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301章 作死的小公爷
    对移民工作的视察总体来说还是让鲁若麟比较满意的,有这帮尽心尽责的属下在,应该不会出什么大的纰漏。

    正当他还在处理其他的政务时,旅顺负责城市治安的警察局局长董信宽找到了崔永建,开始向他诉苦。

    “大人,今天已经是第五次接到报案了,再这样下去下官可就顶不住了。城里已经民怨沸腾,听说有几个女官已经准备去找伯爷告状了。”董信宽苦着个脸,感觉都快哭出来了。

    “这些纨绔子弟,实在可恶!”崔永建也是一脸的无奈。

    令崔永建和董信宽苦恼的就是随鲁若麟一起来辽南的那些勋贵子弟。

    这些勋贵子弟虽然张扬跋扈,但是在京师的时候,那里大佬太多,又有众多御史言官盯着,始终不敢太过分。

    不过来到辽南之后,这些人开始放飞自我。除了杀人,其他的似乎没有什么是他们不敢干的。

    打人、砸毁商铺酒馆、强买强卖、抢女人、调戏女官,短短几天就将旅顺搞的乌烟瘴气。警察局接到报案也做了处理,因为最后的结果不是太恶劣,又碍于他们是鲁若麟带过来,多是赔钱了事。

    只是赔钱这种事情对这些权贵子弟根本就没有什么威慑力,所以他们的行为完全没有收敛。

    金州军的女官们无论是姿色还是素质都是个顶个的,加上官员身份的加持,令这些权贵子弟们犹如发现了新大陆一般,纷纷以征服金州军的女官为目标,对一些女官死缠烂打,让人不胜其烦。

    女官们刚开始只是当这些权贵子弟无聊,也没放在心上,就当是看个笑话。但是这些权贵子弟的手段越来越下流,有些甚至开始动手动脚,这就让人不能忍了。

    眼见警察局已经治不了这些纨绔子弟,女官们已经准备找鲁若麟投诉了。

    董信宽也是消息灵通的人,知道自己兜不住了,连忙跑来找崔永建拿个主意。毕竟当初指示董信宽只要这些权贵子弟不太过分,就从轻处理的就是崔永建。

    原本崔永建觉得这些权贵子弟待不了多久,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略施惩戒就可以了。只是他低估了这些权贵子弟的破坏力,这才几天就闹得不可开交了。

    “这个事情瞒不住的,我们还是去找伯爷吧。”崔永建苦笑着摇摇头,带着董信宽就去找鲁若麟坦白去了。

    鲁若麟听了崔永建的讲述,脸顿时就阴沉了下来。

    这个事情从一开始崔永建的处置方法就是错误的,要是在苗头刚出现的时候就以雷霆手段惩治一番,这些权贵子弟绝对不会嚣张至此。只是崔永建也是一方大员了,鲁若麟多少还是要给他留一些面子,所以董信宽就很倒霉的承受了鲁若麟的怒火。

    “我们金州军的律法什么时候规定过对权贵们有优待了?我怎么不知道?你知不知道你的做法是在挖我们金州军的根基!今天可以对权贵们网开一面,明天是不是就可以让他们杀人放火了?千里之堤溃于蚁穴,这个道理还要我教吗?你从现在起降为副局长,记大过一次,暂时主持工作以观后效。”鲁若麟雷厉风行的对董信宽进行了处罚。

    董信宽苦着脸,也不敢辩解,“是,下官知错了,甘愿受罚。”

    好在位置还在,还有重新来过的机会。

    倒是一旁的崔永建脸上有些挂不住,毕竟董信宽是遵照自己的指示来办事的,连忙在一旁说道:“这件事情我也有错,请大人处罚。”

    “你当然也有错。崔知府领导不力,罚俸一个月。”比起董信宽,鲁若麟对崔永建也就意思了一下。

    崔永建原本希望鲁若麟把自己罚得重一点,将这个事情揭过去,顺便看能不能争取把董信宽的处罚降低一点。但是见鲁若麟对他的处罚轻飘飘的,他就知道鲁若麟不会更改注意了。

    越是高层的领导,越是要维护他的权威,鲁若麟不希望因为这个事情影响崔永建的威信,所以只能是董信宽受一点委屈了。

    知道不能改变结果,崔永建只能决定以后对董信宽好一点,多给他一些支持毕竟是自己让他背了锅。

    正当鲁若麟在处罚崔永建和董信宽的时候,亲兵走进来报告,柳如是正在外面请罪。

    这就让鲁若麟一头雾水了,奇怪的问道:“她请哪门子的罪?”

