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297章 金州军对大地主非常不友好
    安抚好周举人,鲁若麟又对那些秀才们说道:“你们也一样,可以选择离开或者进学院培训,成绩优秀者会优先考虑。你们如果还有家人,金州军也可以帮您们接回来。”

    “你们的起点比其他人高得多,我相信学起来会比他们更快,前程也更加远大。你们有多大的能力,金州军就为你们提供多大的舞台,将来被朝廷封侯拜相也不是不可能的。”

    听了鲁若麟的话,那些秀才们热血沸腾,纷纷表示愿意留在金州军学习做事。

    特别是吕墨颂,看向鲁若麟的眼神里充满了崇拜。

    他与鞑子有血海深仇,单凭他自己肯定是不能报仇雪恨的。朝廷也是日薄西山,否则也不会被鞑子打到京师了,所以他将希望报在了金州军身上。

    原本通过这段时间的了解,他对金州军已经非常有信心了,现在见识了鲁若麟的表现,认定了鲁若麟绝对是一位英雄人物,对报仇的事情就更加信心十足了。

    因此,吕墨颂老早就打定主意要留下来,一定要在金州军里混出头来。最好是可以领兵与鞑子交战的那种,与其将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吕墨颂更喜欢自己亲手去实现。

    与吕墨颂抱着同样想法,准备留下来的秀才也有不少。

    这些秀才不比举人老爷,在大明本土并不怎么受重视,家产也没有举人丰厚。加上被鞑子肆掠一番后,基本损失惨重,没有什么余财了。

    这些秀才们即使回去后也会生计艰难,而且今后还会有被鞑子攻击的可能,还不如留在辽南为金州军效力。金州军的待遇不错,还有可能当官,这对他们很有吸引力。

    “各位长者亦是如此,如果家中子弟有愿意为金州军效力的,也可以参加学习。若是想要回去,金州军也不勉强,来去自由。”鲁若麟搞定了那些秀才,心中大定,对于那些大家族也就可以用很好的心态去面对了。

    留下来当然更好,这些大家族出来的子弟,整体素质还是非常不错的。虽然不能保证心性和人品俱佳,但是相信在金州军严格的律法下,他们也翻不起什么浪来。

    “平辽伯,老朽想要一句实话,金州军能不能挡住鞑子的进攻,保证我们的安全?”郭族长现在对安全的问题非常在意,毕竟在被鞑子俘虏过一次之后,没有人愿意再经历一回。

    “几位长者可曾去南关看过?”鲁若麟问道。

    “当然去过。不过再坚固的城池也要靠人来防守,老夫相信南关的坚固程度,但是不知道金州军坚守的决心有多大。”赵族长是个明白人。

    打仗毕竟打的还是人,没有坚定的作战意志,再好的武器和装备都没有用。历史上那些雄关险隘有多少是被强行攻克的?绝大多数还不是因为守军丧失斗志而陷落。

    鲁若麟斩钉截铁的对赵族长说道:“赵公请放心,除非金州军死光了,否则绝对不会放任何一个鞑子过南关。”

    “好,有平辽伯这句话就够了。既然金州军可以挡住鞑子,那我赵氏一族就留在辽南不走了。”赵族长非常果断的说道。

    “本官荣幸之至。辽南百废待兴,官员们也有很多经验不足,也需要赵公这样的人指点一二。这样,如果赵公不嫌弃,能否屈就为我金州军的独立督察?”对于赵族长这样配合金州军工作的乡绅,鲁若麟还是愿意接纳,并给予一定好处的。

    “这独立督察是何官职?”赵族长好奇的问道。

    “您可以将其看做朝廷的御史,专门检举揭发官员腐败、渎职,以及冤假错案。有调查权,但是没有办案权。可以不受限制的收集相关证据并上交都督府,不受其他人节制。不过,风闻奏事绝对不行,必须要有足够的证据才能立案。此职位无定员,视情况而定。但是非德高望重、心怀正义之人不能担任。”

    “金州军全境、所有人员都在独立督查的监察之列,配有专门的属员和经费,专职纠正金州军内的不正之风,打击邪恶,维护善良与秩序。”

    督察的设置是很有必要的,虽然金州军有监察司,但是并不能保证打击全部的腐败和渎职行为,这个时候设置独立督查就很有必要了。何况,独立督察还可以监督监察司,起到制衡的作用。

    而且比起监察司在暗处执法,独立督察可以光明正大的行走在百姓之间,类似于一个流动法庭一样,为百姓增加一个上诉的渠道,而不至于上告无门、铤而走险。

    “金州军内的所有人?”赵族长有些古怪的笑了笑,接着问道:“是否包括平辽伯自己,还有你的亲人?”

