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313章 长生岛
    东江军的那些军将们再牛能够有鲁若麟牛吗?

    无论是实力还是战绩鲁若麟对他们来说都是碾压般的存在,现在鲁若麟不但亲自讲课,还要和他们一起训练,那些军头们又有什么资格抱怨?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为了彻底的降服那些东江军的军头们,鲁若麟也是拼了。

    沈世魁肃然起敬,“这个特殊训练算我一个。”

    沈世魁对于金州军的军队体系还是非常感兴趣的,也曾经深入的研究过,只是如同盲人摸象不得其法。现在鲁若麟带头参加特殊训练,他参加的话就不存在丢面子的事情,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淘汰不合格的将领不是我对东江军的弟兄们有意见,而是为了更好的杀鞑子,为大家争取更大的前程。那些淘汰下来的兄弟们金州军会妥善安置他们的,绝对不会让他们以后的日子没有着落。”能够花钱解决的麻烦鲁若麟从来不会吝啬,毕竟这样更加有利于东江军的稳定。

    “让老弟费心了。”沈世魁感谢道:“本来有很多弟兄已经不能征战了,但是如果直接将他们赶出军营,他们能不能活下来都难说,所以老哥我不得不将他们养着,否则对不起自己的良心啊。”

    “只要他们愿意做事,金州军有的是地方安置他们。到时候愿意种田的就去种田,愿意做工的就去做工,要是有本事做生意我们也全力支持。”金州军到处都缺人,不怕安置不了淘汰的东江军。

    “那就好,那就好。”沈世魁高兴的点点头。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需要提前跟老哥你说清楚,如果你们接受了金州军的整编,那些吃空饷、喝兵血、贪污粮饷的事情就坚决不能做了,否则军法无情,我也保不住他们的。”鲁若麟警告道。

    吃空饷、喝兵血、贪污粮饷是明朝军队的顽疾,几乎是公开性的存在,东江军自然也不例外。

    这些手段是军官们赚取钱财的主要手段,几乎每一个军官都不想放弃。

    沈世魁也知道金州军比东江军廉洁得多,这些手段肯定会被打击。但是失去了这些手段,军官们又会损失大块的收入,会让他们很不满的,严重的话带领一些不知情的士兵闹兵变也不是不可能的。

    “当然既然要打击贪污腐败,相关的待遇我也会提高,保持与金州军一样的水平。如果还是有人铤而走险,到时候就别怪金州军的军纪无情了。所以老哥最好跟底下的兄弟说清楚,要是不能接受,就拿金州军的补偿银子出去做个富家翁,好聚好散,还有一份情谊在。别到时候犯了事受处罚让老哥你难做。”

    东江军想要真正的改造完成,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做,同样会伤害到一些人的利益。提前把丑话说到前面,免得以后这帮人抱怨金州军六亲不认。

    “我会跟他们说清楚的。”沈世魁认真的点了点头。

    “皮岛虽然地理位置重要,但是地方狭小,发展空间有限,不利于东江军的发展壮大,所以我准备在战事结束之后让东江军换一个更大的地方驻守。”鲁若麟提出了这么多的要求,也准备给他们一个好处让他们更加愿意卖命。

