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306章 挨打也不要进禁闭室
    慢跑一开始还觉得没什么,时间一长,就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了。特别是对那些公子哥们来说,长期缺乏锻炼的他们,不一会就受不了了。

    “不行了,受不了了。”

    “累死我了,跑不动了。”

    “不跑了,不跑了。”

    ……

    才刚刚围着校场跑了两圈,这些公子哥们就七扭八歪了,可见他们的体质之虚。

    “不要停下来,继续跑!还有一圈!”孙排长在一旁催促道。

    只是无论孙排长怎么说,这些公子哥们是打死也不跑了,全都站在原地喘着粗气。

    眼看劝说无效,早就站在一旁的,戴着红色袖标的风纪兵们冲上来就是一顿棍子。

    这些细长的木棍韧性十足,呼啸着就抽在了这群公子哥的身上。“赶紧给我跑!谁敢停下来就打!”

    “哎呦!真打啊!”

    “住手!住手!疼!”

    ……

    面对凶神恶煞、毫不留情的风纪兵们,公子哥们似乎又重新有了动力,撒腿就跑。

    风纪兵们这次一直跟在他们后面,有谁落后了、不跑了,上去就是几棍子,犹如一群追捕猎物的恶犬。

    好容易三圈跑完,这些公子哥们几乎半条命了都没了,全都喘着粗气,惊恐的看着那些风纪兵。

    他们可以休息,但是其他的士兵还在继续跑步,晨跑的标准是三千米,还差得远呢。

    周遇吉和黄杰此时就跟在那群士兵的后面,默默的跑着。他们对自己的要求肯定和那些公子哥不同,至少也要和金州军的士兵们一样。

    孙排长将这些公子哥们又重新集中起来,对他们训话:“记住,进了军营就要忘记自己过去的身份,那些东西对你们不但没有一点用处,反而会让你们更难受。把自己当做一名普通的士兵,这样你们才能尽快适应这里的生活。”

    “念在你们初来,很多人的身体实在太差,你们的训练标准会比其他人低一些。等你们适应了再恢复到正常的水平,这也算是对你们的优待了。”

    “现在去吃早饭,吃完早饭后休息两刻钟,然后进行上午的训练。解散!”

    解散后的公子哥们有些茫然和惶恐,他们没有想到金州军居然来真的,一点水都不放,说打就打。根本没有顾忌他们的身份,完全不留情面,让他们一直引以为傲的尊贵身份彻底失去了作用。

    “好疼啊。我被打了好几棍子。”有心灵比较脆弱的一脸的哭相,觉得非常委屈。

    “你那算什么,我TMD被打了十几棍子,疼死我了。”

    “连我爹都不曾这样打我过……呜呜呜”

    ……

    这群公子哥见孙排长离开,开始相互诉说着委屈。

    “别吵了!还嫌不够丢人吗?连人家的一半都不到,还有脸叫屈吗?整个大明勋贵的脸都被我们丢尽了!这个样子还想学兵法?趁早回去带娃娃吧!”张静睿也挨了几棍子,正满腔的怒火呢。

    不过他的怒火不是针对那些打他的风纪兵们,而是生气自己这帮人的表现实在太差了,简直丢人现眼。

    “吃饭!吃完了继续训练,说要是敢偷奸耍滑,我就让他好看!”由张静睿带头,一帮人沉默着走向了食堂。

    王教官远远的看着张静睿,满意的点了点头。张静睿身为小公爷,还能够有这份觉悟,实在是难得。更关键的是张静睿天生就带有一股领袖魅力,要是能力不差,绝对是一块带兵的好料。

    草草的吃完早饭,稍事休息了一下,张静睿他们又来到了校场,这次他们训练的科目就是立正。站,纹丝不动的站,一直站下去。

    别看这个动作简单,但是想要长时间的坚持还是非常困难的。时间一长,总会想着动动手脚,或者扭扭身子。只是一旦他们有了小动作,就会迎来一棍子,疼得龇牙咧嘴。

    在队伍里不断游走的风纪兵们犹如长了火眼金睛一般,任何的异常都会引起他们的注意。有了跑步时的惨痛经历,这些公子哥们再也不会怀疑这些士兵痛下杀手的决心。

    只是这些公子哥们平时都是娇生惯养的,怎么可能吃得了这个苦,不一会就有人开始叫嚣了:“我们是来学兵法的,不是来这里罚站的!老子不练了!”

