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298章 你们开公司吧
    想明白了其中的关键,这些大户们都苦着脸,看来想在金州军复制大明的那一套,继续盘剥那些泥腿子是不可能了。

    “那我自己从大明招收佃户不行吗?”一个族长不甘心的开口说道。

    “所有到金州军地盘的百姓,都有资格赊借土地,或者安排进工坊劳作,其他人禁止限制他们的自由。哪怕他是你的奴仆,你也没有权力这么做,因为在金州军治下就没有奴仆。”鲁若麟神情严肃的说道。

    对于工商业来说,人员自由流动是非常必要的。买卖人口或者签订奴隶式合约自然是被金州军严格禁止的,一旦发现会受到严厉的处罚,绝对会让那些违反的人肠子都悔青。

    “我自己的奴仆难得金州军还准备抢了去吗?”一个族长被气笑了。

    “有本事你可以让他死心塌地的跟着你,金州军也不会去管这种两厢情愿的事情。但是一旦他不愿意,完全可以自由离开。即使他以前欠了你的钱,也不能成为你限制他自由的理由。这只是钱财纠纷,不涉及其他。”

    “金州军可以为你们的钱财纠纷进行调解,但是如果你因为他欠你的钱而将人打死、打伤,则与伤害平民无异,该坐牢的坐牢,该偿命的偿命,没有理由可讲。”

    “诸位,金州军的律法与大明大不相同,像买卖人口、打杀下人都是重罪,一旦被发现,谁也就不了你们,所以你们最好还是了解清楚金州军这边的规矩再行事。”

    鲁若麟神情严肃的警告这些在大明作威作福惯了的人,还想在金州军行大明的那一套,想都不要想。

    “那我把奴仆带到辽南来岂不是亏大了?”一个族长在那里叫嚣道。

    “不会,你要是能从外面带一个人来辽南,金州军会给你五两银子,这个标准对所有人都适用,只要你有这个本事都可以赚这个钱。”鲁若麟讥笑道。

    “平辽伯,这次来到辽南的百姓中,有不少人还欠我们家的银子,这个债我总可以要吧?”一个面相阴狠的老者问道。

    “正常的债务当然会受到金州军的保护,只是不知他们的借据还在不在?”这帮人当初都被清军掳走,家里也被抢劫一空,鲁若麟敢打赌,欠条什么的肯定没有了。

    这个老者脸色更加阴沉了,狠狠的说道:“没有借据又如何?他们欠我家的钱这事很多人都知道,难道他们还敢赖账不成?”

    “长者贵姓?”鲁若麟笑着问道。

    “不敢,老朽新城姜高达。”姜高达露出一脸讨好的笑容。

    鲁若麟扭头对身边的护卫头子邢广才说道:“这个姜高达欠我们金州军十万两银子和一万石粮食,虽然我们的借据没有了,但是这个事情你们是都知道的,绝对没有作假。如今辽南急需钱粮,尽快将这笔钱收回来。”

    姜高达在一旁听得愣住了,惊恐的说道:“平辽伯,我姜家何时欠了你们这些钱粮?”

    “怎么,你欠我的就不认,那些百姓欠你的就是千真万确了?谁知道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没有借条,空口白话就想要钱,你把金州军当成是什么了?”

    “记着,要么把借条拿出来,否则你要是敢跟那些百姓去要钱,那我金州军就可以去你姜家跟你要钱!”鲁若麟狠狠的说道。

    对付这种毫无人性的家伙,只有比他更狠才能制住他们。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姜高达不敢对鲁若麟发火,只能在那里小声的嘟噜着。

    “还有一点要提醒诸位,在金州军的地盘上,放高利贷是违法的。年利息最高只能到三成,超过的即使双方有合约也不受金州军的保护。至于那些什么九出十三归、利滚利之类的,你们想都不要想。而且禁止暴力讨债,否则将会受到金州军的严惩。”鲁若麟警告道。

    鲁若麟对这些大户们非常了解,高利贷从来都是他们盘剥百姓的工具,很多百姓一旦借了他们的钱,一辈子都不可能翻身。更可怕的是,可能几辈子都翻不了身,世世代代做他们的奴仆。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哪有欠钱都不能讨债的道理。”听到这个话,很多人顿时就不满了。

