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327章 悔不当初啊
    此刻,上海县内有头有脸的人都出现在了县衙,大家全都神情凝重,气氛压抑得很。

    “县尊大人,城里死了这么多人,您可不能不管啊,否则百姓惶恐不安,如何能够安心生活啊。”

    “是啊,凶手手段残忍,乱杀无辜,实在令人发指,必须要严惩。”

    “照我看,凶手是谁简直一目了然,只要县尊大人发下令牌就可以将其捉拿归案。”

    “对,绝对不可以让他在上海县肆意妄为,实在是太嚣张了,完全没有将我们放在眼里。”

    “长江水师就在崇明,苏松兵备道也在左近,难道就看着这些蛮子在上海胡作非为、倒施逆行吗?”

    “县尊大人可不要被这伙凶人吓住,我们大家一定会支持你的。”

    ……

    看着堂下众人群情激奋,王知县一脸的悲愤和无奈。

    当初想要谋夺谭明仲钱财土地的是他们,现在想要自己为他们出头的又是他们。自己从中得了什么好处?无非是收了一些银子而已。

    面对金州军这样一个庞然大物,王知县觉得以自己的小身板绝对抗不住。

    “在凶手没有抓到之前,大家还是不要妄自猜测为好,否则激怒了谭大人,后果不是我们能够承担得起的。”王知县肯定不会听这些人的话将谭明仲抓起来。

    首先谭明仲是有正式朝廷官身的,虽然品级不高,也是金州军内部任命,但是已经脱离了百姓范畴,不能说抓就能够抓的。

    何况就凭上海县的衙役,想要在金州军的保护下抓到谭明仲纯粹是做梦,估计那些衙役们也没有这个胆子。

    至于调动卫所兵,那也是想都不要想,金州军三个字就足以让那些老爷兵们胆寒,他们也不可能来趟这波浑水。

    大家也知道王知县说的是实话,从金州军一夜之间就灭掉上海县的几个帮派,就可以看出金州军恐怖的实力。关键是出手的人还不是谭明仲宅院里的那些金州军,他们一直都被上海的当地势力监视着,一举一动都逃不过他们的眼线。

    显然金州军出动的是另一波人,而且成功躲过了上海本土势力布置的监控网,以雷霆万钧之势消灭了上海大族们的爪牙,想想就让人觉得恐怖。

    这些大族们最怕的就是金州军不按规矩出牌,这样的话他们的那些依仗和靠山统统都失去了效果,只能被动挨打。

    “凶手?呵呵,这不是明摆着的吗?”在场的众人对于王知县声称没有找到凶手嗤之以鼻,谁都知道这是金州军做的,只是没有证据,摆不上台面罢了。

    何况就是有证据又能如何,那些帮派哪个不是满身是屎,身背好多血债,金州军灭掉他们完全是替天行道、为民除害,没看上海县的百姓都为之欢欣鼓舞吗?

    “没有证据的话不要乱说。”王知县耷拉着脸沉沉的说道。

    大家也知道纠结这个问题完全没用,金州军敢下手,就不怕这些人知道。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有没有证据又有什么区别。

    一位大族代表实在忍不住了,吐槽道:“当初是谁说他是人畜无害的小白兔的,这完全是下山的猛虎啊,老子也是猪油蒙了心了才去打他的主意,悔不当初啊。”

    “唉,终日打雁,没想到也有被雁啄了的一天。事已至此,大家还是想想怎么挽回吧。”在坐的一位老者叹了一口气说道。

    “金州军只动了那些腌臜货,想来还是留了几分余地的,没有准备将我们赶尽杀绝。不过如果我们不能与谭明仲达成和解,后续还会发生什么事情就难说了。”

    “和气生财,金州军也是做生意的老手了,只要我们的赔偿到位,想来这件事情还有缓和的余地。”

    “此事我等实在不好出面,只能劳烦县尊大人说和一二了。”

