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302章 安全感
    正当他们聊得热火朝天的时候,朱君峻的贴身管家进来了:“少爷,平辽伯有请。”

    “怎么?他的手下把我打伤了,还要我去见他?不去,告诉他我深受重伤,要见我他自己来。”朱君峻以为鲁若麟要给他赔罪,这个时候傲娇的很。

    但是管家是个精明人,从外面士兵的架势来看,根本就不像是来请的,完全是一副抓捕犯人的态度。

    “少爷,外面来的都是士兵,只怕来者不善啊。”管家小声提醒道。

    这话把朱君峻吓了一跳,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叫嚣道:“怎么,打人还有理啦?有本事他们动手试试,本爵爷也不是吓大的。”

    话还没说完,迟迟得不到管家答复的董信宽不耐烦了,直接从外面闯到了卧室门口,准备动手拿人。

    在外面受罚的朱君峻护卫们当然不干了,立马起来拼死拦着,这个时候再不好好表现一下,他们就只能抹脖子了。

    见金州军真的动手了,朱君峻和一帮小弟们被吓到了。

    以往他们在京师仗着家中的势力无往而不利,但是真要遇到不怵他们背景的硬茬就抓瞎了。

    朱君峻顾不得装死了,马上从床上跳了下来,对着管家惊恐的说道:“福伯,怎么办?我们逃吧,这些海蛮子们真的要动手了。”

    正在外面还在僵持的时候,近卫军来了,迅速包围了朱君峻的住所,并传来了阵阵号令声:“给我围死了,一个也不许跑掉了!”

    得了,这个时候就是想跑也跑不掉了。

    近卫军可没有警察们那么好说话了,比起警察,他们的武器更加犀利,架势也更加恐怖,很快就将朱君峻的护卫们团团围住,火枪和弓弩对准了他们。

    敌众我寡、实力悬殊,但是朱君峻的护卫们不敢放弃抵抗。真要投降了,不但他们会受到严惩,连他们的家人也会受到牵连,所以哪怕这个时候战死了也不能后退。

    对于朱君峻这个小公爷,邢广才是给足了面子,由自己亲自带队来抓捕,就是怕出了什么意外。

    董信宽见邢广才过来了,有点意外,连忙问道:“邢大人,您怎么过来了?”

    “伯爷有命,将这两天犯事的人全都押往广场。”邢广才笑着说道。

    董信宽马上就明白了,这是要示众啊,连忙说道:“那这里就交给邢大人了,我先去广场那边布置,免得出了什么乱子。”

    “去吧。”邢广才点点头,对付区区十几个护卫,确实用不着这些警察。

    邢广才也不是傻子,这个时候能够不动武最好还是不动武,带兵过来无非是防止他们反抗,并给他们施加压力。

    “小公爷,伯爷有请。再不出来,可就别怪下官失礼了。”见朱君峻迟迟没有出来,邢广才朝屋里喊道。

    此时,朱君峻他们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在屋里急得团团转,完全不知所措。

    “怎么办?怎么办?”朱君峻对周围的人问道。

    不过没有一个人敢回答,全都成了哑巴。

    “都是废物,关键时候一点用处都没有。福伯,你说现在该怎么办?”朱君峻狠狠的瞪了自己的小弟们一眼,朝自己的老管家问道。

    老管家倒是见多识广,沉着得很:“这里是金州军的地盘,我们肯定斗不过他们。不过少爷毕竟是成国公府的嗣子,量鲁若麟也不敢把你怎么样,除非他准备与朝廷撕破脸,所以出去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朱君峻如今也是骑虎难下,这样的局面他就是身份再尊贵也没有办法,只得咬牙说道:“虎落平阳被犬欺啊,出去就出去,我看他们敢把我怎么样。”

    说完,朱君峻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见自己的护卫还在守护着门口,总算没有把脸丢尽,脸色稍微好看了一点。

    “把家伙都收起来吧。猛虎还架不住狼多呢,你们这点人能够顶什么事。要杀要剐随他们去,看本爵爷会不会皱一下眉头。”朱君峻这个时候也不忘说着场面话。

    护卫们听到朱君峻的命令全都松了一口气,毕竟谁也不想送死不是。不过这个时候他们依然护卫在朱君峻的身边,一副忠心护主的模样。

    邢广才见状也不生气,只当没听到,对着朱君峻一笑,手一伸:“小公爷,请吧。”

    “前面带路。”朱君峻虎死架子不倒。

    “还有诸位公子也一起请吧。”朱君峻刚刚迈动脚步,邢广才对他的小弟门也发出了“邀请”。

    那几个纨绔子弟一愣,有点吃惊的问道:“我们也要去吗?”

