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296章 大棒和胡萝卜
    休息一天的鲁若麟开启了工作状态,视察旅顺这段时间的各项情况,特别是移民的安置问题。

    虽然他相信手下官员的工作能力,但是没看到具体的情况始终不会放心。这些移民是辽南发展的基础,能不能将辽南建设起来,这些移民是重中之重,容不得半点闪失。

    在下去查看之前,鲁若麟接见了移民中的那群上等人,也就是那些大家族的掌控者和一些举人、秀才们。

    对于终于能够见到鲁若麟,最兴奋的就是那几个举人了。

    他们自认为高人一等,必定会受到鲁若麟的重视和重要,说不定还会来个三顾茅庐、礼贤下士之类的戏码。至于要不要到金州军做官,他们还想看看鲁若麟开的条件,举人老爷该有的矜持还是要的。

    在知府衙门的会客厅,这些移民中的上等人正襟危坐,等待鲁若麟的出现。

    几个大家族的族长坐在了前面,不光是因为他们族长的身份,更重要的是他们本身就有举人的功名。

    排在几个举人族长后面的是几个举人老爷,举人的身份让他们比其他都要高贵一些,这里一切以官位和功名说话。

    后面的就是其他的大、小家族代表,以及几个秀才的代表,其中吕墨颂就赫然在列。

    如果鲁若麟仅仅只是一个总兵,这些举人老爷们也许还会展示一下文人的高贵。但是面对已经封爵的鲁若麟,他们只有仰望的份。

    爵位之尊贵可见一斑。

    在接见的人员到齐之后,鲁若麟龙行虎步的踏入了会客厅,在主位上坐定,厅内众人连忙起身行礼:“参见平辽伯。”

    “诸位免礼。”鲁若麟和颜悦色的说道。“本伯因为军务繁忙,一直未能与诸位一见,实在非常抱歉。”

    “伯爷言重了。”众人连忙挤出笑容,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

    “诸位在旅顺过的可好?”鲁若麟笑盈盈的对着在场扫视了一圈。

    “很好,很好。”

    “金州军照顾的很周到。”

    “我等还未感谢金州军救命之恩。”

    ……

    “那就好。辽南百废待兴,正是诸位大展身手的时候,金州军欢迎各位在辽南大展宏图。”鲁若麟满意的点点头。

    “我等也有意为金州军的发展尽一份力,只是知府大人说出仕竟然还要参加什么培训和考核,实在是莫名其妙。我等俱是朝廷的举人,原本就有出仕的资格,何必多此一举。”早已按捺不住的王举人抱怨道。

    “是啊,还是和一些学识浅薄、出身低贱之人一起培训,实在是不可理喻。更令人气愤的是,居然还有青楼女子,实在是污秽不堪。听闻金州军中有众多女子为官,实在有悖常理,还请平辽伯早日拨乱反正,多用我辈读书人,如此方为正途。”陈举人也是在一旁慷慨激昂,一副为鲁若麟好的样子。

    周举人则在一旁疯狂的给王举人和陈举人打眼色,可惜两人完全视而不见,白瞎了他浪费了半天表情,最后只能神情尴尬的朝鲁若麟笑了笑。

    那些老者更是犹如看傻子一样看着王举人和陈举人在那里大言不惭,但是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实在是老奸巨猾的很。

    也许他们心里同样如此认为,但是绝对不会轻易说出来,何况是在如此大庭广众之下。

    而且金州军的女官已经成了气候,岂是说换就换的。即使鲁若麟有这个打算也只会慢慢的一步步来,冒然全部换掉只会让金州军的统治陷入混乱。

    “你二人可懂算学、刑名、理财之术?或者水利、营造?可懂农学、天文、地理?或者擅长与番人打交道,实在不行会练兵打仗也可以。”鲁若麟对王、陈两位举人问道。

    “此等下乘之学何需学习,只要熟读四书五经、圣人之学即可。”王举人不以为意的说道。

    “正是,圣人之学博大精深,可理世间万物,习此足矣。”陈举人点头附和道。

    “辽南如今移民众多,急需人员对其进行安置,我分一万人给你们,限期安置好,可能做到?”鲁若麟没有生气,反而心平气和的说道。

    “此等琐事自有衙门里的属官和小吏负责,我等只需督促他们将事情办好即可,何需亲力亲为?”王举人理所当然的回答道。

    “看不出来你们还是汉高祖那样的人物,擅长驭人之术。”鲁若麟养气功夫十足,继续问道:“那你们可有什么章程?好让那些属官和小吏遵循。”