    亲兵神情有些古怪的说道:“柳大人把小公爷朱君峻给打了。”

    鲁若麟怀疑自己听错了,又问道:“谁把谁打了?”

    “柳如是柳大人把成国公府的小公爷朱君峻打了,现在正在外面请罪。”亲兵连忙又说了一遍。

    鲁若麟听了根本不问缘由,顿时勃然大怒,猛的一拍书案站了起来:“反了他了!把这里当成京师了吗?你,你去将朱君峻给我押过来,我看他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鲁若麟对着董信宽一指,直接给他下了命令。

    董信宽接令后一脸的兴奋,高呼道:“得令!”马上就拱手接令而去。

    对于这些权贵子弟,董信宽早就不耐烦了,现在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出手了。

    不过他也算是看出来了,鲁若麟对于女官那是真的太护短了,连柳如是打朱君峻的理由都没有问,直接就将责任扣在了朱君峻身上。这次朱君峻只怕不死也要脱层皮,实在太令董信宽开心了。

    “去把柳大人请进来。”吩咐完董信宽,鲁若麟转头对亲兵说道。

    “是。”亲兵马上领命出去。

    话说柳如是这两天过得真的是非常糟心。只因为朱君峻偶然见到了她,顿时惊为天人,马上开始对她死缠烂打,令人不胜其烦。

    刚开始朱君峻还有些装模作样,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在被柳如是几次拒绝之后立马大变。不但在她出去办事的路上拦截骚扰,今天更是直接强闯进衙门对她动手动脚。

    原本柳如是顾忌他是未来的国公,又是随鲁若麟一起到辽南的,不想节外生枝给鲁若麟找麻烦,所以一再退让,忍气吞声。

    但是朱君峻以为柳如是怕了他,得寸进尺冲进衙门来骚扰,这就让柳如是不能忍了。柳如是的暴脾气上来之后,直接命令衙门里的护卫将朱君峻打了一顿。

    朱君峻也不是一个人,身边还有十几个护卫。不过能够在衙门里做护卫的,都是金州军里的老兵,个人能力是没得说的。加上人数占优,又是主场之利,不一会就将朱君峻的护卫们干翻在地。就连朱君峻本人衙门里的护卫也没有放过,直接打倒了。

    衙门里的护卫早就看朱君峻不顺眼了,只是碍于没有得到命令所以不好动手。现在得了命令,自然不会手下留情了。好在他们也有分寸,朱君峻他们只是受了一些皮外伤,并没有大碍。

    最令人惊讶的就是柳如是趁着朱君峻被打倒在地的机会,居然冲上去狠狠的踩了几脚,让周围人的眼珠子都快惊掉了。

    朱君峻更是又羞又恼,直接就昏了过去。

    虽然打得非常过瘾,但是毕竟朱君峻是未来的小公爷,又是鲁若麟带过来的客人,众人不免有点惴惴不安。

    柳如是比一般的男人还要硬气,二话不说,直接来到鲁若麟这里来请罪,身后还跟了一溜的“共犯”。

    这个事情闹得如此大,自然马上就传遍了旅顺城,很快知府衙门外面就堆满了看热闹的人,时刻关注着这里的动向。

    “你们说伯爷会如何处置?”

    “不会是要处置柳大人吧?伯爷不是一直非常维护女官吗?”

