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293章 金州军的议事风格
    幼军营的事情在场的众人除了鲁若麟和王大海,其他人都不能插手,那是鲁若麟的心头肉。所以这个建议只能由王大海来提,其他人都需要避嫌。

    当然因为涉及到教育问题,刘雅婷也有资格参与幼军营的管理,但是在这样的大事上依然没有发言权。

    这些年金州军陆续从大明本土和金州军内部收留了很多的孤儿,加上一些官员的子弟以及资质比较好的百姓子女,构成了现在的幼军营。

    幼军营现在的总人数已经接近三千人,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军事化管理学校。所教授的课程比一般学堂也更加的丰富和繁杂,培养出来的人才也更加优秀一些。

    为了让他们的眼界更开阔,鲁若麟甚至为他们找了几个西洋人做老师,专门教授西方科学和地理知识。从起点上来说,他们就比一般的孩子要高得多,思维也更加活跃,综合素质更是强了不止一筹。

    因为幼军营的特殊性,他们对金州军和鲁若麟非常的忠诚,有点鲁若麟私军的味道。

    对于这些好苗子,金州军的军队和各个部门早就眼馋了,只是鲁若麟不发话,没人敢开这个口。

    “六年了,浩然都快十五了,确实可以出来长长见识了。实践出真知,也不能老是关着门学习。”鲁若麟也不是固执的人,何况王大海说的也很有道理。

    “这样吧,你将幼军营年龄适合,又成绩比较优秀的安排一些人到辽南来工作,在工作中学习比一味的读死书肯定要强得多。出来了也不算他们毕业,只有工作完成合格才算正式毕业。以后这将作为幼军营的一项规定,就叫毕业实习。”

    鲁若麟一锤定音,让在场众人都心头一喜,暗道:又多了好多帮手。

    说完了幼军营的事情,柳如是就坐不住了,抢在其他人前头就发言了:“大人,辽南一下子涌来这么多人口,我们文宣司人手严重不足。我也不要您给我安排幼军了,给我们多配一些戏班子行不行?”

    闻阳楚看到柳如是发言,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要说能够在这里开会的女官姿色都不错,不过还是柳如是最为出众,让人看着就赏心悦目。

    听到柳如是向鲁若麟要戏班子,这就让闻阳楚有些诧异了。

    戏班子那是什么?下九流的勾当。戏子更是遭到人们的唾弃,这柳如是居然在如此重要的场合向鲁若麟要戏班子,实在是太有点儿戏了吧。

    不过闻阳楚见鲁若麟一点生气的样子都没有,反而非常认真的对待柳如是提出的要求。

    “我也想给你多配些人手,可这戏班子不比其他,本来就少,培养一个合格的戏班就更不容易了。江南一带愿意为金州军效力的戏班我都给你找来了,还想要人手,只能自己想办法。”鲁若麟不是魔术师,也变不出更多的戏班子。

    要说戏班子绝对是文宣司宣传工作中的绝对主力,比《兴汉月刊》的影响力大多了。

    《兴汉月刊》针对的主要是高端识字人群,戏班子则是面对所有百姓,受众面就比《兴汉月刊》大得多。

    自从《流民王小二》、《梁山伯与祝英台》这两个戏剧大获成功之后,这样的表演形式开始风靡金州军,并逐渐向江南一带传播开来。戏班子从唱那些晦涩难懂的曲调变成了演出一幕幕情景剧,普通的百姓都能够看得懂,而且也更加贴近现实生活。

    仿佛发现一块新大陆的文宣司开始陆续创作出了一系列脍炙人口的剧目,深受百姓们喜爱。这些新剧要么宣扬爱国,要么宣扬仁善,或者宣扬勤劳勇敢,有时候也会讴歌爱情,更多的时候是多种积极价值观在一部剧里综合体现。

    在长期的潜移默化之下,很好的引导宣传了社会的正能量,慢慢的为百姓们树立正确的价值观。

    不要小看宣传的作用,平时可能看不出有多大的用处,但是会慢慢的引导社会风气,改善社会环境。而且关键时刻还可以激励人们的斗志,使得大家更加团结。其发挥的作用并不亚于军队,而且成本更低,对社会的破坏性更小。

