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300章 美好的前景
    这些移民在天津调养时,就被中转站的安置人员进行过初步的梳理。

    首先是分文别类,将各种职业、各种技能的人集中起来,方便今后安置分配。

    而且每个成年人都有一个身份铭牌,并被登记造册,算是完成了初步的人口普查。

    不要小看这个工作,看起来很轻松,但是人数一旦达到一定的量级,就会变成一个非常艰巨的任务。

    为了完成这个工作,天津中转站雇佣了大量的书生从事文字工作,为这些移民登记造册,并书写身份铭牌。

    在这段日子里,天津周边只要是会读书写字的,就可以在金州军那里得到一个优厚的工作。不但自己可以吃饱穿暖,时不时还可以带一些回家去,而且工钱也非常不错。

    正是因为这样一份工作,使得很多读书人可以体面的活下来,而不用丢掉尊严去谋一口饭吃。

    当然,等到大规模的移民结束,肯定就不需要这么多的书生了。不过金州军会很仁慈的继续为他们提供工作岗位,只是工作地点可能会发生一些变化,比如去济州岛或者辽南。

    治下有多少百姓,是什么结构,是怎样的年龄层次,对一个政权是非常核心的机密信息。

    在封建时代,朝廷一般只登记户数和丁口,主要的目的是为了收税和征发劳役。这就造成很多百姓为了逃避赋税和劳役,不去官府登记而成为流民的情况。加上那些大户们隐匿的人口,封建时代的人口统计其实是非常不准确的。

    有了准确的人口数据,鲁若麟就可以合理的分配资源,开设相对应的厂矿,分配各种资源,将资源的利用率最大化。所以哪怕费时费力,金州军也会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做好人口统计。

    这些移民的身份铭牌制作的非常简陋,就是用简单的木块制作而成,上面有金州军的文书写明的主人身份信息。包括姓名、籍贯、年龄、职业、特长等,以及简单的家庭情况。

    旅顺城目前的容纳能力有限,不可能让这些移民长时间的待在这里。所以每到一批新移民,就会有修整好的移民从营地里出发,或者前往指定的地点开荒,或者去分配的工厂参与建设。

    除了粮食和衣服,济州岛运来最多的就是工具,各种各样的劳动工具。

    得益于济州岛发达的冶铁工业,运到旅顺的各种工具是又多又好,有力的支援了旅顺的工农业建设。

    而且,旅顺本地的钢铁产业也在兴建当中,一旦建成,不仅可以满足本地的需求,还可以大量的向周边销售。

    这年头的钢铁可是硬通货,并且处于供不应求的阶段,造再多出来都不怕卖不出去。

    旅顺比济州岛更有优势的地方就是离原材料产地更近,成本更低、产量更多,超越济州岛成为金州军的主要钢铁基地指日可待。

    此时,鲁若麟视察的地点是即将出发的移民营地。

    这批移民将前往荒野开荒,带队的士兵和移民里指定的几个头目正在库房那里领工具,做着出发前的最后准备。

    “新岗村,带队官段文东,移民人数三百五十六人。可对?”库管正在与面前的几个人核对信息。

    “对的。”几个移民头目不敢答话,全程都是段文东在与库管交流。

    “路线和地点可曾清楚?”库管接着问道。

    “有地图和路线图,不会走丢的。”段文东文化水平还可以,能够看懂简易的地图。何况沿路都会有金州军钉立的路牌,应该不会迷路。

    而且每块区域金州军都设有服务站,为这些移民提供一些相应的帮助,包括找不到自己的安置点,所以这个问题并不大。

    “那就好。”库管点点头,“按照规定,你们可以领帐篷五十顶,牛车两辆,牛两头,独轮车三十辆。犁十副、锹三十把、锄头五十把、镰刀五十把、镐十把、砍刀二十把、菜刀十把、剪刀十把……”

    库管每说一项,段文东就对着手上的清单划一笔,直到核对无误。

    这个时候身边的几个移民头目都会用羡慕的眼光看着库管和段文东,这可是读书人,会识字写字的。而且库管和段文东用的笔都和外面的不一样,看着就比较神奇。

    库管用的是鹅毛笔,记录起来更加清晰持久;段文东用的则是铅笔,主要是方便。

    “既然没有问题,那就照着单子去拿你们的东西吧。”库管见没有问题,就递给段文东一叠单子,让段文东拿着单子去提货。

    因为东西比较多,也比较杂,不可能放在一个地方,每张单子上面的东西都各不相同。如果领到了东西,段文东就会在单子上签字按手印交给库房,那边要据此做账的。库房也会在段文东手里的总单上签字按手印,证明段文东领到了东西,这样双方都有了凭证,免得有人弄虚作假。

