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304章 心酸的泪水
    第二天,周遇吉、黄杰以及张静睿一行来到军营报道。

    他们开始登记造册,领取随身物品,并每人发了一个小册子,上面详细写明了金州军的一些纪律规范。

    这两天他们并没有训练任务,更多的是熟悉情况,尽快转换身份。

    与他们相比,朱君峻他们就要惨得多。

    此时的朱君峻他们躺在营房里,如同一条条咸鱼排在床铺上,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营房里只有通铺,不可能为他们准备单独的床。土黄色的床单、土黄色的被褥,上面没有一丝的绣花,比这些公子哥们家的条件差了十万八千里。没有蚕丝被,没有熏香,也没有可爱的侍女,只有凶神恶煞的军汉。

    好在这些床单被褥都是新的,否则更加有他们受的了。

    条件差一些还是次要的,更为难受的是因为屁股疼,他们只能趴着,连翻身都困难,实在难受至极。不仅如此,他们还非常的饿,饿得连话都不想说了。

    昨天下午他们就被送进了军营,一路上这些公子哥们骂骂咧咧的,嘴里没有一句好话。那些为他们上药的军医们自然不会有什么好脸色,在上药的时候下了狠手,让他们痛的哭爹喊娘的。

    急得随身伺候在旁的管家们一个个都急得跳脚:“轻一点!轻一点!不要弄疼了我家少爷!”

    更有个心急的管家直接就开骂了:“你会不会上药啊?笨手笨脚的,不会上赶紧滚蛋!”

    军医不动声色,只是眼神轻轻的朝他看了一眼,在一旁护卫的军官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把这个满嘴喷粪的人给我架出去,以后严禁此人进军营!”军官毫不留情的下了命令,进了老子的地盘还敢嚣张,完全是不知死活。

    两名士兵毫不犹豫的将这个管家架起就往外拖,吓得这个管家高呼道:“我是定西侯府的人,你们胆敢无礼,小心我家侯爷找你们算账!”

    只是这些金州军的士兵完全没有理会,他们只听鲁若麟的,至于什么定西侯,那是什么东西?

    有了这只被杀的鸡,剩下的管家们全都老实了,连说话的语气都轻柔了很多。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一个连小公爷都敢打的人,会怕什么侯爷吗?不想吃眼前亏,就要老实点,这可是人家的地盘。

    眼见这些公子哥都上完了药,军官就开始赶人了。“好了,既然已经上完药,你们可以离开了。”

    这个时候管家们怎么肯离开,便哀求道:“这位将军,你看我家少爷身上有伤,行动多有不便,能不能让他的侍女服侍一下?”

    “呵呵,你把军营当什么地方了?还让侍女进来,是闲棍子打得不够多吗?”军官讥笑道。

    管家们也觉得让侍女进军营确实有些不妥,便退了一步:“那老朽留下来服侍总可以吧?”

    “能够让你们进来探视已经是格外开恩了,留下来就不要想了,我们会有人照顾他们的。为了让你们安心,伯爷特意允许你们在他们养伤期间每两日过来探视一次,其他的一切与士兵同等待遇。”军官一副你们已经赚大的了表情,让管家们很是无奈。

    朱君峻这个时候叫道:“我又不是你们金州军的士兵,凭什么这样对待我们?我要离开!现在就走!”

    “能不能走你说了不算,我说了也不算,你要是能够让伯爷点头,我立马让你们离开,搞得好像我们多欢迎你们留下来一样。好了,送客!”军官鄙视的眼神深深的刺痛了朱君峻一伙人,这是被人嫌弃了啊。

    管家们见军官态度坚决,只能留给朱君峻他们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无奈的离开了。

    朱君峻等人见状,凄厉的呼喊道:“赶紧给家里写信,派人来接我回去,这里我是一刻也不想待了。”

    “写信告诉我爹,他儿子被人当众打了!”

    “让家里赶紧来人接我,再这么下去我会死的!”

    ……

    鉴于朱君峻他们行动不便,军官特意留了几个士兵在这里看护,安排的已经很人道了。

    随着管家们的离开,朱君峻他们又开始在言语上攻击鲁若麟,全然没有顾忌到那些士兵的脸色黑得像锅底一样,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在心理上找到一点平衡。

    这些士兵早就得到过命令,不能因为这个原因而折磨朱君峻他们一伙,只能在一旁咬牙切齿、眼神不善的盯着朱君峻他们。

    骂了半天,也没见士兵们回应,朱君峻感到有些无趣,正好口干舌燥,就叫唤道:“水呢?爵爷我要喝水!”

