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295章 恶客
    余师爷和贺师爷刚到旅顺,看到的和听到的只是一鳞半爪都对金州军动心了,那些送过来的官吏如果都是按照金州军的要求选择的,肯定都是在朝廷不怎么得志的,到时候会心向哪边还真不好说。

    “东翁,要是朝廷送过来的官员都是按照金州军的标准选的,最后能不能成为你的助力可就两说了。”贺师爷提醒道。

    “本官明白。只是平辽伯对此非常坚持,朝廷可能也不会明白金州军对那些官吏的吸引力,搞不好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闻阳楚现在也非常担心。

    “东翁还是尽快去信杨阁老,让他有个准备才好。”余师爷建议道。

    “确实应该如此。”闻阳楚点点头,然后话锋一转:“你们也准备一下吧,到金州军那边培训一下,尽快通过考核,谋一个出身吧。”

    余师爷和贺师爷连忙起身:“我等深受大人大恩,怎可行此忘恩负义之事,还请东翁收回此议。”

    “你们多虑了,即使参加了金州军的培训和考核你们一样可以在我身边做事,而且更加名正言顺。”闻阳楚挥挥手向下压了压,示意两人不要激动,先坐下。

    在余师爷和贺师爷坐下后,闻阳楚继续说道:“你们也跟随我多年了,以前是因为朝廷规矩所限,无法给你们一个好的前程。现在既然有了这个机会,自然要抓住。”

    “我知道两位都是有大才的,只是时运不济才不能一展所长,相信通过金州军的考核对两位是易如反掌。”

    “我以后想要在金州军立足,没有信得过的帮手是万万不行的。等你们通过了考核,我再将你们调回来,想来崔知府不会为难我的。”

    听了闻阳楚说的理由,余师爷和贺师爷这才放下心来,忍着心中的开心起身回答道:“谢东翁成全。”

    第二天一早沈曲就来到了闻阳楚的住处,看闻阳楚有什么需要他帮忙的。

    闻阳楚请沈曲坐下,向他询问起了一些金州军的情况。

    “沈大人,这次安置移民,本官手底下有多少人可以调用?”闻阳楚知道移民数量众多,想要安置下来绝对不容易,就是不知道崔永建分了多少人给他。

    “负责安置工作的官员有一百多人,还不包括可以调用的军队。安照目前的情况,参谋部授权我们可以调用一个旅,三千多人的士兵帮忙安置移民。”沈曲回答道。

    “这么多?”闻阳楚大吃一惊,紧接着问道:“这辽南知府底下有多少官员啊?”

    “大概有两千人左右,而且每天都在增加。”沈曲也不知道具体的数目,因为每天都有官员从济州岛调过来。

    “区区一个辽南府,用得到这么多人吗?”闻阳楚表示非常不理解。

    对于这种认知上的差异沈曲早有预料,因为金州军与大明的治理模式完全不一样。

    “这并不多,反而远远不够。大人初到金州军,认为奇怪很正常。听说大人也是做过知县的,朝廷管理一县之地大概需要多少官员?”沈曲问道。

    “有官身的不过几人,加上二三十人的吏员,还有几十人的衙役队伍,以及数量不等的兵丁,总数也不过百吧。”闻阳楚如实的回答道。

    “应该还会有不少的帮闲吧?”沈曲也是门清。

    “那都是衙役和捕快们找的,不能算作衙门里的人。”闻阳楚是坚决不会承认帮闲也是衙门里的人的,连那些小吏和衙役他都看不上,何况是帮闲。

    “大人当初做知县时应该不是很愉快吧?那些小吏和衙役肯定没有少给大人找麻烦。”沈曲笑着说道。

    闻阳楚见沈曲不是像在嘲讽自己,最后阴着脸点点头。

    大明的地方主官都是外地人,任职几年就会离去。反而是那些小吏和衙役们,基本都是在当地扎根了几十上百年的,可谓根深蒂固。而且其中有很多都是当地大族豪绅家的利益代言人,论在当地的能量,即使是县太爷也比不过。

