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331章 突破口
    对于江南的地下势力整合,金州军也是有相应规划的。

    整体规划是以松江府为基础,逐渐向其他府扩张,每个府成立一个帮会,管理一府之地,逐渐将整个江南的地下势力整合控制起来。

    虽然有这样的规划,但是执行起来并不是很尽人意。毕竟地下势力存在的基础是地上势力,没有地上势力的支持,地下势力根本就生存不下去。

    以前金州军的威名主要在海外,在江南本土的影响力有限,自然无法为蒋涛他们的扩张提供官面上的支持,也造成了蒋涛的社会服务部始终无法走出松江府,甚至是走出松江府城。

    如今金州军声震海内外,崛起势头强劲,已经没有人敢轻视了。在这样的情况下,蒋涛他们终于到了发力的时候,而上海就是他们开始扩张的第一步。

    当然,这个过程肯定没有那么容易,毕竟地下势力的变换涉及到大量利益的转移,绝对不是换个人那么简单。

    好在谭明仲前段时间的一通闹腾为蒋涛他们提供了很好的基础,要是这样都拿不下上海,蒋涛他们干脆拿块豆腐撞死算了。

    对于帮派组织鲁若麟有着非常清醒的认识,如果没有超强的治理能力,这种组织就绝对杜绝不了。

    既然杜绝不了,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将这些地下势力掌控在自己手里,用自己的办法进行治理,将危害降低到最低的层度,做为官府治理的有益补充。

    只是这个度如何去把握还需要去摸索,蒋涛和陈铁手他们就是鲁若麟的一次尝试,目前看来效果还不错。

    作为与金州军合作程度最深的城市,松江府城里的大族对金州军的支持力度还不错,所以陈铁手发力整合松江府城的地下势力时,并没有受到太多来自官府方面的阻碍和压力。

    虽然也有人对陈铁手统一松江府城的江湖颇有异议,但是因为没有大族出头,加上陈铁手他们的表现也不错,这种论调并不占主流。

    有了金州军暗中的武力支持,官府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陈铁手顺利的成为了松江府城的地下霸主。

    制霸了松江府城之后,陈铁手按照金州军制定的方略对地下势力进行了管理,制定了比较规范的城市管理制度,部分代替了官府的管理职能。

    依照管理制度,行道会收取城市商家和居民的少部分费用,负责维护他们的安全、卫生。并且为了避免衙役们在市面上为非作歹,分给了他们一些钱财,堵住了他们的黑手,很好的维护了行道会的信用。

    在行道会的治理下,松江府城卫生和治安大好,坑蒙拐骗、偷盗抢劫的事情大大减少,生活坏境得到了极大的改善,获得了官府和百姓们的一致好评,这也是陈铁手能够成为松江贤达的重要基础。

    行道会同时还在松江府城经营一些正规产业,依托府城繁荣的经济开设酒楼、客栈、车行等,赚取了大量的钱财。

    有了雄厚的经济基础,行道会不需要做那些违法的生意就可以活得非常好,会众的忠诚度和荣誉感也很高,早就脱离了黑道帮会的性质,彻底的洗白了。

    松江府城有行道会这个庞然大物在,根本就没有其他黑道帮会的生存空间,很好的起到了良币驱逐劣币的效果。毕竟说到对付那些黑道人士,还是行道会这样的帮会更专业和高效一些。

    正是因为有松江府城的良好成绩,鲁若麟才想将这个模式推广开来,逐步将金州军的势力在朝廷关注不到的基层铺开,上海县就是他们迈出的重要一步。

    “你们这次带了多少人过来?”谭明仲问道。

    “三百人,都是老手。”蒋涛伸出三根手指头。

    “趁上海这边被压制住了,你们马上将行道会的招牌立起来,整顿地下秩序,造成既成事实。当然,衙门那边还是要留点面子的,你们去那里打点一下。告诉他们,按我们的规矩来就保证他们的利益,否则他们什么都得不到。”谭明仲此刻霸气得很,根本没有将上海县各方势力放在眼里。

