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334章 舆论战
    钱谦益所代表的东林党在江南的号召力真不是盖的,很快就聚起了一帮人,准备在谭明仲他们开卖时发难。

    至于理由,找的也很正当:反对对外出售皇室用品,因为这有辱皇室尊严。

    也不用跟他们解释卖出的物品与皇室自用的不一样,反正都是内廷出品,在他们眼里都一样。而且他们主要是想找借口刷存在感,越解释他们只会越来劲。

    这些人整日锦衣玉食、花费无数,钱财就没有缺过,自然不会明白朝廷和崇祯现在缺钱缺得有多厉害。

    即使明白了他们也不会在乎,朝廷缺钱关他们什么事?去找那些泥腿子们收税才是正途,怎么能够卖东西呢?实在是有些丢人现眼啊。为了朝廷的脸面,东林党一定要阻止这样的事情发生。

    当然这只是第一步,让金州军和内廷的合作瘫痪掉,东西也卖不出去。等到内廷走投无路的时候,再由东林党接手物品的买卖,价格上也能争取最大的优惠。

    至于到时候怎么自圆其说,这根本就难不倒东林党,他们就是靠嘴炮发家的,这种事情就是小儿科。

    对于掌握着民间舆论权的东林党来说,指鹿为马、颠倒黑白不过是常规操作。哪怕是圣人,只要是东林党的敌人,东林党也可以将他说成十恶不赦;反之,只要是东林党的自己人,即使是坏事做尽,也可以将他吹捧得如同雪莲般圣洁。

    东林党用无数的战绩证明了他们对舆论权的运用已经炉火纯青,他们相信这次一样可以通过舆论造势将金州军彻底打压下去。

    谭明仲在收到东林党即将发难的消息时,人都有点懵了。

    他和王怀义请这些人来可是为展销会捧场的,哪里会想到钱谦益他们会来这一手。

    “谭大人,我们该怎么办?”王怀义着急上火,一时手足无措。

    “这帮蛀虫,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大明就是被他们玩坏的。”谭明仲气急败坏,破口大骂。

    也就是谭明仲对这些江南文人们认识不深刻,所以以为他们都是高洁之士。其实这帮文人真要流氓起来,比真正的流氓可怕多了。

    “这帮文人就没有一个好东西!皇爷穷得衣服破了都舍不得换,卖点东西贴补一下碍着他们什么事了?真有这份忠君之心就拿钱出来啊,实在是太不要脸了!”王怀义对东林党更加不可能有什么好感,要知道当初东林党成立的宗旨中就有杜绝宦官干政,双方能够看上眼才怪。