    当初闻阳楚为了拿回属于知县的权利,和那些小吏以及衙役斗争了好久,其过程之艰辛,现在想起来都感觉辛酸。最后还是双方各让一步,才安安稳稳的结束了任期。

    期间闻阳楚抓住机会办了几件实事,为他赢得了良好的口碑,也因此而声名在外。但是他非常清楚,县里的实际权力都在那些大地主、大商人手里,很多时候连他都要让步,并不像外界想象的那样是个作威作福的百里侯。

    所以闻阳楚对那些奸猾小吏有多么厌恶和痛恨就可想而知了。

    “不光是衙门里的小吏,出了县城,只怕衙门的命令还没有那些地方乡绅们好使。那些乡下的百姓更是只知道这些乡绅,完全不知道官府,这就是所谓的皇权不下乡吧。”沈曲话语里带着的嘲讽闻阳楚听得一清二楚。

    “难道金州军不是的吗?”闻阳楚反问道。

    “金州军连一个村长都是官府直接任命的,大人觉得官府的命令在下面好不好使?”沈曲骄傲的说道。

    人事权是一个政权非常重要的权力,特别是对一个中央集权的政府来说更是如此。只有这样才能有效的制约那些为非作歹的官员,毕竟要是做得不好,上级随时有权力撤掉你。

    “这么说来,金州军的所有官员都是拿俸禄的?”闻阳楚似乎明白了什么。

    大明朝廷只有官员是有正式俸禄的,其他的小吏、衙役等都是靠衙门里的灰色收入养活,那些帮闲什么的就更加不用说了。

    “是的。不光是官员,就是在旅顺城里打扫街道卫生的人都是在册的官府属员,是拿俸禄的。总之,只要是金州军雇佣的人员,全都有俸禄可拿。”沈曲点点头。

    这么多吃公粮的,这要花多少钱啊。闻阳楚神情有些古怪的问道:“虽然我知道金州军有钱,但是一府之地就养这么多人,是不是太浪费了?”

    “不但没有浪费,反而非常有必要。”沈曲摇摇头说道。

    闻阳楚对着沈曲一拱手,“愿闻其详。”

    沈曲的任务之一就是尽快让闻阳楚适应金州军的管理模式,自然是有什么说什么。

    “朝廷看似只用发放那些官员的俸禄,节省了很多的禄米,但是那些帮衙门做事的人难道就可以不吃不喝不花钱吗?肯定不是的。他们也要生活,也要养家,也想过上好日子。但是朝廷不发俸禄,怎么办?那就要想办法捞钱。”

    “这些人捞钱是非常容易的,因为他们身上披着朝廷的外衣。你们这些当官的看不起他们,觉得他们低贱。但是在普通百姓看来,他们就是代表了朝廷,是朝廷的人,是万万不敢得罪的。”

    “他们就这样打着朝廷的旗号敲诈勒索,百姓是敢怒不敢言。朝廷看似节省了很多的俸禄银子,但是损失的却是百姓心中的威望,以及大量原本可以被朝廷拿走的财富。”

    “这些人欺负的都是谁?大户人家他们不敢惹,甚至他们本身就是大户人家出身,残害的只能是那些势单力薄的小老百姓。这些百姓过得战战兢兢,生怕哪一天被他们整得家破人亡。”

    “太平年间这些人即使做了些坏事,但对朝廷的影响还不是很大。但是日积月累、水滴石穿,百姓心中的怒火是一直藏在心里的,只等着爆发的那一天。”

    “如果你让百姓选择是每月只用出一点点钱粮,这些小吏和衙役就不再骚扰迫害你;还是选择一分钱都不花,随时都有可能被这些人敲诈勒索,甚至害得家破人亡。那些小老百姓肯定愿意选择前者。”

    “金州军收取税赋,然后雇佣大量的官府人员,给他们发足够的俸禄。看似花费高了,其实在最大程度上避免了那些官府管辖不到的地方被其他人攫取了权力。使得官府的统治更加稳定,基础也更加牢靠。”

    “而且官员们都有了俸禄,也就没有借口再去为非作歹,否则金州军的律法首先就不会放过他们。官员们不敢为非作歹,社会就更加安定,百姓就可以安心生产,缴纳更多的赋税。”

    “一旦官府的收入更多了,就可以逐步改善生活环境,建立强大的军队保护百姓的利益不会遭受损害,为百姓的生产和生活保驾护航。这样下去,金州军只会越来越强大。”

    “所以金州军从方方面面管理着百姓的生活,从来不会将权力假他人之手。宁可花费多一些,也不能开这个口子。这个口子一旦开了,就再也收不回来了。”

    闻阳楚听了犹如醍醐灌顶,张口就问道:“既然那些官员都是拿俸禄的,岂不是对官府言听计从?”

