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314章 各有归处
    听到鲁若麟替他们想了生财的路子,这些东江军的将领们顿时来了精神。

    鲁若麟生财的本事可比他打仗的本事更令人津津乐道,有鲁若麟的指点,指不定就可以解决这些东江军将领的收入问题。

    “什么办法?”马上就有将领迫不及待的问道。

    “旅顺城正在建新城,会有大量的土地和铺面出售。以现在的繁华程度和发展前景,只要能在旅顺拿到土地和铺面,那就是稳赚不赔的买卖。为了照顾你们,平辽伯特意为你们留了一些繁华地带的土地以平价卖给你们。只要你们拿到了那些土地,只怕光是出息就够你们用的了,而且子孙后代都可以受益。”沈世魁拿出了鲁若麟的解决方案,非常的实际而且简单,很适合这些将领们。

    “买地盖铺子?这么简单?”这个方案有点出乎将领们的意料,实在是太传统了。

    大明的有钱人生财的门路不多,无非是买农田和置商铺,所以这些将领们对于这个并不陌生。

    只是这个方案与他们的预期有一些落差,他们原本以为鲁若麟会带他们玩海贸呢。

    “怎么,还瞧不上了?我告诉你,旅顺那边有的是人对这些商铺虎视眈眈,没有足够的银子和关系你连毛都摸不到一根,能够给你们留铺面已经是格外开恩了。其他的那些美事你们就不要想了,就你们的猪脑子玩得过那些奸猾的商人吗?”沈世魁怒其不争的训斥道。

    说到做生意这些将领们都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皮岛的地理位置还不错,可以收到不少的辽东和朝鲜特产,东江军依靠倒卖这些特产赚了不少的钱,这些将领们都是有所分润的。

    只是他们确实不是什么做生意的料,大头都被那些商人们赚走了,他们充其量也就吃了点残羹剩饭,这也是沈世魁不看好他们做生意的原因。

    “伯爷,我们也了解过,这金州军的待遇虽然不错,但是规矩也非常多,只怕也不是那么好混的啊。”有些自由散漫惯了的军将担心的说道。

    “吃人饭受人管,现在朝廷不给我们发钱粮了,想要继续快活你也没有那个本钱不是。你们当中有些人是野惯了的,要是由着你们的性子迟早有一天会犯事,还不如拿些遣散费去做个富家翁。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劝告,最后留不留下来由你们自己决定。”沈世魁对自己的这些手下非常了解,有些人桀骜不驯,绝对受不了金州军那样严苛的管理。

    听了沈世魁的话,有些人确实有些犹豫了。

    当官肯定很爽,但那是建立在一系列的特权上的,要是做金州军的官,受到的约束会比现在多得多,有些老兵油子肯定是接受不了的。

    “我们为朝廷拼死拼活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就这样把我们打发掉,也太不厚道了吧。”马上就有不甘心的人开始抱怨了。

    “舍不得身上的这身官皮是吧?平辽伯说了,要是你们两个办法都不想选,就把你们安排到天津去,想必志祥也不会亏待了你们,这总可以吧?”沈世魁又给了他们一条出路。

    “天津?祥少爷哪里?”这个安置方案倒是有点出乎他们的意料。

    “对,正好志祥那里也缺人手,你们都是他的叔伯兄弟,过去也可以为他压一压场子,免得他被那些当地人欺负了。”沈世魁点点头。

    众人一想,沈志祥那里确实是个好地方。

    地方不用说,京师左近、繁华城市,肯定比鸟不拉屎的皮岛强了无数倍;沈志祥是东江军出身,天津军的骨干也是沈志祥当初带过去的一帮东江人,他们过去不会受到歧视和排挤;天津军又是正宗的明军部队,规矩和东江军没有什么差别,他们完全不用去适应,按照老办法来就可以了。

    这样一想,天津确实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择,唯一不确定的就是沈志祥那里能不能给他们安排一个好的位置。

    “伯爷,祥少爷那边可有我等的位置?”有心动的人马上就开口问道。

    沈世魁大手一挥,霸气的说道:“没有也得有,都是他的叔伯兄弟,还能怠慢了你们。再说了,这事是我和平辽伯一起决定的,给他个胆子也不敢反驳。”