    邢广才笑得有点诡异:“当然,京师来的诸位贵人们都要去的。”

    听到大家都要去,这些公子哥才稍微安心一点,毕竟鲁若麟再怎么疯狂也不会一下子得罪所有的勋贵。

    邢广才确实没有说谎,京城里来的勋贵子弟确实都要去,只是有人是被押着过去的,有人是被请着过去的。

    比如像英国公府的小公爷张静睿就比较安分守己,连带着他的一帮小弟们也比较守规矩,是被鲁若麟请到广场去的。

    走着走着,朱君峻觉得有点不对,这不是去知府衙门的路啊,哪怕他再迟钝也明白方向不对。

    “这是去哪?这不是去知府衙门的路吧?”朱君峻有点紧张。

    邢广才一直陪在朱君峻身边,笑着对他说道:“去广场,伯爷在那里等你们。”

    听到这里,朱君峻的心里才稍微安定一点。

    来到广场,整个广场已经被近卫军戒严了,周围围着大量的百姓,都在好奇的观望着。

    朱君峻突然有了一些不好的预感,对邢广才说道:“平辽伯呢?怎么不在这里?本爵爷要去知府衙门拜会。”

    “急什么,伯爷马上到。”邢广才淡定的笑了笑,都这个时候了还想跑,哪有那么容易。

    旅顺城的广场是以一个大戏台为核心建造的,平时这里会举办一些娱乐活动,或者举行庆典什么的。当然,也可以用来公审,只是这个功能还没有用过,朱君峻他们也算是破例了。

    朱君峻他们被带到了戏台前面,就这样站在那里,被周围的百姓像猴子一样围观。要是给他们换上囚服,带上枷锁,妥妥的审判犯人的节奏。

    “本爵要离开!”朱君峻愈发觉得不对,开始叫嚣起来。

    “对!赶紧放我们离开!否则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更有几个性格无赖的纨绔子弟,不断的挑衅着周围的士兵,“赶紧让开!要是不让,有本事杀了小爷。”

    朱君峻的护卫和管家也是急得团团转,但是被近卫军全都隔离在了外面,而且那些护卫们还全都被缴了械,只能在那里干着急。

    正当场面有点混乱的时候,鲁若麟出场了。

    他带着崔永建和柳如是直接上了高台,令人意外的是,张静睿也跟在他的后面,满面春风的样子与朱君峻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就让朱君峻的心里更加难受了。

    在京师里,张静睿和朱君峻就一直在别苗头。两家都是国公,各自有一帮勋贵支持,本来就有些不对付。加上朱君峻与张静睿年龄相仿,自然会被别人拿出来比较。

    可惜,在外面的评价朱君峻始终被张静睿压着,无论是能力还是性格,都要差张静睿一头。

    今天一个台下,一个台上,对比就更加明显了,这让朱君峻的脸阴沉得可怕。

    鲁若麟在坐定之后,脸色阴沉的看着台下的一帮权贵子弟。这帮纨绔无法无天惯了,极度的自我,似乎已经忘记了敬畏这个词,也许在他们心里,就没有他们摆不平的事情。

    鲁若麟还没有开口,朱君峻反而先叫嚣起来:“平辽伯,你这是什么意思?有这样的待客之道吗?”

    “哦,看来你也知道你们是客啊。不过你们好像对我这个主人不太尊重啊,看看你们都干了些什么!?调戏妇女、强买强卖、打人、砸店,有一点客人的样子吗?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里来的土匪呢。”鲁若麟讥笑着说道。

    “不过是一群贱民,我们也陪了钱,还要怎么样?”朱君峻不屑的说道。

    “贱民?”鲁若麟气笑了,“往前追溯两三百年,你们朱家也是贱民一个,也没高贵到哪去。”