    “如何安置流民,朝廷自有典章制度,按照规矩来就可以了,何需费心。”王举人见鲁若麟只与自己和陈举人说话,以为他对自己另眼相看,显得非常得意。

    哪知鲁若麟对他们早就不耐烦了,这是典型的眼高手低之辈,偏偏还自命非凡,于是换了一副面孔,讥笑道:“照你们这样说,这样的官位可有可无,就是在那里栓一条狗也没什么关系啊。”

    鲁若麟的比喻让在场的众人全都惊呆了。这是把王、陈两位举人比作狗吗?全都不可思议的看着鲁若麟。

    王、陈两位举人更是脸色大变,呆立在了那里。

    “四肢不勤、五谷不分、手无缚鸡之力,甚至无一技可以谋生,除了会背几本书,尔等又有何本事?又做了何等利国利民之事?是种了一粒米还是织了一匹布?就你们这样的货色也敢瞧不起这个看不起那个,简直丢尽了读书人的脸!”

    “就是你们瞧不起的那些人不但养活了自己,还用自己创造的财富养活了朝廷和你们,你们才能做高高在上的举人老爷。没有了他们,你们什么都不是!”

    “还什么不屑与他们一起培训,辞退女官,你们以为你们是谁?在我的眼里,他们比你们值钱一百倍!在没有证明自己比她们强之前,你们不过是一群连青楼女子都比不过,嫉贤妒能的小人!”

    “金州军唯才是举,不问出身、不问性别!哪怕你是乞丐流民,只要是有真才实学一样可以身居高位。徒有虚表之徒,哪怕是王孙贵族,那也一钱不值!”

    “像你们这样只会读死书、当木头官,毫无其他技能,偏偏又目光短浅之辈,金州军何德何能敢收留你们,是怕败亡的不够快吗?”

    原本鲁若麟还以为王、陈能够中举,起码应该有点过人之处,所以耐着性子与他们周旋了一二。结果证明,这二人已经读书读傻了,完全无可救药,反而在那里大放厥词,这让他如何能忍。

    王举人、陈举人万万没有想到鲁若麟的言辞居然如此犀利,将他二人鄙视得一无是处,羞怒得面红耳赤,不顾身份尊卑,气得用颤抖的手指着鲁若麟:“你……你……欺人太甚!”

    “大胆!”护卫在鲁若麟身边的亲兵见王、陈两位举人做出如此无礼的举动,直接就拔刀指向了二人,将二人吓了一大跳,连到了嘴边的气话都咽回去了。

    “百里奚不过是一奴隶,最终却助秦穆公成就霸业。可见身份地位与能力和成就无关,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市井之中除了有粗鄙之人,同样不乏英雄豪杰、怀才不遇之士。”

    “所谓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在我金州军,不只是读书人可以被称为人才,其他任何有一技之长的人都可以称为人才。不问出身、不问过往,大家在一样的条件下竞争,不让一个人才被埋没,这就是金州军的用人准则。”

    “才能越高,地位也就越高,责任也会越大。即使你没有什么突出的才能,努力劳作,那也值得金州军尊敬。只要不是为非作歹,同样会受到金州军的保护。”

    “金州军欢迎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共谋发展,而不是请一群老爷来此作威作福的。送各位一句话,留与不留全凭个人。”

    “升官发财请往他处;贪生怕死勿入斯门。”

    鲁若麟用黄埔军校的门联来收尾,确实震惊了在场的众人,其中的韵味与“文官不贪财,武将不怕死”有异曲同工之妙。

    正当大家还在回味之中的时候,王举人用愤恨的眼神看着鲁若麟:“既然平辽伯看不起我等读书人,当初又何必将我们强掳至辽南?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告辞!”

