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316章 卢象升的济州行(二)
    下棋不过是个敲门砖,卢象升的目的是与这些老头们熟悉起来,再好套话。

    论棋艺,对面的老头肯定不是卢象升的对手,不过卢象升对棋局控制得非常精妙,总会在无意间留下一些破绽,使得局面呈现一种焦灼的状态,看得周围的老头惊呼连连。

    也许是难得“棋逢敌手”,下棋的老头整个人非常的亢奋,一会儿得意洋洋,一会儿捶手顿足,表情异常的丰富。

    在以微弱劣势输给卢象升之后,下棋的老头不服,又拉着卢象升连下两盘。最后一局终于偷袭得手赢了卢象升,那高兴劲就别提了。

    有了以棋会友的经历,众位老头对卢象升迅速的亲切起来,不知不觉间就聊开了。

    “还不知道老丈贵姓?”卢象升对下棋的老头问道。

    “老朽胡贵贤,卢小哥来济州岛多久了?”胡贵贤笑着问道。

    “今日刚到,听说济州城繁华,就四处逛了逛,没成想这闹市之中竟然有如此幽静之所,就忍不住进来歇息一下。”说着卢象升向四周扫视了一圈。

    胡贵贤一脸的得意,“你算是来对地方了。要说这济州城里比我们坊高档的地方不少,但要说这房子周边的风景还得数我们这些老街坊了。”

    “哦,有什么说道吗?”卢象升应和着问道。

    “我们是最早的一批街坊,论地段自然是最好的。而且我们的建成时间最长,花费的心思最多,这里的花草树木都是我们当初一点点的种下的,现在也都长成了。还有这些个凉亭和池塘,也是我们一点点的建起来的,风景自然比那些新建的街坊好得多。现在外城的很多新建街坊都在跟我们学,但是想要有我们这样的景致,没几年功夫是不可能的。”胡贵贤说起自己的坊区是一脸的骄傲。

    卢象升却从胡贵贤的话里品出了其他的东西。

    所谓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你要指望一群连饭都吃不饱的人去养花弄草,关注身边的风景,那无异于对牛弹琴。胡贵贤他们既然有闲情雅致来改善自己居住的环境,最起码也应该是衣食无忧的。

    看周围老人的衣着,虽然朴素,但是都比较干净整洁。上面也会有一些补丁,但是很少。而且老人们收拾的也都很利索,满是沟壑的脸上时常洋溢着笑容。

    “老丈的房子是什么时候买的?”这些样式统一的房子显然不是自己建的,卢象升凭猜测也知道这是金州军建好之后卖给他们的。

    “大概是崇祯八年的时候吧,也有四五年了。”胡贵贤想了一下回答道。

    “那么早啊,岂不是金州军刚到济州岛的时候?这房子只怕值不少钱吧,老丈的身家不少啊。”卢象升惊讶的问道。

    “有个屁的身家,来济州岛的时候老汉一家身无分文,除了几张嘴一身衣服啥都没有。”胡贵贤噗嗤一笑,似乎想到了当初的窘境。

    “那这房子?”卢象升有些疑惑了。

    “老汉一家五口人,来济州岛的时候都有活做,攒了几个月的银子,凑够了首付就将房子拿下来了。剩下的钱老汉一家花了两年多时间省吃俭用也还清了,现在已经不欠官府一文钱了。”胡贵贤骄傲的说道。

    “首付?这是什么意思?”卢象升听到了一个自己不懂的名词。

    “就是第一次付钱的意思。这房子当初售价一百两,我们付了二十两就可以住进去了,剩下的钱官府让我们十年内还清就可以了。”旁边的一位老头插嘴道。

    “哦,是这个意思啊。”卢象升明白了,“官府收的利息高吗?”

