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329章 利益划分
    “果真?”宋同知震惊的问道。

    “绝无虚言。”谭明仲点点头。

    宋同知马上就在心里算计开了,觉得这其中的差价起码也有几万两,简直就是一本万利的好买卖。

    当然这么重大的事情肯定不是他能够决定的,必须要松江知府甚至是巡抚大人点头才行。

    谭明仲也看出宋同知动心了,便又加了一个砝码:“当然,卖地只是一次性的收入,终究不能长久。要是松江府信得过我们金州军,完全可以和我们合伙来运作这个开发区嘛。”

    “合作运作?怎么个说法?”宋同知觉得自己有点跟不上谭明仲的思路了。

    “你们出地,我们负责建设和维护,赚取的利润你们四、我们六。”谭明仲直截了当的说道。

    “能有多大的收入?”这个问题才是宋同知关心的核心问题,要是每年的收益太少,还不如一次性卖给金州军。

    “实话给你说吧,要不是我家伯爷希望大家今后加强合作、互利共赢,这样的好事是绝对轮不到你们的。”谭明仲一副你们占了大便宜的表情。

    “请恕本官才疏学浅,还请谭大人解惑。”宋同知此时表现得非常谦虚,毕竟说到生财之道,他们与金州军相比确实差了不少。

    “这黄浦江边的滩涂和荒地,能够卖到一两银子一亩就不错了。如果交给我们金州军来操作,不出半年,一亩地少于一百两想都不要想。”谭明仲得意的说道。

    “一百两?那怎么可能?这荒地到处都是,别人凭什么花这么高的价钱买你们的荒地?”宋同知觉得谭明仲在吹牛。

    “别人不可能,我们金州军就可能。知道什么是土地增值吗?”谭明仲问道。

    “土地增值本官知道,那些上海大族为什么想要抢你的地,不就是因为听说金州军要来,土地价格翻了几倍吗?但是那些荒地怎么能够增值那么多?”宋同知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一般的手段肯定是不能增值这么多的,所以得下大功夫才行。”谭明仲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愿闻其详。”宋同知也非常好奇。

    “首先你得将那些土地都平整出来,将道路建好,还要修好防洪的堤坝以及排水设施,否则真是一块烂地,价格再便宜别人也不会要的。”

    宋同知点点头,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毕竟买地的人又不傻。

    “其次你还得保证他们的安全,无论是人身安全还是财产安全,都得要将他们护卫周全了。”

    这话没毛病。

    “还有,为他们挡住官府衙役、地方豪强以及帮派、地痞流氓们的骚扰,让他们只用安心生产就行。”

    这话说得就有点打脸了,不过宋同知也知道这是实情。

    为什么小商人的处境会如此艰难,只因为他们太弱了,稍微有点势力的人就可以将他们弄得家破人亡。

    真正能够将生意做大的商人,哪个不是有深厚的背景或者强大的靠山。金州军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想要在上海建立开发区,扶持那些小商人,为他们经商开厂提供保护。

    如果是其他人,想要将那些邪恶势力拒之门外会非常困难,毕竟那些势力已经深入到了上海的方方面面。但是金州军却没有这个顾虑,因为金州军的实力足够强大,一力降十会,硬刚这些人完全没有问题。

    而且扶持这些小商人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培养属于金州军自己的嫡系商人势力。

    目前与金州军合作的商人们,大多是地方豪族甚至是累世巨族,他们对金州军的好感完全出于金州军能够为他们带来利益,对金州军的依赖度并不高。

    你要说这些大族们有多强的经商手段也不尽然,他们主要还是依靠自己在官场和民间的关系垄断资源,从中谋取暴利。真要是在同等的条件下与那些小商人们硬刚,还真未必打得过那些苦心经营的小商人们。