    鲁若麟一愣,没想到赵族长第一枪就打到了自己头上,不过随即哈哈大笑:“当然包括,我还求之不得呢。如今愿意对我说真话的人越来越少,搞得我都有点高处不甚寒了,赵公若是大公无私,指正我的错误,我将感激不尽。”

    “希望平辽伯记住你今天说的话。”赵族长满意的点点头,“既然如此,这个独立督察老夫接了。”

    “如此有劳赵公了。”鲁若麟连忙起身给赵族长行了一礼。

    一旁的郭族长面带担忧的看着赵族长,并没有露出什么高兴的神情。

    赵族长名叫康顺,字德忠,雄县人氏,是多年前的举人,与郭族长家是世交。

    赵康顺学识不差,只是运气不太好,一直没有中进士。又因为生性刚正不阿,与官场格格不入,便早早绝了做官的心思,一心在家做学问,当个田舍翁。

    赵康顺这样的性格是很难在官场生存下来的,特别是明末这个非常腐败的官场环境。遇到英明的君主还好,至少不用担心性命之忧。要是遇到暴虐的,搞不好全家都要陪葬。

    哪怕是千古名君李世民和魏征这样的历史名臣,结局都不太美好,何况是一个不太熟悉的鲁若麟。

    郭族长很是为赵康顺的未来担忧。

    不过赵康顺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自己喜欢的工作,根本不会思考今后的事情,只有满心的欢喜。

    看到郭族长对老友的关切,鲁若麟笑着对他说道:“郭公可否有兴趣也担任独立督察?”

    “老夫没有德忠那么刚直,怕是无法胜任。”郭族长摇摇头拒绝道。

    “做督察并不一定要为人刚直,只要做事认真,心怀正义者都可以做。”鲁若麟劝道。

    “多谢平辽伯看重,老夫慎重考虑一下吧。”郭族长不好再拒绝,委婉的说道。

    鲁若麟也不以为意,笑着说道:“只要郭公有意,这个督察的位置随时为您留着。”

    “老朽何德何能,实在是愧不敢当啊。”郭族长装出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看着都有点假。

    “郭公对辽南可满意?”鲁若麟见郭族长不愿松口,就换了个话题。

    “虽然现在还有些荒芜,但是前途无量,可为一方乐土。”郭族长来到辽南之后,看了很多,也听了很多,觉得要是没有鞑子的威胁,辽南的发展前景无限广阔,比时常受到鞑子劫掠的京畿强多了。

    “那郭族长可愿意留下来为辽南的发展尽一点心力?”鲁若麟笑着问道。

    这个文安郭氏的族长郭怀仁,在流民中有很高的声望,自身能力也不错,如果让他留下来,对稳定流民有很大的好处,所以鲁若麟一直在争取。

    “按照金州军的政策,每户只能分二十亩田是否不可更改?”郭怀仁神情严肃的问道。

    周围的那些大小族长们也顿时紧张起来,想来他们也非常关心这个问题。

    “纠正一下郭公的说法,不是分给他们二十亩,只是赊借的,这些田是要他们耕作几年之后用粮食来换的。不过,每户赊借的上限确实只有二十亩,除了因为奖赏或者抚恤可以获得更多田亩之外,不得再购进土地。”

    “当然随着官职的不同,获得奖励的次数变多,能够拥有的土地也会适量增加。但是一户人家最多只能拥有两百亩土地,这是上限,不能突破。”