    这世道就是如此,谁拳头大谁说的话就好使,这个时候金州军归附朝廷的好处就体现出来了,至少一些地方势力现在已经不敢忽视金州军的影响力了。

    “放心,交给我们吧。”蒋涛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似乎早就迫不及待了。

    陈铁手如今的名声可不小,他亲自到上海县衙拜会了主持工作的县丞,以及负责城市治安的县尉等相关官员。承诺给他们的好处,得到了在上海开设行道会分会的许可。

    很快行道会在上海县撒下大笔的银子,开始大规模的招人。

    为了有一个良好的开始,行道会最开始组建的是负责卫生的部门。上海县里的众多老头、老太太被行道会雇佣,加上一批年轻人,上海县的清扫大军就此成立了。

    这些清扫大军很快就将上海县里里外外打扫得干干净净,使得上海县的环境大大改观,让上海人全都耳目一新,收获了大大的惊喜。

    衙门也因此对行道会有了更多的信心,期待行道会接下来的表现。

    帮会这种东西,并不会因为失去了头领就消失,有太多的人在等着上位的机会。金州军灭掉原来的几个帮会首领和骨干后,剩下的帮众们很快就分裂出众多小帮会,并选出了各自的头领。

    他们个个野心勃勃,期待发展壮大后获得瓜分上海地下世界的资格。

    如果按照以前的情况,这些帮会在竞争淘汰后,会留下几个最强的供衙门和大族们选择作为自己的黑手套,获得在上海生存下去的资格。

    但是这一切在金州军到来后完全改变了,金州军绝对不会给他们发展壮大的机会。

    这些刚刚冒头的小帮会受到了行道会的猛烈攻击,所有成员都被行道会带离了上海,至于他们的去处没有人关心,矿山或许是他们最终的归宿。

    对于这些本地的帮派成员,行道会一点收编的意思都没有。这些人习惯了作恶,很难被改造过来,还不如重新招募心性良好的百姓来得划算。

    行道会这么大的动静自然惊动了上海县的不少人,好在行道会的目标是那些达官贵人们看不上的街头混混,贵人们自然全都冷眼旁观,看金州军到底想要玩什么花样。

    一些与帮派势力有长期合作的家族则非常气愤,金州军这样的举动等于斩掉了他们的一个重要臂膀,让他们的实力大损。但是面对强势的金州军,他们全都敢怒不敢言。

    扫清了上海县的帮派之后,上海的治安陡然为之一清,百姓们的感受是最深的。

    那些横行街市、敲诈勒索的流氓混混们没有了,衙门里的衙役也谨慎的没有出来活动,百姓们的生存环境从来没有这么好过,心情自然好得不得了,对行道会的好感自然大幅度的提升。

    行道会借机在百姓中招收了不少品性上佳的良家子,将统治深入到了每个街区。

    行道会照搬在松江府城的经验,开始与上海的商家和百姓进行交涉,说服他们交费购买行道会的服务。

    王小七是行道会的骨干,这次被陈铁手从松江带到上海,负责开拓上海的地盘。现在他的任务就是说服他所负责街区的商户们给行道会交服务费,购买行道会的安保服务。

    王小七选择了这条街区上最豪华的酒楼做突破口,只有将这个酒楼突破了,后续的商家才会跟进。

    原本这条街区最牛的是一家赌坊,不过在行道会的清洗中东家已经消失,现在赌坊成了行道会的战利品。因为这家赌坊的东家是一个帮会,而且是臭名昭着的那种。至于这个赌坊的背后靠山是谁行道会毫不关心,反正这个时候没有人敢出面与金州军硬刚的。

    这个时代城池里最赚钱的行业有两个,一个是青楼,一个是赌坊。没有大的背景和靠山,根本就玩不了这两行。

    如果是金州军自己的地盘,肯定不会允许这两个行业光明正大的存在,毕竟这两个行业对社会发展没有好处,容易腐蚀人心,破坏社会稳定。

    不过这两个行业的利润实在太大,哪怕金州军严厉打击,但是总会有人在暗地里经营,根本禁绝不了。不过金州军的打击还是很好的遏制了这两个行业的发展,不像大明本土那样繁荣。特别是朝廷甚至有自己的官营青楼,可见朝廷对青楼的态度。

