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312章 以大压小
    要说朝鲜现在与金州军的关系真的非常诡异。

    在明面上朝鲜因为是满清的附属国而与金州军是敌对的关系,甚至还兵戎相见。但是私底下朝鲜与金州军的贸易往来非常的频繁,特别是南方一带,与济州岛做生意几乎是公开的秘密。

    只要不是当着鞑子的面谈论这种事情,或者被鞑子抓到正着,鞑子也没有那个精力去追查。毕竟鞑子的军力有限,不可能管到朝鲜的方方面面。只要朝鲜听话,按时上贡钱粮,鞑子就不会过多的理会朝鲜的具体事务。

    这就出现了非常诡异的一幕,朝鲜在与金州军打仗的同时,生意做得热火朝天,时不时的还会向金州军这边通报一些满清的情报。

    作为东亚怪物房里的小受,朝鲜是看不上满清的,他心里念念不忘的还是大明爸爸。只是他离满清太近,满清又太彪悍,在被满清强暴后不得不做了满清的臣妾。

    朝鲜最恨的就是当初女真人不过是他们可以肆意征讨的野蛮人,现在却骑在头上拉屎拉尿,实在是将祖宗的脸都丢尽了。

    其实这种心态在大明也同样存在,这也是大明的那些官员无法接受满清崛起,已经有实力与自己平起平坐的原因。

    对于满清征用朝鲜军队鲁若麟早有心理准备,毕竟满人的命多宝贵啊,那些粗活累活送死的事情肯定不能让满人干,必须得让仆从军上。放眼满清周边,没有比朝鲜更合适的选择了。

    鲁若麟笑着对沈世魁说道:“五万朝鲜兵,皇太极这是准备把朝鲜的军队抽调一空吗?”

    朝鲜地域狭小,人口不多,五万人马已经非常多了。

    沈世魁嘿嘿一笑,“朝鲜又不傻,明知是来送死的,怎么可能将自己的精锐派过来。我看八成都是些临时征召的杂鱼,死了也不用心疼。”

    对朝鲜非常了解的鲁若麟对沈世魁的判断表示认同,朝鲜只要能把满清应付过去就行,想要他们真的尽心是不可能的。

    “不过从满清征兵的规模看,这次只怕会是倾巢而出了。”鲁若麟端起酒杯把玩着,一点害怕的感觉都没有。

    沈世魁好奇的问道:“你就这么有把握一定可以挡得住皇太极?要知道这次鞑子可是有备而来,绝对不好对付的。”

    鲁若麟笑了笑,“我对南关有信心,更对我们金州军有信心。要是连守都守不住,干脆就回济州岛当个富家翁算了。”

    沈世魁难得的摆出一副严肃的表情:“有信心当然好,但是也不能掉以轻心。要不要我把儿郎们带过来帮忙?”

    “哦,这次的战斗搞不好死伤会不小,你可舍得?”鲁若麟有些玩味的问道。

    沈世魁坚定的说道:“舍不得又怎么样,吃的就是这碗饭,哪有避战的道理。再说了,拿了你这么多的好处,要是在这个关头都不帮忙,我老沈也没办法在辽东混了。”

    “好,有这句话我就放心了。”鲁若麟非常高兴,起码证明以前的付出没有白费。“说实话,南关太长,兵力上确实稍有不足,如果你能带东江军过来帮忙是最好不过了,那样我也不用送那些新兵蛋子们上城墙了。”

    “到时候你只要说一声,我们东江军绝对不会含糊。”沈世魁骨子里还是有股江湖义气,恩将仇报的事情他是做不出来的。

    “现在东江军有多少人?能够拉多少人到南关?”鲁若麟问得有点敏感,不过现在大敌当前,他又是辽南都督府的都督,也不算僭越。

    沈世魁稍微犹豫了一下,如实说道:“皮岛上还有两万多弟兄,拉一万五到南关来问题不大。”

    “一万五,足够了。”鲁若麟点点头。

    东江军士兵的战斗力还是不错的。常年与清军交战,加上毫无退路可言,又与清军有深仇大恨,在和清军对战时比一般的明军强悍得多,用来守城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弟兄们早就憋着一口气,这次一定要让鞑子好看。”沈世魁这几年被清军压着打,早就憋着一肚子的火,这次配合金州军作战胜算挺高的,东江军也想表现一下鼓舞下士气。

