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335章 职业套装
    人只有到什么时候才会卖家当?当然是山穷水尽的时候。

    一般老百姓也是到走投无路的时候才会变卖自己的家当,因为卖家当实在是太丢人了,有愧对先人的意味,会被别人瞧不起。

    虽然内廷在上海变卖的东西并不是崇祯的原有家当,而是后来专门制作的,但是普通百姓不知道啊,他们只会以为皇帝已经穷得要卖家当了,实在是可怜。

    通过这样的悲情宣传,普通百姓对于内廷来上海卖东西产生了极大的同情。

    崇祯其他的不好说,在个人操守上确实没有什么好指责的。他即不营造宫室,也不花天酒地,甚至都不好女色,手里的钱大多花在了国事上。

    现在既然崇祯为了筹钱连家当都卖上了,一些比较忠君爱国的人觉得还是应该支持一下的。

    不过内廷的东西可不便宜,根本不是一般人消费得起的。因为东林党的步步紧逼,江南的富户们还不敢冒着得罪东林党的危险支持金州军和内廷。

    虽然内廷的东西确实不错,但也没有到为了内廷的东西自绝于士林的地步,大家都在观望。

    就在局面有些僵持的时候,柳如是带着手下的干将们来到了上海。

    这是柳如是去济州岛几年后第一次回到大明本土,心中感慨万千。

    在大明虽然柳如是名声响亮,但是始终摆脱不了妓女的身份。心有万般豪情、身怀济世之能却无用武之地。

    只有在金州军她才重新找到了自我,实现了自己的价值。

    此时的柳如是和一帮女官一身金州军女官职业装,作男子打扮,全都神情肃然。

    不过俏丽的面容,以及娇小玲珑的身段还是让人一看就知道她们是女儿身。

    对于女官的身份问题,朝廷和金州军存在着极大的争议。

    以朝廷现在的情况,可以承认金州军官员是朝廷官僚队伍的一份子,但是女官除外。

    原本朝廷对于非科举出身的官员就极度的不认可,要不是因为金州军的强势,金州军自己的官员想要得到朝廷的认可是绝对不可能的。

    虽然朝廷对于金州军的官员进行了身份认证,但是这个身份仅限于金州军内部。一旦脱离了金州军的系统,除非原本就有在朝廷获得过功名,否则官员的身份将自动失去。

    这也是朝廷为了保证原有的官僚体系稳定而做的妥协。

    但是即便金州军再怎么努力,朝廷对于女官这方面绝对没有通融的余地,因为这大大超出了他们能够承受的心理底线。

    好在金州军自成一体,朝廷不认就不认,在金州军内部,女官们的地位依然得到了充分的认可和保证。

    既然朝廷不认可,女官们自然没有资格身穿朝廷官袍。但是这难不倒鲁若麟,为女官们量身定做一套制服就是了。

    为了凸显女官们的身份和地位,鲁若麟没有选择现在女性流行的衣服款式,而是大胆的拿出了后世的女性职业装。

    翻领衬衣、小西装、西裤,加上上好的女式皮鞋,这就是金州军女官的标准配置,也是她们的官袍。

    这套行头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穿在身上特别可以体现女性的美,而且一点都不暴露,显得很正式。

    金州军的女官制服套装出来之后立马受到了女官甚至是女性们的热烈追捧。

    这套制服使得女官们不再显得柔弱,而是非常的干练,并且一点都不影响女官们展示自己的美。

    对于衣服,女性的第一要求就是美,功能性倒其次。金州军的女官制服很好的满足这两点要求,自然就受到了女官们的喜爱。

    对于女官这个职业群体,高效、简洁是她们对自己打扮的新要求,毕竟她们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将精力都花在梳妆打扮上。

    职业装配简单的簪子、耳环是金州军女性最新的潮流。并且簪子和耳环以简约朴实为主,那种吊坠一堆宝石玉器的首饰正逐渐在女官团体里被淘汰。

    女官们的这种装束也开始影响金州军女性对服装的选择,毕竟云衫罗裙虽然漂亮,但是对于需要做事的女性来说其实并不方便。以前是没有选择只能将就,现在发现有了更好的替代品为什么不用呢?

