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283章 明码标价
    在皇后娘娘的寿宴还在筹备时,金州军的士兵们也开始分批进入京师,并深入到了各个里坊。

    这些士兵都是近卫二旅的官兵,他们对当初没有捞到进京城的机会一直耿耿于怀,现在终于得偿所愿,也可以一睹京师的模样了。

    可惜在亲眼目睹了京师的模样之后,让他们有些大失所望。

    京城和济州城相比,除了更大一些,似乎其他地方根本就比不上。

    城墙破旧、路面坑坑洼洼,随处可见的垃圾、污水,还有大街上衣裳褴褛的流民、乞丐。

    除了这些硬件,京师的百姓也都是面有菜色,衣服破旧,一副凄苦模样。除了那些高门大户人家,其他人过得并不怎么样。

    进入了各个里坊,这样的情况就更加的明显了。

    沿街的房子好歹还稍微好一点,里坊里面随处可见几乎要倒塌的房子,有一些甚至就是窝棚,很难相信这就是大明的帝都。

    这个世界再光鲜亮丽的地方也会有阴暗之地,只是大明京师的阴暗之地太多了一点。

    想起济州城崭新的建筑和街道,干净卫生的环境,生活幸福安康的百姓,京城对这些士兵们的吸引力一下子就降低了很多。

    京城各个里坊都有大戏台,那里是坊间百姓聚会娱乐的地方,正好方便金州军士兵们演出。

    百姓们平时的娱乐是非常少的,就是听戏也只有逢年过节,或者大户人家操办大事的时候才有机会看到。所以金州军士兵的演出很是吸引这些百姓,早早的就将戏台下面坐满了。

    不光是这个坊里的百姓,附近坊里的百姓也来了很多,和过节没什么两样。

    金州军出场的方式依然是那么震撼,整齐的队列很是吓到了这些百姓。

    这年头的百姓对军队是非常畏惧的,印象也不好。好像古往今来能够有人民军队那样好口碑的军队确实不多,哪怕后世那么文明了,在军民关系上能比得过人民军队的几乎没有。而鲁若麟的建军思想是以人民军队做模板的,所以军纪方面比这个时代的军队强太多了。

    金州军这次来是演出的,所以穿的是常服,没有穿铠甲带武器,不过依然气势逼人。

    军队给百姓表演节目,对百姓来说完全是一种全新的体验,大家全都用畏惧并期待的眼神看着戏台上站立整齐的金州军。

    带队的军官笑容满面的说着开场白:“我们是金州军的官兵,今天有幸能够给京城的父老们演出,我们非常荣幸。京师乃我大明帝都,天子居所,人杰地灵之地。京师的百姓知书达理、勤劳善良,充满了热情,我相信在朝廷的带领下,京城会越来越好。”

    好话谁都爱听,何况是最骄傲的京师百姓。这些百姓说不定祖上就是王公贵族,那种历史底蕴还真不是一般城市里的百姓可以比拟的,骨子里的傲气也是其他地方的人所不具备的。

    所以金州军的这番吹捧很快就获得了这些百姓的好感,在经受了鞑子的打击之后,他们的心灵非常敏感而脆弱,现在有号称天下第一强军的金州认可,他们在心理上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金州军威武!”“金州军好样的!”

    京师的百姓投桃报李,给予了热烈的欢呼。

    随后金州军的士兵们演唱了如今在京师风靡一时的《满江红》、《男儿当自强》、《精忠报国》,以及《一条大河》,引来了阵阵的欢呼。

    而且一遍还不够,一连唱了好几遍,让底下的百姓过足了瘾才结束。

    士兵们辛苦一场,京城的百姓自然不好意思就这样让他们离开,招待一下总是要的。

    五十个人的饭菜对现在的各坊来说也是个不小的负担,毕竟战事刚刚结束没多久,京城里的物资供应并不充足,物价也贵。而且华夏人好面子,特别是这些帝都百姓,太次的饭菜也拿不出手,所以这顿用来招待金州军士兵们的饭菜对各坊来说着实凑得不容易。

