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311章 墙头草
    慈善总会除了自身造血之外,向外界募捐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个资金来源渠道。毕竟慈善真要用心做起来是非常花钱的,钱自然是越多越好。

    不过募捐这个事情也是很有学问的,最好是双方两厢情愿,否则很容易操作成逼捐,那样的话传出去就非常不好听了。

    以李雪晴现在的身份和地位,想要举行募捐还是非常容易的,只是偶尔用用还行,用多了容易掉价,也会让别人看低了。

    这个时候张光瑶的身份就能够形成很好的互补了,毕竟英国公府在大明北方权贵和商人中还是有一定影响力的。偶尔由她来组织一下募捐,也能起到不错的效果。

    “光瑶见过夫人。”张光瑶对李雪晴行了一礼,毕竟李雪晴现在的身份是伯爵夫人,并不比她这个公爵千金差。

    李雪晴将张光瑶扶起,面带微笑的说道:“我比你痴长几岁,就托个大,叫你妹妹了。妹妹能够来帮我,实在是令我非常开心,我这身上的担子也要轻得多了。”

    张光瑶连忙谦虚的说道:“姐姐千万不要这么说,小妹我什么都不懂,不给姐姐添麻烦就好。”

    “有什么麻烦的,咱们这事简单,花钱就行,再也没有比这容易的事情了。就是平时要到外面跑,会稍微辛苦一点。”李雪晴笑着说道。

    “小妹不怕吃苦,而且做善事是积福的事情,旁人求还求不来呢。”张光瑶善解人意,给李雪晴戴了个高帽子。

    “你能够这样想最好。其实说是让你来做文书,那不过是对外面的说词,岂能委屈了妹妹这个人才,以后你就和我一起在外面行善积德,露露脸就好了。”李雪晴肯定不能真把张光瑶当文书使,即使张光瑶愿意,那也是大大的浪费。

    “一切听姐姐安排。”张光瑶只是想体验下金州军女官们的生活,获得一些自由,并不是非要做文书的工作。在案牍上劳心费力也不是张光瑶喜欢的,她更喜欢在外面接触一些新鲜事物。