    “马上归队,继续练习,否则军法从事!”风纪兵这次没有抽棍子,而是出言威胁。

    “我就不练了,你能把我怎么样?有种把爷打死!”大家一看,原来是武定侯府的徐睿达,他也是豁出去了,直接出言顶撞。

    孙排长在一旁看着,心想这才对嘛。要是这些公子哥们这么容易就屈服听话了,那才是怪事。

    孙排长走到徐睿达身边,严肃的问道:“你确定不练了?”

    “就不练了,你能把我怎么样?我现在就要回家,谁也别想拦着我。”徐睿达一脸的倨傲。

    “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们家的菜园子吗?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做梦吧。伯爷说过了,什么时候你们练得他满意了,你们什么时候才能够离开。既然你不愿意听从命令,那就按军令行事。来人,将他关到禁闭室,禁闭三天。”孙牌子一声令下,几个士兵就从一旁过来要将徐睿达押走。

    “教官,这禁闭室是什么?”看到这种情况,张静睿不得不违反纪律开口询问了。

    都是自己的小弟,要是被折磨得出个什么好歹他也不好交代。

    “禁闭室就是一个单独的房间,在里面关三天。”孙排长难得有耐心的解释道。

    “三天?这不给吃喝的会不会关出毛病来?”既然是惩罚,张静睿想当然的就以为是不给吃喝。

    “这个倒没有,每日都有三餐供应,吃喝不禁。”孙排长摇摇头。

    单间、有吃有喝,肯定比这里舒服啊,至少不用受罪。这哪里是惩罚啊,简直就是享受啊。

    听到这里,马上就有人开始跟风:“长官,我也不想练了,我要关禁闭!”

    “我也要去!”

    “我也要!”

    这气氛简直不要太踊跃。

    “既然你们强烈要求,本官就满足你们的要求,让你们去关禁闭。还有谁要去的,现在就提出来!”孙排长带着一脸的坏笑问道。

    看周围的士兵都是一脸古怪的笑容,张静睿敏锐的觉得这个禁闭室绝对没有那么简单,追问道:“教官,他们不会挨打吧?”

    “绝对不会,出了校场,任何人不得体罚士兵,这是金州军的规矩。”孙教官摇头说道。

    既然连金州军的规矩都拿出来了,张静睿就不得不信了。按照他的理解,只要是金州军的规定,确实执行得比较严格。

    出于对危险的本能,或者单纯的觉得金州军不会这么好心,还是有很多人决定坚持下去,不去看似美好的禁闭室。结果就是一半的人去了禁闭室,一半的人留下来继续训练。

    那些去禁闭室的人还不知道他们面对的会是什么,反正在他们的想法中,只要不是挨打、挨饿,其他的应该也没什么可怕的,所以一路上颇有点兴高采烈。

    等到这帮捣蛋分子离开之后,孙排长对剩下的人表示了赞许:“你们会为今天的选择感到庆幸的。”

    听出了孙排长话里隐藏的意思,张静睿又紧张的问道:“他们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没有。我保证他们回来的时候毫发无损,毛都不会掉一根。好了,继续训练吧。”孙排长保证道。

    虽然不知道这个禁闭室是个什么玩意,但是此时张静睿也只能相信孙排长了。

    接下来三天,张静睿他们在咬牙坚持下来之后,正在逐渐适应紧张而又辛苦的训练。

    只是在训练之余,对于那些在禁闭室的兄弟不免有些牵挂,提出了前往探视的请求,不过被孙排长毫不犹豫伤亡拒绝了。禁闭期间禁止其他人探视,这是死命令,没有丝毫通融的余地。

