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285章 离京
    终于,诸事理定,鲁若麟也到了要离开京师的时候了。

    这次鲁若麟进京收获还是蛮大的,与朝廷的关系在表面上更加融洽了,也与多方势力达成了诸多合作,为金州军未来的发展打下了基础。离开的时候更是带走了几千的工匠和宫女,这是鲁若麟此次进京的最大收获。

    除了这些人,随同鲁若麟一起去辽南的还有朝廷派去学习的一些将领,其中以新军将领周遇吉和高杰为首,总数有十几人,由此可见崇祯对于学习效仿金州军编练新军的迫切心情。

    另外一群比较引人注目的就是那些勋贵子弟们。因为家族和金州军达成了合作,借机去金州军看一看的勋贵子弟格外的多,加上他们的随从、护卫、侍女,乌泱泱的一大片。

    还有就是一些想要搭顺风船的商人们,也想借着金州军的保护前往辽南或者济州岛。对他们鲁若麟当然非常欢迎,承诺保证他们的一路安全,让这些商人们非常欣喜。

    对于朝廷允诺派往金州军的官员,这次并没有随同一起出发,因为涉及的人员比较多,也比较复杂,需要一些时间调配。

    不过朝廷委任的济州府同知和辽南府同知倒是确定下来了,都是杨嗣昌的心腹。

    济州府同知叫林周祖,辽南府同知为闻阳楚,之前就已经与鲁若麟私下见过,算是初步得到了鲁若麟的认可,这次也随同鲁若麟回去一起上任了。

    在一番君臣相惜的戏码之中,鲁若麟结束了陛辞,正式出发返回辽南,那边还有更多的事情等待着他去处理。

    这一天,京师之中有很多的百姓来给金州军送行,可见金州军这些天在京师里花费的功夫没有白费,已经初步赢得了京城百姓的好感。

    周永胜对于此次没能进城还非常遗憾,鲁若麟意味深长的对他说道:“会有机会的,下次再来的时候就不是这般模样了。”

    金州军的士兵们出来征战多日,鞑子也杀过了,京城也进过了,已经没有了遗憾,现在只剩下对家的思恋,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家了。

    与金州军士兵的亢奋相比,随行的工匠以及他们的家眷,还有那些宫女们则要心情忐忑得多。

    好在金州军这些天在京师里的宣传也不是白费的,大家都知道金州军纪律严明,对百姓也非常好,是一支仁义之师。加上一路上金州军将他们保护得非常严实,尽量将交通工具让给他们用,物资供应上也没有短缺过,让他们的信心一直在不断的增强。

    张静睿还是第一次知道鲁若麟带这么多的工匠和宫女们回辽南,好奇的问道:“平辽伯带这么多宫女回去做什么?”

    张静睿仗着和鲁若麟相熟,老早就跟在了鲁若麟身边,暗自观察鲁若麟如何领兵,并问一些感兴趣的话题。

    不光是他,鲁若麟周围还有很多好奇的勋贵子弟,听到张静睿发问,同样用疑惑的眼神看着鲁若麟。

    “当然是带回去做事,再就是顺便给手下的儿郎们找老婆。”鲁若麟笑着说道。

    “平辽伯是要将这些宫女们指配给手下的将士?”其中一个勋贵子弟惊讶的问道。

    要知道这些宫女们都是从皇宫里出来的,虽然年纪大了一些,但是普遍姿色都不错,将她们许配给那些军汉,在这些勋贵子弟看来实在是糟蹋了。

    鲁若麟闻言摆摆手说道:“想什么美事呢,这些宫女现在可都是良民,婚丧嫁娶都由她们自己,我也不能强行干涉。想要娶她们为妻,自己去争取吧。”

    “自己争取?如何争取?”这年头的婚姻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还没有听说自己争取的。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想要娶个好老婆,就自己去追求吧。不得到人家姑娘的认可,是娶不到媳妇的。”鲁若麟想到手下的那些单身狗们为了自己下半生的幸福,变着花样去讨好那些姑娘们,莫名的就觉得非常欢喜。

