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294章 同化与阳谋
    很快,其他几个重要部门的议题也顺利得到了解决,然后大家就散了,各忙各的去。

    本来今天是不应该打扰鲁若麟的,毕竟外出这么久也需要休息,只是事情太多太急,有些事情又需要鲁若麟拍板,才组织了这么一个临时会议。

    崔永建临走时拉着闻阳楚,告诉他休息两天就要赶紧上任,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哪有一点一把手对二把手的猜忌。

    在结束了会议之后,闻阳楚整个人都还是有点懵。从慢节奏的大明官场一下子来到金州军这样讲究效率的团队,还真不适应。

    还有就是办事的方法和方式也完全不同,再想像以前一样混日子看来是不可能了。

    崔永建安排给闻阳楚的是一个叫沈曲的老官吏,将由他负责闻阳楚的生活安置,以后也将在闻阳楚手下工作。

    闻阳楚的住处离知府衙门不远,一个三进的小院子,不大,但是东西都还比较齐全,属于那种拎包就可以入住的。

    当然,同知大人此行还带了管家,几个仆人、丫鬟,以及两个参谋智囊,这个小院也就勉强可以住下而已。

    不过能够有这样的住宿条件已经非常不错了,好多官员还是几个人挤一间呢。

    似乎是看出了闻阳楚的不满意,沈曲解释道:“大人,因为来旅顺的官员太多,房子一时不够用,只能先委屈一下大人了。等到天气暖和了,新城那边开始修建,条件就会慢慢好起来的。”

    “有劳沈大人了。”闻阳楚也是有涵养的人,即使有不满也不会表现出来,而且沈曲说的也是实情。

    “那大人还请好好歇息一下,下官明日再来打扰。”沈曲知道此时闻阳楚他们需要休息,也就没有多做打扰。

    “辛苦你了。”闻阳楚让管家将沈曲送了出去。

    送走了沈曲的闻阳楚并没有休息,而是将两个师爷叫到一起交流,与他们说一下今天参加会议的情况。

    两个师爷一个姓余,一个姓贺,都是有着多年衙门工作经验的老人,从闻阳楚做知县开始就一直跟在身边,是闻阳楚非常信任的人。

    像闻阳楚这样的官员一般很少直接与衙门里的吏员们打交道,少不了要师爷帮忙出出主意,甚至直接出面管理衙门里的官吏,可以说是闻阳楚的代表。

    只是原来的那种治理模式似乎不太适应金州军这边,这个情况不但闻阳楚需要调整自己的角色,两个师爷同样如此。

    在闻阳楚去开会的这个功夫,两个师爷拉着帮忙他们安家的沈曲说了不少的话,也收集到了不少有用的信息。

    “东翁,这金州军与朝廷大大的不同,每个官员都有自己分管的一摊事情,而且还不能假他人之手,必须亲力亲为,没有几分本事根本就坐不长久。”余师爷开口说道。

    “是啊,东翁。金州军完全没有什么官吏之分,也没有什么浊官和清流,有本事的话你就是一个衙役也可以不停的升官,没有上限。要是没本事,随时都有可能被辞掉,哪怕没有犯错也不行,所以那些清净无为的官员在金州军绝对待不住。”贺师爷说这个话的时候,心里还是非常羡慕的。

    余师爷和贺师爷都是秀才出身,考了几次举人都没有考中,这才死了心到闻阳楚这里来当师爷谋个出路。

    在得知金州军这里做官并不需要功名,也不看出身,只要识字会写,自身有本事,通过金州军的考核就行,这样的要求让他们非常的诧异。

    在仔细询问了考核的内容之后,要不是因为闻阳楚,他们都恨不得去参加金州军的官员培训了。

    有能力没功名的人心里有多苦,只有像余师爷和贺师爷这种长时间在官场厮混的人才最清楚。

    要说平日里衙门里的很多事情都是余师爷和贺师爷在帮闻阳楚处理,说到对政务的精通程度,闻阳楚比他们差得多。

    但是进士和秀才的身份差别让他们的地位天壤之别,一个是高高在上的官老爷,享受尊荣和富贵;一个是官老爷的帮闲,脏活、累活、苦活全都是他们做,有功劳也是官老爷的,一辈子寄人篱下。