    几个族长三言两语就将谈判的重任交到了王知县身上,令王知县恨不得吐血。

    王知县心里想着:“我也将谭明仲得罪得不轻好吧,当初判决谭明仲赔偿就是听了你们的话,结果好处你们拿了,让我去当出头鸟,不干,不干。”

    这上海的知县当得实在太憋屈了,完全是上海大族们的牵线木偶,甚至连反抗的本钱都没有,王知县只能以沉默应对。

    就在这时,一位衙役不顾礼仪闯了进来,面带焦急的对王知县说道:“县尊大人,知府衙门的宋同知来了,已经到大堂了。”

    “什么?”王知县惊得站了起来,一脸的慌张。

    上官没有事先通知直接来到县衙,这可是非常少见的事情,除非发生了什么大事,或者对王知县不满,否则断然不会这样做,毕竟这完全是违背官场潜规则的。

    王知县顾不得与这些贤达们在这里扯皮了,急急忙忙的就往大堂跑。

    来到大堂,王知县只见宋同知一脸严肃的坐在主位上,眼睛死死的盯着他,心中不免得咯噔一下:“要坏事了。”

    “下官上海知县王从至见过宋大人。”王知县规规矩矩的给宋同知行了一礼。

    “免礼。”宋同知黑着脸说道。

    “大人您怎么来的这么匆忙,提前通知一声,下官也好前往迎接啊。”王知县讨好的说道。

    宋同知看王从至一脸的惶恐不安,也不免得生了恻隐之心,语气缓和的说道:“本官也不想啊,巡抚衙门发的紧急公文,我不得不快马加鞭的赶过来啊。”

    “巡抚衙门的公文?”王知县此时吓得的汗都冒出来了。

    松江知府衙门没有处置王从至的权利,但是巡抚衙门有。能够让苏松巡抚为上海下紧急公文,只怕事情不小,由不得王从至不紧张。

    “金州军弹劾你官商勾结,迫害金州军的通商官员,侵占金州军的财物,帖子都送到巡抚衙门了,不知道此事可属实?”宋同知盯着王从至严厉的问道。

    “下官、下官……”王从至顿时冷汗就下来了,不知道该怎么答复。

    宋同知见此情形,就知道事情八九不离十了,大声喝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王从至一手抹着额头的冷汗,一边战战兢兢的将事情的原委说了出来。

    听完了王从至的讲述,宋同知对他即气恼又同情。

    这种事情在大明实在太普遍了,宋同知早就见怪不怪了,甚至他自己就亲身参与过。怪只能怪王从至他们太倒霉了,被金州军钓鱼给套路了。

    如果是一般人还好,大不了通过官面上的关系来解决。只可惜金州军实在太强势了,根本就不是能够通过官场上的关系就可以压下来的。

    只从金州军果断出手灭掉上海的几个帮会就知道,如果没有满意的赔偿,金州军不介意再杀几只鸡给猴看。想到这里,宋同知不由得在心里为那些下手的人点了几炷香。

    “事已至此,巡抚衙门那边也要给平辽伯一个交代,你将手里的差事交给县丞,到巡抚衙门听参吧。”宋同知的一句话决定了王从至的命运,官路一片黑暗。

    宋同知将县丞叫过来,宣布了让他代为主持上海县政务的命令,让县丞是又惊又喜。宋同知本人则并没有着急离开,而是准备与谭明仲好好的聊一聊。

    王从至失魂落魄的回到了议事大厅,在场的众人见状连忙问道:“县尊,同知大人过来所为何事?”

    王从至悲凉的说道:“金州军将你们的事情捅到了巡抚衙门,现在我已经被停职待参了。”

    “什么?”众人大吃一惊,“巡抚衙门为何听信金州军片面之言,还没有查证就将县尊你停职了?”