    后世的许多情景在这一刻浮现在了鲁若麟的脑海中,脱单永远是华夏男人的难题啊。当然,人生赢家,高富帅们不算。

    “追求女子?这不是有伤风化吗?女子怎么能够抛头露面与陌生男子接触?”另外一个勋贵子弟皱着眉头说道。

    很明显,这就是一个读书读傻了的,连这种何不食肉糜的话也说得出来。

    鲁若麟看了他一眼,连他的问题都懒得回答了。

    张静睿看出了鲁若麟的不屑,连忙对那个勋贵解释道:“贤弟说的是大户人家的家眷,普通百姓家的女子都是要出来操持生活的,自然没有这么多的忌讳。”

    听了张静睿的解释,那个勋贵子弟想到家中的情况,顿时明白过来,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解释完了之后,张静睿扭头对鲁若麟问道:“这些女子都是孤身一人,要是有男子霸王硬上弓怎么办?”

    这就是现在社会面临的一个现实问题,一个没有家族做依靠的单身女子是很难在社会上生存下来的。现实并没有想象中那样美好,失去家族和亲人的保护,有的是各种人面禽兽将她们生吞活剥。

    鲁若麟冷笑道:“给他们个胆子试试看。我既然将她们带到辽南,她们就是我治下的子民。她们的父母兄弟不在,我就是她们的兄弟。别说霸王硬上弓了,谁要是敢轻薄一下她们,我都会让那些禽兽付出惨重的代价。”

    从来没有朝廷官员将治下百姓视为姊妹的,一般将她们视为子民,自己则是父母的角色,鲁若麟的说法非常新奇。

    张静睿看鲁若麟的态度就知道鲁若麟的话绝对不是说说而已,绝对是出自真心的,立马决定少招惹那些宫女们。

    “平辽伯,听说金州军内有女子为官,是真的吗?”由这群宫女,张静睿想到了京师中流传的一个说法。

    “你听谁说的?”鲁若麟不经意的撇了张静睿一眼。

    关于金州军内的女官,鲁若麟刻意的没有在京师中进行宣传,毕竟确实有些惊世骇俗。

    但是女官始终是一个无法避免的存在,总会在小范围流传开来,像张静睿这样的顶级贵族知道一些情况也很正常。

    张静睿没有正面回答,反而是从鲁若麟的反应中看出了一些端倪,好奇的问道:“难道是真的?金州军中真有女子为官?”

    “是真的。”鲁若麟点点头,反正这事等他们到了辽南自然就会知道,没有必要遮掩。“而且不光是有女官,整个金州军的官员队伍,有六成都是女官。”

    “什么?这么多?”鲁若麟的话让周围的一圈勋贵子弟都惊讶了。

    原本大家还把女官的事情当做一个趣闻,如今听到鲁若麟亲口承认金州军的女官占了官员的绝对多数,不禁有些骇然。

    “这还是因为这两年陆续有些士子和学生加入到了官员的队伍,所以女官的比例有所下降,最开始的时候,金州军里九成的官员都是女官。”鲁若麟不解释还好,一解释这些贵公子们的下巴都快被惊掉了。

    “平辽伯为何要用那些女子为官,找一些文人不行吗?”张静睿不解的问道。

    “你以为我不想吗?我当时是在海外荒岛,手下哪里有什么文人,逼不得已只能用那些女子为官了。”鲁若麟一副你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表情看了张静睿一眼。

    “听说那些女官出身都是……”张静睿的问题更是燃起了这些勋贵子弟心中的熊熊八卦之火。

    “这没有什么好避讳的,这些女官的出身确实不太好。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以前做过什么不重要,只要本性不坏,又努力做事,金州军就会对她们不计前嫌。”鲁若麟不太在意这些女官以前做过什么,毕竟有很多人都是被逼的,并不是主动从事那个职业。

    只要以后不犯,认真做事,金州军就会对她们一视同仁。

    “平辽伯真奇男子也。”张静睿他们不太认同鲁若麟的观点,对那些出身低贱的女官,他们绝对不会轻易改变固有的想法。但是也不会去与鲁若麟争辩,毕竟鲁若麟的夫人就是清倌人出身,要是言语不当容易激怒鲁若麟。