    见效果如此好,后续金州军又陆续从大明招募了很多的戏班子,将宣传工作全面铺开了。

    但也不是所有的戏班都愿意来到海外吃这碗饭的,有一些戏班甚至本身就是富贵人家自己养着的,所以能够招募过来的毕竟有限。

    虽然戏班受到热捧,但是老百姓对于子女从事演戏这个职业依然有些抵触,从心底里还是认为这是一个低贱的工作,这种观念绝对不是短时间可以扭转过来的。

    “北地与江南风俗不同,口音也有差异,所以想要开展好宣传工作,还是要从北方寻找文宣人员。我需要大人您授权文宣司从这些移民里选拔人才开展工作,特别是那些宫女们,文宣司希望有优先的选拔权,并且授予文宣司可以任命她们为官员的权力。”搞了半天柳如是是盯上了那些宫女们。

    仔细想一想,那些宫女们有不少确实能歌善舞,与文宣司的工作非常契合。

    这些宫女可是宝贝,都是受过培训的高端人才,鲁若麟非常舍不得,但还是忍痛点了头:“那些宫女最多可以让你选两百人,至于怎么说服她们就看你的本事了,绝对不许强迫。至于流民里面的人才,我可以批给你三百个名额。”

    “多谢大人!”柳如是高兴得从椅子上跳了起来,然后盈盈的给鲁若麟行了一礼。

    闻阳楚在一旁看得瞠目结舌,一个文宣司,宣传教化的部门居然有五百人?这大大出乎了他的预料。

    要知道大明一个知府衙门全部的官吏加起来都没有这么多,当然,那些外围人员不算。

    这样算下来,这里坐着的建设、农业、商业、税务等各司的人手也绝对少不了,仅仅一个辽南金州军就要养几千吃公家饭的人,这实在有些骇人。

    但是他不了解金州军的运作情况,所以只是默默的听着不说话,决定回去后一定要好好找个熟悉的人问一下。

    文宣司的问题解决了,管教育的刘雅婷也要人,而且也是刻不容缓,毕竟还有那么多的孩子等着上课呢。

    这个时候鲁若麟专横了一把:“将移民里面读书识字的人都集中起来培训,搞个突击速成班,让他们尽快掌握拼音,先把学堂的架子拉起来再说。”

    “移民里面还有一些举人和年纪大的,只怕不能把他们也集中起来搞培训,否则容易引起纠纷。”崔永建马上提出了异议。

    “那就将举人和年纪大的排除,其他人边教书边培训。先做一段时间的先生再说,以后有更合适的岗位再给他们调换。至于学堂的建设问题,你找崔大人帮你解决。”鲁若麟从善如流,马上接受了崔永建的意见。

    “是,大人。”刘雅婷的问题在几句话之间就得到了解决。

    “大人,移民中有不少德高望重之人,还有一些举子,是否抽空见一见?”崔永建问道。

    这些人都是鲁若麟从关外救回来的,被一股脑送到了辽南,一直在等着鲁若麟三顾茅庐呢。

    他们在大明就是人上人,如果不是战争的原因,是绝对不可能来到辽南的。哪怕这些人因为某些原因过来了,也不会像现在一样是以难民的身份。

    特别是那些举子,在大明他们是有做官资格的,与平民百姓已经划开了阶级距离。

    那些德高望重的人多半都是大家族的话事人,在移民中有很大的影响力。而且他们不同于那些平民百姓,他们在家乡还有资产,还有选择的余地,是可以随时回去的。不把他们安抚好,会产生很坏的影响。

    原本金州军在移民安置的时候想将这些百姓全部打散重新组合,减少那些宗族势力对百姓的影响力。但是这个做法遭到了百姓的抵触,不光那些家族掌控者不愿意,百姓也不愿意。

    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中,这些百姓真正能够相信的还是自己家族的人,除非是万不得已,他们还是愿意与自己的族人居住在一起。