    “老沈,如果这次打退了鞑子的进攻,金州军在辽南也就算是彻底立住了,鞑子肯定会在复州一带驻扎重兵以防我们出击威胁到辽阳和盛京,皮岛的重要性就会大大的降低,你有考虑过以后怎么办吗?”鲁若麟突然将话题转移到东江军的前途上,让沈世魁的脸色有些难看。

    东江军的出路在哪里,说实话沈世魁自己都不知道。

    东江军成立之初的目标就是解救辽东汉人,消灭鞑子。只是随着清军逐渐强大,东江军实现目标的希望越来越渺茫,收复辽东完全成立一个不切实际的梦想。大家完全是为了杀鞑子而杀鞑子,已经迷失了方向。

    好在金州军的异军突起让收复辽东出现了一丝曙光,梦想又有了实现的机会。只是完成这个梦想的主角却已经不是东江军了,他们已经成了一个配角,心中的失落与迷茫可想而知。

    “不留在皮岛又能去哪里?”沈世魁有些消沉的说道。

    鲁若麟拿起酒壶给沈世魁斟了一杯酒,与他对饮了一杯,然后直言不讳的说道:“老沈,说实话,东江军的士兵都是好兵,在你们手里有些糟蹋了。”

    沈世魁听了脸色非常难看,但是在金州军的战绩面前他确实无话可说。

    “东江军在毛总兵手下的时候可谓兵强马壮士气旺盛,让老奴如芒在背,是抗击鞑子的重要力量。只是后来毛总兵冤死,东江军又几经变故,元气大伤,再也不复往日之风光。当然,这里面的原因太复杂,你是当事人应该比我清楚。”

    鲁若麟的话勾起了沈世魁的伤心往事,脸上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袁蛮子卑鄙无耻,要不是他害死了毛大帅,东江军何至于落到如今的地步。”沈世魁咬牙切齿的骂道。

    “毛总兵确实死的冤枉,不过即使没有袁崇焕,东江军的衰弱也是无法避免的。仅以我个人的观点来说,东江军孤悬海外,没有一个稳固坚实的大后方,败亡是早晚的事情。”

    “打仗打的就是后勤钱粮,东江军远在皮岛,想要补充钱粮器械只能从大明本土运输。不但路途遥远,而且损耗巨大。如果东江军能够在对鞑子的作战中起到关键作用还好,朝廷咬咬牙也就认了。可惜皮岛不过是一个辅助战场,起到的作用无非是骚扰威胁鞑子的后方,而且战果有限,这就让朝廷无法忍受了。”

    “说到位置的重要性,比起关宁一线,皮岛的重要性无疑要低得多。朝廷的钱粮供应关宁军都困难,哪里还有余力供给皮岛。只是贸然放弃皮岛责任太大,谁有承担不起,所以才会这样半死不活的拖着。”

    “本来如果把你们迁回本土,好好安置,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可惜地方上对你们辽东人多有歧视,甚至虐待,这才造成孔有德他们反出朝廷。恰恰又是孔有德的叛乱彻底的使朝廷放弃了继续用东江军来两面夹击鞑子的想法,你们被朝廷抛弃掉也就顺理成章了。”

    沈世魁神情黯然,显然被鲁若麟说中了心事。

    “呵呵,是啊,咱们辽东人没有用了,朝廷自然就不想管我们了。我们在辽东被鞑子屠杀,回到大明还要被自己人嫌弃,天下之大哪里又有我们辽东人的容身之所。但是辽东是在谁手里丢掉的?是杨镐、是王化贞这些朝廷派来的官员!正是因为有这些无能之辈,才使得我们辽东子弟家破人亡,成了无处容身的孤魂野鬼。”沈世魁满心怨恨的说道。