    “不能让他们再继续下去了,否则这次的买卖就泡汤了。”谭明仲阴沉着脸说道。

    “你有什么好办法?”王怀义是没辄了,只能将希望寄托在谭明仲身上。

    “他们不是想要操纵舆论吗?那我们就在舆论上与他们好好的玩一把。”谭明仲咬牙切齿的说道。

    很快金州军联合内廷宣布因为还有很多尊贵的客人没有赶来,同时喜爱内廷物品的人太多,这些物品将会展示一个月后再进行销售。

    这样的举动在东林党看来是金州军无计可施、拖延时间,大喜之下加大了攻击的力度。

    在东林党的影响下,前往皇家交易所参观的权贵们越来越少,最后变得门可罗雀。大家都在观望,看东林党和金州军谁能获得最后的胜利。

    就在大家感叹东林党树大根深,金州军败局已定的时候,谭明仲和王怀义一直在暗地里偷偷收集东林党们的黑料,准备在关键时刻给予这些东林党徒们致命一击。

    同时,远在辽南的鲁若麟收到了林镇远和谭明仲通过快船送来的联名申请,申请中提到希望能够派文宣司到上海应对东林党的舆论压迫。

    鲁若麟收到申请的时候感觉有点意思,他的手下在遇到困难的时候申请军队的非常多,像这样申请文宣司帮忙的还是头一次。

    这说明林镇远和谭明仲知道武力不能解决问题,或者说用武力解决问题不合适,只能通过其他办法应对敌人的攻击。

    既然敌人选择从舆论和宣传上出手,谭明仲觉得金州军的文宣司同样不差,完全可以以彼之矛攻彼之盾,与东林党打一场舆论战。

    林镇远虽然不像谭明仲那么有信心,但是他也知道面对东林党这样的庞然大物,认输或者动用武力都不合适,本着试一试的态度同意了谭明仲的方案。

    金州军虽然重视文宣工作,但是一般只是把它作为维稳的重要手段,还没有上升到攻击手段的程度。

    对于舆论和宣传的作用有多厉害,没有人比鲁若麟更清楚。

    舆论和宣传的最终目的是向受众灌输自己的思想和价值观,将其他人在潜移默化中变成自己人,从而更简单、更廉价的达成自己的目的。

    后世的大国为什么都喜欢对外输出自己的文化和价值观,因为这是一种成本最低、效果最好的征服手段。

    华夏几千年来一直在做着文化输出的工作,所以才会将境内的少数民族逐渐汉化,并在东亚形成自己的文化圈。可以说华夏能够有今天的地盘和成就,文化输出功不可没。

    后世的两个超级大国毛熊和鹰酱也是对外输出文化和价值观的高手,整个世界几乎被他们化为了两大阵营。只是毛熊的手艺毕竟糙了一些,一味的依靠武力压迫和援助,最后连自己都被玩没了。

    而鹰酱则要厉害得多,后世除了寥寥几个国家能够保持独立性,其他的国家几乎都受到了他的影响,也为他赢得了长久的世界霸权。

    曾几何时,华夏都有被鹰酱同化的危险,好在华夏几千年的历史底蕴以及领导人的卓越眼光和坚持,使得华夏走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独特道路。

    受客观条件的制约,东林党对舆论的操弄还只停留在初级阶段,远远没有发挥出掌握舆论权的威力。不过即便如此,已经使东林党受益匪浅了。

    因为信息传递的效率,现在的宣传战肯定不会有后世那么强大的效果,但是这并不妨碍金州军在上海与东林党来一场宣传上的直接较量。

    鲁若麟对于谭明仲能够想到用文宣司来打击对手感到非常欣慰,这说明谭明仲的眼光和格局足够开阔,值得鲁若麟重点培养。鲁若麟也想看看文宣司对上东林党那些嘴炮最后会产生什么效果,所以马上叫来了柳如是。

    柳如是最近有点躲着鲁若麟,因为她给李雪晴介绍了妇科圣手胡慧华的缘故,鲁若麟也没能逃过在胡慧华手里走一遭的命运,甚至还被逼着吃了不少的中药,让鲁若麟非常郁闷。

    对于李雪晴请胡慧华诊治,鲁若麟并不反对,毕竟没有子嗣也是他的一块心病。虽然给鲁若麟看病的医生断言鲁若麟以及李雪晴和雪梅的身体没有毛病,但是生不出子嗣却是事实,所以鲁若麟并不反对找其他圣手来看一看。

    经过胡慧华的初步诊治,认为李雪晴和雪梅存在问题的可能性大一些,但是鲁若麟那边也不能排除,所以双方都需要进行调养。

    鲁若麟从内心里是认为自己没有问题的,但是为了不让李雪晴失望,还是认真的按照胡慧华的要求进行调理。毕竟这个时代的医学不像后世那么发达,鲁若麟也不敢保证自己占据的这具身体有没有什么问题。

    胡慧华为鲁若麟调理的事情知道的人并不多,毕竟这种事情说出去还是有点令人难以启齿。不过作为始作俑者的柳如是知道得一清二楚,所以在面对鲁若麟时难免会有点尴尬和不自在,尽量减少单独面对鲁若麟的情况。

    相比起柳如是的不自在,鲁若麟则要坦然的多。后世这种事情见多了,自己又不是不能人道,相反在房事上鲁若麟觉得自己战斗力还颇为强悍,完全没有自卑的心理。

    当然,这种事情肯定是不能对柳如是解释的,只能装作若无其事,免得双方都难堪。

    “这里有一份申请,你看看。”鲁若麟将林镇远和谭明仲的申请书递给了柳如是。

    柳如是接过后仔细的看了看,然后略显惊讶的问道:“请文宣司去与东林党打擂台?”