    虽然只是简简单单的一个签字程序,但是对于物资的管控又上升了一个台阶,而且可以避免一些贪污和腐败行为。只是完成这个流程的前提是双方都必须识字,否则肯定会产生舞弊的行为。

    朝廷的官吏和大户们就是仗着大部分百姓不识字,可以玩弄文字游戏死命的坑他们,而这些百姓却毫不知情。因为法律和政策的解释权都在这些文化人手里,百姓处于完全的被动。

    段文东带着这些村民先去领了两头牛和两辆牛车,然后再去领独轮车,接着去领了扁担之类的肩挑工具。有了这些车辆和扁担,后面的物资就可以放在上面了,方便很多。

    这些移民虽然已经听段文东说过他们可以领到那些东西,但是听说和拿到那是两回事,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

    赶着牛车,移民们忍不住的想要上前抚摸一下牛,眼睛里充满了喜悦。不过这样的行为遭到了赶牛人的制止,宝贝着呢。

    “好牛!好牛!都是壮牛,还是一公一母,说不定过两年就可以有小牛犊了。”负责照看两头牛的是移民里公认的养牛能手,一般人根本不会让他碰牛一下。

    对这个年头的农民来说,牛的价值甚至比人命还要贵,真的一点都不夸张。

    庄户人家没有牛,收成都会少很多。虽然两头牛对于一个村子来说少了一点,但是如今的情况下能够有牛就非常不错了。

    为了能够弄到牛,金州军也算是拼了老命了。不但攻占辽南时缴获的鞑子耕牛都拿了出来,甚至还从朝鲜、辽东那边购进了一批。

    因为战争的原因,今年蒙古与辽东的边贸大受影响,就连关宁军的走私生意也停了大半。不但羊毛的收购量大减,就是牲畜的交易也创了新低。但是面对金州军的急迫需求,吴襄也是使出了浑身的解数,硬是凑了一批耕牛过来,解了金州军的燃眉之急。

    随着战争的结束,关宁军与蒙古的走私正在慢慢恢复,毕竟两边都要吃饭的,耕牛的问题应该会慢慢得到缓解。

    领完耕牛和车子,就是领取各种农具了。

    金州军的农具一向以质量上乘而出名,用的材料都是好钢,比绝大部分军队的武器都要好。这些移民都是老庄稼把式,农具的好坏上手就能感觉得出来。

    “好宝贝!好宝贝!这要省多少力气啊!”

    “有这锄头,我一个人一天就能开两亩地出来。”

    “你们看这犁,又锋利又结实,这一天犁个五六亩不在话下啊。”

    ……

    这些移民们都是穷惯了的,以前能够有把铁质的农具就已经爱惜得不得了,更多的时候甚至舍不得用。因为这个时候的铁质量不过关,非常容易损坏,重新购置或者修补都是一笔不小的开销,这些百姓根本负担不起。

    很多百姓甚至不得不用石质的或者木头的农具,那个效率就可想而知了。而且人还更加辛苦,粮食的产量也会因此而大受影响。

    生产资料和生产工具对这个时代的农民来说都是个大难题,就这样还要承受地主的剥削,能够活下来真的不容易。

    在这些移民围着分配的物资兴奋的交谈时,鲁若麟慢慢了走了过去。

    鲁若麟一行人一看就知道非富即贵,无论是穿着打扮,还是周围的精锐护卫,明显就不是一般人可以拥有的。

    移民们生性怯弱胆小,对权贵天然就有一种畏惧,全都本能的跪了下来,给鲁若麟磕头请安。

    段文东则要淡定得多,立正然后给鲁若麟一行人敬了一个礼:“见过诸位大人。”

    段文东虽然知道这些人肯定是大人物,但是他并不认识鲁若麟。以他的级别,即使有机会看到鲁若麟,那也是远远的见着了一点模糊的影子,根本看不到长相。

    鲁若麟穿的也是常服,也没有带代表他身份的胸章,所以段文东一时还真认不出鲁若麟来。

    不过他认识张慕瑶,毕竟张慕瑶最近老在移民中转悠,时间长了段文东也知道了张慕瑶的身份。

    在段文东的眼里,张慕瑶已经是了不得的大官了,能够让他作陪的官员他也想不出还有谁。他心里觉得可能是鲁若麟,但是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也不敢随便说出来,不过态度已经非常恭敬了。

    “免礼,都起来吧。”鲁若麟先是让这些百姓都起身,然后开始找带队的班长说话。

    鲁若麟看了一眼段文东的胸牌,微笑着问道:“段班长这是准备出发了吗?”

