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303章 张光瑶的解放
    权贵们对于普通的百姓来说是什么?那就是吃人的猛兽。除了抢走你的钱财,还随时可能让你家破人亡。

    他们通过各种手段对百姓们巧取豪夺,朝廷和官府不但不保护这些百姓,反而成为他们的帮凶。这使得他们行事更加肆无忌惮,也越发轻贱他们眼中的泥腿子们。

    权贵们动辄几十万亩的田地,还有无数的商铺真是他们一点点积累起来的吗?肯定是不可能的。那些都是百姓们的血汗,被那些权贵们略施手段就夺了。

    所以百姓们面对这些权贵时是非常弱势的,也没有什么反抗的手段。因为官府都是偏袒权贵的,甚至本来就是和他们一伙的,百姓能够反抗权贵们的手段只有一个,那就是造反。

    这也是如今大明烽烟遍地的原因,因为百姓们已经到了忍耐的极限。

    现在鲁若麟为百姓主持正义,严惩这些犯事的权贵子弟,保护他们的安全,让他们非常的满足,对于金州军也更加信任了。

    那些商人们也舒了一口气。特别是那些小商人,论到在大明的关系和势力,他们肯定比不过这些勋贵,所以才会在朱君峻他们欺压时忍气吞声。现在有了金州军出来主持公道,估计再也没有人敢如此明目张胆的行欺压之事了。

    这一点对于商人们来说比什么都重要,要是安全都得不到保障,那赚再多的钱又有什么用?

    在朱君峻他们行刑的时候,周围的百姓响起热烈的欢呼:“打得好!打得好!”让同为勋贵子弟的张静睿也有些无地自容。

    这是有多人憎狗嫌才会引起公愤,让张静睿都觉得丢脸。

    打完之后,鲁若麟还不准备放过他们:“把他们强占的那些民房还回去,赔偿主人的损失。将他们抬到军营里去养伤,伤好之后全体参加为期三个月的军训。什么时候练好了,练到我满意了,再放出来。”

    朱君峻屁股上血肉模糊,看着有点吓人,听到要到军营里待三个月,脸都吓白了,犹自挣扎道:“我不去!打死我吧!我要回京城!”

    朱君峻的那些小弟们也是哭喊着要回去,不断的哀求。

    朱君峻的管家福伯也坐不住了。

    在朱君峻挨打的时候,福伯急得满头大汗,但是却无能为力。闻阳楚和周遇吉就是他安排人请来的救兵,连他们都没有劝住鲁若麟,他自己就更加不可能了。

    好在朱君峻只是受了一点皮肉伤,其他的倒还没什么,这也让他松了一口气。但是听到朱君峻还要被带到军营里去关三个月,这就超出了他的承受底线了。

    “伯爷,我们小公爷可不是您手下的兵,去不去军营不应该是您说了算吧。”福伯也顾不得尊卑了,直接拿话来怼鲁若麟。

    “成国公当初可是求着我带君峻来金州军学习兵法,我当时就说过学习兵法是要吃苦的,成国公一口答应吃点苦没事。我这人最信守承诺,既然要教,肯定不能敷衍了事。想要学习兵法,不去军营怎么行?这可不是我故意为难君峻。而且不光是君峻他们要去,周将军、黄将军,还有静睿他门也要去。如果管家不放心,本伯允许君峻带着护卫一同参加学习训练。”

    鲁若麟说的理由光明正大,福伯也无从反驳,毕竟朱君峻他们来金州军的主要目的就是学习金州军的兵法,特别是练兵的秘诀。学练兵不去军营,确实说不过去。

    福伯纠结了一下,哀求道:“那能不能等我们小公爷把伤养好再去?”

    “说到养伤,没有比军营更好的地方了。你要是不放心,可以亲自去照料。就这么定了,明天就开始学习。”鲁若麟肯定不会再将这些人放出来了,在没有彻底将他们整治得服服帖帖之前,他们就别想踏出军营一步。

    这也是为了他们好啊,想必经过几个月的军训,他们一定可以脱胎换骨的。

    张静睿没想到自己也会遭了鱼池之殃,一脸的苦笑。不过他对接下来的军营生活同样充满了好奇和期待,不知道金州军的军营生活会有什么不同。

    回到住处的张静睿看到了一脸兴奋的张光瑶。

    此时的张光瑶一身男装打扮,因为她身材高挑,不仔细看还真以为是一位翩翩公子。

    张光瑶怎么也来辽南了呢?

