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319章 翩翩少年
    卢象升并不知道一盏油灯会引发这么多的故事,他饶有兴致的看着一个小摊。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馄饨摊,一个小推车上面放着炉子和包好的馄饨,旁边支着一张小桌子。摊主是夫妻两个人,看着年纪不大,生意还可以,不时有人会停下来吃碗馄饨。

    虽然不远处有燃烧的火堆,但是摊子上还是挂了一个油灯,照亮着小小的夜摊。

    卢象升看着摊子上挂着的油灯,越看越喜欢。这个油灯与卢象升在旅顺时用过的不一样,更加朴实一些,没有什么花纹装饰。而且玻璃外面还有一圈铁丝网,将油灯的玻璃保护得死死的。油灯擦拭得非常干净,一看就知道主人平时一定非常爱惜。

    这个油灯上面也不是封闭的,灯油烧出的浓烟沿着灯盖溢出。卢象升记得他在旅顺时用的油灯是全封闭的,只在上部有一些排烟的小孔,灯油也没有这么多的浓烟。很显然自己用的高档很多,这个摊主用的才是百姓们日常使用的款式。

    给贵人们用的油灯再好也很难引起卢象升的兴趣,但是能够让百姓们也用上这么好的油灯就让卢象升非常欣慰了。

    摊主显然经常遇到这样的情况,以为卢象升没见过这种油灯,便笑着说道:“这位客官是刚来济州岛吗?要是手头宽裕的话,不妨买个新式油灯,很好用的。”

    “确实是刚到济州岛,这种油灯贵吗?”卢象升装出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有点贵,我这样的是最便宜的,要二两银子。还有比这好的,不过价格也要贵得多。”摊主说的时候满脸的骄傲。

    “二两银子?有点贵啊。”卢象升有点吃惊。

    “您也不看看是什么做的,这可是上好的铁和玻璃做的。而且用起来方便,还省油,买了绝对划算。”摊主指着油灯解释道。

    卢象升点点头表示认可,“你还真是舍得啊。”

    “本来是舍不得的,但是这不是晚上要出摊吗,有个灯才好做生意。”摊主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正好肚子有点饿了,给我们一人来一碗馄饨。”卢象升对这个摊主来了兴趣,便想和他多聊聊。

    “好勒,您请坐。桌子有点小,还请您不要嫌弃。”摊主见卢象升一行有四人,坐在小桌上有点挤,连忙抱歉道。

    “没事,尽管上就是了。”卢象升毫不在意的挥挥手。

    “您稍等。”摊主夫妻马上就忙活开了。

    趁着摊主忙活的功夫,卢象升与他闲聊起来。

    “小哥做这个营生多久了啊?”卢象升问道。

    “一年多吧。”摊主手上的活没有停,边做边与卢象升聊天。

    “这个摊子能够养活一家人吗?”

    “我白天在工坊里做事,也就晚上出来摆摆摊。”

    “哦,这么辛苦啊,不累吗?”

    “不累,有媳妇帮忙,轻松得很。”

    “家有贤妻,家业不衰,好福气啊。”

    “呵呵,借您吉言了。”

    很快四碗馄饨就做好了,摊主的媳妇端到小桌子上,满脸笑容的说道:“诸位客官慢用。”

    这家的馄饨做的不错,用料十足,味道很鲜,让卢象升胃口大开。

    在吃馄饨的间隙中,卢象升又看似随意的和摊主聊了起来。

    “你这摊子摆在这里一个月要交多少份子钱?”在卢象升的印象里,城里的摊子可不是想摆就摆的,各方势力都会跑来收钱的。

    “您说的是朝廷那边的规矩,这济州城里晚上摆摊是不收钱的。只要提前向官府申请,得到批准就可以在这里摆摊了。”摊主自豪的说道:“不过每晚烧的木材钱和打扫清洁的费用每家都要分摊一些,除此之外就没有其他费用了。”

    卢象升有些诧异的问道:“难道就没有地痞流氓什么的来收钱?”

