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299章 开设幼军营分院
    古时候的人做生意,一般很少与人合股,大多是个人或者家族的生意。

    因为在古时候做生意是一项技术非常高的事情,没有技术、资源、人脉,想要把生意做大是绝对不可能的。

    再加上做生意灵活性比较大,还需要经常四处奔波,以当时的交通条件,沟通交流上就会存在很多的障碍。再好的合作伙伴,缺少了交流沟通和相互监督,必然会产生很多的矛盾。因为这个时候的有效监督手段太少,完全依靠个人的诚信,根本无法保证合伙人的利益。

    所以越是大的生意越是很少与人合伙,在做大时多是选用家奴或者族人来进行管理。

    当然给予权贵们干股那就另当别论,那不是正常的商业合作模式。

    这样的经营方式虽然比较单纯,减少了商业纠纷,但是对商业的发展壮大也是一种制约,而且也不能有效的整合资源。那么建立一种全新的商业模式就成为一种需要,只是大家还找不到门路。

    鲁若麟也希望推行现代公司制度,只是济州岛的商人们都是江南大族,自身实力雄厚,对于建立股份制公司没有迫切的需求,所以公司制度在济州岛并不怎么受欢迎。

    至于那些小商人,原始的合伙制度就可以满足他们的需求了,并不需要复杂的公司制度来吸引资金,他们也没有这个意识。

    辽南这边就不一样了,北方商人的实力比江南那边的商人差多了,各方面的资源也不足,论单打独斗的能力,比江南的那些大户们差远了。但是依然没有联合起来的打算,因为传统的观念深深的制约着他们,与不信任的人合伙仍然是非常忌讳的事情。

    直到这批被鲁若麟强行带到辽南的破家大族们的到来,让鲁若麟看到了推行公司制度的一个契机。

    这些破家大族们已经失去了大部分的家产,自身实力受到了严重的削弱,单个人或者家族做生意的话,根本无法与那些大资本竞争。虽然单个家族的实力弱小,但是如果联合起来的话,还是有得一看的。

    毕竟这个时候的大户们都有藏银的习惯,虽然家族被鞑子攻破,但是只要人还在,那些藏银就能够派上用场。积少成多之下,本钱还是不少的。

    而且这些大户们虽然嘴上说着要把家搬到辽南来,但是老家肯定不会完全放弃,这样的话在大明本土的关系和资源并没有完全丢弃。各家联合在一起,也是一个不小的优势。

    现在困扰他们的就是,联合起来如何保证自身的投入和收益不会受到侵害,股东这么多,又该如何保证公司的正常运营。

    这时,鲁若麟就拿出了股份制公司这剂良方,为他们排忧解难来了。

    当然,受限于现在的条件,肯定不能完全照搬现代公司制度,但是大概的框架还是可以提供的。

    鲁若麟当然不是只拿出了一本《股份制公司的建立与运营》,而是早就印了好多本,在场的众人每个人都发了一本,连那些不太可能参股的秀才们也没有放过。

    虽然这些秀才们参股的可能性不大,但是这并不妨碍让他们多了解一些。新生事物嘛,就是要多推广,多一些人知道也是好的。

    “各位可以拿回去好好的研读,再一起商议一下,如果还有什么不懂的,可以直接去商业司找人询问,那里会有人为你们解答。”鲁若麟的时间宝贵得很,不可能陪着他们耗在这里。

    “我等一定好好研读,不辜负伯爷的一番心意。”大户们连忙起身送鲁若麟离开。

    开完会的鲁若麟直接去视察移民安置工作,这是目前最重要的事情。

    因为鲁若麟来视察,负责移民工作的闻阳楚、张慕瑶,以及沈曲等官吏全程陪同,为鲁若麟介绍移民工作的情况。

    第一站鲁若麟就来到了码头,这里是移民在辽南的起点。

    每天都有大批的移民到达旅顺码头,这些移民几乎都是京畿附近失去家园百姓,被官府以三百斤粮食的价格“卖”给了金州军。

    因为救助的比较及时,这些百姓很多都是以家庭为单位一起送过来的,有老人、有小孩,还算比较完整。

    这样以家庭为单位的移民是金州军最欢迎的,这样的移民能够更快的安定下来,也更加的稳定,发展起来也更快。所以,虽然明知道用三百斤粮食换老人和小孩有些吃亏,但是金州军依然坚定的执行着与朝廷达成的协议。