    “那是,那是。虽然祥少爷封了伯爵,但还是伯爷您的侄儿不是。”在场的众人马上送上了一番马屁。

    对于东江军的这群高级将领,三个安置办法总有一个适合他们的,可以说鲁若麟为了顺利的接收东江军也是煞费苦心。

    一些不想到金州军去接受缚束的将领就开始跟沈世魁讲条件,“伯爷,我还是愿意到祥少爷那边去效力,毕竟他是您的侄儿,是老沈家的人,大家都是辽东人,跟着他也舒心。您看我能不能把麾下的兄弟们也一起带过去?”

    改换门庭也是要看本钱的,孤身一人过去要是沈志祥给面子还好,要是沈志祥那边不好安排,手底下有一帮弟兄就非常关键了。再说了,去一个新的地方立足,手底下没有一帮贴心的弟兄,怎么能够打开局面。

    沈世魁知道这些人说得好听,其实还是舍不得手上的权力,想要继续去天津作威作福。不过好歹没有便宜外人,也就捏着鼻子认下了。

    “你们自己的亲兵和家丁可以带走,但是标下的人马不行。”沈世魁给了一个折中的答复。

    “多谢伯爷!”这些人听了沈世魁的答复马上喜笑颜开。

    他们的主要实力就在那些亲兵和家丁身上,至于标下的兵丁,他们倒不怎么在意。

    “不过那些士兵们去不去天津全凭自愿,谁也不能强迫,要是让我发现强行拉人头的话,那就哪也不用去了。”末了沈世魁虎着个脸对手下的这群将领警告道。

    “是,伯爷。”沈世魁的威信还是很高的,众人听了连忙应是。

    有人想去天津沈志祥那里继续逍遥,有人则厌倦了战场厮杀的生活,决定趁这个机会全身而退。

    对于这样的人,沈世魁也没有挽留,当初大家杀鞑子是因为活不下去了,不得不拼。现在有了更多的选择,想要回归平静的生活也可以理解。

    这些想要脱离的人,沈世魁承诺给他们一笔钱财,安排到济州岛或者辽南去生活,让他们有个好的归宿,也不枉大家并肩作战这么多年。

    也有不少人心中还有更大的抱负,希望取得更高的成就,对于去金州军内心深处反而更加兴奋。

    东江军的前途已经到顶了,再怎么努力也不会有多大的发展。但是金州军则不同,不但欣欣向荣,而且前途无量,跟着金州军机会更多。

    想要光宗耀祖、青史留名、子孙富贵靠东江军是不成了,但是靠上金州军则大有希望。所以他们选择留下来,去金州军参加特殊训练,为自己的前程搏一把。

    搞定了这些高层将领,下面士兵的工作就好做得多了。

    这个时候的底层士兵本来就消息闭塞,他们听到的所有消息都来自于上级军官,他们之前并不知道东江军划归鲁若麟管理的事情,所以整个东江军大体还是在按部就班的过日子。

    但是在那些军官被沈世魁搞定之后,这个消息也就没有必要隐瞒了。特别是那些想要去天津的将领们开始做亲兵和家丁的工作,让他们跟着一起去天津,东江军将要被金州军接收的事情马上就开始在皮岛上传得沸沸扬扬。

    对于这个消息,普通的士兵是非常兴奋的。去金州军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更好的待遇和更高的收入,而且也不是叛变投敌,不用有任何的心理负担,怎么能不让他们高兴呢。

    这就好比美国对墨西哥说:“来吧,不用偷渡了,我全要了”。墨西哥人绝对会高兴得发疯一样。

    以前大家谈论起金州军的待遇多少还有点遮遮掩掩,现在终于可以放开胆子说了。

    一群士兵得知消息后,难掩兴奋之情,找到了他们的把总,想要确定消息的真假。

    “大人,我们真的要被金州军收编了吗?”一个士兵紧张的问道。

    “不要瞎说,不是收编,是以后都归辽南都督府管辖了,东江军的编制还在。”把总马上纠正道。

    “辽南都督府?啥时候辽南有都督府了?”士兵们疑惑的问道。

    “朝廷刚刚设立的,金州军的鲁大人是都督,咱们沈总兵是副都督。”把总解释道。

    士兵们有些迷糊了,“也就是说东江军以后都归金州军的鲁大人管了?”

