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325章 借光
    “见过诸位大人,小女子今天为诸位大人献唱几首歌曲,希望诸位大人们喜欢。”其中一位姑娘找好位置站定后,开口说道。

    很是意外,是一口流利的汉话,虽然带有一些口音,但是说得已经不错了。

    另一位则用朝鲜话叽里呱啦的说了几句,想来应该是相同的内容。

    说完了开场白,老头找了一个凳子坐下,居然拉起了二胡,而且音律非常熟悉,是刘浩然他们经常唱的《一条大河》。

    “一条大河,波浪宽……”说汉话的姑娘唱起来字正腔圆,比她说的还要标准,而且声音甜美,非常悦耳。

    另一位姑娘则用朝鲜话唱了起来,声音同样动听。

    虽然这首歌刘浩然他们听过无数次了,但是这样的版本还真没听过,而且是女童声、双语版,觉得非常有意思。更主要的是两位姑娘的声音都非常的清脆悦耳,让人听起来非常的舒服。

    一曲唱完,获得了在场众人的叫好声,也让老头和两位小姑娘松了一口气。

    接下来两位小姑娘又唱了几首朝鲜民谣和宋词,虽然唱得也不错,但是惊艳感就要差一些了。

    见客人没有不满意的,卖唱三人组轻轻的松了一口气,一个小姑娘开始拿着一个小托盘走向了刘浩然。

    小姑娘上来前明显得到了掌柜的指点,直接就找上了场上最尊贵的人,只有刘浩然打赏之后,剩下的人才会出手。

    刘浩然随手在托盘里放了一枚银元,价值一两,在这样的场合不多不少刚刚好。

    见到这枚银元,小姑娘眼睛一亮,盈盈一屈,用清脆的声音说道:“谢公子打赏。”

    小富婆刘伊人居然也打赏了一两,让刘浩然有些瞠目结舌。

    “她们唱的很好听。”刘伊人理所当然的解释道。

    好吧,这个理由很强大,刘浩然无法反驳。

    其他的少年根据自己的情况,多多少少都打赏了一些,很快小盘子里就铺满了银币和铜币。

    这边只是小头,大头还是祝昌友那边,几个土豪每人都打赏了一两,让小姑娘乐得眼睛都笑成了弯月。

    在一旁的老头也很是高兴,难得遇到这么大方的客人,可谓大丰收。

    掌柜的同样高兴,这些赏钱他能够分一半的。

    等到两个小姑娘转了一圈,老头领着她们给在场众人行了一礼,“小老儿多谢诸位贵人的赏赐,祝各位贵人前程似锦,大富大贵。”

    老头一口汉话字正腔圆,非常流利,让刘浩然非常诧异。

    在朝鲜除了一些特殊情况,比如金州军教授朝鲜孩童,其他能够学习汉话的非富即贵,而且多多少少都会带有一点口音,像老头这样说得这么纯粹的比较少见,这让刘浩然产生了一点兴趣。

    “老丈且留步。”刘浩然出言留人。

    老头有些诧异,但是非常听话的停住脚步,猫着腰走到刘浩然面前,“不知道公子有何吩咐?”

    “老丈的汉话说得不错,二胡也拉得很好,不知道是在哪里学的?”刘浩然问道。

    老头一愣,然后说道:“老汉本来就是汉人,自然会说汉话。”

    “你是汉人?”刘浩然也没有想到这个带着两个小姑娘,穿着一身朝鲜服装的老头居然是个汉人。

    “如假包换,老汉是宣府人,只是来朝鲜的时间太长了,所以旁人都以为我是朝鲜人罢了。”老头有些萧索的说道。

    “既然是汉人为何不去济州岛,或者到港区去找份活计,却要带着两个小姑娘四处奔波?”刘浩然疑惑的问道。

    在朝鲜的汉人本来就不多,木浦港这边更是如此。如果不是有金州军派驻在这里的军队,还有过来做生意的汉人,木浦港这里很少能够看到汉人的身影。而且相比木浦周边的朝鲜人,汉人始终是少数,所以只要表明自己的汉人身份,基本都可以在木浦的港区找到一份不错的活计。