    既然一下子无法改变现实状况,金州军还是适当的做了妥协,允许同一家族的人一起安置。不过也有限制条件,每个安置点最多允许一个家族安置三百人,其他的人则在附近安置,但是也不会离得太远。

    好在这样的大型家族在移民里并不多,不会造成太大的影响。而且以金州军的管理体系,也不会给那些宗族势力太多的发展空间。

    特别是商品经济发展起来,人员流动变大,加上教育的普及,宗族势力会自然而然的逐渐减弱,不可能形成大明那样掌控一方百姓生死的情况。

    对于这些人上人,鲁若麟也不想一棍子打死,能够争取还是要争取一下的。要是实在不能为金州军所用,那就让他们回去祸害大明吧。

    “过两天你安排时间见一见他们吧。”鲁若麟对崔永建说道。

    “是,大人。”崔永建也稍微松了一口气。

    这些人本事不大,口气却不小,隐隐还有些瞧不起崔永建这个朝鲜读书人的身份,让崔永建也非常膈应,自然希望尽快将他们处理掉最好。

    对那些举人,崔永建是瞧不上的,相信鲁若麟也不会瞧得上,趁早打发掉最好。

    闻阳楚对金州军的这种议事风格非常不适应,完全没有客套话,直来直去。而且也没有什么推诿扯皮,先把事情做了再说。从中也可以看出鲁若麟的权威,基本都是一言而决。

    不过鲁若麟也不是容不下不同意见的人,只要是为了做事,他的容忍度非常高。闻阳楚觉得自己需要尽快适应这种做事风格,否则会很难融入进去。

    对于带回来的那些工匠和宫女,鲁若麟也做了安排。

    “这次带回来的工匠,还有移民里面的工匠、手艺人,马上进行分类,按照各自的职能分配下去,充实各部门的实力。一定要做好安置工作,待遇比照济州岛的工匠们。他们的家人尽量安排从事与他们相关的工作,解决他们的后顾之忧。”

    这些工匠只要做好安置,马上就可以开始工作,是非常优质的人力资源。

    “是,大人。”万金山喜笑颜开的答应道。

    作为工匠协会的会长,万金山巴不得手下的工匠越多越好。

    “至于那些宫女,对于其中识字的、有过管理经验的重点培养,在旅顺开设施政学院的分院。让她们尽快学成毕业,充实到管理岗位上来。其他的人按照特长和个人意愿,分配到其他岗位去。”

    鲁若麟对宫女们做的安排其他人没有什么异议,但是闻阳楚难得的提出了反对意见。

    “大人,既然这些宫女们都可以当做预备官员培养,那些读书人只用来教书是不是有些不妥?”闻阳楚小心翼翼的说道,同时注意观察鲁若麟的神色。

    金州军众人已经习惯了使用女官,所以没有觉得有什么,闻阳楚则认为对那些读书人有些不公平。

    鲁若麟听了也是一愣,确实有些疏忽了。

    虽然他不觉得那些读书人中能够出几个好的官员,毕竟读了这么多年说不定都读傻了,但是也不能一棍子打翻一船人,还是应该给他们同样的机会。

    “闻大人提醒得对,是我疏忽了。这样吧,那些读书人也参加施政学院的培训,要是有管理潜质的也可以做官员培养。如果对当官没什么兴趣的话也可以去教书或者从事其他职业,不用做强求。”鲁若麟对闻阳楚点点头,让闻阳楚受宠若惊。

    “是下官唐突了,请大人勿怪。”闻阳楚习惯性的赔礼。

    “闻大人的意见提得很好,以后有想法直管说,不管对与不对都没关系。我们金州军就是这样的议事风格,对事不对人,你习惯了就知道了。”对于闻阳楚的主动鲁若麟还是要鼓励的。

    “是,大人,下官一定尽力。”闻阳楚也不知道鲁若麟说的是不是客套话,还是保持着一贯的谨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