    “更大的地方?哪里?”沈世魁疑惑的问道。

    “就在我们旁边,长生岛。”鲁若麟的话让沈世魁一愣。

    长生岛面积不小,全岛东西长30公里,南北宽11公里,面积252.5平方公里,为华夏长江以北第一大岛。

    长生岛最南端的南汛口与复州隔着一道约四百米宽的海峡,这个距离并不足以抵挡鞑子的来袭,虽然鞑子缺少船只,但是真要狠下心来还是可以强渡过来的。

    更麻烦的是,在冬季寒冷的天气会将海峡冰冻,使得长生岛与辽南可以暂时连为一体。鞑子在冬季随时都有可能上岛杀戮一番,所以没有人敢在上面长期驻扎,处于废弃的状态。

    不过以前的明军守不住并不代表金州军守不住,只要在南汛口筑一道墙,配合金州军的水师就可以将鞑子挡在长生岛之外。

    而且长生岛南边的中岛和茶河岛面积同样不小,可以养活不少的百姓,是不可多得的好地方。

    更关键的是这几个岛屿离辽南非常近,随时可以给予支援,安全上非常有保障。

    有了这些岛屿,可以大大的拓展金州军的领地范围,养活更多的人口,非常有战略意义。

    不光是长生岛,辽南附近的几个大的岛屿现在都在鲁若麟的视线范围之内,可以为辽南提供有力的屏障。

    当然这个计划的实施要在击退满清的进攻之后,现在金州军还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分散出去。

    “长生岛?确实是个好地方。”沈世魁的眼睛一亮。

    对于长生岛沈世魁这个老辽东肯定是清楚的,条件在辽东的岛屿中算是非常不错的,只是因为不能完全避免清军的攻击而无奈放弃了。不过现在有了金州军帮忙,想要守住长生岛问题应该就不大了。

    当初毛文龙之所以选择皮岛作为反攻满清的基地,是因为这里可以顺鸭绿江北上,一路袭击清军的腹地,还可以获得朝鲜的物资支援。现在朝鲜已经倒向了满清,东江军的实力又严重削弱,再困守在皮岛就很难有什么大的作为了。

    如果选择长生岛作为新的基地,不但地盘更大了,而且可以更方便的获得金州军的支援,东江军发展壮大恢复往日的荣光也将变得大有可能。

    “长生岛上的土地可以开垦出几万亩良田,要是经营得好养活一两万军队绰绰有余。怎么样,愿不愿意过来?”鲁若麟笑着问道。

    “当然愿意,只是皮岛怎么办?就这样放弃掉吗?”沈世魁对皮岛还是有些不舍的。

    “怎么可能放弃掉,吃到嘴里的肉哪有吐出来的。留一两千人驻守就行了,有金州军水师在,相信绝对丢不掉。”鲁若麟才不会将皮岛放弃。

    “那倒是。”在这点上沈世魁也不得不承认金州军的强悍实力。

    谈到这里,沈世魁似乎也认命了,决定接受金州军的整编。

    现在的东江军根本就离不开金州军的支持,如果东江军的士兵们知道沈世魁与金州军闹翻了,搞不好就会兵变换一个头领。到时候不但什么都得不到,还有可能丢掉性命。

    现在鲁若麟承诺只整编不吞并,保留东江军的名号,依然由自己指挥,沈世魁虽然失去了一言九鼎的权力,但是也解除了后顾之忧。

    权衡利弊之后,沈世魁也没有什么好纠结的了。结果再坏又能坏到哪里去,何况鲁若麟对沈世魁一家是情深义重帮了很多忙的。

    别的不说,靠着鲁若麟,沈世魁和沈志祥叔侄都获封伯爵,这在将门之中也是难得的荣耀。要知道辽东众多将门,也只有李成梁获封爵位,强如祖大寿都没有封爵,就凭这个沈世魁对鲁若麟的信任度都要高很多。

    一个经常帮助你的人绝对比你经常帮助的人更可靠,这是一个很简单的人性问题。

    沈家想要保住现在的地位,甚至更进一步,抱紧鲁若麟的大腿应该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选择。

    东江军的投靠就当是沈家的投名状吧。

    “南关那里不是正在编练新军吗?我送五千士兵过去接受整编,正好一起训练。”有了决定的沈世奎没有犹豫,直接就把五千士兵交到了鲁若麟的手里。

    “好!老沈,你绝对不会为今天的选择后悔的。”鲁若麟端起酒杯与沈世奎干了一杯。

    搞定了沈世魁,这个辽南都督府终于实至名归了,起码不再是金州军一个人唱独角戏。当然两支军队的融合绝对不是下个命令那么简单,如何稳定官兵的情绪,顺利完成整编也是一个非常艰巨的任务。