    一个士兵黑着脸给朱君峻倒了一碗水,放在了他面前的一张小桌上。

    这种小桌子就是专门为挨了军棍的伤员准备的,方便他们吃饭喝水。

    望着眼前的粗瓷和里面盛着的凉白开,朱君峻的脸就黑了,一挥手将茶碗扫落在地,碎成了一片片。

    “这是给人喝的吗?我要喝蜜水,给我端碗蜜水过来!还有,换一套精致点的茶具过来,这样的粗鄙之物就不要拿出来丢人现眼了。”朱君峻仰着脸对士兵命令道。

    他朱君峻什么时候喝过凉白开了,不是蜜水就是名茶,连茶具都是官窑里出来的,金州军的粗瓷白开怎么可能下得了嘴。

    士兵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这种情况,反唇相讥道:“爱喝不喝,还蜜水,你以为你是袁公路吗?这里只有血水,你要不要?”

    朱君峻一伙人惊呆了,不是因为士兵还嘴的事情,而是他居然知道袁术和蜜水的故事。

    士兵似乎看出了他们吃惊的原因,讥笑道:“少见多怪,知道三国演义很奇怪吗?井底之蛙。”

    说完将地上的茶碗碎片清理干净,然后回到座位上,从怀中拿出一本书来,津津有味的读了起来,画风非常的诡异。

    其他的几个士兵见状立马围了过来,惊讶的说道:“有你的啊,这么快就搞到第三册了?”

    “家里有个兄弟是印刷厂的,这《三国演义》第三册一出来就给我留了一本,也是今天才到的。”这个士兵得意的说道。

    “难怪了,写到哪了?火烧博望坡,这是诸葛亮出手了?”

    “刘皇叔这是要发力了啊。”

    “别说话,安静看书。”

    说着几个士兵围住桌子旁,一起看着《三国演义》,丝毫没有理会朱君峻他们的意思。

    这些丘八们居然都识字?朱君峻他们不禁有些面面相觑。

    “我要喝……”一个公子哥看不下去了,准备给士兵们找点麻烦,但是马上被朱君峻用眼神制止了。

    本公子都没有喝水,你这样明目张胆的要水喝是不是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士兵见那个公子哥话只说了一半,瞥了他一眼,见他没有后续,也就不再理会他了。

    气氛就这么诡异的僵持着,朱君峻他们闭目养神,士兵们津津有味的看书,一直持续到了晚上的时候。

    士兵们为朱君峻他们端来了晚饭,咸鱼、炖土豆、馒头,以及一晚骨头汤,标准的金州军士兵伙食。

    士兵这次学乖了,并没有直接放下,而是将饭菜放低,让朱君峻看清楚,然后问道:“吃不吃?不吃我就端走,吃我就放下。要是你敢将饭菜打翻了,浪费粮食,军法官估计又要将你拉出去打几棍子了。”

    不是士兵好心想要提醒朱君峻他们,而是不忍心浪费粮食。要是能够不浪费粮食就可以将朱君峻他们再毒打一顿,士兵们还求之不得呢。

    士兵的话让朱君峻一愣,他刚才确实准备将这些饭菜打翻在地,以此来展示一下自己的态度和霸气。可是士兵的警告让他打消了原本的念头,现在屁股还在隐隐作痛,要是再打一顿会死人的。

    虽然不能霸气的将饭菜扫落,但是态度不能改变:“这种饭菜也配给我吃?就是我家的下人都比这个吃得好,也只有你们这些粗汉才吃得下去。拿走,不要污了我的眼睛。”

    既然朱君峻不吃,他的那些小弟们自然也不会吃了,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嘛。

    士兵们毫不在意,也不客套,立马将饭菜端走,就在一旁的小桌上吃了起来。

    朱君峻他们从中午就没有进食,此时正是非常饥饿的时候。因为朱君峻好面子的缘故,大家都不能吃饭,正是难受的时候。偏偏那几个士兵还在一旁搞吃播,实在太令人可恶了。

    这几个士兵吃就吃吧,还故意将声音弄得非常大,不停的说着:“好吃,好吃。”“真香,真香。”让朱君峻一伙唾液的分泌量大增。

    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朱君峻他们干脆将脑袋扭到另一边,用被子包住,眼不见心不烦。

    这顿饭,士兵们花费的时间足足是平时的一倍多,也让这些公子哥们受尽了折磨。

    到了晚上,滴水未进,粒米未沾的公子哥们显得有气无力,也没有什么说话的兴致了。不过三急却由不得你,不请自来。

    “我要出恭。”朱君峻喊道。

    睡在另一边的一个士兵问道:“大的还是小的?”