    把总点点头:“差不多是这个意思。”

    士兵有些诧异道:“那不是一样嘛,反正东江军以后就归金州军管了呗。”

    把总恨恨的敲了一下那个士兵的脑袋:“能一样吗?金州军是金州军,东江军是东江军,大家互不统属,只是都归鲁大人管罢了。”

    士兵们一听,顿时有些紧张了,赶紧追问道:“那我们以后的待遇会和金州军一样吗?”

    把总听了促狭的一笑:“怎么?对金州军的待遇心动了?”

    士兵们听了都是不好意思的嘿嘿一笑,用行动表明了他们的想法。

    “放心吧,伯爷已经问清楚了,以后东江军的待遇和金州军一样。”把总很理解手下这些士兵的想法,所以并没有生气。

    东江军也就这两年稍微过了一点舒坦日子,这还是在金州军的支援下达成的。以前的皮岛粮食、物资奇缺,根本就养活不了那么多的人。为了争抢粮食,东江军内部就没少火拼过。

    这些士兵也是从那段日子里走过来的,自然不想再继续过那种痛苦的日子。能够傍上金州军这个大财主,彻底的脱离困苦的生活是他们梦寐以求的。

    “真的吗?那实在是太好了!”士兵们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全都兴奋起来。

    这些士兵们虽然与金州军接触的不多,但是他们有不少的亲人和朋友生活在白翎岛和济州岛,对于金州军士兵的待遇非常清楚。要不是军规限制,金州军对于擅自脱离东江军过来的士兵也不予接纳,他们早就想到金州军那里来当兵了。

    “别高兴得太早了,真以为金州军的粮饷是那么好拿的吗?所有想拿金州军粮饷的士兵都是要接受他们整训的,要是不合格就只能被淘汰,去金州军那里种地或者做工。”把总这个时候给这些兴奋得有些上头的士兵们泼了一盆冷水。

    不过士兵们好像毫不在意,甚至有士兵嘀咕道:“去种地也不错啊,不但分田,还没有多少赋税。”

    “听说在工坊里做工工钱也很好,干得好还可以升职加薪在城里买房子。”

    把总听到了这些小话,脸马上就黑了。“看你们这点出息,还有没有一点东江军爷们的样子!咱们东江军的爷们都是响当当的好汉,要的就是杀鞑子给家人报仇,夺回我们的家乡。要都像你们这样想,这辈子都不可能了。”

    士兵们见把总发了火,全都讪讪的不敢说话。

    “不就是训练吗,有什么好怕的。你们都别给我耍什么小心思,敢不拼命训练,到时候被淘汰了,不用金州军来处置,我第一个就来收拾你们!”把总恨铁不成钢的训斥道。

    “是,大人。”士兵们心中一凛,连忙回答道。

    把总见士兵们应是,脸色稍微好看了一些:“不过你们当中那些年纪大的,如果不是有特特殊的才能,可能就会直接遣散了,这点你们要有所准备。”

    “直接遣散?会发遣散费吗?”马上就有年纪比较大的士兵紧张的问道。

    “会有的,具体是多少要看金州军那边怎么说。遣散之后金州军也不会不管你们,会安排你们去种地或者去工坊做活,肯定是不会饿死的。”把总给几个年纪比较大的士兵吃了一个定心丸。

    听到金州军对遣散的士兵有安排,那几个年纪大的士兵露出来如释重负的笑容。

    “大人,我们这样的金州军会要吗?”有几个伤残的士兵面露苦涩的问道。

    “只要没死,哪怕是缺胳膊少腿,金州军都会给你们安排的。”把总有些欣慰的说道。

    这些伤残士兵都是在历次战斗中被鞑子打残的,也是他们命大,在这样的医疗条件下活了下来。都是一起作战的老兄弟,肯定不能随便的放弃了,所以东江军就将这些残疾士兵养了起来,让他们能够活下去。

    现在金州军连这样的累赘都接收,让士兵们对金州军的好感更加爆棚,立马就有了归属感。

    跟着这样体贴的首领卖命才是真的值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