    “回大人,物资清点完毕之后,我就要带着他们出发了。”段文东恭敬的说道。

    “可有什么困难或者麻烦?”领导视察基本都是这个套路,即使是鲁若麟也不能免俗。

    段文东摇了摇头,“上级准备的已经非常齐全了,吃的、用的、穿的都不缺,剩下的就是到地头去建村子开荒了。”

    “那就好。”鲁若麟满意的点点头,“你身上的责任重大,这些百姓能不能尽快安顿好,早日实现自给自足,就全靠你的领导了。一定要团结、领导好这些百姓,多动脑筋想办法,利用一切资源将你们的村子发展起来。”

    “是!大人。”段文东条件反射的立正并大声答应道。

    “嗯。努力吧,不要丢了金州军的脸。”鲁若麟拍了拍段文东的肩膀,让他的脸顿时就兴奋得红了起来。

    与段文东聊完后,鲁若麟转向了几个移民头目,态度更加和蔼的问道:“诸位老丈,对金州军配给你们的东西可还满意?有没有什么缺漏的?”

    几个头目显得非常紧张,连连的摆手:“都是好东西,没有什么缺的。”

    “那就好,那就好。有什么困难就跟段大人说,他会帮你们解决的。要是段大人欺负你们,或者不好好做事,你们就告诉其他当官的,自然会有人来收拾他。”鲁若麟的话让段文东有点窘迫,不过也不敢反驳。

    “大人说笑了,段大人是难得的好官,怎么可能欺负我们。”小老百姓也有小老百姓的智慧,这个时候当然知道为段文东说好话。

    “恩,不错,继续保持。”鲁若麟对着段文东点了点头,让段文东乐开了花,感觉这几天对这些移民的付出没有白费。

    “你们是从哪里过来的?”鲁若麟转头又和这几个移民拉起了家常。这几个头目见鲁若麟态度非常和蔼,金州军的作风又比较不错,他们的情绪慢慢的就稳定下来了,也没有那么害怕,可以正常交流了。

    “草民们都是保定府容城人氏。”这些移民推举出了一个年纪稍大的头目出来回答鲁若麟的问题,其他人则在旁边用讨好的笑容看着。

    “容城啊,离这里可不近啊。你们是怎么过来的?”鲁若麟追问道。

    “当初鞑子来的时候我等侥幸逃脱性命,但是家里被鞑子劫掠一空。眼见就要饿死了,官府告诉我们天津这里有活路,就把我们带到天津来了,还一路提供吃喝。原本还以为是官府大发慈悲,到了天津才知道原来是因为有人给他们粮食和银子,他们才会对我们这么好,否则这帮人怎么会管我们的死活。”这个移民头目一脸的讥笑,显然对当地官府没有一点好感。

    “好歹他们也给了你们一条活路,否则你们就只能饿死,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吧。”鲁若麟劝道。

    “金州军把我们收下可是花了三百斤粮食,那帮当官的和大户们在我们身上起码赚了两百斤。这还没算老人和小孩,只会赚得更多,实在是太便宜他们了。”这个移民头目依然有些不忿。

    “没有赚头,他们怎么可能费心费力的将你们送到天津去?这就像是做买卖一样,亏本的生意没人做的。”鲁若麟笑着说道。

    “就是觉得让那些人占了大便宜,金州军也太亏了。”移民头目满脸的不甘。

    “真要觉得金州军太亏了,就赶紧将村子建好,把田地开垦出来,多打一些粮食。”鲁若麟将话题转移到开荒上面。

    “那是肯定的。庄户人家哪个不想多开些田、多打些粮食。何况金州军又给了这么多好东西,这样都种不好庄稼,干脆找棵树吊死算了。”说到种地,移民头目满脸的自信。

    “不错。”鲁若麟笑着点点头:“好好干吧,金州军头两年没有赋税,种多少粮食都是你们的,早日将你们的谷仓装得满满的。”

    “借大人您的吉言了。”移民首领笑开了花,显然也在畅想美好的前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