    劳动人民的智慧是无穷的,在女官职业装的基础上,各种改良版的女性服饰开始出现,并受到了女性们的热烈欢迎。

    金州军的整体社会风气还是比较开放包容的,因为占据金州军主流的精英群体不是那些文人士大夫,在舆论上比较宽松,封建礼教对百姓的约束也有,但是绝对没有大明那么严格。

    鲁若麟因为来自后世,思想原本就非常开放,是一个彻底的实用主义者,只要不是影响社会稳定和金州军的统治基础,违背社会良俗,鲁若麟基本上是非常宽融的。

    金州军内大量职业女性的出现,以及百姓生活水平的提高,在商业上也出现了很多明显的变化,大量专门针对女性的店铺和行业开始出现。

    华夏以往所推崇的男耕女织生活模式在金州军内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高节奏、高强度的工厂化劳作模式使得普通百姓的剩余时间越来越少,再花费大量时间自己制作衣物已经变得得不偿失。

    加上金州军纺织行业异常发达,生产出来的成品衣物又好又便宜,而且款式还多种多样。既然有了更好的选择干嘛还要自己熬夜做衣服,直接买反而更加实惠和方便。

    所以济州城内开始出现专门的成衣铺子,不仅有款式多样的女装,还有各种新式男装出现。

    这些男装的出现完全是受到了女官职业装的启发,人们发现这样的款式非常适合生产工作,比起以往的宽衣大袖方便多了,很快就受到了百姓们的欢迎。

    眼见成衣铺子生意火爆,越来越多的私人制衣作坊开始出现,大大的增加了市场多样性。

    最令人惊奇的是女性内衣店铺的出现,即使是在风气开放的金州军依然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经济的发展以及生产力的提升,不光是服饰不再适应生产的需求,连女性内衣也不例外。

    在鲁若麟的提点下,由李雪晴和雪梅几个人创建的内衣品牌“芳蕴”正式上线,专门为广大女性生产新式的高档内衣,一经推出立马受到市场热捧。

    比起传统的女式内衣,新式内衣使得女性穿戴起来更加方便、舒适,几乎每个女性都希望能够拥有一套“芳蕴”。

    “芳蕴”不仅在金州军内热卖,大明更是成了出口的主要市场,非常受富贵女性们的欢迎。

    金州军不仅在经济上改变了大明,生活上也开始显现出自己的影响力。

    所以当柳如是她们以全新的装扮出现在上海的时候,立马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

    本来就是一群青春靓丽的女性,加上奇特的服饰,即显得怪异又特别的英姿煞爽,走到哪里都是众人关注的焦点。

    比起大明的女性,柳如是她们经过在金州军的几年生活,早就练就了足够的自信,对于周围的关注与指指点点毫不在意。目不斜视,连走路都夹风带雨,非常霸气。

    谭明仲亲自到码头来迎接柳如是一行,顺便还带了足足上百人的镇远镖局镖师护卫柳如是她们的安全。

    柳如是她们不光有二十几人的女官,还有更多的男性官员以及文宣司下属的文艺工作者。

    开展宣传工作所需要的物资和装备也带了一大堆,这还是一再精减的结果。为了保证柳如是她们的安全,护卫队是非常必要的,而且会伴随着她们在上海的整个工作过程。

    不光是上海的百姓对这伙突然出现的女官们好奇,镇远镖局的镖师们同样好奇。他们当中能够到济州岛接受培训的毕竟是少数,更多人是第一次见到女官这个群体。

    镖师们都是热血的青壮,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女官们让他们非常的兴奋,几乎都在用目光偷偷的打量着女官,偶尔遇到女官们看过来的视线还会面红耳赤很不好意思。