    鲁若麟笑容亲切的回答道,但是立场没有一丝松动。

    “不能通融一二吗?”郭怀仁皱着眉头问道。

    “无规矩不成方圆,这是原则问题。想来大家也知道,大明如今大量流民造反,根本原因就是那些流民没有土地耕种,养活不了自己。所以金州军不想那些百姓造反的话,必须限制土地购买,避免土地集中在少数人手里。”鲁若麟摇头说道。

    鲁若麟的答复让这些族长们非常失望,没有大量的土地,他们的财富就不能得到保障,也无法维持奢侈的生活。即使有再多的家财,也会有坐吃山空的一天。

    这些族长们不比那些普通百姓,在家乡还是有些钱财的。即使金银财宝都被鞑子抢走了,但是土地还在,还是可以变现的。

    也许是因为屡屡受到战争的伤害,这些有钱人也迫切希望能够离开北方,到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去生活。

    最好的选择当然是南方,那里富足安定,是比较理想的居所。但是这个年代搬家是一个非常困难的事情,特别是像他们这样的大户人家。

    人离乡贱,没有足够的实力,冒然到一个陌生的地方,那简直是羊入虎口,等着被当地的势力生吞活剥吧。而且南方繁荣这么多年,土地早就被瓜分完毕,他们这些新人根本就买不到地。

    买不到地就无法立足,更加无法生根,所以一般情况下他们是不会轻易搬到一个陌生地方的。

    辽南则不一样,这里是一块全新的地方,没有根深蒂固的本土势力。而且金州军又非常守规矩,不用担心人身和财产的安全,是一个非常理想的移居地。

    只是金州军的土地限购政策使得他们无法像在家乡一样拥有大量的土地,这让他们心里始终不太踏实。

    在华夏人眼里,再多的钱财也没有土地更能带给人安全感。

    “诸公,其实你们有再多土地也没用的。”鲁若麟见他们垂头丧气的样子,对他们劝道。

    “为何?”郭怀仁不解的问道。

    “你们的那些田地肯定不是自己耕种,而是租给佃户吧?”鲁若麟问道。

    “那当然,这田地一多,肯定要租给佃户,自己种那里种得过来。”郭怀仁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

    “这就是问题所在了。金州军治下根本就没有佃户,所有农民都有自己的田地,他们连自己的地都忙不过来,哪里有时间租种他人的田地。即使是城里的那些市井之民,也是有足够的活计等着他们做,完全可以养活他们,更加不会到乡下去种地了。”鲁若麟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大地主除了要有大量土地之外,众多的佃户也是必不可少的资源,没有佃户,他们的土地价值将大打折扣。

    听鲁若麟一说,众人都是一愣。

    是啊,这里不是大明,吃不上饭,没地种的泥腿子多得是,可以任由他们选择。并且可以将佃租开得高高的,死命的剥削那些穷人,他们也只能接受,毕竟你不种有的是人等着种。

    但是辽南这里则不同,人人有地种,谁还愿意跑到地主那里接受剥削。即使鲁若麟放开限制让他们买地,没有人耕种的话也只能在那里长草。

    更重要的是,辽南这里可没有什么免税这一说,不管是谁都要交税。拥有的土地越多,赋税也就越重。即使因为开荒的原因有几年的免税期,但是今后是一直要交税的。

    在大明,这些豪强们还可以用免除朝廷赋税的手段接受百姓的投献,将他们控制在自己手下,在金州军这里,这一套挖国家墙角的手段则完全没用。

    金州军实行的是有田则交税,无地分文不用交的税收原则,也没有人头税。那些在城市里做工的百姓,他们应该上交的税金转嫁在了那些商品上面,至少从表面上看,那些拿工资的工人们是不用上交税赋的。

    即使在有需要的时候征集百姓参与工程建设和支援作战,那也是会付报酬的。与朝廷的强制劳动,自带干粮完全不同。所以百姓们根本不用惧怕劳役,反而期盼着有劳役可以参加,为自己增加收入。

    正因为金州军的种种手段,这些大户们相比百姓,在官府层面并没有多大的优势。百姓们自然不会自己好好的日子不过,跑到大户们底下去接受剥削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