    “我们那个时候是没有利息的,后来建的房子多了,官府就开始收利息了,不过也不高,一百两一年收二两的利钱。”胡贵贤对于自己这批人占了没利息的便宜非常满足。

    卢象升听了点点头,这个利息确实不高,可以说非常有良心了。

    “胡老丈一家两年就可以还清八十两的欠款,这收入只怕不少啊。”卢象升对胡贵贤一家人两年攒下八十两银子的事情非常好奇。

    胡贵贤“嘿嘿”的笑着,没有说话,不过那股得意劲怎么也藏不住。

    旁边一位老头说道:“他们家五口人有四口都可以赚钱,也就一个娃娃上学堂,攒起钱来当然快了。”

    胡贵贤听了顿时就不干了:“狗屁。咱们这里一家四口都赚钱的多了去,甚至还有五口、六口的,怎么没见他们两年就把买房欠的钱还清了?老汉家里能够两年还清是因为老子有本事,钱赚的比他们多。”

    “是是,就你能耐。这街坊邻居的谁不知道你们家走了狗屎运,居然被船厂瞧中了,否则哪里能赚这么多钱。”旁边的一个老头半是嘲讽半是羡慕的说道。

    “谁让你们没有家传的手艺呢。嘿嘿。”胡贵贤洋洋得意的说道。

    “胡老丈在船厂做工吗?”卢象升笑呵呵的看几个老头斗嘴,插嘴问道。

    “以前在船厂做工,今年身体不行了,老寒腿发作的厉害,就回家休息了,只有老汉的儿子还在船厂干活。”胡贵贤边说边捶着自己的膝盖。

    船工常年泡在水里,风湿病都非常严重,胡贵贤自然也不会例外,所以就回家休养了。

    “休养个屁,白拿钱不干活,我都替你臊的慌。”旁边的一个老汉啐了一口。

    胡贵贤听了也没有在意,看到卢象升询问的眼神,笑着说道:“虽然我养老了,但是船厂那边还挂了名在,隔个几日就过去转一转,指导一下那些学徒,还是可以拿一份俸禄的。”

    活少还有俸禄拿,怪不得周围的老汉一个个羡慕的紧。

    “想来是老丈技术精湛船厂那边离不得了。”卢象升笑着奉承道。

    胡贵贤谦虚的说道:“也就是一些祖传的手艺,加上活做得多一些有些经验。本来不想白占这个便宜的,但是船厂那边死活不同意,非要我挂一个技术顾问的头衔,说是让我发挥一下余热,不能把手艺埋没了。”

    “你就嘚瑟吧,一年白得四十两银子,真要那么好拿,咋就不给我挂一个呢?”旁边的一个老头没好气的白了胡贵贤一眼。

    “老子五十多年的手艺,值这个钱不是很正常的吗?”胡贵贤瞪了他一眼。

    卢象升则被胡贵贤的年俸吓到了。胡贵贤看着普普通通的,没想到收入居然这么高,已经不比那些低级官员明面上的俸禄低了。

    “老丈这俸禄,三年不到就可以再买一栋房子了啊。”卢象升感叹道。

    胡贵贤摇摇头,“买不到了。当初我们的房子只要一百两,现在济州岛来的人太多了,房子供不应求,我们这里的房子起码可以卖两百两,还没有人愿意卖。而且这济州城的房子已经不是有钱就能够买到的了。”

    “有钱还买不到房子吗?”卢象升不可思议的问道。

    胡贵贤指了指那些房子,“这样的房子是专门卖给普通百姓的,有钱人是肯定不会买这样的房子的,他们有独栋的大房子可以买,或者干脆自己买地自己建。为了让后来的百姓们有房子可以买,官府规定一家只能买一栋。只有子女成年了,才能有买房子的资格。”

    因为济州城的房子一直供不应求,而且百姓们越来越富裕,有些人就买房用来出租,造成房源进一步紧张,金州军不得不对房子进行限购,保证新来的普通百姓能够买到房子。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为了实现居者有其屋的目标,金州军不得不一边大量修建房屋,一边又采取限购的措施,堪堪满足了市场的需求。

    好在济州城的土地几乎都在金州军手里,房价高涨的同时建造成本又在逐渐下降,所以其中的利润是非常可观的。

    而且房地产这个行业目前是金州军的垄断行业,其他人根本就插不上手,其中的暴利可想而知了。

    想当初金州军拿下济州岛的时候,几乎没有花费什么成本。现在城市经营成功,不说收取的税金,光是地价的飞涨就让金州军收获了海量的钱粮,这也是金州军一直不用为银子发愁的原因之一。