    “此时说来话长啊。”老头的眼里露出了沧桑和茫然。

    “如果不嫌弃的话坐下来慢慢说。”刘浩然示意伙伴们给老头让出个位置来。

    老头连忙摆手,“不敢,不敢,岂敢打扰贵人们的雅兴。”

    “什么贵人不贵人的,几年前我还是个小乞丐,连老丈都不如呢。”刘浩然拉起老头的手就把他往座位上按。

    “贵人说笑了。”老头以为刘浩然在开玩笑,在板凳上坐立不安。

    “玉佳,那两位小妹妹就交给你了。”既然老头已经坐下了,刘浩然自然不会忘记那两个小姐妹。

    “知道了。”苏玉佳她们几个女孩子起身将这两个战战兢兢的小姐妹拉上了桌,聊着一些轻松的话题。

    老头见那对双胞胎姐妹坐上了女眷的桌子,稍微松了一口气。

    “老丈放心,我们都是金州军幼军营的,没有恶意,就是单纯的想要和你聊聊天。”刘浩然看出了老头的紧张,便出言解释道。

    要说金州军在木浦的名声确实不错,老头在听到刘浩然说是金州军的人后,神情立马放松了不少。要知道这年头的贵人可都不是那么好相与的,吃人不吐骨头的人多的是,老头带着两个清秀可人的小姑娘,不得不小心一点。

    刘浩然让店小二给老头上了碗筷,又给他上了一壶酒,老头在毕恭毕敬中喝了几口,话匣子慢慢就打开了。

    “老汉是宣府人,为李如松李总兵麾下的兵马,万历二十一年随李总兵入朝鲜作战,后来因为受伤掉队被一户朝鲜百姓救起,就在他家中养伤。”

    “等到老汉把伤养好,上阵杀敌的心思也渐渐淡了。因为老汉孤家寡人一个,在哪里落脚都无所谓,便娶了这户人家的女儿,在朝鲜做起了上门女婿。”

    “原本日子虽然过得清苦,但是也还过得去。只是去年家里遭了水灾,两个儿子都没能活下来,只好带着孙子孙女他们到木浦这里来讨口饭吃。”

    刘浩然他们听了老头的故事,知道他是当年的援朝士兵,顿时对他肃然起敬。虽然他后来脱离了队伍,但是毕竟为国杀敌过,对国家是有功的。

    “原来老丈是援朝的勇士,失敬了。”刘浩然以茶代酒敬了老头一杯。

    “过了,过了,都是些老黄历了。而且说到底我还是一个逃兵,实在是惭愧啊。”老头显然有些不好意思。

    刘浩然略过老头后来脱离军队的事情,问起了当初大明援朝抗倭的事情。

    少年郎对英雄总是充满向往,对战争,特别是胜利非常感兴趣。而万历年间的援朝抗倭可谓是离现在最近的汉人辉煌战绩,自然让刘浩然他们非常感兴趣。

    看再多的书籍记载哪有听亲历者讲来更加生动真实,所以在刘浩然他们的一再请求下,老头讲起了自己的一些亲身经历。

    老头讲的故事没有春秋笔法,没有华丽或者雄浑的辞藻,都是一些战场上的小事情。但是正是这样的小事情,一点点的刻画出了战争的残酷,以及底层士兵和百姓的痛苦与无奈。

    明军的援朝抗倭虽然取得了最后的胜利,但是这场战争对于参战的三方来说,没有一个落得了好下场。

    始作俑者的日本,当年的发动者丰臣秀吉在朝鲜战争失败后,实力大损,最后在他死后被德川家康攫取了日本的权力,家族也灰飞烟灭了。朝鲜作为这场战争的主战场,则饱受战争的伤害,国家一片狼藉,同样实力大损。

    作为明面上的最大胜利者明朝,除了获得了朝鲜的感激,将日本的威胁消除,根本没有得到任何的收获。反而因为援朝战争消耗了大量的国力,使得朝廷对辽东的控制力大大减弱,最终间接促成了女真人的崛起。