    对于张光瑶和李雪晴一起做慈善,英国公府的老管家还是非常满意的。这样的事情传出去也是非常有面子,不但不会被人瞧不起,反而会高看一眼,非常适合张光瑶的身份。

    为此,老管家还代表英国公府给慈善总会捐了一些钱粮,以示支持。

    以往不食人间烟火的张光瑶通过与李雪晴一起做慈善,了解到了很多社会的阴暗一面,以及平民百姓的痛苦,对她的思想造成了非常大冲击。

    她从来没有想过人会活成这样,这么的困苦。道听途说与亲眼见到的感受是完全不同的,这还是在金州军有救助的情况下,很难想象那些无依无靠的人会是什么样的处境。

    外表刚强,其实内心非常柔弱的张光瑶经常被那些惨状刺激得泪水涟涟,更加觉得做慈善是一份非常伟大的事情。

    有了动力之后,张光瑶开始主动出击,那些京中勋贵的管家们顿时遭了殃。

    每家都被张光瑶找上门去“劝捐”,不捐的话也不发脾气,就是赖着不走,让那些管家们都是无可奈何,只能或多或少给一些。

    毕竟张光瑶身份特殊,又打着金州军的旗号,大家都要卖一些面子。

    有了切实的成绩,张光瑶的干劲更足了,对慈善事业也更加上心了。每次从那些被救助者身上收获的感激都会让她异常的满足,这也是她持续下去的动力。

    这样大规模的行善很快就让慈善总会在辽南声名鹊起,引来了很多的关注,连带着李雪晴的名声也有了非常大的提升。

    很多穷苦百姓甚至以“李观音”来称呼李雪晴,李雪晴的口碑正在逐渐发酵,只要持续做下去,声望只会越来越高。

    就连张光瑶也得了个“女菩萨”的雅号,让她乐得找不到北。

    正在金州军这边建设、开荒进行得如火如荼的时候,满清也没有干坐着。

    虽然入关大军非常疲劳不宜马上出征,但是他们的回归大大增强了满清核心地带的防御力量。因此皇太极将原来的留守部队抽调出来,派往辽南。

    此次清军领兵的是多罗武英郡王阿济格,统兵两万直扑复州。

    清军并不是准备以这两万人来攻打辽南,这些人想要攻下有金州军驻守的辽南无异于痴人说梦。阿济格统帅的这两万人不过是清军的前锋部队,是为后续大军打前站的。

    阿济格的任务就是探清金州军的虚实,给金州军制造压力,让金州军不能安心备战。

    因为阿济格的到来,复州的清军力量得到了大大的加强,可以在与金州军的探骑交锋中派出更多的力量,金州军的压力开始倍增。

    阿济格的出动也意味着清军针对辽南的军事行动正式开始,估计等到天气继续转暖,入关的清军修整完毕,就是清军大举出动的时候了。

    面对清军的咄咄逼人,金州军也没有怂,出动了骑兵师、第二师,前出到新金一带与清军对峙。

    因为最近得到了大量的人力补充,金州军再一次的扩编了。

    独一旅和独二旅正式升格为四师、五师,另外又新组建了六师和七师。不过六师和七师刚刚成军,连训练都没有完成,所以只能驻守在南关一线加紧训练,现在基本上还没有什么战斗力。

    其中第六师是以卢象升的天雄军为骨干组建的,师长鲁若麟让卢象观他们比较熟悉的孙什担任。两个旅长一个是卢象观,一个是金州军的老人,尽量做到了安抚和平衡。

    虽然天雄军原来的战斗力就不错,只是金州军的作战方式和训练要求与传统的明军差别比较大,第六师依然需要通过训练来提升战斗力和磨合队伍。

    水师的也在原来的基础上扩编了水师三旅和水师四旅,足足增加了一倍。如今的金州军,无论是战斗力还是士兵数量都有了大大的加强。

    阿济格南下的消息现在知道的人还非常少,鲁若麟不想引起无谓的恐慌,何况区区两万清军他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

    现在南关一线驻扎有六个师的兵力,加上水师和近卫师随时可以支援,即使皇太极带大军来了鲁若麟都不怂,何况是阿济格这个先锋部队。

    所以辽南这边根本就没有受到清军南下的一点影响,该干嘛干嘛,稳得很。

    就在这时,鲁若麟迎来了一位老朋友,东江军的沈世魁。

    自从朝廷委派鲁若麟建立辽南都督府之后,金州军与东江军的关系就变得有点微妙了。

    以前虽然东江军严重依赖金州军,但是至少在表面上大家是盟友,是平等的关系。现在朝廷成立了辽南都督府,鲁若麟成了都督,沈世魁是副都督,在官职上就低了一等。

    加上朝廷非常明显的甩锅行为,今后的粮饷是不可能出了,只能由辽南都督府自筹。金州军一直都是自给自足倒没什么影响,但是对东江军来说就不一样了。

    虽然这几年朝廷对东江军的补给少得可怜,但是至少名义上朝廷有供给东江军的义务。现在朝廷连这个义务都不想履行了,直接将东江军扔给了金州军,连招呼都没有打一个,可见有多么急不可耐。

    说到底还是穷的,要是朝廷不缺钱,根本不可能将控制军队的最重要手段交到鲁若麟手里。

    既然朝廷那边没有指望了,现在唯一能为东江军提供钱粮的只有金州军了。

    只是连普通老百姓都知道拿人手短、吃人最软,一旦东江军开始用上了金州军的钱粮,以后要不要听鲁若麟的话就成了一个非常明显的问题了。

    面对这种情况,东江军上下呈现出了截然不同的两种意见。

    高层普遍有些不太情愿,毕竟金州军和朝廷不同,强势又离得近,随时都有可能将东江军吞掉掌握在自己手中。一旦出现这种情况,像沈世魁这样的人还能不能保住现在的地位和权力就不一定了。

    一朝天子一朝臣,要是金州军真的吞并了东江军,肯定要用自己的人来掌控兵马,原有的东江军高层们会是个什么下场就很难说了。所以沈世魁他们对于划归到鲁若麟底下还是有些抵触的,虽然双方的关系一直不错。

    普通的士兵和底层军官则不一样,他们对加入金州军抱有非常大的热情,甚至有点迫不及待。

    东江军的士兵当兵为的是什么?出人头地?光宗耀祖?都不是的,他们就是想要活下去。有饭吃、有钱拿,可以保护、养活家人。如果能够杀鞑子给亲人报仇当然更好,就这么简单。

    东江军的士兵几乎都是从辽东逃出来的汉人,他们被鞑子逼得活不下去了,所以跑到皮岛求生。

    皮岛的条件有限,很难养活这么多的汉人。以前有朝廷的补给,日子还能够勉强维持下去。等到朝廷也力有不逮之后,东江军的日子就是一日不如一日了。

    要是没有金州军的资助,东江军即使没有鞑子的攻击也会坚持不下去,所以普通士兵对于投靠一个钱粮充足的新老大不但没有意见,反而非常期待。

    更何况这些年随着与金州军的交流增多,金州军士兵的待遇情况东江军这边是非常清楚的。那条件东江军的士兵听了都直流口水,要不是有军法约束,金州军也比较克制,否则早就跑到金州军那边去了。