    沈志祥下定决心之后就不再犹豫,立马乘船回到了皮岛,随行还带回了鲁若麟特别支援的一批钱粮和物资。

    既然要投靠金州军,肯定要让他们看到好处,这点上鲁若麟一向很大方,从来不吝啬。

    回到皮岛的沈世奎将一干心腹将领召集起来,准备先与他们通下气,做下他们的思想工作。

    东江军几经波折,当初毛文龙麾下的众多将领或死或叛逃,现在还留下来的基本都是忠于沈世奎的嫡系,对他是非常忠诚的。

    看到沈世奎从旅顺返回,还带了大批的物资和钱粮,大家都知道应该是谈妥了,就是不知道金州军开出的条件是什么样的。众人都心情忐忑的等着沈世奎宣布,毕竟这关系到他们的前途。

    沈世奎见满屋子的将领几乎都穿着金州军制作的铠甲,手里拿着的武器也都是济州岛出品,心中不由得感叹金州军对东江军的影响之深。

    沈世奎也没有遮遮掩掩,直接将鲁若麟的条件告诉了这些手下,使得他们神情有些凝重。

    一名将领直接问道:“伯爷,这特殊训练是怎么回事?我们都是与鞑子血战十几年的人,还用得着训练吗?这金州军是不是太瞧不起咱们了。”

    有这样想法的人还不少,都是觉得金州军有些多此一举,担心这是金州淘汰他们的手段。

    “老子也要参加这个特别训练,你是不是觉得比老子还要厉害?”沈世魁没好气的骂道。

    沈世魁虽然封爵了,但是毕竟是军汉出身,依然改变不了一身的暴脾气。

    “岂有此理!金州军连伯爷您也这样羞辱吗?”听了沈世魁的话,马上就有将领不干了。

    沈世魁已经是伯爵了,居然还要参加什么劳什子的训练,实在是欺人太甚了。

    沈世魁长叹一声:“平辽伯决定亲自讲课,还和我们一起训练,这样的机会实在是难得。所以老夫主动要求参加训练,一定要好好看看金州军是如何有这般本事的。”

    “平辽伯亲自讲课吗?”马上有将领惊讶的问道。

    “是啊,你们还觉得金州军是在羞辱你们吗?”沈世魁反问道。

    那些叫嚣的将领顿时就不敢说话了。

    俗话说的好,人的名树的影,鲁若麟的赫赫威名那都是杀鞑子杀出来的,可以称之为当世名将,比他们这些窝在皮岛苟延残喘的将领不知道强了多少。

    军人是很难对一个人服气的,但是对于真正有本事的人却又非常容易拜服。武将可不比文官,战绩就说明了一切,是强是弱一目了然。

    即使在座的人有对鲁若麟不满的,也不能昧着良心说鲁若麟打仗不行。所以能够有鲁若麟亲自讲课传授统兵之法,在坐的不少人都心动了。

    “进了金州军,那些陈规陋习也就不能再用了。以前的事情自然无所谓,也不会有人去追究,但是以后吃空饷之类的事情就不要想了。如果有谁觉得接受不了,我这边就给你发遣散银子,让你去做一个逍遥的富家翁。要是口是心非,被抓到砍了脑袋我也救不了你们的,该如何决断你们要考虑清楚。”沈世魁劝诫道。

    听到不能捞银子了,很多将领都露出一副肉痛的表情。

    虽然说东江军过得辛苦,但是这些将领们绝对不包含在其中。哪里都有等级,在坐的众人就没有身家清贫的。

    虽然听说金州军将领的待遇不错,比大明高得多,不过相对应的是捞油水的机会就少了很多。而且金州军对贪污腐化追查得非常严格,那些以身试法的人最后都没有得到什么好下场。所以进了金州军之后这些将领们将会失去很大的一块收入,这也是他们对于投靠金州军最纠结的地方。

    “伯爷,我们都是家大业大的要养活不少人,那点俸禄怎么够用啊。”马上就有人开始叫苦起来。

    “你们这群掉进钱眼的家伙,实在是丢人现眼。”沈世魁没好气的笑骂道。“平辽伯早就为你们想了办法,免得你们坐吃山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