    这些小商人们无法发展壮大,不是自身能力有问题,而是缺少资源和保护,一旦给他们足够的发挥空间,未必就比那些大商家差多少。

    这一点济州岛就是最好的现成例子。

    因为开放的经商环境,以及比较公平的制度,济州岛已经成长起来了一批本土商人。

    他们依托自身的勤奋以及灵活的经商手段,在济州岛迅速的发展壮大,很多人都是从一无所有变成身家巨万。

    这些从济州岛成长起来的商人们对金州军的归属感以及认同感就要大大的高于那些本土大族。他们视金州军为根基,将自己的荣华富贵与金州军捆绑在一起。

    因为一旦脱离了金州军的环境和保护,他们的财富就会成为催命符,被那些大势力生吞活剥一点都不稀奇。

    所以这些金州军的嫡系商人们对金州军的忠诚度是非常高的,这也让鲁若麟产生想在大明本土培养嫡系商人的想法。

    当然,培养这些小商人们是金州军的长期规划,而且上海也只是试点,时机成熟的话会向大明腹地铺开。

    听到金州想在开发区获得独立的执法权,宋同知就不干了。

    “不行。”宋同知摇摇头,“上海是松江府的辖地,只有松江府和上海县有权力执法,其他人没有权力如此做。”

    这个是原则问题,要是将开发区的执法权给了金州军,宋同知可以肯定,朝廷的那帮大佬们会将松江府和上海县的官员全都清理一遍的。

    “开发区的执法权肯定在松江府,不会是其他的任何人。开发区巡检公所由松江府牵头建立,巡检也由松江府任命。只是这规矩得由金州军来制定,底下的人也由金州军来招募。”谭明仲要的是实际的权力和好处,那些虚名可以都让给松江府。

    “还是不行,太容易让人抓到把柄了。”宋同知还是觉得风险太大,“除非这个巡检公所全部由松江府来负责,否则免谈。”

    “全部由松江府负责?大人您觉得这样的开发区会有人愿意花一百两买一亩没有城墙保护的荒地吗?”谭明仲讥笑道。

    说实话,谭明仲宁愿相信,没有任何人来管理的商人们,说不定都会比松江府的衙门来管理和干涉过得要强一些。

    在谭明仲的印象中,朝廷的那些衙门除了收税和敲诈勒索,好像也干不了什么事情。

    听到这里,宋同知的脸就有些黑了,虽然他知道谭明仲说的是实情,但是说出来依然很打脸。

    “既然如此,这个什么开发区不建也罢。”宋同知以退为进,将了谭明仲一军。

    谭明仲并不着急,而是慢条斯理的说道:“这几十万两的收入松江府就不要了?”

    宋同知摇摇头:“这不过是你们画饼充饥,谁知道最后能不能成。”

    在金州军的规划中,开发区一旦建成,土地的增值价值绝对不止几十万两,但也不是一下子就可以到位的,起码也要几年的功夫来经营。这其中土地的原始价值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执法权,需要建立与大明完全不同的治理体系才有成功的可能。

    谭明仲见宋同知不肯让步,顿时有点恼了:“要是我金州军一定要建这个开发区呢?”

    “要是你金州军执意要建,我们可能阻止不了,但是我们可以让任何人都进不了这个开发区。”宋同知强硬的回怼道。

    谭明仲顿时有些气苦,这也是金州军一定要拉上当地官府的原因,实在是因为金州军在上海的统治力太薄弱了,除了武力威慑,基本没有制约当地官府的手段。

    但是动武是最后的选择项,而且一旦动了刀兵,金州军前面做的铺垫就会功亏一篑,再想慢慢的渗透大明就会无比的困难。

    “巡检所全部用松江府的人肯定不行的,那样做开发区根本建不起来。最多一半用松江府的人,但是规矩必须得按金州军的来,这一点绝对不能改。”谭明仲不得不做出了让步。

    宋同知这时才露出满意的笑容,“可以。但是这利润松江府分四成是不是太少了?还有巡抚衙门那边难道就没有表示吗?”