    帮派是每个城市都除不掉的毒瘤,这些在外面谋生的普通百姓就是他们欺压的主要目标。

    “这济州城里,敢当地痞流氓的都去矿山里挖矿去了,谁敢来收钱啊。”摊主一脸的骄傲。

    “官府呢?官府也不收税吗?”卢象升接着问道。

    摊主笑了笑,“像我们这种小买卖官府是不收税的,除非哪天我做大了,有了自己的铺子,官府才会找我们收税。”

    “不错,不错。”卢象升满意的点点头。

    与民为善,休养生息,金州军确实做得非常不错。

    “听说官府要在这一片建个美食夜市,以后这些夜摊都去那里一起摆。官府统一给我们做棚子,专门给我们地方安置摊子,以后即使下雨也可以出来摆摊了。”摊主说起这个事一脸的向往。

    “小哥准备过去吗?”卢象升笑着问道。

    “管这条街的大人跟我说了,我的馄饨做的不错,很多人都喜欢,特意在美食夜市里给我留了位置。我就是担心晚上要是忙活得太晚耽搁白天上工,正犹豫着要不要答应。”摊主带着一点骄傲和犹豫说道。

    “何不试试看,说不定生意好的话比做工赚得更多,也可以早点自己置办铺子当掌柜。”卢象升建议道。

    “您说的是。”摊主眼神坚定了很多,“要是做不好还可以继续出来做工,反正不愁找不到事做。”

    摊主对未来充满了希望,也充满了干劲,这样的情景在大明有吗?只怕大部分的百姓都是浑浑噩噩,麻木不仁的活着吧。

    看着大街上一个个夜摊和流连的人群,是那么的充满烟火气息,这样普普通通的景象却让卢象升陶醉。

    要是大明的每一个城市都是这样该多好。

    第二天一早,卢象升直奔幼军营而去。

    昨天听了幼军营的事情之后,他就对幼军营充满了好奇,今天决定来看一看。

    幼军营管理严格,外面的人并不是想进去就可以进去的。不过这个事情对于卢象升就毫无问题了,有周智孝安排的人带领,卢象升非常轻松的走进了幼军营。

    幼军营实行军事化管理,里面的孩童也是按照军队的编制进行管理的。这里的孩童按照不同的年龄段分成了一个个班组,班组里有组长、班长,上面还有小队长、中队长、大队长。

    为了锻炼这些学生的能力,幼军营的一些日常管理都交给这些学生干部来管理,老师们则在后面把关、指导。这样的管理模式很快就让那些能力突出的学生脱颖而出,成为幼军营的精英力量。

    这里的学习任务非常重,考核也很严格,没有人敢懈怠。卢象升来到学校的时候,学生们大多都在教室里上课,他就像一个视察的长官一样,从一间间教室外走过,观察里面的情况。

    既然幼军营是济州岛最好的学校,硬件设施自然都是顶级的。

    宽敞明亮的大教室,结实干净的课桌椅,甚至窗户上奢侈到用上了玻璃。有专门的操场、草地、训练场,营区里绿树成荫、花团锦簇。

    从每间教室的窗外走过,都能看到里面的孩童在认真的听着老师的讲课,没有一个偷懒开小差的,这样的情况让卢象升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才是学校该有的样子,教育事业永远是华夏民族的头等大事,只有下一代有了出息华夏才能够继续强大。

    这个时代,能够有这样的机会读书对他们来说已经是天大的幸福了。特别是他们几乎都是孤儿出身,自然更加明白这样的机遇是多么的难得。所以他们拼命的学习知识,希望有一天可以学成出师,报达鲁若麟的恩情,改变自己的人生。

    走着走着,卢象升一行来到了一排教室的尽头,那里没有老师上课,坐在里面的都是一群半大少年,讲台上一个翩翩少年正在慷慨发言。

    只见这个少年唇红齿白,剑眉飞鬓,相貌清秀,蜂腰猿臂,一双大眼睛格外有神。

    “此次伯爷下令我们前往辽南任事,既是对我们的信任,也是对我们的考验。幼军营的金字招牌能不能够立起来,就看我们的成败了。所以诸位一定要拿出万分的热情来,将事情办得漂漂亮亮的,绝对不能丢了幼军营的脸。”少年对着下面众人严肃的说道。