    一场战争,三个失败者,最后捡便宜的却是坐收渔翁之利的女真人,不得不让人感叹时也命也。

    老头的故事让少年们知道了战争的残酷与血腥,完全没有纵马扬鞭、气吞如虎的热血豪情,也使得他们的神情凝重了许多。

    在场的众人得知老头是当初的援朝老兵,看向他的眼神明显多了一丝尊重,掌柜的还特意为老头加了两个菜,免费赠送的那种。

    要说朝鲜人之所以对大明的感情深厚,以父母之国对待,这场战争的作用居功至伟。没有明朝的援助,朝鲜早就被日本灭国了。

    “让公子们见笑了。”故事讲完了,老头也酒饱饭足,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老丈今后有什么打算?”刘浩然问道。

    “能有什么打算,趁自己还能动,多赚些钱财把孙子和孙女拉扯大,最好能够为他们找个好的归宿。”老头说话的时候带着无尽的忧虑。

    老头的年纪已经很大了,在这个年代已经是高寿了,说不定哪天就会离世。但是孙子和孙女还小,没有了他照顾,能不能活下去他都不敢保证,所以再苦再难他也要坚持下去。

    “这样在酒楼卖唱总不是长久之计,而且对您孙女的将来也不是什么好事啊。”刘浩然他们算是非常好的客人了,要是遇到心怀歹意的,指不定这爷孙几个的下场就不太好了。

    “老汉也知道这不是一个好营生,只是我等老的老,小的小,不这样做饭都没得吃啊。”老头一脸的无奈。

    “不知道老丈是否愿意换个地方讨生活,一定不比这里差。”刘浩然建议道。

    听了刘浩然的话,老头立马警惕起来,皱着眉头说道:“公子的好意老汉心领了,我们这样挺好的。婷儿、玉儿,快过来,我们要走了。”

    听了老头的呼喊,两个小姑娘马上起身走到了爷爷身边。

    不怪老头反应太激烈,而是这个世道人心险恶,为了保护好两个孙女,老头不得不谨慎一些。

    要知道一些达官贵人公子哥们就喜欢婷儿和玉儿这样的小姑娘,要是着了他们的道,这两个小姑娘命运堪忧。

    祝正清见老头拒绝了刘浩然的好意,顿时就毛了:“我说你这老头怎么不识好人心,多少人求咱们大队长帮忙都求不到,你倒好,把我们当坏人了。”

    刘浩然将祝正清按下,面带笑容的对老头说道:“为了孙女老丈谨慎一些也是应该的。也怪我没有说清楚,老丈有此顾虑也是理所当然。老丈既然知道金州军,那金州军的鲁大人你可知道?”

    “鲁大人?可是的平辽伯?”老头问道。

    “是的。”刘浩然点头。

    “木浦的百姓哪个不知道,好多人家里还立有平辽伯的长生牌呢。没有平辽伯,老汉一家也不可能在木浦活下来。”老头说起鲁若麟也是一脸的敬仰。

    老头说的是实情,他们一家因为住在木浦港,虽然只是一个简陋的小房子,但是却不用担心安全上的问题。那些地痞恶霸在木浦港根本没有生存的空间,再弱小的人只要努力工作,生活上就不会受到威胁。

    “知道就好。不才正是平辽伯的弟子,绝对不会做有辱恩师名声的事情,这点请老丈放心。”刘浩然一脸严肃的说道。

    “你是平辽伯的弟子?”老头不可思议的问道。

    “千真万确。”刘浩然点点头。

    老头还是不敢相信,目光看向了酒楼的掌柜。他与掌柜的合作了很久,彼此还是有些信任的。

    “老唐,你这次可是走大运了,这位公子确实是平辽伯的弟子,有他帮忙,你们的苦日子也就熬出头了。”掌柜的一脸羡慕的对唐老头说道。

    唐老头有些恍惚,不敢相信这样的好事会落到自己头上,“我们爷孙老的老,小的小,能够为公子做什么?”

    “老丈切勿妄自菲薄,小子见你和贵孙女配合默契,演唱的非常好,去了金州军还怕找不到事情做。实不相瞒,金州军文宣司缺的就是老丈和贵孙女这样的人才,我可以保证为你们安排一个长久的差事,而且绝对受人尊重。”刘浩然就差拍胸脯了。

    唐老头思考了一会,终于咬牙点点头:“老汉相信你,就听你的安排吧。”

    刘浩然知道唐老头相信的其实是鲁若麟,自己不过是借了师傅的光而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