    “你!你竟敢侮辱我家先辈!我跟你没完!”骂人祖宗是人都受不了,何况是嚣张惯了的朱君峻。

    “少TMD废话!老子不是把你叫过来逞口舌之利的,老子是要告诉你,这里是金州军的地盘,容不得你们这帮小崽子撒野!什么狗屁的贵人,到了老子这里是龙也得盘着,是虎也得趴着!来人!将这帮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每人重打三十军棍!”鲁若麟这个时候也不讲什么斯文了,直接就爆了粗口。

    “你敢!你敢打小爷,成国公府跟你没完!”朱君峻色厉内荏的咆哮道。

    “哼。怎么个没完法,你说我听听。我要是说一个怕字,我就当场抹脖子。”鲁若麟讥笑道。

    见鲁若麟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朱君峻当场就傻眼了。

    成国公府对付一般武将和官员的方法对鲁若麟来说完全没用。卡钱粮?朝廷还在吃金州军的救济粮呢。撤官降职?别开玩笑了,金州军根本就不在乎,听不听还是一回事呢。通过关系打压?金州军自身实力雄厚,又与众多权贵结成了利益同盟,根本没用。

    就在朱君峻愣住的那一会,早就准备多时的士兵直接将这些纨绔子弟摁在了地上,行刑的士兵已经跃跃欲试了。

    就在士兵们准备开打的时候,几名官员急冲冲的跑了过来,高呼着:“且慢!且慢!”

    原来是闻阳楚、周遇吉和高杰他们几个朝廷过来的官员,得知鲁若麟在广场这边处置朱君峻和一帮勋贵子弟,急急忙忙的就赶过来了。

    行刑的士兵看了眼鲁若麟,见鲁若麟没有下达开打的指示,就在那里等着。

    朱君峻他们见到有救兵来了,连忙高呼:“闻大人、周将军、高将军,救命啊!金州军要杀人啦!”

    闻阳楚他们三个快步跑到鲁若麟面前,满头的大汗,拱手就问道:“平辽伯,为何如此兴师动众,为难一群小辈?”

    “你们也不打听一下他们都干了些什么,这样处置他们都是轻的!”鲁若麟好歹给闻阳楚他们三个留了一点面子,在解释清楚之前没有下令开始行刑。

    闻阳楚和周遇吉他们非常清楚这些勋贵子弟都是什么德行,在京师有长辈们护着还没什么,现在跑到外面还不知道收敛,完全是不知死活啊。但是他们又不能不管,否则他们的长辈不敢把怒火发泄到鲁若麟头上,搞不好反而会怪他们不伸援手。

    “伯爷大人大量,就饶了他们这一次吧。他们也是第一次来,不知道金州军的规矩,所谓不知者不罪,能不能从轻发落?”周遇吉在一帮哀求道。

    闻阳楚过来就是走个过场,证明自己没有置身事外就可以了,毕竟他是文官,对这些勋贵原本就没有什么好感。想要他全力为这些纨绔子弟求情,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周遇吉和高杰他们则不同,都是在京师军队圈子里混的,得罪了那群勋贵,将举步难行。

    “就是因为他们是第一次过来,才会只是打他们的棍子。否则依照金州军的律法,他们的下场只有蹲大牢一个。”鲁若麟对周遇吉的观感还不错,这是个难得的忠勇之人。

    “伯爷……”周遇吉还想再求情,被鲁若麟直接打断了。

    “周将军不用多说,金州军律法无情,任何人都不能例外,对他们我已经是格外开恩了。要是就这样轻易的饶过他们,我金州军的律法将荡然无存。行刑!”鲁若麟大手一挥,直接下令行刑。

    早已等待多时的士兵立马挥起混子就打了起来,现场一片啪啪的声音。

    朱君峻他们这些勋贵子弟们哪里吃过这样的苦,瞬间就开始哭爹喊娘了,那叫一个凄惨。

    周遇吉和高杰见劝说失败,只能苦笑着摇了摇头,跑下去亲自盯着,怕这些公子哥们被打出个好歹来。

    行刑的士兵不是京城里执行廷杖的太监,没有什么虚打、实打,棍棍都到肉。好在他们并不是要打死这些公子哥,全都是打在了屁股上,倒是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

    围观的百姓见鲁若麟真的开打了,全都是一脸的兴奋。

    这可都是京城里来的权贵子弟啊,到了金州军的地盘犯了事,还不是一样说打就打。

    这一刻,百姓们的安全感从来没有这么足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