    朝廷和那些大户们对于这些完全做不动活的老人,或者还在吃奶的娃娃也能够换来三百斤粮食,在嘲笑金州军大傻缺的时候,心底里还是非常佩服的。

    原本金州军有足够的理由不接收这些老人和娃娃,或者将换取的粮食数量压一压。但是金州军没有这么做,依然坚持只要是喘气的都是这个标准,使得很多的老人和娃娃得以活命。

    一些失去父母、亲人的娃娃原本面临着被抛弃的命运,现在也得到了被拯救的机会。而且因为他们吃的少、容易携带,反而更加吃香。

    很多流落各地的孤儿们因此被特意的收集起来送到天津换取粮食,反正金州军不会过问这些孩子的来历,只要是人就来者不拒。

    因为这个政策,不同的移民团体中甚至还引发过偷孩子的热潮,造成了很多的纠纷。最后为了自己的利益,各地官府对这些孩子那是严加看管,生怕自己的财源被别人抢走了。

    好在金州军及时做了弥补,在接收到孩子之后,会召集丢失孩子的父母来认领。因为已经完成了粮食交易,这个时候除了亲生父母,很少有愿意冒充孩子父母来接走孩子的,也使得绝大多数孩子都回到了自己父母身边。

    正是这一系列的做法,让金州军的名声和口碑再度上扬,达到了极高的地步,移民里因此而感激金州军的人不计其数。

    鲁若麟眼前看到的就是一群刚到的孤儿。

    这些孤儿年纪都不大,最小的甚至还需要人抱着。路上负责照顾这些孤儿的是金州军在流民中临时雇用的一些妇女,那些奶娃们就被这些妇女抱在怀中。

    这些孤儿们虽然在天津的中转站调养了一些时日,过上了几天好日子,但是没有大人做依靠的他们依然胆小而谨慎,对陌生的环境充满了警惕和恐惧。

    “娃儿们不少嘛,像这样的前面到了多少?”鲁若麟问道。

    作为现在负责移民工作的最大官员,原本这个问题应该由闻阳楚来回答,但是闻阳楚刚到,工作还没有熟悉,自然不可能答的上来,只能由张慕瑶来回答。

    好在张慕瑶还是非常懂分寸的,先向闻阳楚看了一眼,见他轻微的点了点头,就开口说道:“加上今天到的,这样的孩子已经有快两千人了。”

    “这么多?”这个数字有点出乎鲁若麟的意料。

    按道理,能够在战乱中活下来的小孩都是有父母或者亲人照顾的,没有依靠的小孩很难活到现在。所以到达辽南的孤儿应该不会太多才是,但是现在的情况却大大超出了原本的预计。

    “因为这些娃儿也能换三百斤粮食,这里头的赚头大了去,所以京师周边的孤儿都在疯狂的往天津送,所以才会有这么多的孤儿到了辽南。”张慕瑶哭笑不得的说道。

    “这是好事,来的越多越好。虽然我们现在是吃了点亏,但是只要坚持下去回报也是非常丰厚的,这些孩子可是我们的未来。”鲁若麟听了不但没有生气,反而非常高兴。

    一旁的闻阳楚听了大受震动,在别人视这些孩子为负担和累赘的时候,鲁若麟却愿意花这么大的代价去拯救他们,这份胸襟和远见就足以让人佩服。

    “我也知道这是好事,只是这么多的孩子如何安置也是个问题。下官正想向大人请示,是不是可以在旅顺也开设一个幼军营?”张慕瑶问道。

    鲁若麟沉思一下,说道:“确实有必要。这样吧,这些孩子暂时先集中安置起来,让崔知府和刘雅婷尽快在这里建设幼军营分院,并通知济州幼军营抽调部分人手过来将架子搭起来。”