    百姓们在济州岛贷款买房,虽然收获了梦寐以求的房子,但是也背负了高额的房贷,使得他们只能更加努力的工作,尽快将欠款还清。

    离开金州军是不敢想的,其他地方没有这么漂亮的房子给他们住,没有这么好的工作,也不能赚这么多的钱。更重要的是没有对他们这么好的官府,所以留下来为金州军的发展壮大添砖加瓦是他们必然的选择。

    房子既是幸福生活的开始,也是捆绑住他们的牢笼。在金州军他们不再是别人的奴隶,但是却成为了房子的奴隶。

    痛并快乐着,说的就是那些还背负着房贷的百姓们。

    当然像胡贵贤这样的高收入家庭是比较幸福的,他们早早的脱离房贷的缚束,开始享受美好的生活,幸福指数高得很。

    卢象升对金州军修房子卖的事情隐隐约约觉得其中的道道肯定不是那么简单的,但是以他现在的理解能力,只能大约明白了点金州军对土地增值的操作。

    对于金州军充足的财政收入卢象升是非常羡慕的,这是金州军强大的基础。所以卢象升对于金州军为何能够赚这么多钱是非常好奇的,任何一个金州军的财源卢象升都会加以关注。显然通过与胡贵贤的交谈,卢象升明白了金州军在卖房子上似乎赚了不少。

    因为与卢象升比较投缘,胡贵贤在棋局散了的时候邀请卢象升到他家里去做客。卢象升客套了几句后见胡贵贤真诚相邀,他也想多了解一些济州岛普通百姓的生活,便欣然应允了。

    胡贵贤带着卢象升回家的时候,胡贵贤的老伴正在做饭,见家里来了客人,连忙过来招待,奉上了茶水和点心。

    卢象升饶有兴致的看着胡贵贤家里的情况,不时露出一丝好奇的眼神。胡贵贤见状带着卢象升参观了自己的家,一点都没有避讳的样子。

    金州军的强大与富庶同样影响到了普通百姓的心态,他们更加自信,更加乐于展示自己的生活,与别人分享自己努力的成果。

    胡贵贤家一楼是客厅加自己的卧室、客房,二楼是儿子的住所,三楼则是小孙子的地盘。前院里种着几颗桃树和柿子树,树下摆放着几个石桌和石椅,闲暇时在树下喝喝茶必定别有一番趣味。

    家里的摆设虽然算不上珍贵,但是也比较精致,各种生活用品一应俱全,从另一面展示着主人的财力。

    这样的小楼比起豪门巨族的大宅院肯定是远远不如,但是对于胡贵贤一家来说则是他们的幸福天地,以能够拥有这样的房子而自豪。

    想着一个普通的五口之家也能过上这样的生活,而且这样的家庭在济州岛比比皆是,卢象升心里对鲁若麟的佩服又上了一层。

    卢象升敢肯定,在大明哪怕是盛世年景,普通百姓最多是饿不死,要想过上这样的日子是绝对不可能的。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这可不是一句空话,是先贤们总结出来的历史教训。金州军能够在自身强大的同时,让百姓们也过上如此富足的生活,这样的统治水平实在是匪夷所思。

    胡贵贤的儿子和媳妇都在船厂工作,活一直非常多,经常要工作到很晚,所以晚饭时只有胡贵贤和孙子陪着卢象升用餐。

    胡贵贤的老伴依着传统的习俗没有上桌,草草的在厨房吃完饭之后,就去小区里的制衣作坊里与自己的老姐妹们唠嗑去了。

    这样的制衣作坊济州城里有很多,都是帮成衣厂加工制作一些小部件的。活轻松简单,酬劳计件,来去自由,非常适合那些有家务的妇女们。她们在这里工作既可以赚一些钱贴补家用,还可以与街坊邻居们说说话,非常受那些妇女们欢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