    “读书人中我佩服的人多了去,像孔圣人、李白、杜甫、苏轼、王安石,还有本朝的张江陵,唯独没有像你这样的夸夸其谈之辈。”鲁若麟好不掩饰自己的鄙视。

    “还有,强掳你们的是鞑子,不是我们金州军,可不要败坏我们的名声。既然两位举人老爷对我们金州军的辛苦不领情,那我们只好将你们送回去了。我们是在什么地方救的这两位举人老爷?”鲁若麟扭头朝身边的护卫头子邢广才问道。

    “伯爷,是在冷口关外。”邢广才恭恭敬敬的回答道。

    “那就把他们送到那里去,看来我们将他们带回来让人家很不满意啊。说不定别人正准备在鞑子那里飞黄腾达呢,是我们坏了他们的好事。这样的人才,我们金州军无福消受,哪里来就送哪里去吧,不要坏了别人的前程。”鲁若麟一脸遗憾的对邢广才说道。

    “是伯爷,我马上送他们去冷口关外,绝不耽误别人的前程。”邢广才也是狠人,马上明白了鲁若麟的意思。

    “你能这样想很好。”鲁若麟满意的点点头。

    然后邢广才一声令下,护卫们架起王、陈两位举人就往外走。

    王、陈两位举人老爷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在那里大叫道:“我们不去关外,我们要回大明!”

    “鲁若麟!我们是朝廷的举人,你这样残害士子,必定会为天下所不容!”

    “诸位,你们就这样看着此辈行此禽兽之举?”

    眼见大家无动于衷,在拖到大院的时候,王、陈两位举人终于抗不住了,大叫道:“饶命啊!伯爷饶命啊!我们再也不敢了,饶了我们的小命吧。”

    可惜,鲁若麟毫无饶恕他们的意思,仿佛没有听到一般。

    在场的众人噤若寒蝉,没想到鲁若麟处理王、陈二人的手段如此激烈,将他们吓到了。

    鲁若麟见此笑了笑,对他们说道:“诸位放心,这两人虽然让人恶心,但也罪不至死。不过是让他们遭一番罪,送回大明去罢了。”

    听到鲁若麟如此说,众人都松了一口气,没有人喜欢在一个喜怒无常、戾气十足的人手底下做事或者生活,那样实在太危险了。

    郭族长连忙出言打破冷场:“伯爷仁慈,老朽佩服。”

    其他的人连忙跟上,又是一阵的吹捧。

    “其实要是真的随我的本心,这样的人恨不得一杀了之。放他们会大明,不知道又有多少百姓因此而遭殃。”鲁若麟苦笑着摇摇头。

    几个族长心有戚戚,沉默着没有说话。因为他们与王、陈二人的身份类似,有点兔死狐悲之感。

    那些秀才们则对鲁若麟的话产生了共鸣,看向鲁若麟的眼神热切了很多。只是在这样的场合下,还轮不到他们出头。

    “朝廷开科取士,最后选出来的却都是这样的货色,对朝廷和百姓来说实在是一种悲哀。”鲁若麟自言自语的说道。

    这话倒是让赵族长来了兴趣,“那平辽伯觉得朝廷应该如何取士?”

    “这个话题太深,也太大,原本不是我们可以探讨的。不过如果赵公有兴趣,我们可以私下交流一下。”鲁若麟对这些族长们还是很尊敬的,前提是不要破坏金州军的移民计划。

    “那就一言为定。”显然赵族长将鲁若麟的话当真了。

    “不敢失言。”鲁若麟点点头。

    “周举人。”鲁若麟应付完赵族长,将目光转向了一直沉默的周举人。

    “学生在。”周举人连忙起身施礼。

    “你能中举,可见是有才学的。不知你是想要回大明继续科举,还是在金州军这边为官?”鲁若麟对于没有瞎掺和的周举人印象还不错。

    “学生资质有限,能够中举已经是侥幸了,中进士是没什么希望了。如若伯爷不弃,学生愿意在金州军试一试。”周举人苦笑道。

    “好!”鲁若麟大喜,好歹保住了一个。“会读书只是才能的一种,并不代表其他的能力,不要妄自菲薄。只是金州军为官讲究实用,那些孔孟之学可以修身养性,但是用来牧民尚有不足。所以给你们安排培训并不是对你们的刻意羞辱,而是让你们快速掌握如何治理百姓和手下的官员。”

    “下官明白。早就听说金州军的官员能力出众,俱为干才,下官也想学习一下。”周举人的心态还是非常不错的,态度也非常好。

    “你能这样想最好。去施政院涨涨见识还是非常有必要的,对以后的工作帮助会非常大。只要你从施政院顺利结业,金州的所有衙门都可以任你挑。而且你也不必从底层做起,比其他人高一级吧。”鲁若麟对这些读书人打了一棒子,这个时候也需要给点胡萝卜缓和一下关系。

    “谢大人。”周举人大喜,这个条件确实比较优厚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