    金州军演出的这些里坊都是京城里平民百姓居多的坊市,权贵之家很少,自己都吃不饱,能够为了听几首歌将自己口里的粮食拿出来,真的挺为难他们了。

    “坊长,这饭真的不能吃,军队里有规定,不能在百姓家里吃饭。”带队的军官推辞道。

    “那怎么行。你们大老远跑到这里给咱们演出,怎么能饭都不吃一口就走,说出去这不是打我们的脸吗?一定要吃了再走。”坊长当然不干,拉着坊中的老人阻止金州军离去。

    “真的不能吃,吃了就是违反军规。”带队的军官也很为难,总不能将百姓扒开直接走人,那样太不礼貌了。

    “这饭菜都做好了,不吃岂不浪费了,一定要吃了再走。”

    “对,你们今天就是我们的客人,哪有饭都不吃一口就走的。”

    ……

    周围的人也是七嘴八舌的,似乎金州军空着肚子离开让他们受到了莫大的侮辱。

    带队军官实在没有办法,想了下从怀里拿出一锭银子,递给坊长说道:“那这样吧,饭我们吃,但是这银子您也一定要收下,算是我们给坊里孤寡的一点心意。”

    这银子足有二十两,比置办饭菜花的钱多得多,坊长捏在手里,收也不是,不收又实在舍不得。

    周围的人见金州军给了这么钱,都有些惊讶和眼馋,但是又不好意思开口让坊长收下,表情有些尴尬。

    “这……”坊长有些语塞,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您要是不收下,这顿饭我们是肯定不会吃的,吃了我们回去就要受罚。再说这些钱也是孝敬坊里老人的,您就放心收下吧。”带队军官言辞恳切的说道。

    见军官态度坚决,坊长也有台阶下,就装作免为其难的收下了。

    结果自然是皆大欢喜,坊长用军官给的钱又重新添置了一些米粮,让坊里的百姓也跟着吃了一顿,虽然饭菜比较简陋,但是大家都非常开心。

    这样的一幕不光是在一个地方上演,凡是有金州军演出的地方几乎都出现了这样的情况。

    考虑到京城的现实情况,这些士兵们出发前就被叮嘱不能在那里留饭,如果实在推脱不过,可以花钱买,不过要注意下方式。

    金州军这样的做派与朝廷的军队实在是大不一样,严格的纪律和亲民的作风得到了越来越多人的赞扬,对于金州军以及鲁若麟的正面形象是一个很好的宣传。

    比起坊间百姓的那种廉价快乐,承天门前即将举行的慈善寿宴就要隆重得多了。

    会场已经提前布置好了,从各处调集过来的桌椅摆在空地上,几百张桌子将承天门前都快摆满了。

    既然座位这么多,当然就有好坏之分。离城门口和演唱台比较近的都是达官显贵们坐的地方,越往两边走,位置就越差了。不过即便如此,能够进入会场的也都不是一般人,非富即贵。除了那些受邀进来装点门面的百姓和老人。

    整个会场被京营的官兵们包围,除了几个固定的出入口,其他闲杂人等一律不得入内。

    这天上午,受邀参加宴会的人们开始陆续抵达会场。

    最先抵达的是那些普通的百姓和老人,他们难得的穿上了干净的衣服,送的礼物也非常的实在,都是一些鸡鸭、寿桃之类的普通物品。

    即便如此,朝廷的官员和内廷的太监们也没有给他们脸色,反而笑脸相迎,非常热情的将他们引到座位上,并奉上了茶水。来者是客,何况这样大喜的日子,原本就没有指望这些百姓送什么值钱的东西,心意到了就行。

    当然这些百姓的位置在整个会场的最边上,即便如此依旧让他们受宠若惊。

    接着入场的就是那些商人们了。

    因为前期就打过招呼,加上这次寿宴收的寿礼都会用来赈济难民们,所以商人们也就不用送那些价值昂贵的礼物了,折现就行。银子、粮食、布匹都可以,只要承诺一个数字事后交给朝廷就行。

