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330章 布局地下势力
    在宋同知看来,剿匪绝对是吃力不讨好的苦差事。但是在金州军看来,剿匪不但不是苦差事,反而是发家致富的最好门路。

    能够被称之为匪的,肯定是人多势众、家大业大,否则就只能被划归到小蟊贼一类了。

    朝廷的官军之所以视剿匪为危途,是因为官军战斗力低下,剿匪作战耗时长、损伤大、败仗多,几乎很少有缴获,更不用说发家致富了。

    加上这些土匪在被剿之前通常都能收到消息,官府和驻军早就被渗透成了筛子,大规模的行动根本就瞒不住。土匪们也不傻,打不过难道不会跑吗?无非是损失一个巢穴罢了。所以大规模的剿匪通常都是无功而返,久而久之就没有人愿意做这些费力不讨好的事情了。

    加之大多数土匪们也还知道一些分寸,尽量不做一些触及官府和大户利益的实情,避免激怒官府出兵,大多数时候双方是相安无事的。所以除非这些盗匪们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官府一般是不会主动进剿的。

    不过这种情况在金州军身上就不一样了。战斗力的巨大差距可以让金州军在迅速完成作战任务的同时保持很低的伤亡,收获自然就要大得多了。

    镇远镖局就曾经灭过几个不开眼的土匪,收获很不错。一度镇远镖局甚至有通过剿匪锻炼队伍、赚取钱财的想法,只是在请示鲁若麟之后被否决了。

    并不是鲁若麟不知道其中的好处,只是以金州军当时的情况,镇远镖局在江南大动刀兵,只会引起官府和地方势力的警惕与排斥,哪怕是帮他们剿匪也不行。

    只是如今的情况已经不一样了,金州军在北方大胜鞑奴,鲁若麟更是被封爵,这个时候镇远镖局再出去剿匪,就没有人敢说什么了,毕竟激怒金州军的后果一般人承受不起。

    金州军之所以执意要帮江南剿匪,是因为扫清江南一带的水匪不但可以为经济发展创造有利条件,还可以收获水匪们的财物大赚一笔,顺便向江南各方势力展示金州军的实力。

    让他们知道金州军既然有消灭水匪的实力,干掉某些与金州军不对付的家族同样很容易。

    谭明仲在与宋同知达成初步协议之后就离开县衙回去了。宋同知则派人将谭明仲的要求告知了上海的那些地方大族们,并要他们马上将赔偿的房产和土地交割,全力配合谭明仲在内廷到来之前完成商馆的建设。

