笔。而且不会损害皇上和娘娘的名声,说不定还会大大提升皇上和娘娘的声望。”国母过生日怎么能亏本?这帮人太不会过日子了。

    陈新甲眼睛一亮,连忙问道:“怎么说?”

    鲁若麟身子往陈新甲那边靠了靠,说道:“到时候这样……”

    陈新甲听完大喜,用力的一拍桌子,“就这么办!我马上去与皇上和杨阁老商议。”

    当天,京师里传出了消息,金州军将在后天于承天门为皇后娘娘进行祝寿表演,皇上和娘娘将亲自出席。

    而且因为娘娘心忧京师百姓,决定将此次寿辰收到的礼物送与朝廷赈济难民。礼物不在多寡,粮食、衣物、金银等物都可以。

    承天门前地方有限,除受邀参加的朝廷官员外,还预留有部分席位给民间的善良人士。据说,真的只是据说,捐款最多的前三位将会受到皇上和娘娘的亲自接见。

    就在大家怀疑事情的真假时,朝廷开始在承天门前搭设高台,并将承天门前的空地圈了起来,大量的布置座椅,大家就知道这次是来真的了。

    这次的慈善寿宴由内廷和朝廷共同举办,私下里已经邀请了京中的大商人、大地主参加,相信他们不敢不给面子。

    不说可以听京中最火热的金州军合唱团唱歌,仅仅是能够参加皇后的寿宴,对他们这些商人和地主来说也是非常有面子的一件事情。

    至于到底捐多少钱,朝廷不强求,随各自心意就行,这点倒是让商人们放心了不少。

    实在是这些商人们被逼捐逼怕了,非常害怕朝廷又将他们当冤大头宰。其实没有定额比有定额更花钱,到时候他们就会明白的。

    除了朝中的官员,面向民间人士发放的请帖足有两千多张,基本囊括了京师里的大小商户,只是这个数字外人不知道罢了。

    除了这些官员和有钱人,京师各里坊的坊长,以及坊里的几个代表性百姓也受邀参加寿宴。

    京师七十岁以上的老人也都受到了邀请,希望皇帝和皇后娘娘可以沾沾他们的福气。

    寿宴怎么能少得了那些寺庙和道观,他们可以来为皇帝和娘娘祈福嘛。不过受到邀请的都是大寺庙和大道观,选择他们的唯一标准就是因为他们都有钱。

    这样算下来,参加的人真的不少。既然是寿宴,肯定是要置备一些吃食的,而且也不能太寒酸。加上皇后的赏赐,花费自然不小。

    为此,王承恩忧心忡忡的找上鲁若麟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鲁若麟倒是没有想到皇后过寿辰还要送回礼,这就有点麻烦了。

    这么多人,回礼重了肯定承受不起,轻了让人看不起,所以选择什么做回礼也非常重要。

    “开炉,造纪念币,一个一两。用银子,先造五千个。”实在是用金子太亏了,还是用银币最划算。

    “马上找最好的雕刻师傅出模,将所有的工匠都调动起来,务必后天之前完成。要是能够完成,重重有奖!”

    “王公公,考验内廷工匠们能力的时候到了。”鲁若麟严肃的说道。

    “一定完成,就是不吃不喝,也要完成。只是这纪念币是个什么东西?”王承恩疑惑的问道。

    鲁若麟将纪念币的大致形式介绍了一下,至于这纪念币上写什么好,还是让皇帝去定夺吧。

    内廷的工匠确实牛逼,当天晚上就将样币送到了鲁若麟手上。

    婴儿巴掌大的一块圆形纪念币上,正面是福禄寿三星的图案,还有“福寿安康”四个字。背面则是一个寿桃加上“崇祯十二年圣母寿诞”九个字。

    纪念币图案和字迹清晰,用料也是十足,完全可以拿得出手了。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拿出这样的产品,已经非常不容易了。

    鲁若麟一拍桌子,大声的说道:“就它了!马上全力生产!务必在后天之前做出来!对了,顺便制作一百个金的,发给朝中重臣。”

    “好!”王承恩咬牙答应道,看来这两天是不用休息了,任务很重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