    在入口处,有一块巨大的竖立纸板,上面是整个会场的平面图,并将会场划分为几个大的区域,让人看得一目了然。

    比如正对承天门和舞台的那块区域上,就明显标注了内阁、礼部、户部等朝廷衙门和勋贵府邸的位置,其他一些部门的位置依次向外延伸。

    因为位置有限,不可能每个官员都来,每个部门都只有十来个名额。除了各个衙门的主要官员,剩余的名额竞争非常激烈。这不光要看个人的人脉关系,出多少钱粮也非常重要。因为各个衙门也是有捐款任务,到时候会以衙门为单位公开宣布的。

    虽然朝廷没钱,衙门也没钱,但是官员们可不穷。除了一些确实清贫的官员,大多数官员家里都是富得流油的,就看能够榨出来多少了。

    不过在紧邻内阁的地方,留出了一张空桌,没有标明主人,非常引人注目。

    丰源号的王掌柜来得比较早,对守卫出示了自己的请帖,并奉上了礼单。白银一千两,粮食五百石,应该说已经非常拿得出手了。

    丰源号做的是粮食买卖,根基就在江南,家族在南方也颇有势力,朝中就有几位家族的官员。既然来参加寿宴,肯定不能太寒酸了,出手太多也不合适,所以王掌柜权衡再三定了这么个数字。

    看到王掌柜递上的礼单,内廷太监一脸的笑容,大声喊道:“丰源号王掌柜捐献白银一千两,粮食五百石,庚一区就坐!”

    然后看到一名官员快速将”丰源号王”写在一张小纸条上,顺势贴在了那个巨大的纸板上。

    只见庚一区几乎就在整个会场的最外边,除了那些平民百姓,没有比它更靠边了。

    王掌柜看了看,眉头就皱了起来,刚准备跟太监说一下,能不能换个更靠前的位置。只听一个太监高声喊道:“广源号陆掌柜捐献白银两千两,粮食一千石,己一区就坐!”

    王掌柜抬头看了一下己一区的位置,刚好比自己的庚一区靠前一点,顿时明白过来,原来是看钱下菜啊,谁给的钱多谁就往前坐。

    陆掌柜看了己一区的位置,也有些不太满意,想要往前挪一挪,便开口问道:“这位公公,能不能将在下的位置换到丙区或者丁区去?”

    整个会场以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来排列,最中间的是甲字区,向两边各延伸出九个区。一边为乙一、丙一等,另一边为乙二、丙二等,依次排列。

    甲乙二区最尊贵,位置也最好,是朝中大臣和勋贵们的区域。民间人士可以竞争的最好区域也就是丙区或者丁区,比较靠近会场中央。

    “陆掌柜,不是咱家不通融,只是按照你捐献的钱粮,想去丙区或者丁区可有些不够啊。”接待的太监笑盈盈的说道。

    陆掌柜好奇的问道:“那这丙区和丁区怎么个进法?”

    接待的太监非常耐心的解释道:“壬癸二区专门为京师平民百姓设立,丙、丁、戊、己、庚、辛六区则为士子、外臣,以及仁善之士设立。至于具体的标准嘛,就说这丙字区,想要进去,起码要捐银一万两,粮食三千石。”

    这个标准有点高啊。

    如今京师里粮食价格高涨,一石粮食起码可以卖到六七两,精细些的粮食甚至可以卖到上十两。这样算下来,想要到丙字区就坐,没有三万两根本拿不下来。

    正在王、陆两位掌柜有些犹豫的时候,接待太监指着纸板上最中间的一张空桌,傲然的说道:“看到这里没有?紧邻内阁诸位阁老,甲字区唯二的两桌,比一众勋贵位置更靠前,也是为民间的仁善之人预留的。只要捐献的钱粮价值在十万两以上,你就可以和阁老们平起平坐,还有可能得到皇上和娘娘的接见并赐匾,获得无上的荣光。”

    接待太监的话一下子就将周围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在了纸板上最中间的那张空桌上,眼中充满了炙热。

    这样的事情可是从来没有过,居然可以和大明帝国的阁老们平起平坐,虽然是用钱买来的,但是这样的事情在以前想都不敢想。

    唯一的问题就是,实在有些贵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