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337章 没有放的大招
    “金州军和济州岛我早就有所耳闻,只是因为一直在孝期,不能远行,未能亲眼去看一看,甚为遗憾,你能够给我说说吗?”陈子龙听过不少金州军和济州岛的消息,对济州岛早就充满了好奇,现在遇到了柳如是这个金州军的高层,正好打听一下金州军的事情。

    “如是知道陈兄一直胸怀大志,有救国救民之心,只是朝廷危机四伏、弊病丛生,外无法御寇,内无法安民,哪怕陈兄有孔明之才也无回天之力。所谓不破不立,既然原来的路走不通了,那么我们干脆换一条路来走,或许能够有不一样的转机。我们金州军就是要打破一切常规,破除一切阻碍我们前进的障碍,救黎明百姓于水火。”

    柳如是慷慨激昂的话语,双眸之间顾盼生雄,让陈子龙一时之间心神都有些恍惚。

    曾几何时,陈子龙在柳如是面前大谈自己的理想和抱负时,柳如是都会用崇拜的目光看着自己。如今的情形却倒过来了,轮到柳如是大谈自己的理想和抱负,陈子龙只有干瞪眼的份。

    陈子龙也是满腹经纶、矢志报国的,只是好不容易考上进士,遇到母亲去世只得回乡丁忧,至今还没有开始实践自己当初的理想。

    反而是柳如是,已经有了自己的事业和目标,而是前途一片光明。这样的反差,让陈子龙一时心中五味陈杂。

    接下来柳如是为陈子龙讲述了金州军的许多情况,只要不是涉及到敏感的信息,柳如是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甚至有很多信息以及内幕是一般人很难接触到的,也只有像柳如是这样的金州军高层才会了解得比较多,柳如是都一一讲述给了陈子龙听。

    陈子龙通过柳如是对金州军有了更加直观的认识,但是对于柳如是所说的情况又有些不敢相信,毕竟像柳如是所描述的金州军治下平民百姓的生活,一般只存在于传说之中,历朝历代就没有实现过。即使是那些所谓的盛世,比起金州军百姓的生活水平似乎都不值一提,这不得不让陈子龙产生怀疑。

    柳如是显然对陈子龙非常了解,知道陈子龙是一个非常理性的人,绝对不会因为自己的只言片语就完全相信自己所说的情况。

    “所谓百闻不如一见,至于小妹说的是不是真的,陈兄有机会到济州岛去看一看就知道了,绝对不会让陈兄失望。”柳如是强烈的希望陈子龙到济州岛去看一看。

    随着金州军的发展壮大,金州军官员们的自信心在不断的加强,对于自己的建设成果也更加的自豪,强烈的希望对外展示自己努力的成果,来感化更多的人加入到金州军的队伍中来。

    金州军的官员们从上到下都有一种强烈的使命感,他们希望金州军能够发展得更快更好,占领更多的地盘,统治更多的人口,将大明那些受苦的百姓解救出来。正是这种使命感,使得他们比起大明的官僚们更加的廉洁、自律,也更加的努力。

    现在金州军最缺的就是人口以及人才,为了获得人口和人才,金州军可谓想尽了办法。甚至是外族人,只要认可金州军的统治,愿意汉化,金州军也可以接纳。

    而大明呢?最不缺的就是人口和人才。甚至因为人口过多造成资源配置出现问题,引发了一系列的动乱。庞大的人口基数同样造就了众多的人才,可惜朝廷的官位有限,对其他行业又压制得厉害,造成绝大多数的人才没有施展的空间和机会。

    随着金州军加入朝廷的队伍,这种局面正在改观,越来越多在大明找不到出路的人才开始向济州岛甚至辽南跑,寻找新的机遇。

    但是在这个交通和通讯异常落后的年代,除了江南沿海一带,其他地方的人对金州军根本就不了解,甚至是听都没听过,更不用说冒着长途跋涉的风险前往金州军了。

    所以金州军从来不放过任何一个宣传自己的机会,以吸引更多的人和资金到金州军的地盘去发展。

    柳如是也不指望说服陈子龙投靠金州军,毕竟陈子龙现在是进士,不过是因为丁忧在家守孝罢了。一旦孝期满了,他随时可以出来做官。

    在大明陈子龙已经可以算是人上人,金字塔顶端的那一部分了。虽然不能将他争取到金州军来,但是让他对金州军有个好的印象还是可以的,说不定哪天就可以派上用场呢?