    等到第四天早上,那些关禁闭的公子哥们终于出现了,只是他们的状态非常的诡异。

    衣裳完整,身上也不见伤痕,但全都是一副心力憔悴的表情,眼神中带着惊惧。

    在教官的命令下,他们非常的听话,即使有动作不到位受到训斥也不敢顶嘴,完全就是一副乖宝宝的样子,与前几天相比反差实在太巨大了。

    直到中午休息的时候,张静睿他们才找到机会一问究竟。

    “怎么回事?怎么吓成这样了?难道是金州军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折磨你们?”张静睿问道,这也是所有没去禁闭室的人心中的疑惑。

    “如果是那样就好了。那些士兵除了送饭的时候,其他时候根本就不理我们。”徐睿达苦笑着摇头说道。

    “这不是很好吗?那你们怎么搞成这副鬼样子?”张静睿心中更加疑惑了。

    “小公爷你是不知道,那个禁闭室没有任何的窗户,门一关什么都看不到。不但黑,而且很小,最多可以躺下来。里面除了被褥和一个马桶,什么都没有。”徐睿达想到禁闭室的情况,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那岂不是非常的肮脏,难怪你们会受不了的。”自以为得到答案的一位公子哥恍然大悟的说道。

    徐睿达却摇头说道:“脏一点也不是不能忍受,我又不是那种有洁癖的人,关键是没人理你啊,这才是最可怕的。”

    “没人理你怎么就可怕了,你们大可睡觉啊。”没有进去过的人不解的问道。

    “开始还能睡着,后来怎么也睡不着了。也不知道外面是个什么情况,喊话也没有人理我们。除了饭点的时候会有人从一个小窗户里放一些馒头和水进来,周围都是静悄悄的。那种又黑又静的情况,待得时间长了简直要让人疯掉。”徐睿达苦笑着说道。

    没有亲身经历的人,不会感受到那种与世界隔离的感觉有多么恐怖。眼睛里没有任何的色彩,耳朵里也听不到任何的声音。

    “你们不是一起去的吗?那些士兵们不搭理你们,你们可以相互说话啊。”张静睿不解的问道。

    “哎,你们能想到的事情,金州军怎么可能想不到。”徐睿达轻叹一声,“那些禁闭室相互之间隔得比较远,而且全都是用厚重的石头垒起来的,一丝缝隙都没有。连门都有两扇,里面的是铁门,外面是包了棉絮的木门,里面喊再大的声音外面都听不到的。”

    “就这?没有别的处罚了?”张静睿还是有点不相信仅凭这样的手段就能把徐睿达他们折磨成这样。

    “就这已经足够了,我是再也不想进去了。”徐睿达对于张静睿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样子也表示理解,如果自己没有进去过也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仅仅是关着都会如此恐怖。

    “听看守的士兵说,三天的禁闭处罚还是最轻的,最厉害的是关七天,再多就不敢了。”徐睿达心有余悸的说道。

    “为什么最多只能关七天?”张静睿奇怪的问道。

    “关七天已经是极限了,再长人就会疯的。金州军曾经拿鞑子做过试验,有个关了八天的人,出来的时候已经疯了。”徐睿达说到这里打了一个寒颤,“我知道你们可能不会信,但是禁闭室真的很恐怖,千万不要进去。”

    张静睿有些怀疑的朝其他进过禁闭室的人看去,只见他们无比赞同的点了点头:“小公爷,徐睿达说的都是真的。我现在宁可被教官狠狠的打一顿也不想进禁闭室,太可怕了。”

    徐睿达他们越是这样说,张静睿越是好奇。究竟这禁闭室有什么魔力,仅仅是关着就可以让人如此惧怕,真的好像去看看。

    不过有了徐睿达他们的前车之鉴,而且是众口一词,张静睿再好奇也不敢以身试法。

    在徐睿达他们从禁闭室回来,宣传了禁闭室的可怕之处后,这些公子哥们训练的态度完全转变,再也不敢轻易的违反命令了,完全达到了孙排长他们原先预计的效果。

    此时,军训才算真正开始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