    “那也要看什么事吧,这次被打的可是小公爷,未来的成国公啊。”

    “诸位,诸位,小道消息。柳大人亲自动手了,狠狠的踹了小公爷几脚,将小公爷都打晕了。”

    “真的假的?这么厉害!没想到柳大人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居然还是一个武术高手啊。”

    “被一个女人打了,就算不是打晕的,羞也要羞晕了,哪里还有脸见人啊。”

    “嘿嘿,那倒是。只怕小公爷这辈子在女人面前都抬不起头了。”

    ……

    面对如此刺激的稀奇事,众人的八卦之火那是熊熊燃烧。女官和小公爷打架,想想就让人觉得兴奋。

    更关键的是,小公爷还打输了!这么精彩的八卦,足够旅顺的百姓们吃瓜吃半年了。

    老百姓天生就同情弱者,痛恨权贵,内心深处自然都偏向柳如是。对于柳如是痛打朱君峻不管是否占理都觉得非常爽快,仿佛是自己动手了一般。

    有人在知府衙门外面看热闹,也有人关心事情的处理结果。

    要是鲁若麟偏袒了那些权贵子弟,对金州军内的普通人来说,会有巨大的隐患。因为那就说明金州军治下也不能保证他们不受权贵的欺压,安全得不到保障。这已经不是一个单纯的打人事件了,涉及到律法公平的问题了。

    柳如是见到鲁若麟之后,并没有做什么小女儿态来博取同情,而是将自己这两天的遭遇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并且扬言:“要是他还敢纠缠,我见一次打一次!”

    鲁若麟虽然知道这些权贵子弟做得有点过分,但是没有想到居然嚣张到这种程度,这是完全没有把鲁若麟看在眼里啊。

    “他不会有机会骚扰你的。广才,你去将这两天有犯事的全都抓起来,押送到广场,我要当众行刑!”这些纨绔子弟完全是自己作死,逼着鲁若麟搞严打啊。

    “是,大人。”邢广才立马领命。

    “还有,你们记住,以后再遇到这种事情,打了再说,还跟他们客气什么,当金州军的律法是废纸吗?”鲁若麟对崔永建和柳如是轻声呵斥道。

    “是,大人。是我们太小心了。”崔永建和柳如是也有些愧疚,正是他们开始时候的纵容,才让这些权贵子弟变本加厉的。

    “只要我们足够强大,就没有人敢轻视我们,区区几个纨绔子弟又算得了什么,得罪就得罪了,谁怕谁。”鲁若麟轻蔑的说道。

    凭借鲁若麟手上的实力,别说是处置这些权贵子弟,就是把他们杀了又如何,朝廷敢公开翻脸吗?何况金州军本来就占着理,更可以有恃无恐。

    打架事件的另一个当事人朱君峻此时躺在床上,心中愤愤不平。

    他朱君峻,堂堂的小公爷,未来的成国公,居然被一个女人打了,简直是奇耻大辱。

    想那柳如是不过是娼妓出身,自己能够看上她是她八辈子修来的福分,居然还在那里拿捏上了。更可恶的是,竟然还敢对他动手,令他颜面扫地。

    此仇不报非君子,朱君峻发誓一定要让柳如是好看。

    在朱君峻的卧室外,当时在场的十几个护卫全都跪在地上,因为守护不力,他们正在接受惩罚。

    要说这帮权贵们也是有本事,原本鲁若麟是将他们集中安排在驿馆的,结果他们直接从那些商人们手里强占了这些院子自己住,美其名曰借住一段时间。商人们迫于这些权贵的势力,敢怒不敢言,只得将自己的住所让了出来。

    朱君峻的几个小弟们此时围在朱君峻的床边,安慰着朱君峻,并说着好话为他出气。

    “小公爷,这次绝对不能善罢甘休。这辽南还是不是大明的天下了?居然敢对未来的国公爷动手,简直反了天了!”

    “对,真当我们这些勋贵是吃素的吗?一定要让他们把那个柳如是交出来给我们处置。”

    “等那个贱人到了小公爷手里,是圆是扁还不是小公爷说了算。嘿嘿~”

    “小公爷这也算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

    ……

    有了这些小弟拍马屁,朱君峻的心情稍微好了一点。

    “等我玩腻了,一定要把她卖到最低贱的窑子里去,让她受尽凌辱!”朱君峻顺着小弟们的说辞放着狠话,似乎只有通过这种幻想的方式朱君峻才能找回一点心理平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