    “恩,你怎么看?”鲁若麟问道。

    柳如是对东林党是非常了解的,知道东林党在江南一带的势力有多么庞大,几乎大部分官僚和士人都是东林党的支持者。曾经柳如是就是东林党的崇拜者,以与东林众人相识为荣,认为只有东林党才能拯救大明。

    只是来到金州军后,长时间受到鲁若麟的洗脑,柳如是的思想发生了重大的转变,使她认识到了东林党的自私、狭隘、贪婪,以及对整个大明的危害。知道东林党早已不是当初那个一心救国的理想主义者团体,嬗变成了一个自私自利、专门为权贵发声的势力代言人。

    东林党人都是文化人,能说会写,极其擅长操弄舆论和人心,与东林党在上海打一场舆论战,坦白讲,柳如是的信心不是很足。

    柳如是长叹一声,心情复杂的轻声低语道:“那可是东林党啊。”

    鲁若麟笑了笑:“怎么?没有信心?是对你自己没有信心,还是对文宣司没有信心?”

    柳如是摇摇头:“没有交过手谁也不知道结果,如果只是单纯的打擂台,文宣司谁都不怕。只是上海不比济州岛和辽南,怕就怕文宣司施展不开手脚。”

    鲁若麟给了柳如是一个鼓励的眼神,“这个你放心,文宣司到了上海之后只管做自己的事情,其他的事情自然有人为你处理好的。”

    柳如是神情变幻几次之后,坚定的说道:“那就没有问题了。”

    “好,既然如此,你将辽南的事情交代好,选好人手,立即出发前往上海,让东林党那些伪君子们见识一下金州军文宣司的厉害。”鲁若麟下令道。

    “是,下官领命。”柳如是起身拱手施礼。

    官做得久了,柳如是的行为举止慢慢的有些男性化,不再是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平添了一份刚毅的色彩。

    时间紧迫,柳如是简单交代了文宣司里的事情,就带着一帮得力属下坐快船直往上海。

    在等待文宣司到来期间,谭明仲和王怀义并没有坐以待毙,而是慢慢的展开了反击。

    东林党的舆论阵地在文人和权贵之中,谭明仲知道想与东林党争取这些人无疑难如登天,所以干脆放弃这块阵地,将舆论主攻的方向放在了底层百姓之中。

    凭借着行道会掌控上海底层百姓的优势,谭明仲开始在底层百姓中散布各种消息,为舆论战的开打预热。

    谭明仲散布的消息并不是将矛头直接对准东林党,而是讲述北方抗击鞑奴的艰难,以及朝廷和皇室的困境。

    比起战乱不断的北方,南方百姓虽然生活困苦,但是处境比起北方的同胞们来说要好得多。只是南北距离遥远,南方百姓对于北方发生的一切其实知道的并不多。

    除了衣食无忧的文人和权贵们经常关注北方的大事,整日忙于生计的南方百姓根本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去想北方的事情。所以他们对于北方的情况只是知道个一鳞半爪,而且大多是经过了文人加工后传播的内容。

    文人们将帝国北方遭遇的困境全都怪罪在武将怕死,以及朝中大臣昏聩无能上,抨击朝廷没有选用他们这些正义之士才是造成帝国衰败的主要原因。

    谭明仲让行道会传播的消息则要真实得多,特别是告诉那些百姓朝廷和皇帝究竟有多穷,以至于供养军队都成了问题,这才是打败仗的主要原因。

    在老百姓的眼里,那些当官的个个富得流油,皇帝更是富有四海,朝廷和皇帝怎么可能会穷呢?

    但是在听到朝廷经常发不出官员的俸禄和士兵的军饷,以及皇帝衣服破了都舍不得更换后,百姓们在一声声惊叹中才知道朝廷和皇帝还真有可能穷的叮当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