    余师爷和贺师爷做梦都想做一名名正言顺的官员,可惜在大明那无疑是痴人说梦。按照他们的身份,最多也只能做吏,但是吏在衙门里是非常受人歧视的,而且也没有前途可言,绝大多数的读书人是不屑为之的。

    金州军的培训与考核并不是考核令人头皮发麻的四书五经八股文,而是培养和考核实用型技能。包含算学、拼音、地理、历史、典章制度、法律条文等,都是以实用为主。

    金州军非常重视理念上的教育,对官员的素质也有严格的要求。如果不能认同金州军的治理理念,即使再高的才能,金州军也不会要。

    虽然考核合格之后只能从基层的官员做起,但是只要你有能力,会做事,想要升起来也是非常容易的。特别是金州军现在处于快速发展的阶段,机会非常多,也非常容易出头。

    闻阳楚也不傻,从两位师爷的言语中就知道他们动心了。不过碍于主从多年的关系,他们不会开口离去,否则名声就坏掉了。

    “这个考核难不难?”闻阳楚问道。

    “听余大人讲,只要认真学习,并不难通过。其实这个培训更多的是灌输金州军的治理方式,能够更快的融入进去开展工作。连那些识字不多的书生,还有从良的青楼女子都能通过,想来不可能太苛刻。”余师爷回答道。

    “原来如此。”闻阳楚点了点头,并没有接着往下说,而是问起了另一个问题:“你们说平辽伯对我究竟是什么意思?是真的要重用,还是有什么其他的意图?”

    不是闻阳楚生性多疑,而是作为朝廷委派的官员,立场上天然就与金州军有差异,不能不怀疑鲁若麟这样做的用心。

    “东翁作为朝廷打入金州军的契子,朝廷是希望通过东翁扩展朝廷的影响力,慢慢将金州军真正的收为朝廷所用。这个意图不但大人心里清楚,金州军上下同样不可能不知道。但是平辽伯依然毫不犹豫的就将大人接纳并委以重任,在我看来,无外乎两个原因。”余师爷想了一下回答道。

    “哪两个原因?”闻阳楚立马严肃起来。

    “一个原因就是平辽伯对大人的认可。听说当初如果没有得到平辽伯的认可,大人也不会被委派到辽南来,不知可是真的?”余师爷问道。

    “确实如此。杨阁老也曾对我说过,金州军与大明不同,没有实干之才是无法立足的。我也是因为办过一些实事,才会被杨阁老选中。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平辽伯才会同意我到辽南来上任。”说起这个事情闻阳楚还是非常得意的。

    闻阳楚只是一个三甲进士,一直都在地方上打转,按说前途比那些京官差远了。不过因为他在地方上比较务实,这次才会被杨嗣昌选中委派到辽南来。

    虽然说到辽南来肯定会面临很多困难,而且前途未卜,但是其中也蕴含着机遇,就看各人怎么看了。

    而且为了补偿闻阳楚,朝廷将他从知县一步提拔到同知,也算是超拔了。

    “看来平辽伯对东翁也是做过一些了解的,否则不会轻易让一个自己看不中的人来到辽南。”贺师爷在一旁附和道。

    “应该是如此。那就要说到第二个原因了,既然平辽伯明知东翁代表的是朝廷,是朝廷渗透金州军的契子,那为什么平辽伯一点都不担心,非但没有架空东翁,反而委以重任?”余师爷这是卖了一个关子。

    闻阳楚也非常给面子的应和道:“为什么?”

    余师爷得意的说道:“那说明平辽伯一点都不担心底下的官员和百姓倒向朝廷,反而有把握收服东翁。”

    “收服我?平辽伯哪里来的这么大的自信?”闻阳楚有些不信。

    余师爷则从另一个角度为闻阳楚分析:“东翁对平辽伯印象如何?”