    虽然陈子龙不可能投靠金州军,但是对于去济州岛看一看还是很有兴趣的。它山之石可以攻玉,学习一下金州军的治理方法为他以后出仕做准备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毕竟金州军的整体实力摆在那里,有太多人对陈子龙说过金州军的强大与富庶,金州军能够发展到现在这样,肯定有不少可取之处。

    不过这并不是陈子龙来找柳如是的原因,他这次来找柳如是主要是受东林党所托,前来打探消息的。

    陈子龙虽然不属于东林党,而是复社的一员,但是江南的文人之间关系错综复杂,盘根错节的,东林党很容易就可以和陈子龙攀上关系。

    东林党既然知道陈子龙与柳如是的关系,自然不会不加以利用。实在是文宣司的还击手段太过激烈,而东林党人也不全都是纯洁的白莲花,有很多人背地里比杜君默还要肮脏龌龊,自然害怕文宣司将攻击的范围扩大。

    “如是,杜君默的事情我也有所耳闻,虽然他也算是罪有应得,但是这样坏人前程始终非君子所为啊。”陈子龙暗指文宣司的手段有些过了。

    “非君子所为?金州军已经非常克制了,否则你认为杜君默还能活到现在吗?”柳如是嘴角一挑,讥笑着说道。

    陈子龙默然,他知道柳如是说的是实话。

    以鲁若麟如今的地位和实力,如果真的想让杜君默死,有的是办法,而且不会留下什么隐患。杜君默之所以能够蹦跶到现在,不过是鲁若麟无视的结果。要是换成其他心胸狭小的人,肯定不会容忍李雪晴的这个污点还留在世上。

    本来金州军上下已经将杜君默给忘记了,结果他自己出来作死,主动攻击鲁若麟和李雪晴。这下子不用鲁若麟发话,柳如是他们就已经不准备放过他了。没有让杜君默死在上海,已经是柳如是他们相当克制的结果了。

    既然结果已经不可改变,陈子龙也不会在杜君默的事情上继续纠缠,“接下来你们准备怎么做?继续找目标进行丑化吗?”

    “所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金州军又不是饿狼,逮谁都要咬一口。不过要是有人不识时务,文宣司不介意与他做一场。”柳如是非常的硬气,这也是文宣司强大的实力给了她足够的信心。

    “把江南的权贵富户们得罪光了对你们金州军可没有什么好处,就说你们要售卖的内廷物品,没有那些权贵们捧场,你们也卖不出去。”陈子龙劝说道。

    “所以我们已经收敛了啊,仅仅只是针对杜君默,杀了这只鸡把猴骇住就可以了。否则的话,钱谦益他们怎么可能这么逍遥快活。”柳如是脸带遗憾的说道,似乎为没有放大招而心有不甘。

    “收敛?呵呵。”陈子龙无语的说道:“那要是让你们放开手脚你们准备怎么做?”