    那些上海大族们在知道事情涉及到内廷后,全都犹如被狗叉了般的难受。原本以为是可口的肥羊,结果是披着羊皮的猛虎,还特么是铜皮铁骨的老虎,这还玩个球,赶紧认输了事。

    很快,在谭明仲的暗示下,商馆附近的几个宅院地契就到了他的手里,连带着城外黄浦江边几块中意的土地也落到了他手里。

    拿到了好处的谭明仲不再是一副咄咄逼人的姿态,主动邀请当初没有对他下手的几个上海家族相会,并提出了一系列的合作计划,让那几个家族欣喜若狂。

    不管当初他们是有意还是无意没有参与到针对谭明仲的行动,现在都得到了丰厚的回报,让其他家族眼红得都快疯掉了。

    好在谭明仲虽然没有给其他家族机会,但是并不阻止他们与金州军指定的几个家族合作,好歹他们也是交了巨额赔偿的,总要给他们留一条活路。

    在与上海达成和解,或者说拿到足够的好处之后,谭明仲终于不再低调了,叫来了大量镇远镖局的镖师,准备大干一场。

    如今的镇远镖局可不是当初初创时的小势力了,有金州军在暗中支持,自身的管理又得力,早已成为江南镖局界的扛把子。

    而且为了避免树大招风,镇远镖局还主动放出一些得力手下到各地建立一些中小镖局,即细化了市场,抢占了市场份额,也不至于显得镇远镖局一家独大。

    镇远镖局还在江南建立了镖局行会,几乎将所有的江南镖局都纳入其中。镇远镖局通过行会控制着整个江南的镖局行业,并向西南及北方进行扩张,俨然一头成长中的庞然大物。

    上海的布局对金州军如此重要,镇远镖局在其中又是最重要的军事力量,林镇远自然要亲自到上海坐镇,今后镇远镖局的总局也是要搬到上海来的。

    在谭明仲的宅院,谭明仲见到了闻名已久的林镇远。

    比起几年前,林镇远如今更具威势,特别是眼神,异常犀利。

    谭明仲恭恭敬敬的让出主位,站在林镇远面前汇报着情况。

    论级别,林镇远如今在金州军内部已经是师长了,只是没有对外公布罢了。这个级别可比谭明仲的科长高太多了,在金州军严格的等级制度面前,谭明仲不得不小心应对。

    论职务的话,林镇远是金州军统筹江南各地事物的总领,上海的事情也在他的管辖范围之内。

    论亲疏、论资历,林镇远可是鲁若麟的登州老乡,金州军的创军元老,绝对的金州军核心高层,比谭明仲的层次高太多了。

    林镇远在听完谭明仲的汇报后,示意谭明仲坐下叙话。

    “伯爷去京师之前特地召我去济州岛见过一面,对上海的事情也有交代,商业上的事情我不是很懂,就不过多参与。军事上的事情你这边要是有什么要求可以跟我提,我再来做安排。”林镇远一开始就为自己和谭明仲定好了位。

    林镇远知道自己主要是为谭明仲保驾护航的,商业上的事情他没有这个本事去管具体的事情,只要把控好大方向就行。

    而且以金州军在江南的发展来看,肯定会有更高级别的人来接手军事之外的事情,林镇远只是代为管理罢了。

    “大人您太谦虚了,说到对江南的熟悉,金州军上下谁敢跟大人您相比。而且您能够把镇远镖局做这么大,谁敢说您不懂商业。”谭明仲对林镇远不熟悉,多拍些马屁总不会有错。

    “干镖局和你们做贸易是两码事,这个我心里清楚。对了,申请剿匪的事情进展的如何了?”林镇远不以为意,只关心自己那块的业务。

    “巡抚衙门同意了,不过不能派金州军剿匪,而且兵员也限定在一千人以内。”谭明仲连忙回答道。

    “不错,一千人足够了。终于可以大干一场了。”林镇远的眼神里透露出一股兴奋。

    要说如今林镇远手下的人马加起来也有上万人了,如果加上控制住的其他势力,人手就更多了。

    人数虽然不少,但是分散到广大的江南,每个地方的人并不多,更加不可能将人马集中起来行动。

    所以林镇远虽然挂着师长的名头,但是最多也只带领五百人行动过,实在是憋屈得很。

    对于金州军其他部队到北方与鞑奴战斗,林镇远从内心是非常羡慕的。只是他也知道江南关系到鲁若麟的长远布局,地位非常重要,必须要有人开拓,所以林镇远只能把对战场的向往埋在心底。

    现在终于有机会可以名正言顺的带领兵马出征了,怎么能不令林镇远兴奋,虽然人马少了一点,但也是一个好的开始。

    “不过巡抚衙门也有要求,剿匪之前需要向当地官府报备,以免引起误会。而且钱粮自理,不得骚扰地方。”谭明仲接着说道。

    “给他们报备?说不定一报备那些水匪们都跑了。”林镇远讥笑道。

    林镇远太清楚那些水匪们的背景了,能够长久存在并发展壮大的水匪,要说背后没有地方势力的支持肯定是不可能的,甚至有一些直接就是官匪勾结的产物。

    “千余大军在江南活动,要是巡抚衙门完全不知情只怕他们心里也睡不着啊。”谭明仲笑着说道。

    “哼,江南水匪横行,也没见他们睡不安稳啊,都是些占着茅坑不拉屎的货色。”林镇远虽然骂骂咧咧,但是并没有抗拒的意思。

    事关军事,再怎么谨慎都是应该的,只是落到自己头上有些不爽罢了。

    “林大人,在剿匪之前还是先将上海县的帮会清理一下吧,机会难得,不将上海县掌控住实在可惜了。”谭明仲建议道。

    “理应如此。不过这种事情由镇远镖局出面不太合适,我给你介绍两个人。来人,去把陈铁手和蒋涛叫进来。”林镇远对着外面叫了一声,很快就有卫兵高声领命。

    上海的那些帮派被灭掉所有人都知道是金州军做的,但是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毕竟行动太迅速了,而且完全无迹可寻,实在太可怕了。