    在英国公决定让张静睿来辽南之后,张光瑶得知消息便动起了来辽南的心思。

    只是张光瑶毕竟是个女孩子,而且是国公府的千金大小姐,想要英国公同意她来辽南是绝对不可能的。

    虽然勋贵家的礼教制度没有文人们那么森严,但是依然很严格,女眷是不会轻易让她们抛头露面的。

    张光瑶最后想到的办法就是先斩后奏,在张静睿出发之后,带着贴身的丫鬟偷偷的跟了上去,直到在通州临上船之前,张静睿才知道自家妹子也跟着来了。

    那个时候张静睿是无论如何也不敢将张光瑶带着一起同行的,就在这时家里来人,送来了张光瑶的行礼衣物,并带来了英国公的书信。

    书信中英国公并没有要求张静睿强行将张光瑶送回去,而是同意她去辽南,并且要张静睿照顾好自家妹子。

    拿到尚方宝剑的张光瑶是一脸的得意,张静睿只能无奈的带着她一起同行。但是要求她一定要做男装打扮,否则传出去实在有损名声。

    英国公之所以同意张光瑶去辽南,还是因为太过于心疼她。

    在看到张光瑶遗留的书信后,英国公斟酌再三,没有派人将她追回,而是觉得让她出去散散心也好。反正有自家儿子照应,也不会出什么意外。

    说起来张光瑶虽然贵为公爵府的千金,但是也有命苦的地方。

    作为公爵千金,张光瑶自然是香饽饽,十岁那年就定了亲,未婚夫也是一位勋贵子弟。可惜张光瑶命苦,十二岁那年她的小夫君因病挂了,她就这样成了望门寡。

    还没出嫁的她就成了寡妇,在勋贵圈子里暗地里开始有了“命硬”、“克夫”的名声。

    虽然成了寡妇,但是英国公肯定不会让自己的爱女孤老终生,还是要给她再寻一门亲事的。

    只是张光瑶与其他女子不一样,喜欢舞刀弄剑,性格又有些大大咧咧,与主流社会对女子的要求格格不入。加上望门寡的事情,迟迟找不到合适的人选。

    眼见张光瑶已经十六岁了,在勋贵圈子里已经是妥妥的大龄女青年了,却连个婆家都没有说上,英国公府表面上很淡定,但是暗地里已经非常着急了。

    只是张光瑶再怎么说也是公爵千金,肯定不能随便将就,这婚事也就一拖再拖,一直定不下来。

    不过张光瑶却觉得无所谓,有父母兄弟关爱,反而觉得这样的日子也不错。

    英国公也很后悔当初为张光瑶选了个短命的夫君,使得女儿迟迟嫁不出去,对她多有愧疚,所以连她私自离家的事情都能够不予追究。张静睿也是因为同样的原因对自己的妹妹非常宠爱,即使是张光瑶做出一些稍微出格的事情也能够包容。

    张静睿看张光瑶的打扮就猜到她一定也去了广场,便问道:“你也去看了?”

    “肯定啊,这么新鲜的事儿怎么能不去看呢。”张光瑶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没想到朱君峻也会有今天,真是太解气了。”

    朱君峻与自家老哥不对付,张光瑶自然对他也不会有什么好感。

    “那也是他自找的,以为平辽伯是菩萨,却不料遇到了怒目金刚。到了人家的地盘也不知道收敛,活该。”张静睿言语中充满了鄙视。

    “哥,听说朱君峻是被那个女官柳如是打晕的?”张光瑶两眼冒着八卦之火,好奇的问道。

    “怎么可能?那柳如是弱不禁风的,哪有那个本事,朱君峻纯粹是被气晕的。不过那个柳如是踹了他几脚倒是真的。”说到这里张静睿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估计会成为朱君峻一辈子的黑历史,永远也别想抬起头来,想想都觉得非常爽快。

    “那平辽伯怎么处置柳如是的?”张光瑶追问道。

    “处置什么?没看到朱君峻被打得屁股开花了吗?既然是朱君峻有错,那柳如是自然什么事都没有了。”张静睿笑着说道。

    “朱君峻再怎么说也是成国公府的嗣子,就这样白白被打了?”张光瑶惊讶的说道。

    张静睿叹了一口气:“这大明朝的公爵看起来尊贵,但是在平辽伯看起来也就那么一回事,根本就不害怕。何况本来就是金州军占着理,否则也不会被抓过来再打一顿了。所以啊,还是得有实力,没有实力贵为公爵又能如何。”