    “听清楚,是禁止暴力讨债,不是禁止讨债。想要通过抢东西、打人,甚至抢儿女老婆之类的手段逼债,金州军首先就会将你们抓起来。”鲁若麟对于高利贷是深恶痛绝,绝对不会给这些大户们留什么空子的。

    “不这样做哪里能够要回钱,金州军也太苛刻了吧。”一些家里有高利贷生意的大户不满了,他们还想在金州军这里复制在大明的业务呢。

    “金州军有警察、有律法司,真有人赖账,他们会帮助你们将钱要回来。你们只需要记住,他们可以动手,你们是没有资格的。”

    “而且做生意哪有稳赚不赔的,所以借钱之前你们最好先搞清楚状况,看他是不是有能力还钱再借。还有,放贷的生意不是不能做,但是你们最好先搞清楚金州军这边的规矩,别到时候吃亏了抱怨金州军苛待了你们。”

    “顺便说一句,那种在大明放高利贷的方式完全是丧尽天良、生儿子没**的事情,金州军作为一个正义的、有良知的军队,是会坚决打击的。而且力度绝对超过你们的想象,你们最好不要以身犯险,否则绝对会后悔的。”最后鲁若麟忍不住爆了粗口,实在是因为那些放高利贷的大户们让他恶心坏了。

    这些大户们终于明白了鲁若麟的态度,想要通过放高利贷发财看来是不可能了,这令他们非常痛心。

    要是在大明,他们还能通过自己的关系网想想办法,甚至将官员们拉下水。但是这些办法在金州军和鲁若麟这里完全没用,整个金州军都是鲁若麟的,鲁若麟的意志就是金州军的意志,敢拉鲁若麟下水,就看是脖子硬还是刀快了。

    “地也不让买,钱也不让放,那我们留在这辽南还有什么意义,还不如趁早回大明去算了。”其中一个大户酸溜溜的说道。

    “难道你们除了买地收租和放高利贷就不会别的营生了吗?”鲁若麟无语的问道。

    其中一个大户讪讪的说道:“偶尔也会做一些生意,但是这次鞑子过来基本都损失殆尽了。”

    “金州军的规矩不会改,如果你们确实待不住,金州军可以将你们送回去,绝不强求。如果想要留下来,有点本钱又不知道做什么营生,那就去旅顺城买些铺子吧。等旅顺繁华起来,收租也是一个不错的进项。”鲁若麟虽然对这些大户的印象不太好,但是如果能让他们留下来投资也不错。

    “如果我们回去,能不能将我们的那些族人带走?”一个大户小心翼翼的问道。

    “你觉得呢?”鲁若麟讥笑着朝他看了一眼,“现在他们可不愿意再回去做你们的佃户了,这边吃穿不愁,还有田种,辛苦几年那些田就都是他们的了,不比回去受你们盘剥强吗?”

    如果是在别的地方,这些大户们敢将那些百姓绑回去,但是在金州军,敢这样做那是嫌自己命长。

    如果不能将那些族人和乡亲一起带回去,即使这些大户们回去也无济于事。没有人剥削使唤,回去又有何意义。而且他们实在是怕了,总觉得家乡不安全,能够离开是最好。

    而搬家的话,真的没有比金州军治下更好的地方了,至少不会受到排斥。

    “伯爷,我等过来时身无分文,如今还在受金州军接济,实在是惭愧。既然我等决定在辽南安家,老家的家产还需要回去打理一下,不知道金州军能够行个方便?”郭怀仁请求道。

    回乡处理家产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田地肯定是要贱卖的,那些藏起来的金银财宝也需要万无一失的运到辽南才行。但是拿着这些钱财上路无疑是非常危险的,不光是各地的盗匪,就是那些官军和地方官同样是一大威胁。