    既然无法消灭上海的赌场和青楼,行道会只能在管控方面多下一些功夫,尽量减少对百姓的伤害。

    堵不如疏,行道会并不准备关闭赌场,而是准备自己经营,不过在规矩上要自律得多。虽然不能阻止那些自寻死路的赌徒,但是绝对不会主动去害人,比如行道会不准备在赌场放高利贷,将那些赌徒逼上绝路。

    虽然这样的做法有点自欺欺人,但是行道会能够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

    青楼的问题则要复杂得多。

    青楼最大的问题是涉及到人口买卖,但是人口买卖在大明是合法的,金州军暂时还没有能力去改变这种现状,只能暗地里加强对青楼的监督,打击人口拐卖的事情。

    毕竟合法的买卖人口和拐卖人口是不一样的,后者在大明也是违法行为,行道会需要做的就是给那些青楼女子一个脱身的机会,如果她们是被拐卖的。

    除了赌场和青楼,酒楼是城市里另外一个赚大钱的行业,特别是那些有名气的酒楼。

    王小七选的这家名叫醉贤居的酒楼就是他所负责辖区内最豪华的酒楼,酒楼的背景也被查得一清二楚,背后的靠山是南京兵部的一名郎中,算是一个小有权力的官员。

    有官员做背景,酒楼就不怕衙役们肆意敲诈,也不怕帮派们上门勒索,可以安心的经营。大明的官场讲究官官相护,只要不是关系恶劣,保护同僚的产业不受骚扰是大家的共识,这是官场潜规则。

    所以醉贤居对于行道会的服务需求并不是很强烈,毕竟他们本来就享有特权,可以规避绝大多数的腌臜事情,想要他们向行道会交钱,是非常困难的,是块难啃的骨头。

    醉贤居的梁掌柜并没有因为有个做兵部郎中的侄子就将王小七拒之门外,虽然有侄子做靠山,但是能够把醉贤居做这么大,梁掌柜自身也是有些本事的。

    行道会如今势大,本着即使不做朋友但是也不能做敌人的原则,梁掌柜决定卖行道会一个面子,或多或少出点血打发掉算了,就是梁掌柜不知道行道会的胃口有多大。

    初次见到王小七的梁掌柜略微有点吃惊,王小七的形象与传统的帮派分子截然不同,没有一丝凶神恶煞的样子,显得非常和气。

    初次登门的王小七笑脸盈盈,还提了些礼物,完全不像是来收保护费的,反而像是来拜访的客人,让梁掌柜有些意外。

    “梁掌柜,冒昧前来打扰了,实在是失礼了。”王小七抱拳对梁掌柜施礼道。

    “哪里哪里,老夫对行道会早就仰慕已久,今日能够见到王壮士也是三生有幸。”梁掌柜与王小七打着哈哈,想要看看王小七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王小七绝口不提收钱的事情,与梁掌柜聊起了家常,说着一些酒楼界的趣闻轶事,让梁掌柜非常感兴趣,逐渐放下了心中的抵触。

    像王小七这样长期混迹市井的人,知道的消息非常多,加上口才不错,又刻意吹捧,很快就获得了梁掌柜的好感,开始以小哥来称呼王小七了。

    “王小哥这次到醉贤居来不是专门来陪我聊家常的吧,有什么事就直说吧,只要是我能够办到的,绝对不会推辞。”这场默契的交锋最终还是梁掌柜没有沉住气,主动询问王小七的来意。

    “让梁掌柜的见笑了,在下这次前来确实是有事相商。想必梁掌柜已经知道行道会接管了上海县的所有帮派,准备将上海县的经商和居住环境改造一番,希望能够得到梁掌柜您的支持。”王小七收取笑脸,严肃的说道。

    “需要我怎么支持?”梁掌柜笑着说道,心道终于图穷匕见了。

    王小七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直白点说的话就是希望梁掌柜能够带头购买行道会的服务。”

    梁掌柜的神情变得严肃起来:“想要我交钱,可以,但是我能够得到什么好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