    “小的。”朱君峻已经没有作妖的心思,规规矩矩的回答道。

    “等着。”士兵起身从角落里拿来一个粗瓷虎子,递给了朱君峻。

    朱君峻看着眼前做工粗糙,也不太干净的虎子,眼神有些犹豫。这虎子比起家里用的那是天差地别,此时更没有在一旁服侍的乖巧可爱侍女,让他实在是有些不适应。

    士兵看着朱君峻,脸色露出诡异的笑容,轻声的说道:“要不要我帮忙?”

    顿时将朱君峻吓出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连忙摆手:“不用,不用。”说完将虎子塞进被窝,麻利的解决了问题。

    士兵见状哈哈大笑,似乎捉弄了朱君峻让他非常开心。

    朱君峻小解之后,其他的公子哥也提出了这样的要求。士兵也没有不耐烦,一次次的出去倒掉再进来,满足了所有人的要求。

    只是士兵在倒掉的时候有没有顺便清洗一下虎子就不得而知了,公子哥们也不敢细想,想多了自己都会觉得恶心。

    第二天一早,朱君峻他们依然没有吃早饭,年轻人的面子可比饭菜重要多了,说不吃就不吃。

    只是朱君峻口渴的实在是忍不住了,叫了一碗凉白开,咕噜咕噜的就下了肚,哪里有一点嫌弃的样子。此时的他,只觉得凉白开比蜜还甜,比酒还香。

    有了朱君峻开头,其他的公子哥自然不会客气,也都痛饮了一番。

    就在这是,张静睿带着一帮小弟们进来了。都是京师里出来的,不管窝里怎么斗,在对外的时候还是要展示一下团结的,哪怕是表面上的。

    “哎呀,为兄探望来迟,请诸位兄弟不要见怪。”张静睿话里带着歉意,只是嘴角和眼角却挑得老高,显然开心得很。

    朱君峻非常鄙视的看了张静睿一眼,探望?有两手空空探望的吗?忒没诚意了,完全是来看笑话的。

    “我们被鲁若麟打了你们脸上就好看吗?这是打的我们京师勋贵的脸啊。”这个时候了,朱君峻还不忘建立统一战线,试图拉张静睿他们一起对抗鲁若麟。

    只可惜他是白费功夫,张静睿和鲁若麟的关系亲密得很,根本不可能因为他与鲁若麟翻脸。

    “怎么会呢?平辽伯对我们很好啊,不但礼遇有加,而且主动传授兵法,我们感激还来不及呢。”张静睿一脸的诧异。

    这天没法聊了,朱君峻干脆闭上眼睛不再说话了。

    张静睿见状,适可而止,主动告辞:“诸位兄弟还请好好休息,为兄就不打扰了。”

    等张静睿出去之后,气得朱君峻大骂道:“小人!”

    朱君峻的那些小弟们不敢接腔,张静睿在京师勋贵中地位尊贵,不是他们可以随意辱骂的。朱君峻骂了没事,要是他们骂了,传到张静睿耳朵里,张静睿有的是办法折腾他们。

    京师之中勋贵也是有等级的,三位国公无疑是最顶级的,轻易不能得罪,最起码不能落了口实。

    这一天朱君峻三餐未食,喝了一肚子的水,唯一能够支撑他的就是明天管家的到来,到时候一定会有很多的好吃的。

    晚上,在半睡半醒之中,朱君峻梦到了各种美味佳肴。当他正在大快朵颐之时,忽然这些美食变成了咸鱼和馒头,一下子就将他吓醒了。

    然后朱君峻看到了咬湿的被子,以及周围小弟们断断续续的梦语:“好吃!”“真香!”

    向来要面子的朱君峻用被子蒙住了头,流下了心酸的泪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