    “真要让我们放开手脚的话,不需要多长时间,我们就可以让江南的百姓揭竿而起,效仿北方的流民造反,将那些权贵们杀个一干二净。”柳如是得意的说道。

    “怎么可能?江南的权贵们掌控江南几百年,岂是你们演几场戏就可以动摇的。”陈子龙一脸的不信。

    柳如是知道陈子龙虽然对蛊惑人心的手段有些了解,但是毕竟没有亲身尝试过,而且他对文人、权贵们的掌控力太过自信了。

    柳如是没有反驳,而是起身从书案上拿起了一摞纸,递给了陈子龙。

    陈子龙满脸疑惑的接过,一看原来是一个话本。

    《多收了三五斗》就是这个话本的名字,非常的直白简单,在文人们看来毫无艺术性。

    但是陈子龙一点都不敢轻视,在文宣司反击之前谁又能想到演戏居然有这么夸张的威力。既然柳如是如此慎重的将话本给自己看,那么这个话本绝对不一般,于是陈子龙认真的看了起来。

    越往后看,陈子龙的神情越是紧张,到最后连冷汗都下来了。

    《多收了三五斗》的故事非常简单,讲述了农民在风调雨顺的年景每亩多收了三五斗粮食,原本以为可以过一个好年。但是现实就是这么残酷,即使打再多的粮食,依然改变不了他们悲惨的命运。

    先是地主乘机涨地租,将他们砍了一刀;然后被粮商们剥削,刚打下来的麦子根本就卖不上价钱。但是为了交税、还债,再低的价钱这些农民也要卖。

    接着就是税吏们找上门,除了原本的税收,各种苛捐杂税张口就来,根本就不是农民们可以承担得起的,完全没有给农民们留活路。交不起税的话就直接从家里抢东西,实在没有东西抢的话就锁人。

    最后还有那些放贷的大地主们,驴打滚、利滚利,凡是当初从他们手里借了钱的农民,根本就不可能有还清的那一天,被抢走妻女抵债的事情简直不要太多。

    如果仅仅只是这些最多是对这个社会不公的谴责,但是话本里还描述了太多权贵们和官府的阴暗面。

    从官府因为大户太多,根本无法完成收税任务,于是毫不犹豫的将税平摊到百姓身上,大户们则不用出一文钱;再到大户们和官府勾结,专门针对那些自耕农,想方设法让他们破产,大户们再用低价吃进他们的土地。

    还有高利贷商人、粮商,他们原本就是大户们一伙的,目的就是压榨普通的农民,将他们逼破产,大户们好趁机获取利润。

    话本里有一段让陈子龙印象非常深刻:当灾荒来临时,即使朝廷拨下了赈灾的粮食,官府和大户们也会趁机克扣,甚至一粒米也不发,任由百姓们破产甚至饿死。因为只有这样官员才能贪污大量的钱粮,大户们也能够趁机吃进灾民的土地。每一次灾荒对官员和大户们来说都是一场盛宴,是他们大发横财的绝佳机会。为了钱财这些权贵们贪得无厌、毫无人性,百姓们的死活完全不放在他们心上。

    话本里还指名道姓的点出那些江南大户们的田产就是通过这样的手段巧取豪夺来的,否则那些家族动辄几万亩、几十万亩的土地就那么容易积攒起来吗?

    整个话本在讲述农民的悲惨命运时,穿插了官府和大户们各种各样、形形色色的阴私手段,生动、具体的再现了农民悲惨命运的根源。而且这些还不是虚构的,全都是在现实中的的确确存在的,很容易引起百姓们的共鸣。

    陈子龙可以想象,一旦这样的戏剧公开演出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百姓们原本以为自己受到的不公只是极个别的现象,或者说是自己命苦,遇到了坏人。但是如果他们知道自己之所以命运如此悲惨,全是官府和大户们勾结起来一起迫害的结果,那么他们对官府和大户们的态度就可想而知了。

    华夏的百姓是最能隐忍的,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走上极端的。如果金州军通过这样的宣传将百姓们的情绪调动起来,再从中引导,掀起一波波的造反热潮根本就不是什么难事。

    陈子龙并不是五谷不分的呆板书生,相反,他对大明的现实情况有非常清晰的了解。只是他作为既得利益阶层,很难从根本上造自己阶级的反,只是希望通过改良的方式拯救这个社会,鼓动百姓造反从来都不是他的选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