    “伯爷,这些女子能够当好官,处理好政务吗?”一个勋贵子弟说出了心中的疑惑。

    在他们看来,只有那些饱读诗书之人,还有他们这些勋贵之家才能做好官,区区青楼女子如何懂得牧民之道。

    “呵呵,现实往往就是这么奇妙。我当初迫不得已用女子当官,现在想来反而是一招妙棋。”鲁若麟笑着说道:“读好书就一定能当好官吗?我看只怕不尽然。”

    “这世间多的是一无是处的书生,少的是埋头实干的人才。人不能少读书,毕竟读书可以明事理、辨是非、知荣辱,还可以让你有一技之长。但是只会读书,其他的什么都不会干是肯定不行的。”

    “你们仔细想想,朝廷科考取士这么多年,中举和中进士的人不知凡几,但是真正能够身居高位的肯定是有过人的能力,或者一技之长。那些只会写文章的人,哪怕中了进士,也只能碌碌无为的过一生。”

    “可见,想要在朝廷里有一番作为,靠的并不是诗词文章,而是自己的本领。这世间有才能的人何其多也,只是因为他们并不擅长科举之道,无法越过做官的那道门槛,最后只能泯然众人,英雄无用武之地罢了。”

    “金州军的官员不以诗词文章为凭,只看真本领,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一遛,自然就容易见真功夫了。”

    “金州军的女官们识文断字,能说会写,稍加训练就是一个合格的基层官员。要是自身有本领,能够脱颖而出,我自然会给予她们更高的位置。她们做事都是亲力亲为,从来不假他人之手,办事效率比那些依靠师爷、老吏的官员们不知道强了多少倍。”

    “更重要的是,她们对我的命令言听必从,不会阳奉阴违。如此上下一心,金州军才能欣欣向荣,繁盛至此。”

    幸好在场没有文官在,否则让他们听到鲁若麟的话,绝对会与鲁若麟来个誓死相争。

    鲁若麟周围都是些勋贵子弟,天然就与文官们不太对付,听到鲁若麟对文官们的讽刺,心中也是暗爽。只是他们没有鲁若麟这么有底气,敢公然说出来或者赞同罢了。

    张静睿听了这么半天,发现金州军的女官对鲁若麟来说真的非常好用。听话、有本事,也没有家族的利益牵扯,是一个非常单纯的官僚群体,除了出身有些低贱。

    不过正是因为出身比较低贱,在其他地方她们绝对不会有这样的待遇,对鲁若麟只会更加忠诚,反而是一个大大的优点。

    只是有这么多的女子为官,大明的读书人肯定会比较排斥,不愿为鲁若麟效力,自然就会影响到鲁若麟吸引人才。

    “金州军大肆任用女子为官,只怕会绝了很多读书人前往金州军效力的念头,平辽伯可有想过其中的利弊得失?”张静睿今天完全就是一个好奇宝宝,问了很多平时不方便问的问题。

    “金州军唯才是举,真正有才能的人还会害怕与一群女子竞争吗?如果连一群女子都竞争不过,想来也不是金州军想要的人才。”鲁若麟的话让张静睿无法反驳。

    “只是让女子为官毕竟有违纲常啊。”旁边的一个勋贵子弟实在忍不住了,出言怼道。

    “纲常?哼,人都活不下去了还讲什么纲常。也只有你们这些衣食无忧的贵公子们在乎这些,你随便去找一些流民问问,现在是纲常重要还是吃饭穿衣重要。”

    “先秦之时,孔圣人之世,也没见讲什么纲常,大家还不是一样活得好好的,也没见天道崩殂啊。可见这些东西不过是后人强加在自己身上的枷锁罢了。”

    “祖宗的东西,好的就留下,不好的就应该抛弃,只有与时俱进,才能长久发展,墨守成规只有死路一条。”

    这些勋贵子弟陡然发现,鲁若麟居然还是一个变法派。

    要知道变法一般都没有好下场的,也不知道鲁若麟最后的结局会如何。

    一路闲聊,金州军来到了通州。天气渐暖,运河也已通航,通州码头上停满了船只。金州军将沿运河前往天津,再出海去辽南。

    在陆路交通不发达的情况下,还是坐船更舒服一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