    不要将明军想得和金州军一样,打鞑子或许他们不行,但是为非作歹绝对不逞多让。那些地方官,特别是官府里的下级官吏们,有些人心黑得很,谋财害命的事情绝对没有少做。

    所以想要将家产安全的带到辽南,没有足够的力量护卫是绝对不行的。

    虽然这个要求有点过分,但是鲁若麟还是决定帮一把。这些人可都是投资商,可以为辽南的经济建设添砖加瓦的。

    “你们统计一下,有多少人需要护送的,我这边来安排。”鲁若麟非常干脆的回答道。

    郭怀仁原本还想再哀求一下,怕鲁若麟不明白其中的难处,没想到鲁若麟丝毫没有犹豫的就答应了,让他后面许诺给些好处的话都没有来得及说出口。

    “伯爷高义,老夫感激不尽。”郭怀仁起身给鲁若麟行了一礼,那些大户们也有样学样,全都起身给鲁若麟行礼。

    “诸位以后都将是我金州军治下的百姓,对于金州军的百姓,金州军有责任也有义务保护你们的安全。不光是你们的生命安全,财产安全也同样在保护之列。这次情况特殊一点,保护的范围超出了金州军的辖区。不过因为你们人数众多,本官就破例安排人员护送。记住,以后要是遇到困难或者危险,随时可以向附近的金州军求救,他们一定会尽力帮助你们的。”鲁若麟心安理得的受了他们一礼,然后告诉他们一个金州军大大有别于其他地方的习惯。

    “真的吗?会不会太麻烦了。”郭怀仁有些不相信的问道。

    “当然了,没事的时候最好不要去找他们,那样的话他们也不会给你们好脸色看的。但是真遇到困难和危险,他们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这点你们一定要有信心。”鲁若麟再次给了他们肯定的答复。

    “金州军仁义之名古今少有啊。”

    “有金州军护送,就不用担心搬家遇到危险了。”

    “这次又要劳烦金州军了,等搬家成功老夫愿意捐银五百两以示感谢。”

    ……

    有金州军这样彪悍的护卫,他们就不用担心路上会受到盘剥和威胁了。

    “伯爷,老朽家中虽然还有一点余财,但是旅顺的地价实在太贵,就连还没建成的外城地价也在飞涨,只怕我们到时候也买不起啊。”说完了搬家的事情,马上就有人开始哭穷了。

    “是啊,是啊。这田是买不了,城里的地又买不起,这可如何是好啊。”

    “伯爷能不能给老朽们出出主意,也好安心在此地生根。”

    ……

    这帮子大户见鲁若麟变得好说话了,立马打蛇上棍,开始讨要好处。都是老奸巨猾之辈,根本就没有一点不好意思的。

    其实这些人能够坐在这里,并嚷嚷着要护卫,家中肯定还有不少的余财,只是本着能占一点便宜就占一点的心理,在那里有枣没枣打一杆子试一试。

    不过这一试还真让他们试出来了一点东西。

    “众位都是乡亲,相互之间也非常熟悉和了解。既然一家的本钱不足,完全可以合股开个公司嘛。”鲁若麟给他们出的主意就是合股开公司。

    对于合股开公司是个什么东西,在场的众人是完全不了解,听得都是一愣一愣的。

    最后还是赵康顺开口问道:“这个公司是什么意思?又如何合股?”

    赵康顺虽然接受了鲁若麟的邀请担任独立督察,但是如果能够为自己的家族争取一些合法的利益,他还是愿意的。

    “合股,顾名思义,就是合起伙做生意。至于公司嘛,可以说就是商号,但是与商号又有些不同。”鲁若麟解释道。

    “愿闻其详。”郭怀疑拱手说道。

    “以往合伙做生意,一般最多只有寥寥几个人,而且多数出资的人都会参与其中经营。这公司则不同,可以是很多人向里面投钱,但是并不需要参与经营,只需要监督并按比例分红就可以了。”鲁若麟按照最通俗的说法解释给他们听。

    “那要是那些经营的人私吞大家的钱怎么办?”有人马上问道。

    “这就需要建立一个完善的制度,从根本上减少或者杜绝此类事情的发生,维护众多出资人的利益。至于这个制度如何设计,保证在不损害大家利益的前提下为大家带来收益,这里有详细的介绍,你们可以看一看。”说完,鲁若麟拿出一本小册子,只见上面写着《股份制公司的建立与运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