    见卢象升关注这个少年,随行的金州军官员贴了过来,小声在卢象升耳边说道:“这就是刘浩然,鲁大人的弟子,也是幼军营的大队长。”

    卢象升恍然,点了点头,继续观察着。

    “大队长,热情我们不缺,学识我们也不差,只是做事的经验始终差了一些,可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来,万一搞砸了伯爷的大事,那就难辞其咎了。”台下的一位少年说道。

    “远鹏说的没错。所以这次我们过去一定要记住少说多做,不要仗着自己是幼军营出身就不可一世。放低身段,多向前辈们学习,尽快熟悉手头上的任务。”刘浩然点了点头,认可了杜远鹏的说法。

    “在军营里待了这么久了,终于可以一展身手了,真想快点去辽南。”一个少年一脸兴奋的说道。

    “是啊,听说辽南那边正在搞大建设,还要与鞑子作战,我们怎么能够错过。”马上就有人附和道。

    “你们说我们会被分到哪里?会去军队吗?”

    “军队估计是不可能的了,即使是分到军队,也不会轮到我们上战场,起码我们还达不到出征的年龄。”

    “那实在是太可惜了,我还想着杀几个鞑子过过瘾呢。”

    “你以为鞑子是那么好杀的啊,到时候别尿裤子就好。”

    见下面的人议论开了,刘浩然用手指敲了敲讲台,众人立马就安静下来,很显然他的威信不错。

    “这场大战我们是一定要参与的,即使不是参加战斗,也要旁观。毕竟我们一直只是在军营里训练,并没有实战经验,这次的机会难得,一定要好好观摩一下,到时候我会向伯爷申请的。”刘浩然对于即将与满清开打的战事也非常感兴趣,肯定要想办法参与的。

    “大队长威武!”马上就有人欢呼起来。

    “这次去辽南的人数不少,一定要管好你们下面的队员。不卑不亢、服从命令是最基本的要求。哪怕是你们心比天高、自认不凡,这次也要给我将性子收起来。去辽南即是做事,也是学习,特别是为人处世的道理,更是要认真的学,听到了没有?”幼军营的学生在济州岛牛13太久了,刘浩然怕他们的心态飘了,警告道。

    “是,大队长。”少年们连忙应是。

    “还有,一定要注意安全,不要鲁莽行事,也不要逞个人英雄。审时度势,量力而行,不要做无畏的牺牲。特别是苏玉佳,你是专管女生的中队长,一定要告诫你的队员注意安全。”刘浩然对台下的一个女生说道。

    “明白,大队长。”苏玉佳连忙点头。

    “辽南那边也要建幼军营,我们当中的一部分人会抽调过去参与筹建。此事事关重大,关系到我们幼军营的发展壮大,一定要全力以赴,将我们幼军营的精神和作风传递过去。这个事情我会全程参与,你们也要有被选中的心理准备。”刘浩然突然放了一个大消息,让台下的众人马上就兴奋起来。

    “真的吗?太好了!”

    “也不知道那边要入营的人多不多?”

    “真想快点过去啊,呆在这里都快发毛了。”

    “后天我们准时出发,把自己的事情都安顿好,这次过去估计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今天下午将所有去辽南的人组织起来开会,交代好相关纪律和要求,清点各项物资。要将这次的事情当做作战来对待,不能有一点差池。”刘浩然命令道。

    “是,大队长。”众人领命。

    “大队长,你去辽南的话伊人会不会闹啊?”有个少年开着玩笑说道。

    刘浩然的脸顿时就有些黑了,“这是大事,又不是儿戏,岂能容她胡来。”

    苏玉佳笑着说道:“这可不好说,要是伊人求到太夫人那里去了,搞不好真会和我们同行哦。”

    想到自己那个古灵精怪的妹妹真有可能做的出来,刘浩然顿时有些头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