    这也是上海大族们这么快服软的主要原因之一,他们也怕这种事情落到自己头上。

    其实出手的就是镇远镖局的特别行动队。这个行动队是镇远镖局最隐蔽的力量,专门处理一些棘手的问题。

    队员都是精挑细选,并在济州岛经过严格训练的,小分队作战能力非常强悍。

    林镇远在接到谭明仲的求援后,果断的派出行动队干掉了上海县内的帮派,彻底的震慑住了上海的那些大族,为后续的谈判争取了有利的条件。

    既然知道上海地下势力现在处于真空,林镇远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将金州军内的帮派专家陈铁手和蒋涛也带过来了。

    昔日的松江府门神蒋涛蒋官人,在见证了陈铁手自从投靠了鲁若麟之后,一路水涨船高,从一个谁都看不起的乞丐头子变成了府城贤达,心中的滋味那是五味杂陈。

    虽然蒋涛通过为金州军输送人口也从中赚了不少,但是社会地位依然没有改变,还是个小小的卫所百户官,做着松江府的门神,迎来送往。

    眼见连陈铁手都可以通过抱紧鲁若麟的大腿发达了,蒋涛这个自认与鲁若麟交情比陈铁手深得多的人怎么还耐得住,索性辞去卫所的差事,跑到济州岛投靠鲁若麟去了。

    对于蒋涛这个玲珑剔透的人,鲁若麟还是有些惜才的,让他进培训班学习了一段时间之后,将他派到济州岛警察局何大成手下历练。

    等到蒋涛彻底的融入到金州军的体系,能力也得到了极大加强后,鲁若麟将他派回松江,接手管理帮派势力这一块。

    于是,蒋涛摇身一变成了陈铁手的直接上级。

    陈铁手见蒋涛到济州岛渡了一趟金之后就咸鱼大翻身,实在是羡慕得很,但是要他效仿蒋涛那样破釜沉舟去济州岛历练又舍不得。

    所以像陈铁手这样的人在金州军内的发展前景绝对有限,毕竟没有经过组织考验嘛。

    不过陈铁手似乎对目前的生活非常满意,至少他在人前人后都算一个人物了,也不用担心会被那些官老爷们当马桶一样扔掉。

    接到林镇远的命令,早就在等待召唤的蒋涛和陈铁手马上来到了书房。

    “来,我为你们介绍一下,这是商业司的谭明仲科长,以后上海的事情就是他来负责了。这位是蒋涛,监察司江南社会服务部的部长。这位是陈铁手,江南社会服务部下属的行道会的会长。”林镇远以领导的身份为双方做了介绍。

    “幸会,幸会。”

    “久仰,久仰。”

    三人拱手施礼。

    所谓的江南社会服务部就是监察司专门为管理江南活力组织设置的部门,虽然名头听起来非常响亮,其实目前规模还不大,只有蒋涛和陈铁手他们这帮人。

    至于陈铁手的行道会,是因为这厮洗白之后觉得自己的猛虎帮名字太low、太俗了,特意请鲁若麟改的名字。

    作为最早投靠金州军的帮派势力,陈铁手还是有些优势的,至少他和鲁若麟认识,而且与鲁若麟的唯一弟子刘浩然也有些渊源。

    每年陈铁手来济州岛述职的时候,运气好的话是可以见到鲁若麟的。鲁若麟对于这个旧识印象还不错,给猛虎帮改个名字不过是顺手的事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