    像沈世魁这样的辽东子弟确实有资格抱怨朝廷,为了与后金作战,辽东子弟付出了太多,但是却没有获得应有的待遇。

    “老沈,朝廷因为征税已经闹得民怨沸腾、叛乱迭起,又被鞑子几次肆掠京师,连官员的俸禄都发不出来了,想要指望他们继续支持已经不可能了。你们又不像关宁军,仗着为京师守门户好歹可以要一些钱粮,将你们甩给金州军也是迫不得已。”鲁若麟昧着良心为朝廷解释了几句。

    反正朝廷再困难也饿不死那些当官的,照样可以花天酒地,家里的银两堆积如山。

    “这次我来旅顺,也是希望能够从你这里拿到一个准话,你准备怎么处置东江军。”沈世魁的话里透露着浓浓的无奈。

    “东江军肯定是要整编的,这也是为了提高东江军的战斗力。”鲁若麟先定下了调子,这个肯定不容许更改。

    对于这个情况沈世魁早有心理准备,他更关心的是现在的东江军高层要如何安置。

    “东江军肯定依然由你带领,这点不会改变。不过金州军会委派一名副手,主官后勤和士兵的教育工作。放心,东江军依然以你的命令为主,如果你们两个人的意见相左,先按照你的意见执行,但是事后需要解释缘由。”鲁若麟见沈世魁的脸色变得难看,连忙解释道。

    毕竟谁也不希望自己的军队里有一个监军这样的角色,而且指挥权力不明对军队的伤害也非常大,很容易引起内讧影响战斗力和士气。所以鲁若麟准备给沈世魁安排的是一个类似后世政委那样的奶妈角色,让沈世魁将精力放在打仗上。

    “也就是说如果有什么事情我一定要坚持的话他也必须听我的?”沈世魁对指挥权非常在意,没有实际的权利,他也就等于废了。

    “原则上是这样的,但是如果遇到大是大非的问题则不在此列,比如谋反和叛逃。”政委这样的角色主要的职能就是稳定军队,要是遇到谋反和叛逃都不知道坚持那就太迂腐了。

    “你把俺老沈当什么了,谋反和叛逃的事情我是绝对不会做的。”沈世魁对于鲁若麟的比喻不满,有贬低他的嫌疑。

    “呵呵,不要生气。也就是打个比喻。要是你老沈都靠不住,东江军早完了。”鲁若麟连忙给沈世魁说了些好话来安抚。

    沈世魁这才脸色好看了一些,“是不是说有了你委派过来的人,以后东江军的钱粮供应上我就不用操心了?”

    鲁若麟点点头,“可以这么说。不过钱粮可是大事,你总不会不闻不问吧?”

    谁掌控了钱粮,谁就掌控了军队,这话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大明的文官们为什么能把武将们踩得死死的,关键就是他们将军队的钱粮把控得死死的,让那些武将们不得不听话。

    沈世魁长叹一声:“哎,你是钱多得不知道怎么花,不会明白像东江军这样的叫花子有多痛苦。每年为了分钱粮的事情,东江军自己就会打起来死不少人,也就从你们开始支援后稍微好了一点。每日我都要为钱粮的事情发愁,能够有人将这个烂摊子拿走我是求之不得啊。”

    “你是主官,虽然有人专门帮你管钱粮,但是你最好也要做到心里有数。”鲁若麟点拨道。

    “这个不用你说我也知道。”沈世魁也是身居高位多年,带兵的经验并不缺。

    “金州军打仗与大明截然不同,指挥方法更是迥异,所以你手下的那些将领们需要进行特别的训练才能继续领兵,否则只能到济州岛去做一个富家翁,免得害死了那些士兵们。”鲁若麟又提了一个要求,让沈世魁有些为难。

    东江军的将领们几乎都是一刀一枪拼出来的,论文化水平几乎个个都是大老粗,带兵打仗完全凭的是自己的悍勇和经验。现在要他们去参加特殊训练,这些一向自大惯了的将军老爷们能不能够接受真的很难说。

    “只怕有些人不会那么听话的去接受训练,会闹出不少是非来。”沈世魁担心的说道。

    “这次的特殊培训我来讲课,训练的全部过程我也参加,你认为还会不会有人不乐意?”鲁若麟的话石破天惊,将沈世魁都吓了一跳,这是要以大压小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