    “当然。端人碗受人管,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而且金州军的官员流动性很强,到了一定级别随时都有可能调动到其他地方去,彻底断绝形成地方家族垄断势力。权力只能掌握在官府手里,谁也不能将它拿走。”沈曲神情坚定的说道。

    听沈曲讲了金州军的治理模式,闻阳楚心里涌出阵阵羡慕。

    没有吃过那些坐地虎的苦,就不会知道官员对这种说一不二的权力有多渴望。要是朝廷的统治也是这样的,绝对不会落到如今的田地。

    但是仔细想一想,又觉得完全没有可能。

    大明从建立之初就是皇权与乡绅共治天下的模式。在初期,这种模式很好的帮助太祖皇帝收取了天下的人心,并支援他夺取了天下。

    只是发展到以后,这些乡绅的力量越来越强大,也越来越脱离了朝廷的掌控,甚至反过来试图掌控朝廷,致使朝廷的力量越来越衰弱,在各个方面都开始力不从心了。

    朝廷和地方的离心离德,使得大明逐渐走向衰败,连区区满洲鞑子都打到京城了,可见朝廷现在的处境有多狼狈。

    金州军则不同,治下的百姓基本都是流民,原有的宗族结构已经被破坏,为官府将政权建立在最底层扫清了障碍。一旦这个规矩形成了定式,即使以后有家族势力想要掌控基层政权,也会非常困难。

    想明白后闻阳楚也很无奈,这是打娘胎里带出来的毛病,已经没治了。除非朝廷跟那些乡绅们翻脸,不过那也意味着大明完蛋了。

    既然这个问题闻阳楚无能为力,他也不愿意再去多想了,对沈曲问道:“我观金州军女官颇多,分给我的这一百多官员里女官有多少?”

    说到这里,沈曲有些不好意思的回答道:“有五十多人。”

    “竟然有一半多?”闻阳楚有些不太自然的说道。

    作为一个正统的大明官员,与一群女人共事确实令他有些为难,让他觉得非常别扭。

    “大人,我们这还算好的。因为移民工作非常辛苦,所以只分给我们五十多名女官,其他部门有的女官占到了七成还多。而且您没有与女官们共事过,所以可能对她们有些误解,其实她们都是非常能干的。”沈曲连忙解释道。

    “再能干也是女子啊。实在是……”闻阳楚有苦说不出,金州军女官势力庞大,有些话是不能乱说的。

    沈曲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不怕大人您笑话,其实下官上面还有分管的上司,是张慕瑶张大人。其实她才是您的副手,只是因为她是女子,怕您不适应,这才派下官过来协助您的。”

    “什么?我的副手是个女官,这万万不行!”闻阳楚还没有做好与女官一起共事的心理准备,特别是这个女官还是自己的副手。

    “大人还请放心,张大人精明强干,为人又比较谦和,很好相处的。她负责移民工作已经很久了,有非常丰富的经验,对大人您的帮助会非常大。说实话,下官都是张大人带出来的,严格说起来,下官还要称呼张大人一声老师。而且张大人是平辽伯亲自任命的官员,也不是说换就能换的。”沈曲连忙劝解,并为张慕瑶说了不少好话。

    闻阳楚也知道换人是不可能的,神色非常别扭的说道:“怎么她一个女子居然比你的职位还高?”

    “张大人是最早一批来金州军的女官,当初是受过平辽伯亲自教导的,能力非常出众。这些年一直在做移民的安置工作,成绩斐然。原本平辽伯有意让她担任辽南府同知的,只是因为朝廷委派了大人的缘故,才以通判的身份协助大人安置移民。”沈曲说这番话的时候,神色很是有些诡异,似笑非笑。

    闻阳楚听了也有些尴尬,搞了半天原来自己是个恶客,抢了别人的位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