    谭明仲沉思片刻后说道:“最多给你们五成,至于你们怎么分是你们的事情,金州军不管。说起来你们简直就是坐享其成,苦活、累活都由我们金州军做了,钱也是我们出的,利润却要分你们一半,真是操蛋啊。”

    宋同知对谭明仲的粗口并不在意,反而为自己从金州军手里抢了一块肥肉而得意。

    这就是手里握有权力的好处,在松江府的地盘,强如金州军想要赚钱也不得不与官府合作并分出一杯羹。

    “此事暂且就此决定,待本官上报给知府大人和巡抚衙门后再答复你。”宋同知权力有限,需要先将与谭明仲达成的方案拿回去上报给上官才能有最后的决定。

    对此谭明仲也明了,他自己也有上级给予的底线,只有在此范围内的事情,他才能有决定权。当然,为金州军争取到的利益越大,他获得的好处也越多。

    开发区的事情不过是意外之喜,宋同知原本的目的是金州军上海贸易所的税收,那才是他认为的下金蛋的鸡。

    “金州军既然在上海开设贸易所,那税金这块还望金州军能够如实缴纳。”宋同知看似随意的说道。

    大明的商税虽然定的比较低,但是对于海外贸易这块的税收却定的很高,大家都知道海外贸易赚大钱嘛。

    谭明仲轻哼一声,笑着说道:“上海贸易所的税金我看宋大人就不用惦记了。”

    宋同知顿时虎着脸问道:“什么意思?”

    “因为早就有人捷足先登了。户部和内廷的收税官已经在路上了,上海贸易所的税金将直接收归户部和内廷。”谭明仲一脸促狭的看着宋同知。

    宋同知的脸顿时变得有些僵硬,偏偏无话可说。

    面对户部和内廷,别说松江府了,苏松巡抚的腰杆子也硬不起来啊。

    感觉有些丢面子的宋同知沉着脸说道:“长江剿匪的事情金州军就不用操心了,此事自然有朝廷兵马来负责。”

    “朝廷对于民间自发剿匪一向是非常支持的吧?”谭明仲笑着问道。

    宋同知一脸警觉的说道:“金州军是朝廷兵马,可不是什么民间义勇,没有朝廷的许可不能到辖区外活动。”

    “区区水匪而已,哪里用得上我们金州军啊,随便花些钱请人把他们办了就是了。”谭明仲轻描淡写的说道。

    “花钱请人?你们准备找谁?”宋同知的脸色不太好看。

    “宋大人觉得镇远镖局怎么样?听说他们实力雄厚,在江南也颇有威名,想来对付区区水匪应该不在话下。”谭明仲话里带着浓浓的得意。

    江南官场谁不知道镇远镖局其实是金州军在江南的马甲,只是镇远镖局很会做人,并没有依仗金州军的背景而逼迫地方官府,反而对官府颇为恭顺,经常为官府出手做一些危险的事情,比如抓捕盗贼什么的。

    加上江南富商们对安全的需求与日俱增,而镇远镖局实力特别强大,足以保护他们的生命和财产安全,所以江南官民对于镇远镖局的接受程度还是很高的。

    现在金州军已经正式归附朝廷,鲁若麟更是被封爵,镇远镖局也是水涨船高,更加没有人敢动他们了。

    有这层关系在,金州军让镇远镖局清理长江水匪根本是毫无阻碍。

    “既然金州军愿意花钱为民除害,本官自然求之不得。”见挤兑不了谭明仲,宋同知话带嘲讽的说道。

    谭明仲相信只要金州军向巡抚衙门提出帮忙剿匪的要求,只要金州军不亲自来江南出手,巡抚衙门没有不答应的道理。

    从明面上来说这是维护地方治安,为官府分忧,为各级官员创造政绩,大家怎么可能拒绝。

    从私底下来说,这是在打击地方豪强势力的根基,因为这些盗匪很多都是豪强们养的打手,对官府是一个严重的制约和威胁。没有任何一个官员喜欢地方势力过大,制约自己行使权力,所以对于金州军的剿匪行为官府肯定是求之不得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