    “尚好。平辽伯骁勇善战,又治理有方,是难得一见的人才。更难得的是不同于一般的武人,他体恤百姓,平易近人,所帅之师也纪律严明,与百姓秋毫无犯,殊为难得。”闻阳楚实话实说,并没有掺杂偏见。

    “那东翁对金州军的官员们又如何看?”余师爷继续问道。

    闻阳楚似乎有点明白了余师爷的意思,叹了口气说道:“都是实干之才,一心想要做一番事业的。至少没有看到什么勾心斗角,即使有所争论,也是就是论事,不涉及其他。”

    “那是在金州军做事顺心,还是在朝廷做事顺心?”余师爷似笑非笑的追问道。

    闻阳楚思索了一会,还是遵从与自己的本心,坦诚的说道:“如果要我选择与什么样的上级和同僚共事,可能与金州军的这帮人一起会更舒服一些,至少不用考虑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当然,金州军任用女子为官这一点实在有违伦理。”

    “东翁不过是参加了金州军的一场议事,就对金州军如此认可,可见金州军有其独特的魅力和吸引力。特别是像东翁这样的实干之才尤其容易受其感染,我想这也是平辽伯当初选择东翁来辽南的主要原因。志同则道合,时间长了,或许东翁对金州军会更加认同也说不定。”余师爷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让闻阳楚心中也有些了然。

    “你是说平辽伯想要通过让我做事来同化我?”闻阳楚诧异的问道。

    “应该是如此了。”余师爷点点头。

    “难道他就不怕我暗地里将那些官员和百姓拉到朝廷这边来?”闻阳楚辩解道。

    余师爷摇摇头:“如果是朝廷强盛之时自然会有此顾虑,但是对比金州军和朝廷治下百姓的生活,以及官员的发展前途,东翁觉得朝廷能够有多大的吸引力?”

    虽然只是简单的看了一下旅顺的情况,但是闻阳楚知道这里的状况比朝廷治下要好得多,顿时沉默了。

    贺师爷也在一旁感叹道:“如今的大明早就不是皇家和百姓的大明了,已经成了豪门权贵的大明。百姓饥寒交迫、无立锥之地。寒门子弟无出头之日,能够中举和中进士的几乎都是富贵子弟,朝堂之上更是被权贵把持。反观金州军,那些刚到的流民都能吃饱穿暖,官员任免只看能力,不问出身。而且公平公正,顿时高下立判,有志之士该如何选择简直一目了然。”

    “我身受朝廷重恩,肯定不会背叛朝廷,既然金州军想要同化我,那我干脆推辞掉身上的差事算了。”闻阳楚纠结的说道。

    “东翁此言差矣。东翁忠诚于朝廷,完全不用因噎废食,大可保持初心即可。若是什么都不做,反而落了下乘。何况平辽伯行的本就是阳谋,他知道朝廷不会允许你被架空,干脆反其道而行之,赋予你更多的权利。既显得他宽容大度,又可以潜移默化的影响你。而凭心而论,东翁就愿意这样碌碌无为,最后被灰溜溜的赶回去吗?”余师爷摇着头否认了闻阳楚的想法。

    “只有东翁手上的权利越大,才能更多的为朝廷争取利益。至于平辽伯是否能够如愿以偿,关键还是要看东翁你自己。只要你坚守本心,说不定可以感化一批心向朝廷的人呢?”贺师爷也在一旁劝道,虽然这说法连他自己都有点不信。

    “势单力孤,何其难也。只能希望朝廷尽快将那些委派的官员送过来,这样或许有可能完成朝廷的目标。”闻阳楚从本心上来说还是希望能够干一番事业的,逃避并不是他愿意选择的。

    “朝廷派过来的官员为何迟迟不到?”余师爷好奇的问道。

    “因为当初平辽伯言明只要吏员,或者干实事的低级官员,导致争议颇大,所以朝廷一直无法将此事定下来。”闻阳楚无奈的说道。

    余师爷和贺师爷相视一眼,知道事情没有那么容易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