    鲁若麟能够毫无顾忌的将那些勋贵子弟当众打了一顿军棍,靠的就是自身实力过硬,哪怕那些勋贵们有些怨言也不敢把他怎么样。

    这也让张静睿有了危机感,英国公府比起成国公府也强不到哪里去,没有朝廷这张皮,别人不买账,一样可以把他们不当一回事。

    说到底还是要打铁自身硬,张静睿从来没有这么迫切的想要学到金州军的练兵方法,练出一支强军来。

    张光瑶体会不到张静睿的紧迫感,反而对鲁若麟如此维护女官非常欣赏。“平辽伯真奇男子也,这样护着女官们,在金州军做女官真是太幸福啊。”

    张光瑶这两天也没有闲着,一直都在城里转悠。好在旅顺的治安不错,又有护卫暗中保护,倒也不用担心出什么意外。

    旅顺城里最令她羡慕的就是金州军的女官们,时不时就可以在外面看到她们的身影。那些官位比较高的,比如张慕瑶,前呼后拥的,一点也不比男儿逊色,实在是老霸气了。看得张光瑶直流口水,恨不得取而代之。

    对金州军女官们了解的越多,张光瑶越是觉得神奇。

    不是说女子无才便是德吗?怎么这条规律在金州军这里就不适用了呢?

    这里的女人可以读书、出来工作,甚至做官,感觉也没有乾坤颠倒、天地倒悬啊。反而是金州军的治下比大明更加的有活力,也更加的繁荣。

    更令她惊奇的是,金州军居然能够以法令的形式禁止妇女缠小脚,发现一起就会处置一起。罚款、监禁,就看你还敢不敢逼自家女儿缠脚。

    这完全是在向封建礼教开炮啊!也只有金州军这样的新兴势力有这个魄力。

    如今不但原本金州军治下的妇女全是天足,就连新来的移民都被放了脚,不知道解除了多少女儿家的痛苦。

    鲁若麟对于缠脚那是深恶痛绝,那些小脚在他看来完全就是畸形,一点都不美观。更重要的是缠了脚的女人行走都不方便,这样的女人如何为金州军的发展添砖加瓦?必须得禁止。

    好在缠脚的一般都是家庭条件比较富裕的,穷苦人家的女儿都是要做事的,也没有那个条件去缠脚。所以这道禁令在金州军执行的还比较顺利,得到了百姓的认可。

    至于那些大户人家的女人,其实她们也不愿意缠脚的,实在是太痛苦了。不过谁让那些道貌岸然的权贵们喜欢呢?正是因为他们的喜好,深深的折磨了这些女人几百年。

    现在既然鲁若麟不喜欢,这些女人们自然是“不得不从”,其实内心里欢喜得很。

    张光瑶曾经就是缠脚的受害者,因为练武,又怕疼,她缠了一段时间就闹着不缠了。

    对于大户人家的女儿来说,不缠脚是会被人诟病的。不过因为张光瑶的苦命遭遇,家里人也没有逼迫太甚,不缠就不缠吧,反正公爵家的女儿也不是靠一双小脚找婆家的。

    正是因为这段缠脚的经历,张光瑶对金州军和鲁若麟有了更多的认同。

    “光瑶,哥哥明天就要进军营去学习兵法了,可能一时之间不能出来,你在这里一点要乖乖的,不要惹事生非,听到了吗?”张静睿对于进军营并不担心,但是对在留外面的妹妹多有不放心。

    “哥哥也要进军营吗?”张光瑶惊讶的问道。

    “是啊,想要学金州军的练兵法门就要去军营。”张静睿点点头。

    “哥哥安心去吧,妹妹我一定会乖乖的。”张光瑶听到张静睿要进军营,还不能随便出来,内心欢呼雀跃不已。

    张静睿平时也不怎么限制张光瑶的自由,但依然会时刻关心她的行踪。虽然张光瑶也知道这是为她好,但总觉得不自在。如今张静睿终于不能再时刻盯着自己了,让张光瑶有一些即将得到解放的感觉。

    张静睿还是非常了解自家妹子的,怎么看都觉得不靠谱,看来还是要吩咐管家将她盯紧一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