    “就是因为还没有查证,所以只是停职,如果查实了,只怕就是革职查办了。”王从至惶恐的说道。

    “难道县尊没有告诉宋大人,金州军行事张狂、滥杀无辜?”马上就有人拿出那些帮派被灭的事情,希望能够挽回一点局面。

    王从至摇摇头:“不过是死了一些腌臜货色,而且也没有证据,宋大人根本不在意。”

    “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老夫与宋大人还有几分交情,容我去打探一下,看巡抚衙门到底是个什么章程。”一个老者起身就往外走。

    众人连忙起身相送,“如此就拜托高翁了。”

    高老头确实有些人脉,在送上了拜帖之后,顺利的见到了宋同知。

    在一番客套之后,高老头直接道明了来意:“宋大人,不知巡抚衙门和知府衙门准备如何处理上海的事情?”

    “知府衙门和巡抚衙门自然是希望息事宁人,只是此事原本就是上海方面有错在先,如果不能得到金州军的谅解,我们也能难做啊。”宋同知坦诚的说道。

    “难道堂堂苏松巡抚和松江知府还怕了区区金州军不成?”高老头情急之下连激将法都用出来了。

    “金州军可不是什么小角色,这点高翁心里应该清楚。此时正是朝廷借助金州军抗击鞑奴的时候,只要金州军不作出什么太出格的事情,朝廷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何况此次金州军原本就占理,巡抚衙门也只能秉公办理,否则闹到朝堂上大家都不好看。”宋同知可不吃这一套,直接点明了是高老头他们有错在先。

    高老头顿时像打了霜的茄子,苦着脸说道:“是我等利欲熏心,找错了对象。既然事已至此,如何善后才是关键,怕就怕金州军狮子大开口,无法满足他们的要求啊。”

    “据我所知,金州军一向是和气生财,与其合作的家族大多获利颇丰,而且金州军想要在上海打开局面,肯定是要得到你们支持的。眼光放长远一些,舍弃一些钱财了结这段恩怨,以后有的是机会赚回来。”宋同知所在的华亭县与金州军的贸易往来非常频繁,上上下下都赚了不少,所以宋同知对金州军的印象还不错。

    高老头有些尴尬的说道:“老夫家中与金州军也有生意上的往来,但凡金州军提前打一声招呼,我上海上下都会将土地双手奉上,何至于有此误会。”

    这话宋同知也就听听,以这些江南大族的做派,这次的机会这么好,不好好掺和一下是绝对不可能的,这也是谭明仲提前掩饰身份前来买地的主要原因。

    别看这些江南大族们在济州岛乖得很,安安分分的做生意,一旦回到他们的地盘,只怕为了利益就不是那么好说话了。谭明仲在身份没有暴露之前被他们巧取豪夺就是最明显的例子,是狼就改不了吃肉,特别是在他们自己的地盘。

    “此刻再说这些又有什么意义,高翁还是想想需要拿出什么东西才能让金州军满意吧。”宋同知不想再纠结过去的事情,只想尽快将事情了解。

    “此事原本拜托王知县前往交涉,只是现在他因故脱不开身,还请宋大人周旋一二,上海上下感激不尽。”高老头打蛇上棍,顺势请宋同知帮忙说和。

    “我勉力一试吧。”宋同知倒没有推脱,这本来就是他来上海的主要目的之一。而且事情要是办得好,还可以得到金州军和上海两边的人情。

    随即,宋同知下了帖子请谭明仲到衙门一叙,谭明仲也非常给面子的如约前来赴会。

    其实谭明仲的时间也非常紧迫,需要尽快将上海的贸易场所建设起来,没有太多时间与上海的那些地头蛇们纠缠,也想尽快将这个事情了结。不过如果能够从那些地头蛇们身上再挖些肉出来谭明仲还是非常乐意的。

    谭明仲大张旗鼓的带着卫兵来到了衙门,其实他完全不必如此兴师动众,毕竟在知道了他的身份之后,已经没有人敢动他了。

    不过出于谨慎,谭明仲身边的护卫等级一直非常高,毕竟前几天对上海帮会势力的打击并不彻底,还是有不少漏网之鱼的。在没有彻底的清洗上海之前,谭明仲是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去冒险的,万一那些漏网之鱼里面出现几个“忠肝义胆”之辈岂不是阴沟里翻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