    好在这些士兵虽然去不了金州军,但是家人们大多迁过去了,而且普遍过上了非常幸福的日子,也算是沾了不少的光。

    正是因为有了这么多的羁绊,金州军和东江军的关系非常微妙,可以说东江军离了金州军就会立马分崩离析。

    所以当得知自己要划到金州军麾下,东江军的士兵们是非常兴奋的。

    谁不想有好的武器装备,顿顿吃饱吃好,每月足额领到军饷,还有分到田地。这些东西只要沈世魁点头,正式加入金州军,接受鲁若麟的统领,就都可以实现,没有比这更美好的前景了。

    群情激动之下,沈世魁等一帮东江军大佬们即使有心拒绝也绝对不敢说出来。而且与金州军切割的事情他们也不敢,所以沈世魁借口商议军情来到了旅顺城。

    这也是清军夺走旅顺之后沈世魁第一次来到旅顺,看着与印象中的旅顺截然不同的样子,沈世魁甚至怀疑自己来错了地方。

    金州军占下旅顺才多少时间,就已经将旅顺来了一个改头换面,连沈世魁这样的东江老人都认不出来了。

    虽然早就听说金州军的营建能力非常强悍,但是只有亲眼看到之后,沈世魁才明白这已经无法用强悍来形容了,完全就是化腐朽为神奇啊。

    对于沈世魁鲁若麟是给足了面子,亲自到码头迎接。

    “东江伯别来无恙啊。”鲁若麟满脸笑容的对沈世魁行了一礼。

    “劳烦平辽伯挂念,老夫尚好。”沈世魁也还了一礼。

    其实论官职鲁若麟是都督,沈世魁是副都督,鲁若麟要高半级。只是沈世魁自觉还没有谈好条件,不愿意就这么轻易低头,所以就以爵位相称。大家都是伯爵,没有谁大谁小一说。

    对于沈世魁那点小心思鲁若麟清楚的很,也没有在意。

    从东江军接受金州军的援助开始,东江军就已经是鲁若麟碗里的肉了,无非是什么时候吃,怎么吃的问题,所以鲁若麟一点都不担心东江军会飞走了。

    “一路辛苦了,我已在城内略备薄酒为老哥你接风洗尘,请。”大家都是熟人,也就没有多客套,直接回城,收编的事情有的是时间慢慢谈。

    一路上沈世魁一边看着旅顺一派兴旺发达的场景,一边对鲁若麟说着恭维的话,从金州军入京作战到旅顺城的建设,反正没少夸。至于辽南都督府和军情的事情,提都没有提。

    鲁若麟也乐得与他一路上打哈哈,聊着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

    等到进城上了酒桌,几杯酒下肚,双方又找回了以前的那种亲密,沈世魁才拿出一点干货来。

    “鲁老弟,朝鲜那边派人给我带话了。”沈世魁还真有军情禀报,不完全是借故来旅顺与鲁若麟讨价还价的。

    “哦,什么情况?”鲁若麟丝毫没有惊讶,因为情报司昨天才递交了朝鲜的最新情报,只是他没有想到朝鲜也暗地里与沈世魁通了气。

    想想也是,沈世魁在皮岛深耕多年,与朝鲜的关系非常深,不是鞑子说斩断就斩断的。朝鲜遇到这么大的事情,事先通报一下沈世魁也很正常。

    至于朝鲜这么急急忙忙的向金州军和东江军传递情报,是因为鞑子要朝鲜出兵五万协助清军攻打辽南,并索要了大批的钱粮。

    面对清军的强势逼迫,朝鲜不敢不答应,但是心里的憋屈就别提有多大了。要不是干不过满清,朝鲜早就想反出满清重回大明的怀抱了。

    虽然不敢拒绝清军的要求,但是朝鲜暗地里也留了一手,将自己知道的情报悉数告知了金州军和东江军,企图做个墙头草两边卖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