    谭明仲面对柳如是时虽然也为柳如是的美貌所惊艳,但是毕竟他在金州军的时间很长,早就形成了抵抗力,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下官谭明仲见过柳司长。”谭明仲恭恭敬敬的向柳如是问好。

    “谭科长好。”柳如是点点头。

    见到这样的情形,镖师们全都在心中咋舌。

    要知道谭明仲现在在上海可是风云人物,想要巴结他的人不少。但是谭明仲在面对柳如是时却低头做小,乖巧得很。特别是柳如是是个青春靓丽的美女,这种反差就更大了。

    “柳司长一路辛苦了,下官已经安排好休息场所,请柳司长稍事休息,林总镖头再为文宣司同僚们接风洗尘。”谭明仲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

    “如此就有劳了。”柳如是也需要和林镇远和谭明仲沟通一下后面的行动计划。

    对于林镇远的师长身份,金州军是秘而不宣的,只有部分高层知道,对外的时候都是以总镖头称呼。

    柳如是也没有见过这位在江南为金州军打下基础的军中高层,正好趁此机会见一见。

    柳如是的到来如此高调,自然瞒不过城内众人的耳目,东林党也通过他们的渠道知道了这个事情,而且还了解到柳如是她们是过来和东林党打擂台的。

    对于金州军的文宣司,东林党人了解的并不多,大多以为是和朝廷太常寺一样的机构,就是个管戏班子的。至于文宣司的司长柳如是,大家对她更熟悉的是她曾经在大明风月界的偌大名头。

    柳如是的能力如何,东林党人并不关心,或者说直接无视了。在他们口中,柳如是不过是鲁若麟的玩物,正是因为傍上了鲁若麟,柳如是才获得如今的位置。

    甚至在某些恶毒的文人嘴里,鲁若麟是世所罕见的大色魔,金州军的女官都是他的禁脔和玩物。为此他们甚至编排了大量鲁若麟的香艳故事,用来抹黑鲁若麟,其中表现得最积极的就是曾经抛弃过李雪晴的杜君默。

    杜君默本身还是有些才华的,前几年他在南直隶的秋闱中得中举人,光荣的成为大明官僚阶级的预备成员。

    中了举人之后杜君默的地位得到了极大的提升,使得他更加的志得意满。不过他的这点成就放在李雪晴面前的话,那就什么都不是了。

    李雪晴从一个被抛弃的清倌人短短几年的时间就变成了金州军的女主人,更是随着鲁若麟被封爵,成为了伯爵夫人,身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因为金州军与江南的交流非常频繁,李雪晴的故事自然很快就传到了江南。那些权贵们在嘲笑鲁若麟竟然找一个青楼女子做正妻的同时,对于李雪晴咸鱼大翻身的故事也是津津乐道。

    只是每次说到李雪晴的时候,作为重要配角的杜君默难免要被拿出来说道一番,而且基本都是嘲笑、调侃的居多。什么忘恩负义、鼠目寸光、始乱终弃全都往杜君默的脑袋上扣,使得杜君默的名声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要知道大明的文人视名声如生命,一旦某个人在士林中的名声坏掉了,他将永无出头之日。所以杜君默也是着急上火,四处宣扬编造出来的鲁若麟和李雪晴恶行,试图挽回自己的名声。

    这次杜君默也来到了上海,并加入东林党,积极的冲锋陷阵,大肆抹黑金州军。

    同样也有很多江南大族因为金州军的崛起而利益受损,他们也加入到了抹黑金州军的行列,与杜君默可谓是志同道合。

    当然,来到上海的权贵中有金州军的敌人,也有金州军的朋友。这些人在与金州军的往来中获得了大量的利益,也看好金州军在上海的发展,非常乐意借展销会的机会向金州军示好。

    只是因为东林党的声势弄得太大,这些人为了不得罪整个江南士林,不好出声反对,只能在一旁默默观察,视情况而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