    张慕瑶听了非常高兴,最大的难题终于可以解决了。“好的,我马上向崔知府打报告。”

    “对了,幼军营会有一批学员毕业,可以安排一部分人参与辽南幼军营的筹建。以他们对幼军营的熟悉,应该能帮不少忙。”鲁若麟想到刘浩然他们实习的事情,觉得安排他们协助筹建幼军营似乎非常合适。

    “这个办法好,让他们带带这些孩子效果应该不错。”张慕瑶也是眼睛一亮。

    对于这些孤儿,金州军都是单独安置的,划有专门的区域,尽量与那些成年人隔离开。毕竟这个世界并不是所有人都是善良的,也许一点点的疏忽就会给这些孩子带来永久的伤害。

    “负责照顾这些孩子的都是什么人?”鲁若麟问道。

    “管理层都是从济州岛过来,并受过培训的姐妹们,普通雇员则是在辽南就地招募的妇女们。选的都是在移民中有良好口碑、生性善良的人。”张慕瑶对这些孩子的照顾还是用了心的,如非必要,招募的都是女人。

    毕竟女人更加心细,也更温柔一些,在照顾孩子上有天然的优势。

    “恩,不错。对于这些雇员待遇上可以适当的提高一点,激发她们的责任心。如果表现的出色,在幼军营成立后可以收编为正式的职员,长期为幼军营工作。”鲁若麟对张慕瑶的工作能力还是很满意的,这些孩子的安置已经考虑的很周全了。

    “那敢情好,恐怕她们知道这个消息后干活会更加卖力了。”张慕瑶对鲁若麟的表扬也非常高兴,笑着说道。

    如果能够成为金州军的长期雇员,对这些妇女来说绝对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情,这意味着她们基本脱离了贫穷的威胁,起码可以做到衣食无忧了。

    这年头对女人来说可不存在什么长期稳定的工作,即使是有,也基本是大户人家的仆人之类的。像这种能够长期拿官府工钱的工作,对这些女人来说简直就是梦寐以求的。夸张点,她们甚至可以说自己是官府的人了。

    闻阳楚一直在一旁微笑的看着鲁若麟和张慕瑶交流工作,因为自己不是很懂,很多情况也不是很清楚,他非常明智的选择闭口不谈,只在一边学习观察。

    金州军的管理方式与朝廷真的是大大的不同,仅仅是一个孤儿的管理就有这么多的道道,简直有点刷新闻阳楚的三观。

    这种事情在朝廷基本都是随便安排一个小吏或者属官去处理,是死是活官府一般很少过问,像金州军这样由鲁若麟这个一把手亲自处理的情况更是非常少见。

    而且金州军对这些孤儿的照顾真的非常细致,虽然不排除里面有鲁若麟的一些私心在,但是对那些孤儿们来说,这已经是他们能够获得的最好待遇了。

    人大多都是有善心的,而且很容易被身边的人感染。鲁若麟这样的行为和举动就让闻阳楚非常认可,决定以后对这些孩子也要多关照一些,他对鲁若麟的认可也在无形之中又增强了。

    接下来鲁若麟全程视察了流民安置的每一个环节,并且会随机找一些移民们攀谈,了解金州军的工作情况。

    闻阳楚也是第一次仔细体验了一下金州的移民安置工作,也是受到了很大的震撼。他也终于明白为什么移民工作需要那么多的人手了。

    按照金州军整个移民安置工作的细致程度,这点人手确实捉襟见肘,所以他见到的每个官员都是忙得飞起。如果不是有很多士兵在一旁帮忙,只怕移民安置部门都要瘫痪了。

    对比朝廷粗暴的将流民赶到一起再施一些米粥,金州军的安置工作从移民们还在天津时就已经开始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